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58、第五十七章 ...

住家野狼2016-11-11 15:5:37Ctrl+D 收藏本站

58、第五十七章

  “真的,你的是良性的?”

  得到肯定答案的浅浅欢呼一声“我就知道你会没事儿的,这下好了,老天都不忍让你那啥啊。”

  栗子终究是告诉浅浅自己的检查结果了,丫头还在上学,老耽误在自己这儿也不是个事儿。况且具他所知,罗叡笒那个卑鄙的男人还不同意浅浅来英国呢,浅浅来这儿,气气那个男人解解气,可要是因此让人夫妻两个出现问题,浅浅受个啥委屈,就不是自己乐意见到的了。

  “那应该是要作手术的吧?”

  “快了,就在这几天。”

  “嗯,跟干妈他们说了吗?”

  “说了,他们马上就过来。”

  看见栗子很快就可以动手术,浅浅心里终于松了口气。栗子是浅浅心中的一个结,护着她走过整个孩提时代和懵懂时代的男孩儿,充满了浅浅将近二十年的唯一的异性梦,如果可能的话,浅浅希望栗子是她最后一个伤害的人。

  浅浅不希望栗子出半点事儿,不能给人家想要的,那就希望他一直安好。可惜,最后还是伤到人家了呢。

  莫浅浅个小丫头子,不能说是九窍玲珑心吧,可是丫头子真的长着颗剔透的心喀,要不然怎招这么多人的疼呢,也就在她男人跟前犯犯混,希望人家老哄着她呗。

  说起罗叡笒,自打浅浅走后心里的气就一直没消过。咬着牙眼神儿阴鸷的看着茶几一角,恨不得那个气人的小东西就在那里,他抓起来就能揍上屁股。莫浅浅个小混蛋,竟然跟自己说都不说一声,就这么走了。

  哦,也不算说都不说,跟栗子打电话他是听到了,可那不算通知自己。上机的时候,看都没看他一眼,毫不犹豫的扭头就走,可怜他早早等在那里。

  越想越窝火,捏着拳头想着丫头子再不回来,等着他去抓人的话,见了给一顿排头让好好吃吃,都无法无天了,惯得没样样儿了怎。

  我们英明神武的罗上校,现在完全是一个妒夫样儿,要是让底下的人看见,下巴掉一地那是没半点含糊的。

  “嘀铃铃…”浅浅笑话了无数遍的单调铃声响起来了,拿起手机一看,是自家丈人。

  “叡笒,栗子要动手术了,我和你妈过去看看,你这两天多往你爷爷们那里照看着点儿啊。”电话里传来莫军长的生音。

  两边儿的老人年龄都大了,虽说有勤务兵在身边候着,可做子女的到底不放心撒。

  电光火石之间,罗叡笒忽然想到自家那不让人省心的媳妇儿不会是要伺候栗子到人家康复吧。

  “爸,队里还没通知我要回去,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莫军长诧异,没见过女婿与李家那小子交情有多好啊。

  “浅浅还在那边呢,我过去看看。”

  浅浅爸了然“那行,明天就走。”

  挂了电话,罗叡笒复又打电话订机票,想着马上要见到逃妻了,有点子迫不及待了都。

  哎哟,怎觉得咱家罗上校是越来越没出息了呢,这儿女情长的,亏得底下的人窥不见老大的心思。

  再说浅浅这头儿,心里最大的事儿一放下,就念着罗叡笒了。

  不知道去队里了没有,估计还生自己气呢。小眉头皱的紧紧的,一会儿又担心起来了,自己回家不会挨揍吧,那个男人打起人来一点不手软。

  “浅浅,来吃饭了。”栗子坐在边儿上叫浅浅过来吃饭。人英国的医院就是好啊,你愿意自己带饭你就带,不愿意医院给你搭配营养餐,直接叫,既方便又美味,哪像咱国内的医院,先不说其他,就那饭差远了。

  浅浅跑过去,看见满桌子的中式菜,还都是自己爱吃的,也不客气,接过筷子就吃。

  连栗子都在诧异,浅浅这丫头子这几天的那饭量,顶的上他吃的两顿饭了,小嘴儿一天没闲过,吧唧吧唧的不停嘴。

  “这菜做的忒不地道了。”边吃着边说着,可是就不见筷子停,失笑的摇着头,忙着给不停嘴的姑娘夹菜。

  两人才吃着呢,栗子含笑给浅浅夹菜,浅浅欢喜的吃着人家夹的菜,两人倒像一对儿。这温馨的一幕看在刚进病房的罗叡笒眼里,那可真是说不出的刺眼呐,眼睛都快喷出火了。

  “叡笒,怎么不进去?”后面上来的栗子他妈一干人看见罗叡笒站在门口不动,好奇的问了一句。

  栗子他妈之前就看护过栗子,所以医院在哪儿,病房在几楼是知道的。一行人下了飞机,也没跟栗子说,就直接杀到医院了,冷不丁的,让罗叡笒看见自家媳妇儿和别的男人一起亲亲热热的吃饭的样子。

  这一句话惊住了病房里的两人。

  浅浅小嘴儿油汪汪的转过去,就看见他男人一身黑色的休闲服站在门口,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可那神情却说不出的冷。

  “莫叔叔你们来了。”栗子站起身迎进来还没进门的几人。碍于两家长辈在,对罗叡笒微微点了一下头,罗叡笒也对着栗子点了一下头,信步走进去。

  “你怎么来了?”愣愣的问出这句话,浅浅叫突然出现的男人吓住了,谁来她都不意外,可罗叡笒来就是大大的不对劲,她可是知道罗叡笒与栗子不对盘。

  没回浅浅的话,罗叡笒现在是一肚子的火,先前期待看见小女人的心情早就没了。

  自己在家里就没好好吃过一次饭,这个小混蛋却是吃的好睡的香,那脸蛋儿都看着丰腴了一些,是怎样,看见她的青梅竹马是胃口好成这样?

  莫姑娘看这人不理自己,委屈上了,人家没说啥呢,筷子放下饭也不吃了,眼泪都出来了。

  这娇娃娃,眼泪怎这多,动不动就哭。罗叡笒当然瞄见了,转过头去没看,浅浅看人家压根儿不理自己,牛脾气上来了,低着头压下去泪意。

  “栗子啊,跟医生约好时间了吗,啥时候动手术啊?”

  “约好了妈妈,就在明儿个。”栗子大小也是个公司老板,这一切的琐碎事务都有人办好了,他就只等着进手术室了。

  “嗯,那就好。”

  “爸妈,我现在没事儿,不用守着我,房间已经订好了,你和莫叔叔他们先去酒店休息一下吧。”

  大家看栗子的脸色挺好的,但栗子妈妈非得守着儿子,还是栗子他爸强行拉着他妈走的。

  罗叡笒看浅浅坐着不动,暗自牙咬的紧紧的。

  “干妈,你们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我这几天休息的挺好的,你们赶紧去,栗子这儿我看着呢。”

  罗叡笒的脸都快气歪了,自家这不长眼的小东西非得好好儿收拾一下不可了。

  可是这么多人在呢,罗叡笒又不好发作,忍了忍跟长辈们说是自己不累,陪着栗子在医院就行。

  推辞了好几遍,几个老的这才走了。留下屋里三个人各怀心思。

  “栗子,咱们继续吃饭。”浅浅说着就低头拿筷子继续吃起来,栗子也坐下来,淡淡的对罗叡笒说了声“坐。”罗叡笒顺势坐在浅浅旁边。

  两个男人都没动,只有浅浅啊呜啊呜嚼菜的声音。

  罗叡笒现在已经出离愤怒了,瞬间就淡定了下来,媳妇儿还是自己的,回家再收拾,这会儿犯不着叫个外人看了笑话去,遂脸色恢复如常。

  个没心没肺的丫头子,吃完饭还没动弹呢,就爬上床去了,不大一会儿竟然睡着了,简直就是个猪,期间都没看她家男人一眼,一是不敢看,二是这人先不理自己的,她才不要先去理他呢。

  两个男人就像观察一场无声电影似的,看着这个小女人吃饱、抹嘴、上床、睡着,心里不同程度的有些想笑。

  栗子是看出罗叡笒与浅浅闹矛盾了,这回浅浅硬气,没鸟罗叡笒一眼。罗叡笒是看自家媳妇儿这淡定态度,看着小家伙一板一眼的吃饭睡觉,那故作认真的态度,看着看着就惹人疼了。

  哎,这男人没救了简直,人家不甩他,他看着看着又疼上了。

  等浅浅熟睡的时候,罗叡笒对着栗子说了句“很抱歉,谢谢。”

  两个短语,说的是两回事儿,栗子懂,没说啥,转过头看着窗外,悠悠的说了句“不是为了你。”

  “我知道。”

  两个男人,目光同时落在睡得小脸红扑扑的丫头子身上,忽而,罗叡笒站起来坐在浅浅的床头,挡住了栗子的目光。栗子了然,暗暗腹诽着罗叡笒的小心眼儿,调离了目光。

  “手术的风险率多少?”撇开浅浅这茬儿,罗叡笒还是欣赏栗子的,这回栗子动手术,当然不希望人真的有事儿喀。

  “脑子里取东西,风险肯定有,不过问题不大,不会死在手术台上的。”

  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大手落在浅浅的脸蛋儿上摩挲着。睡梦中的丫头子呓语了句“大坏蛋。”栗子也听见了,不厚道的笑出来,罗叡笒有些尴尬,轻拧了丫头一把,笑骂着“害人精。”语气是几宠溺喏。

  栗子原本想跟罗叡笒说说注意一下丫头的身体,说不定有了呢。可话到嘴边了,又咽下去了,还是让人家夫妻两自己去发现吧,自己就不多嘴了。

  浅浅是一觉睡到半夜,醒来看罗叡笒靠在床头上,眼睛闭着,眼窝有些青色,有些个心疼,但还是别别扭扭的不肯和人说话。栗子还醒着,指着小几上扣着的吃食让浅浅吃点儿,小心翼翼的下床去,没惊醒打瞌睡的罗叡笒,吃了点儿,看罗叡笒睡得难受,摇醒后“睡床上来。”

  罗叡笒依言翻上床去,浅浅坐在凳子上看着罗叡笒不一会儿睡着了,打着手势让栗子赶紧休息,明儿还要手术呢,等栗子躺下,浅浅关了灯,借着外面的光亮看着这个臭男人。

  臭家伙,不让着自己,还真和自己较劲儿呀,恼死她了。

  静静的看了一会儿,捶了罗叡笒一下,看男人要醒的样子,连忙

  坐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