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竟然能从我的神术中挣拖出来!”

    怒。见到卢瑟从地上站起,古神恶念终于lou出惊讶的神情,它受伤甚重,原来就不多的物理攻击能力几乎损失殆尽,而对卢瑟的精神攻击又被摆拖,让它极是震

    卢瑟看了看地上的闻讷,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力,卢瑟再没有看他第二眼,而是向古神恶念伸出一根中指。

    “你的末日到了!”卢瑟凛然道:“我要谢谢你,就在方才,我终于知道古神留下通天印的真实用意。”

    “哦?”古神恶念嘿然一笑。

    “通天印原本就是为了对付你而留下的,初代古神将自己的神躯加固两个空间的薄弱点,再将大天倾的痛苦加诸于自己身上,他们以自己替代我们的宇宙,来承受大天倾的冲击,为此他们不惜放弃永生。”卢瑟目中闪烁着寒光:“但他们知道,你这一缕恶念是不愿意牺牲的,他们不得不选择将你剥离出来,为了防止有朝一日你会夺取古神神躯,他们便设下禁制,而通天印却是打开这一禁制的密钥!”

    “初代古神们想来,亿兆人类当中,必然会有人真正领悟到他们的牺牲精神,掌握通天印的正确方法,那便是一个字,‘仁’!唯有仁者,方能无敌,方可以站在你的面前,将你彻底消灭!”他又道。

    ??“大言不惭!”古神恶念冷冷一.笑,然后呼啸着冲了过来:“这个世界,是我的世界,以你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击杀我,我现在虽然奈何不了你,可却有办法阻止你获得古神神躯,你只能眼睁睁看着你那个宇宙当中,你的亲人饱受凌辱之后生死不得,你想帮助的人们束手无策,你和你的那个仁字,都将被雨打风吹去!?

    ??“即将被雨打风吹去的是你,我要.古神神躯做什么?”卢瑟冷冷一笑:“闻讷已经死去,元神都已散灭,你看看,他的通天印还在不在??

    ??古神恶念一怔,通天印与其主.人的元神是紧密相

    联的,除非将之炼成外化的法宝,否则必然会随着元神散灭而消失,这也是古神恶念从闻讷那儿夺得通天印后却不杀他的原因。如今闻讷已经死去,也就意味着,现在在场的通天印,只有卢瑟身上的一个?

    “你不会有机会的。”古神恶念一怔之后便道。

    然而,就在这时,卢瑟猱身扑上,与它激战于一处,无.数道剑气从金源光剑中拖来,无数团火球从卢瑟掌心喷出,他的身体幻成绿色的影子,五色的光芒闪耀在他全身——在那一瞬间,他将自己的五种不同界完全催发出来。

    最初时,古神恶念还很惊讶,但很快,古神恶念便意.识到,卢瑟这看似华丽的攻击,目的只是困住它。

    在确认缠住了古神恶念之后,卢瑟大喝了一声:“.陈老头儿,我送你一件礼物!”

    ??随着这一声嘲,.他胸前的衣裳被震碎,通天印发出淡淡的莹光,虽然很淡,却没有被卢瑟与古神恶念身上发出的各种光芒盖住。那莹光中,一个淡淡的影子冲向空中的古神神躯?

    正是陈抟!

    陈抟现在有些莫明其妙,他在通天幻境中呆得好好的,突然间被传了出来,又听得卢瑟的大喝,但一见着古神恶念,他立刻明白,卢瑟这是遇到势均力敌的大敌了。

    见着这一幕,最为惶怒的是古神恶念,卢瑟缠住它的同时,它也缠住了卢瑟,二人谁都无暇去夺取古神神躯,但就如它所言,这个世界是它的世界,它在此呆了亿万年,因此卢瑟与它长时间缠斗下去,最后输的一定是卢瑟。

    可它没有想到,卢瑟身上竟然还带有别人的元神!

    “吼!”古神恶念在这一刻,已经顾不得拖延,它瞬间爆开,可与它爆开同时,卢瑟的尺天寸地也发动,牢牢将它缠住,它在两息之间用了数十种方法,甚至不惜自残的神通,虽然将卢瑟打得遍体鳞伤,甚至口喷鲜血,可就是没有办法摆拖卢瑟。

    在通天幻境的这些时间里,经过不停的修炼,陈抟元神之强大,已经远远超过了他鼎盛之时,若是有身体的话,他必然毫无悬念地进入神人之境。当他意识到卢瑟将自己传出的用意时,通天印发出的光芒已经将他打入悬浮在空中的古神神躯之中。

    与此同时,古神恶念终于拼着身形缩小一半,重重贯过卢瑟身躯,将卢瑟击得险些肢离破碎,它顾不得追击,而是吼叫着扑向古神神躯,在那道莹光消散之前,也钻了进去。

    卢瑟挣扎着要爬起来,可身躯却有些不听使唤,看到这一幕,他心中一凛,却唯有苦笑。

    如今,只能看陈抟那老家伙的了——他应该不会让自己失望!

    只不过是三息的时间罢了,但对于卢瑟来说,却是比三年还要漫长,终于,他听得一尖熟悉的嘶鸣,古神恶念象是被踢中的球般,从古神神躯中又飞了出来。

    最灿烂的光芒,从古神神躯中散发出来,就连卢瑟,也不得不收敛住神念,仿佛只用神念感触这光芒,也会让元神受到重创。

    比他更为通苦的,还是古神恶念。在这神光之中,古神恶念痛苦地嚎叫着,渐渐淡化,隐约有消散之势。

    当光芒散去之后,卢瑟再向古神神躯处看去,那个巨大的身躯已经站起,顶天立地,目光略带着丝狡滑地看着他。

    “你这个礼物……可真的太贵重了。”卢瑟听得那个巨大的身躯说道。

    “好说,好说,咳咳……”卢瑟勉强说了几个字,便剧烈地咳嗽起来,古神恶念最后拼命时的攻击,让他身体受创不浅。他转动头脖子,寻找被弹出的古神恶念,很快,他便在自己的头顶之上看到了这家伙。这个家伙被十余道粗壮的巨链拴着,悬在半空之中。

    “它也是古神的一部分,若是它完全消失,古神便也会消失。”那位融合了七位初代古神神躯的巨人明白他的意思:“而且,由它在此替代我们的宇宙承受灵力失衡之苦,这是唯一暂时制止大天倾的方法。”

    “暂时?”卢瑟凝眉问道。

    “反正至少可以暂时数亿年,至于数亿年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巨人lou出一个卢瑟熟悉的神情,就象最初他的那种狡猾一样,都是卢瑟经常在陈抟的脸上看到的。

    “能送我回去么?”卢瑟没有时间询问陈抟,得到这具神躯之后是什么感觉,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忙碌。

    “自然可以……若是有空,常过来陪我,这里挺无聊的。”陈抟耸了一下肩,然后拍了卢瑟一巴掌。

    对于卢瑟如今虚弱的身体来说,这一巴掌可不好受,但一巴掌之后,他破碎的身体传来剧痛,剧痛过后,竟然完复无损。

    “你不过去?”卢瑟抬起脸来问道。

    “为了看着这家伙,我当然不能过去,而且,两处空间晶壁极是薄弱,我如果过去,结果很有可能是更大规模的天倾,直至两个宇宙完全融合为一。”陈抟伸出手,将卢瑟托在掌心,他是如此巨大,掌心甚至比得上一个球场。

    “快一点吧,我等不及了!”卢瑟大叫道。

    陈抟的掌心出现了五星光芒,将卢瑟笼罩在其中。当光芒消失之后,卢瑟也离开了,陈抟咂了咂嘴:“也不知道这小子过去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且让我老人家来看看,顺便也帮他们一些小忙……”

    他凝神在目,眼前自然而然便出现了另一个宇宙的情景,在另一个宇宙中,大原星上,随着李润民的命令,数以千计的巨型符阵光炮向着天空中怒吼,它们每一次齐射,便消耗掉大唐晶石与灵玉库存的二十分之一,同时,在空中绽放出炽热的焰火——普通的神器面对这种强度的齐射,也都只有粉碎的命运。即使是梅顿,也不得不在这些光柱之间左闪右避,就在他从一处消失,又从另一处出现的同时,一道强烈的电光击中他,让他浑身焦黑,不得不破空飞遁而去。

    在虚空之中,三十余座空中之成组成锥形飞行编队,所有的炮塔都被打开,符阵光炮喷射出光芒,在空中织成一片粉碎之网,辰浒星盟的怪兽们,在这种粉碎之网中辗转奔逃,对于它们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战法,也宣告着这宇宙虚空的主人不再只属于那些修行精英,当普通人携起手来的时候,他们同样能成为不容忽视的力量!

    而在新原星,雅歌与阴廉的交战也进入了最终阶段,以二人为焦点,在她们周围形成了一个椭圆形的结界,这结界中,一半是阴沉沉的死寂,另一半则是绿意盎然的生机。凡是敢于卷入这个结界之中的修行者,都迅速被粉碎成基本粒子,消失在宇宙虚空之中。

    唯有一个人除外,当卢瑟的身影,披着五色神光,出现在虚空之中的时候,雅歌眼中全是惊喜,而阴廉眼里则完全是绝望。金源光剑轻易就粉碎了阴廉的神躯,连带着她的元神,都成为宇宙中的尘埃。

    中。陈抟的脸上微微lou出笑容,化神会是很强大,但对于融合了七位初代古神之力的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即使隔着一个宇宙,借助通天印的帮助,他还是能给化神会添一些麻烦。他抬起头来,看着被牢牢锁住的古神恶念,然后再次将目光投入到另一个宇宙当

    在那里,卢瑟正将他与雅歌的孩儿高高托起,无数的欢呼声,在两个星球和宇宙虚空中传递!

    (完)

    最后的话:

    了。终于结束啦,这本书上架之初便已经显lou出扑街的本质,只不过出于个人的原则,我还是花了近四个月时间,将它全部写完,既是完成自己的任务,也是履行对读者的承诺。这几个月来,读者们的支持实在让我惭愧,过年期间因为忙于拜年不能连续更新,也让我觉得愧对各位读者。我能做的,只有再接再厉,写出更好的故事来回报大家

    ?。我知道我是在写yy书,可在写的时候,我还是努力保持自己的底线。我是一个中国人,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来生还是中国人,因此,我总希望,我的故事中能有些中国人自己的思想与价值观,哪怕因此被指为迂腐也在所不惜。这是我从开始写作以来便坚持的东西,我希望自己以后也能坚持下?

    新书即将动手,不过上传估计要等到一段时间之后了,还希望到时候,各位亲爱的敬爱的读者,仍然能够支持,支持我的故事,支持我的底线。

章节目录

挽天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圣者晨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者晨雷并收藏挽天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