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60、第五十九章 ...

住家野狼2016-11-11 15:5:48Ctrl+D 收藏本站

60、第五十九章

  “哎哟,你放下我,我自己洗。”还在人家怀里呢,浅浅就不安生的想下来。不是这丫头忽然勤快了,而是她猛地想到要是让这人一直帮自己洗下去,那以后成大肚婆的时候那么丑岂不是让人家看的透透的?

  轻拍了小屁股一下“乖点。”径直抱着人进去,开水龙头。

  “哎呀呀,我想自己洗啦。”推着男人高壮的身体往出走,小女人不依。

  罗叡笒现在恨不得所有的事情都替浅浅做好,哪轮得到丫头子多嘴喀。这个时候,男人的恶霸性格就显出来了,二话不说,开始脱衣服。

  “坏蛋…”看见□出来健硕的上身,浅浅自动消音儿了,洗吧洗吧,到时候要是敢嫌弃她,她就哭。

  好嘛,小丫头子可算是发现她唯一能制住她家男人的就是那泪珠子喀。

  一手解开皮带扣子,大手一扯,两条大长腿一蹬,瞬间就出来一个精壮的男体,很自然的,罗叡笒走向浅浅,给他媳妇儿脱衣服。

  “暴露狂,这么爱现…”小嘴儿嘀嘀咕咕的,主要是看见她男人的身体小色女不淡定了。

  “起来,脱衣服。”小姑娘坐着不动,也不配合脱衣服,盯着罗叡笒胸口不挪眼。

  “你的乳、头为啥这么红啊?”嘴上说着,小手上去还捻了捻。罗叡笒哭笑不得,肌肉紧了紧,这女人问的这问题叫他怎么说。

  浅浅完全是无意识的想到啥嘴里就滴溜出来了,罗叡笒浑身都是棕色的,按说乳、头的颜色也该是暗色的才对。

  一把捏住胸口不安分的小爪子,“赶紧脱衣服。”罗叡笒都怕了这姑娘了,这个时候撩拨他,这罪他还得生生受着,火气又撒不到媳妇儿身上。

  “好嘛。”看罗叡笒瞪着眼睛,小女人这才乖乖举着胳膊,让罗叡笒脱下套头的家居服。

  “自己脱了裤子,赶紧进来。”罗叡笒掉过头,急急的走进浴缸里去,丫头底下没穿内衣,小兔子弹跳而出的瞬间,罗叡笒几乎闻到了肉香。没敢回头,赶紧进水先,自家兄弟忒不争气,都敬礼了。

  忍不住回头看了小女人一眼,暗暗抽了一声气,她家媳妇儿正弯腰往下扯小裤裤呢,丰腴的女体,折成一个优美的曲线,这是要人命呢要人命呢还是要人命呢?

  一想到至少还有三个月才能吃上肉,罗叡笒红着眼睛看了翘的高高的小罗一眼,深呼吸,然后数着自己的心跳平息经常冒出头的欲、望。

  “哗啦”水花四溅,随之而来的还有娇滴滴的一道呼痛声。

  “怎么了?”罗叡笒他家媳妇儿,不管自己有身孕了,还跟以往一样蹦跶着跳进了水里。

  “碰到脚了啦,疼…”小手在水底下摸着脚丫子,泪花儿在眼睛里打转。

  捏过来莹白的小脚一看,拇指的地方红了一片。拿手给揉着,“以后不准这样,好好儿走路,不许蹦蹦哒哒的”

  浅浅看这人脸色严肃的很,收回脚挪过去,藕节似的手臂圈上她男人脖子,乖乖认错“好啦,知道了,以后不会这样啦。”撅着嘴儿亲了罗叡笒好几下,男人的脸色才缓下来。

  心里知道这姑娘的保证值不了半毛钱,可大眼睛盈盈的看着你,撒娇的小神态,你还能怎办你说。

  娇软嫩白的小身子信赖的贴靠在罗叡笒怀里,乖乖的让人家给自己洗白白,感觉到小屁股底下的硬度,小手下去抓了下,惹来男人在屁股上揍了一下,才笑嘻嘻的收手。浅浅知道怀孕头三个月是禁止行房的,故意撩拨她男人,就喜欢看罗叡笒失控的样子。

  这淘气的小女人喀,就不知道人家总有一天是能吃肉的。

  不敢再耽搁,赶紧给收拾利索了,自己三两下弄完,抹干净水,抱着浅浅就上床。

  手伸在小姑娘腋下,一举一放,就把人放在自己身上了。浅浅青蛙一样的趴着,这是两人现在都习惯了的姿势。

  “宝宝…”

  “嗯…”

  “现在有孩子了,走路什么的一定小心好不好。”侧着头靠近浅浅的耳朵认真的给叮嘱着。

  脸儿蹭了熟悉的颈窝几下“好,知道的。”

  “嗯。”稍微放下点儿心,倒不是担心孩子,主要是小媳妇儿的性子太跳脱,要是出事儿了,身子伤的还是她,罗叡笒这是不该操、的心都要操、上。

  大手缓缓的在背上滑动着,罗叡笒体温偏高,手放在身上很舒服。浅浅觉得自己怀孕都没什么反应,不像人家的孕妇,还要吐个半死,在心里庆幸了半天,殊不知,她的妊娠反应只是迟来了而已。

  没过几天,罗叡笒就正式接到调令,担任信息部副部。接到凋令的时候,罗叡笒看了好几遍,确信自己没看错,面上还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严肃表情,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

  这信息部的副部,按照军衔来算,肯定是大校或者大校以上的,自己才上校,这么着就空降到信息部去,这外人看来该怎么说。

  调令是去队里拿的,周炎与国防部的另一人在,罗叡笒看了半天,等那人走了之后,打算问问周炎。

  没开口呢,周炎知道罗叡笒想啥“你知道军里有这样的事儿,衔低职高是常有的事儿,你就直接去吧,自己的实力自己清楚,不该问的别问,我相信一个信息部的副部还是屈才了呢。”

  话虽然是这样说的,可是罗叡笒听出了周炎的意思,这事儿爷爷的影响肯定有。

  要是一般的现役军官的调令,非得军长签字不可,可罗叡笒那不是一般的军官喀,签字的自然是总参谋长。

  “不要多想,总参谋长心里有数。”周炎拍着罗叡笒的肩膀快慰着。这将门虎子,最是不屑依靠祖上的庇荫,罗叡笒一直是拔尖儿的人物,自然也是不愿意依靠爷爷的影响的。

  想了想,还是接受了,总不能调令都下来了,还去折腾吧。

  临走的时候,罗叡笒去整个特种队转了一圈。操场上的单杠,用手细细的摸过去,看见上面的把手是红色的,罗叡笒知道这是汗水和血液浸染的。那么高强度的训练,出汗流血是每个“狼牙”人的成长经历。

  跑道上,罗叡笒依稀看见有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在筋疲力竭之后就地躺着,在上面整整睡过去了一夜。

  一个个的小道上,无数个脚印踏过去,罗叡笒知道那上面自己留下的印迹很深。

  就像一个处在弥留之际的国王一样,一寸寸的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可是再巡视,那里也将不再看见自己指点过的痕迹。

  吐了一口气,悄悄的,没有惊动任何人的,他离开了这个他生活、奋斗、遇见真情、活出希望的地方。

  生活还得继续。

  “呕…”天还没有大亮,刚起床想早早去学校的莫姑娘衣服都还没穿,咽了口唾沫就感觉嗓子眼儿里翻滚着。

  原本今天是中期考试,浅浅怀孕过去两个月了,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小肚子也没有凸出,就是皮肤细腻了不少。许是怀孕雌性激素分泌旺盛的缘故,脸蛋儿红的地方红,白的地方透白,水灵的不行,整个人看着硬是比往常还漂亮了几分。

  时间一长,浅浅该是干嘛还干嘛,学也正常上,毕竟还没毕业不是。罗、莫两家也是放下心来,只有罗婶儿每天的汤还准时补着,罗叡笒也不再整天担心了。

  可这天早上的一声干呕,算是正式开始了莫浅浅小姑娘的怀孕之旅。因为之前除了医生说,和两周一去产检的时候感觉自己怀孕了,其它的,没有半点儿怀孕的现象。

  拖鞋没穿,光着脚就往浴室跑,身后的罗叡笒也被惊醒了,不明就里的看着自家媳妇儿披着他的衬衫跑进了浴室。等里面传来声音的时候,罗叡笒浑身一震,翻开被子跑下床。

  “宝宝,怎么了?”男人神色焦急,拍着小女人的脊背给顺着气。

  抬起头,大眼睛里泪花儿在乱转,难受的不行,还没来得及说呢,低下头抱着马桶又开始了。

  罗叡笒看怎好好儿的就开始吐起来,脑子里一闪,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孕吐,自家媳妇儿昨晚还说过她都没有这个耶,这会儿就来了。

  知道是孕吐就不再那么着急了,刚刚他的心可是乱了节奏呢,自家这小祖宗有个一点点响通儿,他那里就是大风大浪级的。

  浅浅是眼泪珠子和嘴里的酸水一起冒,罗叡笒在边儿上是干着急,一点辙都没有。出去自个儿先穿好衣服,抱着浅浅的衣服进来给穿戴好。打开门大声的喊罗婶儿,好歹罗婶儿还有点经验。

  罗婶儿听见罗叡笒的喊声,急了慌忙的跑进来,就看见浅浅可怜兮兮的抱着马桶干呕,罗叡笒满脸是汗,急巴巴的看着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罗婶儿,浅浅她…”

  “别急,这是正常的反应,过段儿时间就好了啊,没事儿的。”

  “能不能给想办法减轻点。”抱着丫头在怀里,罗叡笒看见小女人后颈处都出汗了,肯定是难受的不行。

  罗婶儿下去切了几片柠檬片拿上来,放到浅浅鼻子底下给闻着,渐渐的才停止了呕吐。

  怀里的小身子软绵绵的,一点力都没有,原本红润的脸蛋儿现在惨白着,大手给擦去嘴角的秽物,罗叡笒心疼的不行行。

  “宝宝乖啊,还难受不?”轻蹭着丫头的脸蛋儿,罗叡笒半哄半问。

  脑袋钻到这人怀里,乏力的摇摇头,这姑娘的反应不来则已,来的时候就比别人的严重了点儿,难怪有人说身体越好的人,怀孕的时候遭的罪越大。

  这可怎么办是好,罗叡笒想着这要是来上那么一两个月,那小丫头可怎么受得住哇。

  一把抱起小人儿躺床上去,这次早上的一回算是过去了。

  休息了半天,才缓过来,想着今儿个要期中考试的,浅浅坐起来就要下床。

  “宝宝?”

  “我没事儿了,今天要考试,我得去学校呢。”小丫头子可不想去学校了,但是吐过之后,又好像没什么问题,就是乏力点儿,这试还得考,要不然毕业证是个问题。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