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70、第六十九章

住家野狼2016-11-11 15:6:40Ctrl+D 收藏本站

70、第六十九章

  “啊….进去了”小丫头子仰头,脖子伸的长长的,黑瀑般的头发铺洒了半床,胸前的大东西正好凑到了罗叡笒嘴跟前,上面咬着肉、团团,下面进着肉、壶壶,罗叡笒浑身都在说着一个字。

  抱着浅浅的小屁股坐到自己的腿根部,罗叡笒跪起来直接把小女人挂在自己身上操、弄着。

  浅浅双手圈着男人的脖子,身子紧紧地贴靠在罗叡笒的胸膛上,两个大东西摩擦着男人坚硬的胸肌,不大会儿就感觉磨蹭到的地方湿湿的。罗叡笒嘴里空的厉害,低头咬上小嘴儿,吸吮着里面的香津,换着角度的吸咬着,浅浅只能张着嘴儿,上下一齐接受着人家的侵犯。

  这么弄了一会儿,罗叡笒伸手拿过一旁的枕头,下面还是出出进进的冲撞着,捧着小屁股把小身子翻了过去,暂时抽出自己,把浅浅摆到枕头上。这下小花儿直接放的高高的等着□弄,吸了口气又插、了进去,嘴里胡乱咬着雪背,下面捅到穴儿深处。

  “阿,太深了……你慢点啊…”小丫头子一只腿儿搭在罗叡笒的肘弯处,一只腿儿被强力捉着,整个人被折腾的出气儿多进气儿少。

  罗叡笒看浅浅的脸色潮红,哀哀叫着受不住了,速度放缓了点儿,可是力道还是足足的,一下一下实实在在,直直进入最里面的那个小口儿处。

  人说未婚的少女的子宫口儿是椭圆的,生育过后妇女的宫口是扁线形的,可是罗叡笒觉得自家宝贝的那地儿还是像个小嘴儿一样的圆圆的张着。一口一口的吸吮着自己的分、身前端,越是吸咬着,他就越想使劲给彻底钻进去。这下折腾的惨惨的只有他趴着的小女人了,被顶到前面去,又拖着小腰给放回来。

  等到罗叡笒肌肉绷紧的时候,浅浅已经哭着泄了好几回了,难怪有什么生过娃的女人操、起来更带劲儿,实在是那反应真真儿的让男人狂性大发,又湿又软又热。

  拔出自己,翻过头埋在床铺里的小女人,软绵绵的挨了一记“流氓,能不能慢点儿,没吃过?”

  “我媳妇儿这辈子都没有吃够的一天。”难得油腔滑调的回了一句,拨开小女人脸上汗湿的发丝,抱起来狠狠啃了一口。

  嗔怪的瞪了男人一眼,小丫头子笑得像偷吃过鱼的猫儿,哪个女人听见她男人这么说不欢喜

  半拥着浅浅在怀里,罗叡笒的胸膛起伏了半天复又平静了下来。

  “老公,跟你说个事儿。”摸着罗叡笒胸膛上的红豆豆,浅浅没看见她男人的眼里又着起了火。

  “嗯,说。”细细的给抹掉小脊梁上的汗,罗叡笒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我们社里要给你来个专访,你答应呗。”

  罗叡笒的眉毛皱起来了,瞪着浅浅半天,小丫头子心里发毛的时候,这人提起搭在自己腰上的一条腿儿猛然又冲进去了。

  “我看你还有力气的很,再来个几回好了。”说着揉着身侧的人压身上按着就是一顿猛、插。

  浅浅一口气没顺过来,被人家这么一折腾,刚刚的话题又被断了,扁着嘴儿想哭。

  “你今天不答应给我做专访,你以后…呃…就别想再碰我…”

  罗叡笒不语,一个翻身压着猛、干,还有精力想这些,看来需要好好儿的整治一顿。

  “坏蛋,你答应我…”小身子扭动着就想逃出去。

  罗叡笒发了狠了,等到结束的时候,闹钟的指针指在两点多。

  抽抽噎噎的,小丫头子睡过去了,这还是近几个月头一次被折腾的这么狠,临昏睡过去的时候,浅浅想着一定要让罗叡笒答应,否则她这一晚就太亏了。

  天还没亮透呢,罗叡笒醒来,就看见自家丫头眼皮浮肿着趴在自己身上,悄悄的把小身子挪放到一边儿上,开始起床。

  谁料到平时不叫不哄不起床的懒姑娘这回竟然自己醒了,眼睛还没睁开,手伸过去拽着罗叡笒的衬衣衣襟不让起床。

  “我的专访……”

  罗叡笒回头,就看见他家永远长不大的娃娃使着性子不撒手,“乖,再睡会儿啊。”

  “好,可是你得答应我的专访。”

  罗叡笒一想起自己的脸将要被亿万个人看到,心里就一阵不舒服,“我给你另找个人啊,乖,先睡觉。”

  “不行,就要你,人家说做完你得专访,年终奖金就跑不了了。”

  “我给你年终奖金。”罗叡笒还缺那点子钱呢。

  “不要,才不要你的臭钱,我就要奖金,而且我去社里这么长时间了,都没干出什么事儿。”

  罗叡笒无语,感情这姑娘要那拿她男人去换自己的工作业绩啊。

  看着小女人已经翻身坐起来一副你不答应我就跟你急的小模样儿,罗叡笒沉默了半天还是不想答应,继续穿衣服。

  “罗叡笒你个坏蛋……”小嘴儿扁成一条线,嫩生生的膀子还有后背晾在空气里,只有前面被被子挡着,已经晾了半天了,大有跟你耗到底的样子。

  “赶紧躺下去,着凉了。”

  “不,你不答应我就不躺下去。”打了个小冷颤,浅浅要死倔到底。

  扯起被子包住小女人,结果人家钻着钻着又从被子里出来了,罗叡笒哭笑不得“赶紧给我躺进去,要不然我……”

  “你怎样啊,又要打我啊,我跟爷爷说,我跟蛋蛋说,要不你打吧,打完答应我的专访。”说着就要翻身亮出自己的小屁股。

  罗叡笒坐在床边儿上,看着耍赖的小女人,叹了口气。“好吧,我答应你,赶紧盖上被子。”能怎么办呢,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你说说,这姑娘想一出是一出,执拗起来倔的要死,非要闹得你答应不可。

  于是乎,几天后又是开会的时间,这回莫浅浅同志是大受表扬啊,新进来的这一批里就她搞了这么大的一出,这下美得这姑娘哟,回家差点没飘起来。

  等到几个月后罗叡笒下班来接浅浅的时候,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人家是两口子啊,怪不得呢。社里有人叹息说,你说这小姑娘看着年龄这么小,怎么就结婚了呢,边儿上的一个插嘴,要是我能嫁个那样的男人,倒贴我都愿意还不要说年龄了,众人皆沉默。嗨,幸好还不知道浅浅有个半岁大的娃,要不然找下巴的找下巴,找眼镜的找眼镜肯定。

  罗家小两口的卧室里,窗帘紧拉着,室内昏暗,浅浅趴在罗叡笒身上睡的正香。

  突然传来“咚咚……”的踢门声。

  “妈妈,妈妈,起床了,莫浅浅,你起来了吗?”脚踢门的声音不断。

  浅浅眼睛都睁不开,“管管你儿子,烦死了,我要睡觉啦。”那声音,比她儿子还娇气。

  罗叡笒把浅浅挪放到床上,穿上睡袍下去开门。门才刚开了个缝儿,门外面的小家伙就想往进跑。

  罗叡笒一脚挡住想要扑进去的儿子“妈妈在睡觉,先别吵她。”小家伙不听,罗叡笒提着儿子的后衣领走出去关了门。

  两岁的罗蛋蛋,粘浅浅粘的紧,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找他妈妈。许是罗叡笒老是绷着脸,浅浅又是个小孩子脾气,跟儿子玩儿的好,罗蛋蛋不怎么粘他爹。

  “我要让妈妈给我穿衣服。”还穿着睡衣的小家伙站在沙发上瞪着罗叡笒。

  一把抱起两只眼睛像极了媳妇儿的小家伙,罗叡笒大步往蛋蛋的卧室里走去。

  “吧嗒”一声,这男人竟然这么着把他儿子扔床上了,看罗蛋蛋熟练的翻过身坐起来的样子,显然他爸扔过他无数次了。哎哟,可怜的小蛋蛋,你爸可是对你妈一个手指头都不舍得动呢,这差别待遇的大了去了啊。

  罗叡笒恼死了媳妇儿对儿子比对他好,两年了,还没有适应,时不时的要折腾一下小蛋蛋。你说蛋蛋作为他爹的儿子得多冤呐,摊上这么个对啥事儿都睿智冷静独独对他娘的事儿幼稚死了的爹爹。

  翻出两件衣服扔给儿子“自己穿。”

  “不要,我要穿那个蜘蛛侠的。”小家伙不满意自己爹爹挑的衣服,鼓着脸瞪人的表情,罗叡笒熟悉的不得了,这是他媳妇儿经常闹他的表情。憋不住笑了一下,给找了蜘蛛侠的衣服,等儿子穿好后,父子两一起去洗漱。

  “嘘……”做了个悄悄的动作,一大一小两个进去了罗叡笒他们卧室的浴室。大镜子前,罗叡笒身前站着罗蛋蛋,大人左刷刷右刷刷,小家伙也是左刷刷右刷刷,大的刚毅帅气,小的可爱逗趣,都瞄着自己眼睛前方的镜子,谁也不挡谁,那画面,温馨得不得了。

  等两人洗漱好,罗蛋蛋也抹好强生后,乘着他爸出去做早餐的时候,小家伙一个扑腾就要爬上他爹妈的大床。

  可是床有点高,小家伙往上爬的时候抓着被子上去的,上到半路又溜下来了,折腾了几下后,浅浅光、裸、裸的身子渐渐的被暴露在空气里了。

  等罗蛋蛋折腾上去的时候,他妈也醒了,翻了个身就看见儿子的脑袋瓜子。

  “奶奶!!”小身子翻上妈妈的身体,两只小手捂上浅浅的肉、团团,脑袋瓜子也凑上去了。

  浅浅偶尔罗叡笒不在的时候跟儿子洗澡的时候也是娘儿两一起泡,这下看蛋蛋玩着自己的胸前,扯着被子往身上裹,赶紧要丢开儿子的小爪子。

  可是显然,她迟了一步。

  “罗驰尧,你给我下来!!!”罗叡笒黑着脸大步走过来,抓起儿子的后衣领,罗蛋蛋就跟小老鼠一样被他爸扔到外面,“嘭”的一声锁上门。

  “老公…”浅浅无辜的喊了一声。

  罗叡笒的脸黑的不能看,走过去抓着小女人就是一顿狼啃“以后不要让蛋蛋再玩儿你这里。”大力的咬了樱桃一口,罗叡笒的语气恶狠狠的。

  “儿子还小嘛,小气鬼。”摸着罗叡笒的耳朵,浅浅试图给儿子争点福利。

  “再小也不行!!”听见外面的小东西还在“砰砰”的踢着门,罗叡笒咬着奶、尖尖儿的力道加大,自家这儿子欠收拾的厉害!

  “罗叡笒,你还我妈妈来!”浅浅老叫罗叡笒的名字,整的罗蛋蛋也是叫自己爹的名字毫不嘴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