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63、第六十二章 ...

住家野狼2016-11-11 15:6:4Ctrl+D 收藏本站

63、第六十二章

  浴室里水汽弥漫,浅浅的长发盘在头顶上,正光着身子坐在罗叡笒的腿窝里,由着男人的大手缓缓的按摩着后腰处。

  “嗯,真舒服。”类似呻吟耳朵声音,激的罗叡笒浑身一个激灵,血往下半身涌去。

  这男人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吃肉了呐,能摸能亲,就是不能大啖大嚼,真是折磨人的一件事儿喀。

  稍稍往后避了避,不让自己顶着浅浅,罗叡笒悄悄的吸了口气。

  “呀,它动了…”盯着自己鼓出来的肚肚,莫姑娘大声的叫了一声。

  罗叡笒闻言,大手连忙滑到前面,捂在浅浅的肚子上,可半天过去了,手底下没有半点儿动静。

  两口子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看“可是它刚刚真的动了一下呢,踢得我有点疼呢。”

  继续捂着,可肚子里的小东西就好像作对一样,故意跟他爹爹闹别扭,生生不肯打个招呼。

  就在罗叡笒忍不住大手往上移到上面的大山峰上时,清晰的震动透过重重的阻隔,跟它爹爹说“Hi,老爸,我很强壮哦。”

  胎动很短,最长也不过三十秒,可罗叡笒是头一次感觉到,这么清晰的感知到他的孩子,他的生命的延续,正在妈妈的子宫里安然的存在着。

  这种感觉很奇妙,罗叡笒只是觉得一瞬间,心脏剧烈的与胸腔撞击了一下,然后血液就慢慢的涌到了眼眶处,这个男人不知道,他的眼眶有点红。

  也许很难相信,这个外人眼中的刚毅的、寡言的、冷清的男人会有这么一刻,不就是个胎动么,用得着这样么。之前知道浅浅的肚子里有孩子,可是当手中传来那么不是很重的一下后,那种活生生的生命感让罗叡笒情不自禁。

  自己的家将要有个新成员了,罗叡笒近乎急切的期盼着这个孩子,有时候睡不着的时候,闲暇的时候,脑子里不由自主的会浮现出孩子的样子,咧着嘴儿,在叫自己爸爸。

  “老公…它不动了耶,手拿开啦。”浅浅看身后的人大手一只捂着自己的肚子不动,出声提醒了罗叡笒一下。

  哎,罗叡笒的傻媳妇儿喏,你男人心中一浪高过一浪的澎湃,你怎感觉不到呢。

  收回手,扯过大毛巾给浅浅擦干,自己就这么湿漉漉的出去了。

  “宝宝长的非常好,比同时期的孩子都大,长得非常结实呢。”医院里,妇产科主任亲自给浅浅做产检。

  本来三个月的时候,就可以知道孩子的性别,但是浅浅硬是不肯,说要等生下来的时候,才要知道。

  罗叡笒由着她,男孩儿女孩儿他觉得都一样,罗世青也是,只要这个家里再添个新丁就好,家里太冷清了啊,男娃娃女娃娃都好。

  难得罗叡笒今天有空儿,亲自陪着浅浅来做产检,听医生这么说,显然很高兴,有点儿幼稚的想着,这可是我的种,能不强壮么。

  已经到冬天了,浅浅裹得严严实实的,长长的羽绒服,看过去至多丰腴了点儿,可脸蛋儿精致啊,身上还有股子孕妇独有的韵味。

  从医院到停车场,不断地有人盯着丫头子看,罗叡笒眼神儿很冷的一一扫过觊觎他老婆的众色狼,可还是有人走好远都转过来看。

  好不容易坐上车了,竟然有几个小青年对着浅浅打口哨,“嘭”的一声,罗叡笒狠狠的关上车门。

  莫浅浅还自恋的摸着脸说“嘿嘿,看来本姑娘的美色依旧啊。”无视罗叡笒黑掉的脸,低气压一直维持到回家。

  本来浅浅还想问一下罗叡笒她出来后医生跟他说了啥,可叫这茬儿给打断了,忘了问了,等到了晚上了,才知道她家男人问了医生啥。

  刚洗完澡,罗叡笒已经出去了,浅浅一个人光溜溜的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身体。

  看着看着就又自恋上了,嗯,胸更大了,可是没有下垂耶,肚子这么看上去,线条还是蛮好的啦,大腿看起来更白了呢,自我肯定般的点着头,忽然胸前的大肉、团团上罩了两个黑手。

  “啊,干嘛…”镜子里的女体后面忽然就多了个高壮的男体,罗叡笒从后面拥着浅浅,大手揉捏着他爱死了的那物事儿,嘴也咬上浅浅的小耳垂嘬着。

  孕妇本来就敏感的很,浅浅叫这人这么一弄,腿软的站不住,往后瘫在男人身上。

  还没散去的水汽,给浴室里增添了些氤氲的气氛,浅浅觉得今晚她家男人要狼变。

  “唔…不行…宝宝…”嘴里已经喘着粗气了,浅浅还惦记着孩子。

  “乖,我今天问过医生了,三个月后就行了。”说着说着这语气怎听着有些委屈喀,言下之意就是你让我该吃肉的时候没吃上。

  小手拧上胸前的大手“你怎么可以问医生这个嘛…啊…别掐…”原是罗叡笒的拇指和食指搓揉着浅浅的奶、尖儿,劲儿稍微使的大了点儿,丫头就受不住了。

  一只手恋恋不舍的揪了那个红樱桃好几下,这才下了白馒头峰,在更大的山峰上细细爱抚了好长时间,顺了顺茂盛的丛林,一头就钻进了渴望已久的桃源洞。

  使劲儿扳过浅浅的脸,咬上还在哼唧的小嘴儿,罗叡笒一想到自家媳妇儿连大着肚子都招蜂引蝶的,嘴上就使劲儿了。

  小手抓着罗叡笒短短的头发扯了好几下,男才放轻了力道,但是舌头还是在里面翻搅着,吞尽了浅浅嘴里的蜜水儿,也让浅浅咕咚咕咚的咽了好些个他的口水。

  “啊…站不住了…唔…”浅浅觉得腿开始发软,身子底下,早就湿乎乎,软绵绵的吸咬着罗叡笒粗、大的手指了。

  就像渴求了很多年一样,罗叡笒嘴里吃着小香香肉,一只手揉捏着爱极了的肉、蛋蛋,另一手在底下美艳的花儿处活动着,身体还贴的紧紧的斯磨着肉呼呼的女、体,浑身的细胞都叫嚣着要吃个饱。

  “唔,这里变得更大了呢。”放开了一直叼着的嘴儿,罗叡笒看着镜子,手指捻着白馒头上的红樱桃说。

  浅浅自打怀孕后,胸前的两团儿就跟二次发育一样不断的长,就连那两个粉尖尖儿也是变大了,颜色也不再是粉红,而是类似于鲜红的那种,看着倒更像个少妇的胸、器了,惹得罗叡笒捉着就不放。

  “讨厌,不许说…”迷蒙着眼睛看着镜子,浅浅的脸红的要滴出血来了,底下的蜜、汁流的更急了。

  罗叡笒邪气的勾了下嘴角,两只手动作不断,和浅浅一起看着镜子里的景象。

  有些个模糊的镜子,叫水汽糊了一点,但是还是可以看得清里面的物象的。

  高壮英俊的裸、体男人,有力的环着一个赤着身子的娇小女体。女人长发尽数揽到身子一侧,脸蛋儿酡红,眼儿水蒙蒙的半眯着,小嘴儿微张着喘气。皮肤白腻如上好骨瓷,胸前的大东西自豪的挺立着,从后面伸过来的大手覆在上面尽情的蹂、躏着,把肉、团团捏出各种形状。往后靠在男人胸膛上,肚子鼓着,形成一个优美的弧线,腿间还进出着一只大手,隐约间能看见一条透明的细线沿着腿根部往下流去。

  后面的男人寸头,眉骨高耸,眼窝深邃,鼻梁端直,大嘴正吸着嘴跟前的嫩嫩肉,肩膀腰腹处的肌肉遒劲,怀里的大肚女人,加上这么一个英俊的男人,圣女看了都要湿软下来。

  “啊…好羞人…不要看啦…。”嘴里猫儿般的呢呐了一句,引来罗叡笒轻笑。

  “我家宝宝真美,真想把你一口吞下肚去,这样其他男人就看不到了。”后面的声音已经有些恶狠狠了。

  咬上后颈处的嘴也不安分了,锋利的牙齿磨合着,这男人嗜血的一面叫他女人给引出来了。

  “啊,疼…”嘴上喊着疼,可两只腿儿已经自动摩擦上了。

  孕妇的性、欲其实是很旺盛的,因为雌性激素分泌的多,加之肾上腺激素分泌加快,稍稍一撩拨,就空虚的不行。

  “罗叡笒…老公…”丰满的屁股不自禁的磨着后面顶着自己的大家伙。

  尽管涨得难受,罗叡笒还是不急着进去,有些坏心眼的想着自家媳妇儿得乘着这个时候教训教训。

  “以后不许给我招蜂引蝶听见么?”使劲儿研磨着跨前的女体,罗叡笒磨着牙低语。

  “唔…人家哪有啦…好,记住了”转过身来,正好对着罗叡笒的胸、肌,浅浅恼这人不赶紧满足自己,“啊呜”一口咬上去了。

  “嘶…”罗叡笒呼痛,可底下的大肉、棒棒反而激动的点了一下头。

  自家这丫头,还真是半点亏都不吃。

  不敢就这样冲进去,那么大个肚子挺着呢,罗叡笒的理智还在呢。

  一把抱着急吼吼的摸着自己分、身的小女人,大步向外面走去。

  卧室里放着个躺椅,罗叡笒坐上去,把他媳妇儿放腿上,背对着自己坐着,两只脚丫子踩着躺椅。

  “乖,起来点儿宝宝。”喘着粗气,罗叡笒伸手扶高了一坐下就不起来的小女人。

  “啊…赶紧进来…”小手儿忙乎着抓着男人的东西玩儿,底下的娇花儿蹭着强壮的大腿。

  “宝宝,这就进去…”扶着自己抵在浅浅敞开的肉、壶壶处,罗叡笒不敢使力,扶着浅浅的腰让慢慢的落下来,孩子还在妈妈肚子里呢。

  “呃…”“啊…”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前者是男性的声音,后者是女人的娇吟。

  小半年没要这小女人了,身子怎又紧了这多。许是怀孕的关系,里面的温度更高了,水儿也更多了,才一进去,猛不丁来这么个妙处儿,罗叡笒差点没有缴械,咬着牙才忍住了。

  浅浅也是小半年没有被进去了,男人的东西还有大半在外面呢,可即便才进去一些,浅浅都受不住了。

  不敢让浅浅动,罗叡笒挺着腰慢慢的抵弄着,小幅度的抽、插。

  小女人嘴里依依呀呀的声音顷刻间就飘出来了,她倒是舒爽了,可她男人是忍得肌肉都在细小抽动。

  男人习惯大操大干,这么着,尽兴不了。大手往上护着圆圆的肚子,动作稍大了些的弄着。

  不大一会儿,浅浅就绷紧了身子泄了。罗叡笒叫穴儿里的小肉吸吮的不能自己,腰上挺动着,终于自己是全根而入了,没弄几下,就听见小女人哀哀的叫。

  “啊…不要了…受不住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