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第四十一章

住家野狼2016-11-11 15:4:14Ctrl+D 收藏本站

浅浅感觉这男人就像饿了好久的狼一样,一搭嘴,就是来势汹汹,这不是昨天才弄过一次么,这男人怎么感觉好像吃了比没吃还急。

  莫姑娘还真是没说错哈,这吃了还真不如没吃好。你想想撒,饿了N久的人,你不吃还好,你馋着他,就给了他一点打了打牙祭,这是嘴里尝到了味道,肚子里没落多少东西,可不就是惹得更加急哼哼的想吃东西了么。

  罗叡笒这个闷骚男人,自打浅浅在医院不让来个第二次,就在心里发狠说,回家一定要狠狠吃个够,这样老吊着不是个办法。

  “嘶…你慢点儿…”揪着一个多月没打理的头发,浅浅被男人啃疼了。

  胸罩还堆在脖子上,浅浅摸索着解下来丢在一边儿。

  “慢不了。”抽空儿回了一句,一只手捏着一边儿上的小肉尖尖,另一边儿含在嘴里嘬着,一手伸下去在底下摸索着。

  莫姑娘被气着了,伸出嫩腿儿想踢这人一脚,却不想刚伸出脚,正好落在人家的手里,就势提起那小脚丫子,将大拇指放在嘴里使劲儿咬了一口。

  “啊…”这下可不得了,原是这地儿是小丫头的敏感地,男人一咬,丫头就感觉疼中透着麻,一下子朝全身散开了,浑身一哆嗦,就要把脚丫子挣开。

  罗叡笒笑了一下,有些邪气,衬着那张英俊的脸更加让人睁不开眼。

  “你放开…啊…讨厌,放开人家的脚啦…”丫头动情后的声音,啧啧,听得男人血脉喷张。

  男人哪是好说话的主,抓着小丫头的脚,舌头卷着给吸添了个遍,这下好,浅浅就只剩下恩啊叫唤的份儿。

  丫头腿间已经**的了,肉、洞里空虚的厉害,无意识的伸手按着自己的奶、子,另一手下去在花瓣儿上怯怯的碰了一下,随后就捏上前端的小豆豆。

  “宝宝,想要了么?”一柱擎天的男人粗噶的问了一句。

  “嗯…进来,快…”左右摇摆着小脑袋,浅浅不时的舔着嫩唇儿,眼睛半睁着,渴求的看着她男人。

  低咒了一声,罗叡笒一手摩擦着□,恨不能现在就捅进去,随即又打住了。

  “宝宝,叫我,快”

  “啊…罗叡笒…进来。”使劲儿的捏着自己,浅浅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儿,空虚的厉害。

  拉开浅浅就要伸手指插、进自己肉、壶壶的小手,放进嘴里亲了一下“乖,宝宝,叫老公。”

  “老公…”拖长了嗓子喊了一声,男人浑身的汗水都出来了。

  “乖,再叫一声。”

  “老公…啊……老公进来。”扭摆着小身子,浅浅快哭了。

  “好,囡囡真乖。”握着自己一挺身,插、进去了,入得很深。

  “你是我的,记着,是我的。以后不许和其它男人纠纠缠缠的,听见没”发了狠的在小肉、洞里打着桩一样的插、着,男人生了好久的闷气还未消散。

  “啊…涨”小丫头恍恍惚惚的听不进去男人刚刚说了个啥。

  “听见没?”肉、棒停在肉、壶壶深处不动弹,忍着又问了一句。

  “嗯…你动动…痒…”小丫头不配合,她男人也不动,就是磨着那个小豆豆。

  “答应我就动,赶紧。”

  “好,答应你…动”话没完,男人狂浪的一插,齐根而入。

  “啊…老公…好像又长大了…涨”

  男人不管不顾,使劲儿的操、干着,这男人一直深信多来几次丫头就会习惯自己,所以压根儿没想着轻点儿。

  这样弄了一会儿,嫌使力不得劲儿,就着插着的姿势,抱着丫头翻了个身,捏着小腰提起屁股,浅浅软着身体,那男人一手就圈起了这小身子,让丫头屁股撅着,吸了口气,重新操、的更深。

  “啊…慢…点儿”

  插进拔出间,男人撞击着小丫头的臀肉啪啪响,一会儿就看见嫩嫩的屁股蛋儿上了一大片,胸前的桃子前后晃荡着,罗叡笒从后伸过去,使劲儿的握住一个揉捏。

  这男人,就连在床上都是一副吃人的样子,生猛的吓人。

  小姑娘嗯嗯啊啊的受着身后的撞击,感觉这人都伸进子宫里了。

  换了好几个姿势,浅浅的嗓子都喊哑了,男人还不放过丫头,中间倒是射、了一次,可不等丫头回神儿,就又捅进去了,一晚上,这男人成功演绎传说中的一夜七次郎之说。

  最后,几时结束的浅浅是不知道,罗家小两口儿卧室内的灯是三点多灭的,满足的叹了口气,男人拥着趴在自己身上昏过去的丫头露出了吃饱后打了饱嗝的满足笑容。

  “嗯…唔”浅浅吟咛了一句,看来是要醒了,才不过八点多,罗叡笒还睡着,嗨,昨夜操劳过度了喀。

  身上的小身子一动弹,男人就醒了。

  还闭着眼睛,小丫头嘀咕着“想尿尿…尿尿胀死了…唔,困。”

  “宝宝?”

  缓缓睁开眼,困顿的又闭住“罗叡笒你个坏人,你欺负我,讨厌你…”渐渐又没了声音。

  笑笑的,没看见罗叡笒脸上有半点恼色,伸手抚着光滑的嫩肤,还停在莫姑娘体内的东西又壮大了。

  “不要啦…我好累…再来我就哭。”吓住了的莫姑娘除了这个想不出还能用啥威胁她男人。

  罗叡笒笑得胸膛鼓动着,浅浅伸手捶了一记,又闭住了眼,“想尿尿…”这娇气包包喏,嚷嚷着想尿尿,就是不动弹。

  罗叡笒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姑娘是几怜爱喀,揭开被子,拥着丫头坐起来。

  “你赶紧抽出来啦…不舒服…”男人不理,抱着丫头的小屁股,小娃娃一样的竖抱着进了浴室。

  放下姑娘到马桶上,才刚挨到马桶边儿上,丫头子就喊着凉,又给抱起来,小婴儿把尿一样的捉着嫩腿儿看着丫头尿尿。

  “罗叡笒…”

  “叫老公。”

  “不,你个坏人,大冰山,不叫…罗叡笒,我这儿疼疼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间,又仰头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

  皱起眉头,看着浅浅抽纸擦了腿间的水渍,放到床上拨开花瓣儿一看,估计是昨晚儿做的太猛了,花瓣儿有些肿。

  “没事儿啊,一会儿给你擦点药,缓缓就好了啊,再睡会儿吧啊。”

  “嗯。”卷着被子,莫姑娘不大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趁着这段儿时间,罗叡笒出去了一趟,回来时,给丫头右手无名指上悄悄套了一个小金属环,款式很简单,但看着很大气,衬得丫头的手指更加纤细,给底下的小嘴儿抹了些消炎药,吻了丫头的额头一下,男人就出去了。

  这自己成天儿的不在家,小媳妇儿又这招人,你让这男人怎么能安心。

  这次受了伤,队里给自己给了假期,让好好儿养伤,这次恐是吓着爷爷了,不知道大队长给自己说的那事儿,爷爷还同不同意。

  “嘻嘻,好…”

  罗叡笒看着坐地上打电话看电视的丫头,已经打了十几分钟了,怎么还在打,而且还不时笑的不行,显然那边说了什么好笑的事儿喀。

  不动声色,竖起耳朵听着,听出来是个年轻的男声时已经面无表情了,等着丫头挂电话呢。

  “呀,明儿就十一了,我还想着回学校上课呢,这下好了-”

  ……

  “这么多人啊,还是第一次,好,我也去,明儿七点?去白河湾?”

  ……

  “嗯,好哈哈,拜拜。”

  放下电话,莫姑娘显得既兴奋又担心,自家这男人要是幼稚起来,比她都行,不让她去怎么办。

  清了清嗓子“老公…”撒娇的软嗓子。

  “嗯。”

  “跟你商量个事儿。”浅浅跑过去,双手圈住男人的脖子,腻在人家背上叽歪着。

  “嗯,说吧。”

  “那个、这个,我们班明儿要去白河湾漂流,我也想去。”

  “不许去。”

  “不要,人家这是集体活动,你还不让我去。”

  “我一年才几天假啊,好好把心思放在你男人身上比什么都强。”

  “哎呀,不管,我就想去。”两句话说不通,小丫头就开始耍赖。

  圈着人家脖子摇晃着“让我去嘛,我想去嘛…”

  眼睛转了一下,罗叡笒隐隐勾起一抹笑“好,明儿我送你。”

  “真的,没骗我吧你。”以为还需要一场硬仗要打的莫姑娘惊喜的嚷嚷着。

  “嗯,明儿我送你。”

  “耶,老公,人家最爱你了,mua~”响亮亮的亲了一下。

  罗叡笒乘机说话“以后听我的话不?”斜睨着歪在自己身上的小丫头子。

  “听,都听,我是听老公话的乖宝宝。”明天能去玩儿,莫姑娘这会儿是啥话都说喀。蹦蹦哒哒的找袋子要装东西去,罗叡笒无奈的看着自家姑娘,小孩子喀。

  晚上临睡前,翻开自家小媳妇儿收拾的一大包东西,尽是小女孩儿爱吃的零食,摇了摇头,给收拾了一套衣服装进去了,还找了一套内衣也给塞进去,拿胸罩的时候还咂了一下舌,自家媳妇儿这尺寸委实太壮观了。丫头子已经上床了,大字型趴着,在上面看电影儿呢。

  上床,三两下扒光自己,裸着身子钻进被窝儿里,不由分说的就关了电脑,气得浅浅狠狠咬了她男人几口才安生了。

  “衣服脱了睡。”

  “已经脱了啊。”

  “睡衣也脱了。”

  “不要。”浅浅以为这人又要胡来,坚决不干,还缩到床脚去了。

  “脱了赶紧,这样我抱着不舒服。”

  “神经病,变态一样。”还是不愿意。

  大手一伸,揽着人到自己怀里,从底下一撸,小睡裙群就丢到床底下了,扯掉小内裤,举着丫头趴在自己身上,无视莫姑娘在自己胸膛上抓过的几道子指甲印。

  “快睡,明儿不想去了?”按着小脑袋贴在自己颈窝儿处。

  小丫头乖乖的不动了,想着这人怪癖还能再多点不。

  “呀,浅浅你个坏丫头来了啊,”才一到校门口,刚一下车冯慧就窜上来了。

  “这几天死哪儿去了你。”

  浅浅还没说话呢,迎上来一个高个子男生,“莫浅浅,你来了。”

  “嗯。”浅浅笑着回答。

  “浅浅,浅浅…你哥送你来的?”身边冯慧紧张的声音传来,几乎能听见深呼吸的声音。

  不解的回头一看,罗叡笒提着自己收拾的包下来了,带着笑容走向他们这边儿。

  “哇,好帅啊…”

  “…赶紧看那个男人,我口水掉下来了。”

  …大巴那边传来了几道女生还有抽气声。

  “你怎么下来了。”浅浅僵硬的挤出这句话。

  “给你拿东西啊。”罗叡笒笑得自然。

  “额,莫浅浅,这位是?”那年轻大男孩问莫姑娘。

  “这是我哥…”

  “我是浅浅丈夫,你好。”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除了罗叡笒,其他连同凑上来的学生娃娃们都僵住了,互相看了看,又把目光聚集到那个英俊男人身上,

  “大家好,我们家浅浅就承蒙大家多多关照了以后。”

  “浅浅…”冯慧咬牙切齿的声音。

  浅浅快要叫这人气哭了,气哼哼的上前夺过包,拉着冯慧就走,罗叡笒在后面还补了一句“我在包里装衣服了,身上的湿了就换上。”

  “不穿,不换,你烦不烦,”大吼着甩出一句话,莫姑娘上车了,泄愤似的大踏步前进。

  罗叡笒还脾气的笑着,心里得意的看着众多男生心碎的样子,恶质的开心。

  晚上,莫姑娘神情悲戚的回家了。

  “宝宝,玩的怎么样啊今天?”

  泄气的摊在沙发上的莫姑娘听到男人的话,扑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你混蛋,你王八蛋,你讨厌,我没脸见人了,大家都知道我结婚了。”

  说着说着就大哭起来,小拳头小腿儿还在扑腾着。

  “你本来就结婚了啊,他们知道怎么了。”任小姑娘打着,罗叡笒神色轻松的给自家小媳妇儿擦眼泪。

  “我不要让人家知道嘛,大家都没结婚,只有我结了,我不要这样子嘛。”哭着撒着泼,小姑娘今天叫别人的眼神儿刺激到了。

  玩儿的时候,冯慧拉着浅浅好一通批斗,莫姑娘只能垂着头乖乖的听着,根本没怎么玩儿,不时还听见什么莫浅浅老公什么的,浅浅以为人家在说她的闲话,岂不知那帮子女生是羡慕她有个这么帅的老公。

  “乖,宝宝,不哭啊,这不是迟早的事儿么,我难道这么见不了人?”

  “你坏蛋,我不是说这个…”

  “我知道,没事儿啊,咱过咱的日子,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

  小姑娘抽抽搭搭的不说话,还在哭,罗叡笒哄了好一会儿才打住。晚上临睡了,莫姑娘气鼓鼓的抱着她男人的枕头扔到卧室外面“今天不许睡我床上。”

  “嘭”的一声就关上了卧室门。罗叡笒默不作声的任自家小媳妇儿闹脾气,等到莫姑娘洗澡出来的时候,看见床上躺着的男人好一顿气哟,跑上去乱踩了一顿轰不下床,就作罢了,只是远离这人不给抱自己。

  “莫浅浅学姐,我叫刘杨,是信管的新生,你好,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么?”

  浅浅靠窗坐着,无奈的看着一脸坏笑的冯慧,扬了扬手指“对不起刘杨同学,我已经结婚了。”而且结婚还三年了,在心里补上这句话,莫姑娘很无奈。

  作者有话要说:福利剧情都推进了哟不来个地雷手榴弹神马的炸飞我么O(∩_∩)O~匆匆写完贴上来虫子木抓亲们将就着看哈留言言撒花花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