李元宏望了一眼就笑了,草原上的牧民的帐篷从来不用锁,也没见过锁,所以德勒克乱砍几下却打不开,笑着对王雁归道:“快去那个军官身上找找,应该有钥匙。”

    王雁归将军官的尸体翻开,果然掏到一串钥匙,好在这一时代的军火库,并没有什么密码锁,仅仅是门厚一些,锁大一些而已,只要有钥匙就能打开。

    牧民们二话不说,一拥而进,而李元宏一走进去就傻眼了,因为占地两亩的大仓库,里面竟然空空如也,只是仓库的中央有一个宽阔的斜洞,洞高有三米多,一条石块砌成的道路直直通向黑暗之中,不知道有多深。

    敢情这库房仅仅是军火库的大门啊,不过李元宏也顾不上考虑,喊了一声“火把”,径直奔向洞内,王雁归跑到门外将四五只火把拔下来,和其他牧民紧跟下去。

    坑道非常宽阔,足有七八米,向下呈三十度斜角,走了二十几米,坑道变平,两边出现了两扇大铁门,门上是巨大的螺旋转盘,就像轮船的轮舵一般。

    看来是找到真正的军火库了,李元宏先跑到左面的大铁门外,将转盘逆时针转了几圈,使劲一推,大铁门慢慢打开了,后面的火把立即跟进。

    只见大门里面占地大约有四亩,两侧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箱箱长条形的木头箱子,不用问。肯定是装火枪的。

    一个牧民上前,一刀将一只木箱劈开,五支火枪哐啷一声散落下来,枪身被干草包地严严实实,只有枪管lou了出来,在火把的照射下发出一丝明亮的油光。

    李元宏看的直咋舌,说道:“天哪。这木箱足有四五千个,每箱四支火枪。这一座库房就装了两万多支火枪啊!俄国人在这里藏这么多火枪干什么?”

    王雁归点头道:“别忘了【穆拉维约夫计划】,穆拉维约夫在里面写明三年之内拼凑出四万八千人的外贝加尔哥萨克军,也就是说,至少也得有四万八千支火枪才够,那个穆拉维约夫总督肯定已经提前在做准备了!”

    “那咱们更要烧了这个军火库了,让俄国人心疼一回,走。到对面仓库看看!”

    岂知是心疼啊,这个时代虽然俄国能造火枪,工艺也还不错,但每支火枪的造价可不便宜,尤其对于俄国这个还没有进行工业化革命的国家来说,这两万多支火枪可是他们在远东地全部家底了。

    这些火枪还是欧洲大革命之前,沙皇尼姑拉一世为侵略中国做的准备,但自从进入1848年后。沙皇俄国参与镇压欧洲资本主义革命,不仅国库日渐萎缩,钢产量也不够,就连武器弹药也不能完全配备,国内地军队甚至开始使用简易的长矛了。

    鉴于东方暂时没有大战事,沙皇俄国正准备将这一批军火运往欧洲战场。而穆拉维约夫本来的日程就是去莫斯科,向沙皇阐述东方的重要性,希望沙皇不要将这批军火运走。

    坑道有三百多米长,一共八座仓库,分别装有火枪、火炮、长刀、子弹,炮弹以及其他军用装备,数量之大,武装两三万人绰绰有余。

    最后一座顶头的仓库装的是火药,李元宏没敢让火把kao近,自己和三个牧民进去瞅了瞅。将四大包火药撕开。顺着坑道一路洒了出去,为了以防万一。每个人手里还拎两只体积不大的小型火药包。

    一行人一直将火药洒到斜坡上,任务基本完成了,李元宏满心地轻松,拿着火把说道:“火引过去差不多要一盏茶的功夫,我一点火,大伙就往外跑,跑得越远越好!”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一仓库火药爆炸起来威力有多大,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五十米之内的人肯定完蛋。

    李元宏把地上的火药点燃,一股白烟腾然耀起,四处乱窜的火苗向洞内快速窜去,比李元宏预想的快一些,牧民们正打算转身逃跑,仓库外忽然传来一阵俄国人的呼叫声,王雁归向外一看,大惊道:“俄国兵,外面好多俄国兵,已经发现外面的尸体了,怎么办!”

    “早不来晚不来,我刚点火你就来,存心害死我啊!”李元宏懊恼地看了一眼外面,足足五十多个俄国兵,回身道:“能怎么办,别让他们进来,火药不能被他们扑灭了!”

    七个人一起跑到大门后面,正好两个俄国兵冲了进来,王雁归抬手一镖解决一个,另一个被德勒克手起刀落,从腰部砍成了两截,其他俄国人齐齐一声惊呼,全退回去了。

    俄国人一见攻不进来,劈劈啪啪就是一通射击,不过也是虚张声势,根本打不到石墙背后的牧民。

    仓库外面简直热闹的跟过年似的,俄国兵的人数似乎越来越多了,德勒克一抹刀上鲜血,冲李元宏叫道:“进来一个杀一个,咱们和他们耗到底,看谁敢不要命!”估计他也是杀红眼了。

    李元宏看着火药燃烧的亮光消失在斜洞口,心说完蛋了,最多再过一两分钟,这个仓库就得爆炸,再不出去,真就和俄国兵同归于尽了啊,七个换五十多个,说起来倒是划算,但自己连媳妇都没娶就这样死了,简直冤透了。但是,硬冲出去地话,被打成筛子是毫无疑问的,唉,这次死定了!

    外面的火枪不间断的射击,子弹在对面的石墙迸出点点火花,整个仓库内到处都是火药燃起的硝烟,呛的人几乎窒息。

    李元宏呛的眼泪直流,恼怒下一把拎起小火药包,用火把点燃导火线,一甩手扔了出去,嘴里叫道:“也让你们尝尝火药的味道!”

    李元宏话音刚落,从外面忽然传来一声爆炸,外面的火枪顿时哑巴了。

    “这是。。。。。。炸药,哈哈,快扔,点起来扔!”

    本来李元宏以为这小包里面也是火药,为防引火地火药不够,每人拎了两包出来,可没成想却是俄军开山开路地炸药包。

    李元宏忙不迭的叫唤着,其他牧民立即将手里地小炸药包点燃扔了出去,而德勒克干脆点燃了用甩绳甩了出去,这一下,仓库外面简直炸翻了天,就连巨石砌成的仓库墙壁也被冲击波震的不住摇晃。

    此时不冲更待何时,李元宏又操起菜刀,一声叫喊跃出门去,其他牧民也挥舞着弯刀跟了出去。

    外面此时也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死尸和鲜血,硝烟像一团凝固的大雾似的挥之不去,透过硝烟可以看见,不远处的俄国兵三三两两缩在地上,至少还有二十多个,一看见牧民们冲了出来,端起枪就射击,只是他们被炸的晕头转向,根本瞄不准。

    李元宏手里还有两个炸药包,不过他并没有扔向俄国人,因为俄国人早散开了,即使炸药扔出去也炸不死几个,所以,李元宏将点燃的炸药使劲全力扔向了冰面。

    刚才耽误了至少几分钟,也就是说,整个仓库的爆炸就在眼前,牧民们根本跑不掉了,退一步说,即使能跑出炸药的冲击范围,也必定被俄国人的火枪全部击毙,那么,唯一的生路就在这片大水哇里了。

    为了避免意外爆炸威胁到城堡,地下军火库挖掘的方向是东面,也就是向城堡的相反方向,所以,大水哇并不在地下军火库的上方,一旦军火库爆炸,藏在水下或许不会炸死。

    李元宏也顾不上多想,直接将炸药包扔到了冰面上,随着一声轰鸣,冰面被炸出了两个大洞,李元宏大吼道:“都给我跳到冰窟里去!”说着话跑出十几米,“扑通”一声跳了下去。

    危机时刻,牧民们也不管不顾了,反正李元宏是他们的头儿,他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都朝冰面跑了过去,一个个下饺子似的跳了下去,只是一个牧民在入水前时被打中了的小腿。

    这一下,正在放枪的俄国人全糊涂了,这么冷的天,这群牧民跳冰窟里干什么,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啊!一个个站起身来,端着枪向冰面追来。

    李元宏一入水,被冻的浑身一个激灵,憋着一口气拼命向城堡方向游去,身后的王雁归和众牧民也紧跟在后,只是牧民们有的不会游泳,只能跟着瞎扑腾。

    李元宏明白,现在是孤注一掷了,头顶是厚厚的冰盖,如果军火库在三五分钟之内不爆炸,他们即使不被冻死,也得被淹死,一切全看天意了。

    一分钟的时间,李元宏向前扑腾了十几米,已经感到胸口发闷了,而身后的两个牧民忽然开始翻腾起来,双手死命的抓头顶的冰,看来是憋不住。

    正在这时,李元宏只感到脑袋“嗡”的一声,胸口像被重锤猛击一般,他知道,军火库爆炸了。。。。。。v!!

章节目录

一品县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隔山打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隔山打牛并收藏一品县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