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61、第六十章 ...

住家野狼2016-11-11 15:5:53Ctrl+D 收藏本站

61、第六十章

  “能行不,去学校?”

  “嗯,缓缓我就去。”接过罗叡笒递来的水喝了几口,脸色终于不再白泛泛的了,精神劲儿也缓过来了。

  可是才刚好点儿,浅浅就眼泪汪汪的看着罗叡笒“老公,怎么办,我好像也有这个啊,怎么办?”

  罗叡笒知道丫头子在说啥,忙忙的给哄着“孕妇都有,你怎么会没有呢,坚持个几天就好了啊。”心里期望着不要让自家媳妇儿遭大罪,要不然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可是…”憋着的两泡眼泪还是下来了“人家难受。”啧啧,我们这娇丫头,生怕她男人心不疼死昂。

  “我知道,我知道宝宝。”揽抱着放怀里哄着。

  好不容易收拾利索下楼了,牛奶一闻就放下了。罗婶儿赶紧从厨房里端出来几个腌制的小菜,凑活着吃了几口,蔫蔫的去学校了。

  罗叡笒不放心的很,可是没办法,他这头儿才起步,每天忙得很。

  罗叡笒去信息部报道几天了,没来之前,大家都对这传说中以上校军衔担任信息部副部的空降人员是好奇兼不待见。你想想喀,升职什么的,内部是按资历按功劳,这样上去即便有人说闲话,那也不能拿人家怎么着。可这猛不丁的来了个空降的,天朝有人的地方就离不开是非,大家都说肯定来了个草包世家二世祖,准备着来了就好好儿给个见面礼。

  可当罗叡笒穿着一身儿深绿的常服进了信息部大门后,才进去,当信息部老大说这就是新来的副部是,所有人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我是罗叡笒。”就这么一句话,没有什么大家好,什么多多关照,低沉的金属质感的华丽男中音,配合着这人英俊的皮相,昂藏的身体,最重要的是谁也不能忽视的危险气质,瞬间秒杀了这群只上过数字战场没见过真正鲜血的文职军人们。

  静默了片刻后,掌声呱唧呱唧的响起来,罗叡笒标准的敬礼还礼,然后就是接受资料,熟悉内部运作。这几天都在看文件,罗叡笒这人,就是野兽体质,搁哪儿都能活,这不,在信息部那也是顺顺溜溜的开始了自己类似于上班族的朝九晚五的生活。

  这种生活对于罗叡笒来说很新奇,他在尽量的适应着这种生活。

  中午没回家,乘着大家午间休息的时候,悄悄的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罗婶儿说浅浅没回家,罗叡笒就担心上了,自家这媳妇儿,还不知道吃点了没有。

  下午刚一下班,没等大家走呢,罗叡笒就快步走出去,留下一干人面面相觑,这么几天,头一次看自家副部步履间的距离改变了。

  进了大门,就看见罗婶儿在厨房忙碌着“罗婶儿,浅浅还没回来呢?”

  “下午就回来了,在上面睡觉呢。”

  快步上了楼,打开门,就看见丫头蜷在被窝儿里睡觉呢,整个人都埋进去了,只看见散了一枕头的如墨长发。

  窗帘拉着,房里有些昏暗,悄悄走近,伸手拉了拉被子,就看见小眉毛都皱着的嫩脸蛋儿。

  轻轻的抚了抚,脸上的触感扰醒了丫头。

  迷迷糊糊的眨着眼“你回来了…”两只胳膊自动伸出来,举得高高的。

  轻轻的笑了一下,抱着丫头进了自己怀里,连着被子给卷的实实的。

  “再睡会儿?”亲了红艳艳的嘴儿一下,自打怀孕后,浅浅就越发喜欢上了人体的温度,说白了就是老喜欢她男人抱着她。

  “唔…好…还是不要了,晚上会睡不着…”困顿的揉了揉眼睛,浅浅摇着脑袋瓜子。

  小丫头穿着个圆领的粉色针织衫,揉着眼睛的样子很稚气,在男人厚实的胸膛里,就显得越发的小了,看的罗叡笒的心一阵阵发潮,自家宝贝,怎这乖。

  “好,那就不要睡了,中午吃饭了么?”

  怀里的小脑袋摇了摇,“吃不下去,不想吃。”

  罗叡笒的浓眉皱起来了,这不吃饭哪能行啊。“下去吃饭吧啊。”

  “好,你抱我。”感觉着男人心疼自己了,莫姑娘就爱娇上了,脆着声音说道。

  轻拍了小屁股一把“懒丫头,罗婶儿笑话你。”抱起人就走。

  “嘻嘻…”浅浅细细的笑着,“罗婶儿才不笑话我呢。”

  笑着啃了浅浅的鼻头一下,罗叡笒在这个小女人面前,绷紧的脸部线条软化了下来。

  “老公,你能抱起多少斤啊。”浅浅看这人每次抱自己都一副抓小鸡的样子,极为好奇到底多重自家男人就抱不起来了。

  “二三百斤吧,怎么了?”

  咂了咂舌“二三百斤…没事儿。”扣着抱着自己膀子上硬硬的肌肉疙瘩,浅浅觉得二三百斤都是少的。

  不知道几时起,浅浅就不再叫罗叡笒的名字,倒是时常能听见叫老公,浅浅没注意,罗叡笒可是注意到了呢,听着丫头脆脆的声音那么叫着自己,心里就受用的很。

  “浅浅睡醒了啊?”罗婶儿见自家少爷抱着媳妇儿下来,笑眯眯的问。

  “嗯,没睡醒,罗叡笒说去吃饭。”这老实的回答,逗笑了刚进来的罗世青。

  “哈哈哈,吃完饭就去睡,能少的了我家小乖的睡觉时间?”边把衣服脱给警卫员儿,罗世青笑得大声。

  罗婶儿也在笑,这个屋子很久都没有这么和美的气氛了呢。看冷冷的少爷以前不要说抱女孩子了,就算跟女孩子说个话,那也能吓掉一堆人的眼睛。再看这个褪掉了冷漠气息的男人,罗婶儿转过头抹着眼泪进了厨房,高兴的是。

  饭桌上,每个菜尽量是清淡的不能再清淡,浅浅现在是闻不得半点子腥味儿,罗婶儿知道全家可都宝贝着丫头子呢,挖空心思的做饭。

  可即便这,才吃了一口青笋鸡胸肉,“呕…”浅浅转过头努力的压下去嗓子里的感觉。

  罗世青一看,明白过来了“罗婶儿,把这道菜端下去,赶紧。”

  “爷爷,我没事儿,你们吃…”嗓子干呕,眼睛里自然分泌眼泪,所以浅浅的眼睛里两大汪泪水儿,有些可怜兮兮的说着话,心疼的那爷孙两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可怎么办是好啊。小刘,打电话给孟医生,让他看看,这样饭都吃不下哪能行啊。”老爷子看浅浅的筷子夹来夹去,嘴里就是没放多少,一下子急上了。

  孟医生是负责给罗世青调理身体的老中医,接到电话忙忙的赶了来,知道情况后,给开了个方子,说着孕吐因为体质的原因,这药是不管用的,只能试试看。

  大家都想着吃了药那肯定顶点事儿呗,就是心理作用,那也会起点儿不是。

  可问题的关键是,莫浅浅这个丫头,死活不吃药。

  瞪着黑乎乎的一碗药汁,浅浅两只手捂着嘴,怎么说都不放开。

  “乖,宝宝,喝了啊,不苦,一点儿都不苦,我在里面加了蜜。”罗叡笒端着碗,袖子挽到胳膊肘上,已经和他媳妇儿苦战了有个二十多分钟了,小丫头死活不吃。

  还是摇头。

  “听话,吃了药就能吃进去饭了啊。”

  继续摇头,这回干脆连脑袋都转过去了。

  瞪着背对着自己的小女人,罗叡笒牙都快要碎了。

  “莫浅浅,你给我把药吃了!”眼看着软的不行,罗叡笒那么好的耐性都用完了,气得扬高了声音叫着莫浅浅。

  脑袋转过来了,但是是瞪着罗叡笒,手没放下来。

  放下碗,箍着不听话的丫头,一手扯下捂着嘴儿的小手,一手端起碗喝了一大口,强行嘴对着嘴给喂进去。

  浅浅摇摆着头不依,牙关咬得死紧,可罗叡笒有的是法儿治她,捏着浅浅的鼻子,等一张嘴,药水儿渡进去了,“咕咚”,咽下去了。

  “哇…呸呸…我不要喝…罗叡笒你个大坏蛋…哇…我不要喝…”才准备喂第二口呢,惊天动地的哭声就响起来,结果嘴里舌头搅拨了一下,竟然又吐了,这下是连药都吐。

  “你欺负我,我不要理你…”继续哭,孕妇的眼泪就是多喀,一哭起来,跟下雨似的。

  扒了扒头发,罗叡笒端着碗,狠下心来继续让浅浅吃下去。

  蹲□捡起脚上的拖鞋扔到罗叡笒的脸上,小丫头子哭着不吃。

  浅浅是打小儿不爱吃药,西药还勉强能凑活着吃了,可那中药是硬灌也灌不进去,这会儿就跟看着个仇人一样的看着她男人。

  眼看着这形势,今天的药是吃不成了,“把鞋穿上。”端着碗下去了,听着后面的姑娘传来哭的打嗝的声音,罗叡笒叹了一口气,这算起来,小家伙一天就没吃多少东西,这样下去,身体还不得出问题,不行,这药还要喝。

  晚上睡觉的时候,小丫头子躲得远远的,不让这人碰自己。等浅浅睡过去后,罗叡笒把人揽到自己怀里,翻个身让浅浅躺上去,听着浅浅含糊的骂了自己一句,头开始疼起来了。

  此后的好几天,每天早上是一阵干呕声拉开罗家大院儿的生活,以浅浅的哭骂声结束。

  “站住!!!”浅浅看晚饭吃完了,知道罗叡笒又要逼自己吃药了,慌忙站起身,急了慌忙的往出跑。

  身后好几道抽气声,这丫头不知道有身孕还是怎的,跑的比平时还快。罗叡笒的脸都快气歪了,连忙喝了一声。

  可听话的就不叫莫浅浅,听到罗叡笒的声音,反而跑的更快了。

  “叡笒,丫头不吃,就别再让吃了,况且每天这样也没吃进去多少。”罗世青看着孙子脸上脖子上的抓痕,忍着笑说道。

  说出去别人不信,雇佣兵都近不了罗叡笒半分,徒手伤到他的人更是没有,可才短短几天,罗叡笒脸上脖子上的抓痕,已经好几十道了。吓得信息部的人这几天大气都不敢乱喘,深怕惹着罗叡笒,虽然罗叡笒上班时的脸色永远是那一百零一号。

  罗叡笒的嘴角抽了抽,这几天天天和丫头子跟打仗一样,浅浅天天晚上哭的惨兮兮的,可是这药还真没吃进去多少,这样折腾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吃就不吃了吧。

  起身去追跑出去的不听话的小妻子,罗叡笒觉得以后有女儿的话,一定教得好好的,不能让未来的女婿也这么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