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第五十二章

住家野狼2016-11-11 15:5:9Ctrl+D 收藏本站

无神的眼睛开始有了光彩,就像久病卧榻之人突然地回光返照一样,浅浅的脸上泛起不正常的晕。src="/.+?files/article/attat/12/12f220/3578704/1324566qqwe43789209.+?">

  急切的看着栗子。栗子看浅浅这样,闭了闭眼睛,走出去端来了一碗粥递给小姑娘。

  浅浅接过来不吃,只是急切的看着栗子。

  “先吃点儿,罗叡笒在精子库存了精子。”

  浅浅有些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是下意识的端起碗,吃进一口,干呕了好几下,泪花儿都上来了,才咽下去。

  好久都没吃过东西了,猛然间一大口下去,身体都接受不了,浅浅还是强撑着吃完一碗粥。

  浅浅妈在外面听到栗子的话真真儿吓了一大跳,这女婿怎么还存过精子,这是为了哪出呢又。

  罗叡笒那晚走的时候,给栗子三样儿东西,一叠文件,一把钥匙,一个电话。

  栗子挣扎了许久,刚刚看见浅浅的样子,才决定为了浅浅,就成全那个卑鄙的男人。

  浅浅这几天很乖,就像突然活过来一样,很乖的吃饭,很乖的睡觉,因为栗子跟她说怀孕之前身体必须调的好好地。

  莫军长回来的时候,拿来了两样东西,是周炎拿给浅浅的。一个股权转让,还有每个特种兵写给家人的所谓遗的东西。

  浅浅爸翻开股权转让的时候,吓了一大跳,罗叡笒竟然是“恒木”最大的股东,保守估计手里的股份市值一百多亿RMB。恒木是全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总公司在南方,罗叡笒怎么会有这家公司的股权呢?

  打电话给罗世青,罗世青说是那是罗叡笒外公留给罗叡笒的,浅浅她爸这才收下东西,难怪他家女婿一向出手大方呢。

  对于浅浅要人工怀孕的事情,浅浅爸妈是一万个不愿意的,说他们自私也罢,说他们怎样也行,眼看着女婿不在了,这还让女儿一个人怀孕带孩子,这还是个孩子呢,怎么带孩子。

  可看着浅浅对自己的话置若罔闻的样子,浅浅爸就在短短几天多了好几根白头发。浅浅现在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目前她的希望就是怀上罗叡笒的孩子,然后等着他。

  就在大家都接受了罗叡笒失踪的事情后,周炎去信息部开会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这次是信息部研发出了一种记忆芯片,专门给每个士兵用来身份确认和远程作战时定位用的。

  周炎听着报告猛然间想起一件事,似乎罗叡笒体内也有个这样的东西,是初步测试这种东西时他做的试验品,后来发现功能不稳定就暂时没用,可是罗叡笒体内的东西应该还在的。

  突然间站起身,跌跌撞撞的跑出去给罗世青的第一秘打电话,接通后第一句就是“把电话给首长。”

  罗世青听了后,扶着桌子站稳,挂了电话亲自给信息部指示,全力追踪罗叡笒的信息,一定要快。

  信息部的人接到首长的电话,不敢怠慢,很快就传来罗叡笒的位置了,只是不知道生死。

  罗世青一直待在信息部等着这些人给答案听到罗叡笒在美国后,下令信息部时刻监控着罗叡笒的位置,然后就给周炎打电话,希望顿生的总参谋长,几个命令下去,周炎那边就已经得令,整队了。

  没有哪一件事能让“暗刃”的汉子们这么快速的转起来了,因为这次他们的任务是营救他们的老大。

  当罗叡笒看见仿佛从天而降的兄弟们时,他觉的是上天听到了他的祈求。

  雷厉风行,铁血作风,老爷子下令连那座房子都给掀了。飞机起飞后,如果有人的话,会看见无声无息的,整个房子从最底下开始,瞬间坍塌。

  随机的是全国最有名的大夫,罗叡笒被扶上飞机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最好的医治。

  等到莫家在准备着去国外做人工受孕的时候,突然就接到消息说是罗叡笒找到了,而且还好好的。

  突然砸下来的消息彻底整蒙了一帮子人,莫军长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骗人的,等罗世青哽咽着打来电话的时候,莫军长这才相信,随后就想着这次一定要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件事,一定要跟罗叡笒好好商量一下。

  “爸爸,我知道你在骗我,不用说了,我挺得住,我现在只想要一个宝宝。”

  当浅浅爸告诉他女儿这件事的时候,满以为丫头子会欢呼着扑向他,连姿势都准备好了,结果浅浅轻描淡写的来了这么一句,莫军长那个憋屈哟。

  “打给你爷爷,让他告诉你。”

  浅浅不理她爸爸,这下急的倒成莫军长了。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当美梦成真的时候,人们往往就是莫姑娘这样的反应,不敢去验证,怕会经受再一次的打击。

  扯住浅浅,莫军长拨通了罗世青的专用电话,话筒递给浅浅的时候,莫姑娘是屏着呼吸的。半晌后,浅浅这么多天第一次当着爸爸妈妈的面哭出声来,蹲下去抱着自己哭的撕心裂肺的。

  莫家两口子面面相觑了一下,浅浅爸抱着丫头坐在沙发上,把自家小宝贝抱在怀里,让小姑娘尽情的哭。

  “爸爸,带我去,带我去。”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小脸蛋儿可怜兮兮的仰着,除非见到她男人,否则她还是有种不真实感。

  “宝贝,叡笒按照惯例必须接受三个月的隔离审查,现在就已经在隔离中,我们根本见不到他。”浅浅爸擦着女儿脸上的液体,隐去了罗叡笒受过重伤的事儿。

  “嘿嘿,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不会丢下我的”小姑娘傻笑着,又哭又笑的。

  罗叡笒消失这么多天,实际上就是被俘的,组织上对于被俘的人员,一贯要进行各种心理测试,以确定被俘人员没有泄露国家的秘密。

  他被单独放在一个地儿接受治疗,隔着窗子看见了他爷,老人家含着泪水看着他,罗叡笒不忍心看他爷,低下头,等抬起头的时候,罗世青已经走了。

  靠在墙壁上,罗叡笒第一次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这梦有点长,可是梦醒后,自己也许也得考虑点儿其他东西了。

  栗子当然也知道这件事儿了,去莫家的时候,看见浅浅这么些个天第一次出门,站在阳光底下,仰着头,眯着眼睛看着天空,一袭布裙子,美好的不像是真的。

  攥紧了手里的东西,又看了一眼莫姑娘,转身就走了,等浅浅知道的时候,栗子已经回到英国了。

  三个月很短,但是三个月又很长。

  浅浅数着日子在盼望着每一个日出,日出后又盼着每一个日落。盼着盼着,就到了开学的时候了,再怎么样,学还得上不是。

  大四了,课本来就不多,浅浅又不考研,每天最着急的事儿就是回家,她希望哪天一回家,就看见男人穿着背心儿出来给自己整理乱扔的鞋子,然后说自己一顿。

  可是丫头子回回都失望了,开门、关门,就像一场无声的电影儿,来来回回的,老是一个人的腿。

  浅浅觉得自己的暑假好像电影儿,莫名其妙的,自己死了丈夫成了寡妇,又莫名其妙的,丈夫没死,只是自己还不能见。

  到三个月了吧,秋风打着旋儿飘过的时候,浅浅在日历上画过的三个月到期了,可是还没有见她男人的影儿。

  就在浅浅决定下课后就去问罗世青的时候,罗叡笒来了。

  在隔离室关了三个月,三个月没有见过太阳了,罗叡笒顺利通过了各种测试,等出来的时候,罗世青等在外面。

  这么多年,罗叡笒第一次抱住了老人家,紧紧的揽着,老爷子起初蒙了一下,随后就在孙子背上抚摸着“瘦了,瘦了…”

  放开后,两个男人,隔着这么多年的尘埃悉数被拂尽。

  “去找浅浅去吧,丫头子快急疯了。”

  罗叡笒不语,想起自家的小丫头,眸子暗了暗,朝着罗世青微微的笑了下,就大步走出去了。他没看见罗世青擦着眼睛背过身的样子,老人家第一次觉得自己和孙子的隔阂没有了。

  回家换了个衣服,看了看表,发现该到自家媳妇儿下课的时间了,决定还是去学校接小姑娘,想象着浅浅的样子,罗叡笒迫切的需要触摸到丫头的身体来确定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才刚出教室,莫姑娘就被冯慧叫住了。

  “妞儿,我说你自打开学就怪怪的啊,一天不见人影儿,见了也没有个话,您现在是闹哪样啊?”

  “哎哟,疯子别闹,忙着呢。”说着拎起包就走。

  才出了学校大门儿,心急火燎的往回赶的莫姑娘沿路听见不少女生的低语“太帅了…”“个子好高哦…”

  心开始不规则的跳起来,这场景浅浅见过几次,她家男人来的时候,回回都是这样子。

  快步跑了了几步,一抬头,瞬间就定住了。

  不远处的男人,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群,直直的看着丫头,还是穿着N年不变的军服,只不过换了套干净的。黑了些,瘦了点儿,到更显的个子高了,五官更为突出,看起来没有缺胳膊少腿儿,还是帅的轻易夺走了小姑娘的呼吸。

  浅浅的眼前开始发虚,看不清路了,嘴里念着罗叡笒,撒丫子跑向她男人。

  罗叡笒起初有些迟疑,看丫头跌跌撞撞的跑过来,这才把步子迈的大大的,接住了扑上来的小女人。

  “啊……”一头钻进人家怀里啥话都不说,扯开嗓子开始哭起来了。

  那声音,大的不是一般人能发出来的。

  小手儿紧紧攥着罗叡笒的衣服领子,只是哭,这哭法不像在爸爸妈妈那里的哭法,这音儿里的怨气,罗叡笒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一眼看见自家小媳妇儿的时候,罗叡笒听见自己心跳乱了节拍。等看清楚丫头整个样子的时候,就觉得再也不要这样了,再也不要让自己的小女人去承受这一切了。

  浅浅瘦了一大圈儿,大大的眼睛镶嵌在锥子一样的脸蛋儿上,同学说是浅浅变的更加漂亮了,可这些在她男人眼里,通通就是他媳妇儿因为自己而骤然瘦了这么多。

  紧紧的抱着小丫头,一手压着小丫头的脑袋瓜儿在自己怀里,一手拍着小脊背给顺着气儿,罗叡笒的嘴角抿得紧紧的。

  “宝宝…”

  浅浅不管不顾,这么多人呢,也不管,还是埋头哭。

  作者有话要说:好了现在两人碰面了乃们就表再骂俺了、、俺都哭了、、、怨念、、、

  花花收收神马的上点不?上点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