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第三十八章

住家野狼2016-11-11 15:4:0Ctrl+D 收藏本站

  古人说得好“凡病,多旦慧昼安,夕加夜甚。”就是说一般的病,早上和白天都病情比较稳定,到了晚上就会出现病症加重的现象,罗叡笒也不例外的出现这种状况。

  刚动完手术,算上今天,才两天,正是刀口愈合的阶段,白天吊针的时候看着还很精神,到了晚上就开始发起烧来。

  只是这人身体素质实在极好,一发烧不像一般人很容易高烧不退引起昏迷,这人就是看着脸色有些,嘴唇嫣然然的,这些给这个男人添了些艳色,看着越发英俊了起来。

  莫军长走后,浅浅就盯着她男人一直看着,看着看着就想掉眼泪。

  罗叡笒几乎身体里有一半儿的血都流失过,即便很快补上了,那遭了这么一下子罪,整个人一下子憔悴了起来。由于穿着病服,给人的感觉也少了些压迫感,柔和了不少,几天没刮过胡子了,嘴唇周围黑密密的一圈儿,给人的感觉就是这男人这回遭罪遭大发了喀。

  浅浅是越看越心疼,你说说撒,上回见的时候还是那么精壮伟岸的好好儿的男人,这回见了就成这样子了,身上还破了那么大的一个洞,你让这丫头猛然间怎么接受的了你说。

  吸吸鼻子,浅浅背过身去,丢下句“我打盆水给你擦擦脸啊。”就进浴室了。

  这贵宾级的病房就是不一样,小冰箱,空调,浴卫设施一应俱全,还在窗台上摆着好些盆花儿。

  浅浅进了浴室,抹掉眼泪,打了盆儿水捏着毛巾出来。

  利索的挽起子洗了洗毛经,半蹲着就要给她男人擦脸。

  罗叡笒看着出出进进的莫姑娘,心疼的不行行,自家这没出息的姑娘怕是吓得不轻呢。

  “我自己擦吧。”

  “不行,才刚动完手术,你还不能动。”

  罗叡笒很想说他还受过比这重的伤,并且在野外无人救治,差点死掉,况且自己是肚子上有刀口,手脚还是好好儿的,又怕吓着小姑娘,就沉默了,由着自家小媳妇儿伺候自己。

  “烫不烫啊。”不自觉的,浅浅跟这人说话老是娇娇的声音,听着就像撒娇。

  “不烫。”

  “舒服吗?”

  “嗯。”

  莫姑娘嘻嘻的就笑出来了,擦完脸,蹲□子又洗毛巾的当口儿,仰着小脑袋,小下巴微抬“看吧,我能把你伺候的妥妥的吧。”一副邀宠的小模样儿,可爱的不得了。

  这个样子的莫姑娘,谁见了恐怕都爱,何况她男人还把她放在心尖尖儿上。

  “我媳妇儿真乖。”罗叡笒弯着眼睛,很想把姑娘抱进怀里好好儿的疼宠,从来没想过让丫头跟着自己担惊受怕还受累,如果可能,自己只希望护她一世安稳,让自家小姑娘永远不要长大的模样儿。永远孩子气,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是有人呵宠的孩子。啧啧,这男人,骨子里还真有些子大男子主义撒。

  浅浅听见这人头一回说她乖,就咯咯的笑个不停,擦完胳膊和手,那身体上和腿她可不敢动,就放好毛巾和盆子,出来后对着罗叡笒说“那你亲我一下,奖励奖励我。”哈,这姑娘不害臊。

  罗叡笒笑得很大声“好。”

  莫姑娘凑过去,不等人家动一下,自己就吧嗒吧嗒的亲了她男人好几口。

  罗叡笒看着莫姑娘,眼神柔软,任这小丫头在自己脸上涂口水。

  “叡笒,该上药了…”门被推开了。

  浅浅还维持着嬉闹的姿势,罗叡笒的脸上有水光在灯光的照射下还闪着可疑的光,两人都侧过头看着不打招呼就进来的纪言妃,门里门口的人都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动,气氛无比诡异。

  咳嗽了一声,罗叡笒有些子尴尬,和小丫头闹的样子被外人看见了,多少有些不自在。

  “纪医生,进来吧。”浅浅直起腰,对着门口淡淡的说。

  纪言妃端着盘子,慢慢的走进来。

  “这恢复的不错么,都有这个心思了啊。”带着嘲讽的口气。

  这女人怎么这么讨厌,还不兴夫妻亲密一下喀,浅浅在肚子里腹诽着。

  罗叡笒已经回复了面无表情,等着纪言妃给他伤口换药。

  才刚触到罗叡笒的身体“叡笒,你发烧了。”惊讶的声音。

  复而转向浅浅“你是怎么看护病人的啊,叡笒发烧了你不知道?”声音尖利近乎怨恨。

  浅浅一听罗叡笒发烧了就有些紧张,结果这女人还来了这一句,明显是抓住自己小辫子就想发挥,没接这个茬儿,对着罗叡笒“发烧了怎么不告诉我,还想再吓我一次啊?”眼泪都快出来了,是被这女人气得其实。

  对着自家男人撒气,莫姑娘压根儿不想理这女人。

  “没事儿,言妃,我这是低烧,没事儿,浅浅没发觉也是正常的。”罗叡笒看着自己小媳妇儿委屈的看着自己,忙忙的安抚着。

  纪言妃几时见过这男人近乎讨好的为另一个人还是个女人说话,指甲都扣进了掌心。

  解开罗叡笒的上身儿,摇起了床头,这男人精壮的上半身暴露在灯光下,肚腹处贴着大大的纱布。

  其实罗叡笒身上原本还插着导尿管和胆汁排泄管还有血包,但白天医生检查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这位不要命的中校的肝功能已经有些恢复了,至少胆汁的回收和血包可以去掉了。

  正常人做完肝的手术,至少需要五到七天才能恢复肝功能,预后良好的,也得个三四天,这男人两天不到就有些恢复,实在是医学界的一个奇迹。

  至于导尿管,是怕移动身体刀口裂开,这男人自清醒了就要求去掉导尿管,实在是觉得插导尿管丢人。

  浅浅看纪言妃看着自家男人的上身不挪眼,气得狠狠瞪着罗叡笒,这骚包男人,没事儿长这么好干嘛,也不想想如果她男人长得丑,她还不一定看上呢。

  纪言妃看着罗叡笒的上半身确实有些脸心跳的,学医的对人体生理结构肯定熟得不能再熟了,可头一次看见罗叡笒的身体,还那样健美你说,是个女人都会心荡神移撒。

  终于换好了,浅浅吁了口气,纪言妃站起来“叡笒,估计你这会儿不能再吊针了,白天吊的太多了,得物理降温,我去拿酒精给你擦擦。”

  “不用了,我来。”莫姑娘粗着嗓子说着。

  纪言妃不说话,罗叡笒看莫姑娘一副不让我干我就跟你没完的样子有些头疼“浅浅来吧,我烧的不严重

  ,真的,不擦都行。”

  纪言妃甩下一句“来拿酒精吧。”转身就走,只不过步子有些重。

  “你连个病人都照顾不周,你觉得你能做好叡笒的妻子么?”纪言妃知道说这话已经有份的很,但是控制不住,话已经就出去了。

  “做不做的好,不是你说了算。”莫姑娘极为硬气的丢下一句话拿着护士手里的酒精和棉花扭头就走。

  值班的护士奇怪的看着这几天老调班的纪大夫,看到纪言妃着眼睛,连忙转过身去。

  这军总几多男人心中的一朵花儿怕是对那个315病房里的英俊中校有意思罢。嗨,也不怪人纪大夫撒,连自己生过孩子的妇女看着那男人都幻想了一下呢。

  纪言妃靠着墙,心下悲凉不已,自己一点赢得可能都没有了,那男人对那小姑娘的样子真真儿让自己寒了心,纪言妃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流,捂着脸跑进厕所,靠在隔间里哭得不能自已。

  浅浅一进去,关门的声音很大。

  罗叡笒看姑娘嘴儿嘟的都能挂酱油瓶了,识相的不说话。

  “以后不许那女人叫你名字。”莫姑娘气呼呼的说。

  罗叡笒不吭声,这别人叫自己的名儿,哪是他能控制得了的,再说人家一直这么叫着,一时半会儿怎么让人家改口。

  莫姑娘就是闹别扭,管自己个儿发泄着,跑过去沾了酒精,在罗叡笒的身上擦抹着。

  “听见没啊。”

  “嗯。”这男人只能应了,要不然怎办你说。

  罗叡笒看自己不说停,这姑娘就能擦到天亮。

  “宝宝啊,我烧已经退下来了,你收拾收拾睡吧。”

  “真退下来了?”

  “嗯,你摸摸。”

  莫姑娘伸出小手摸了一下,贴在自己额头上对了一下,这才收拾好了东西,给罗叡笒系好扣子。

  浅浅妈这几天来医院的次数明显变少了,自家女婿已经在医院快一周了,每回自己去,浅浅都把人伺候的好好的,看来把心用上,小姑娘啥事儿都干的好。

  病房里,周炎正和罗叡笒说着话,浅浅提着她妈妈送来的汤进来了,两个男人同时停止了对话。

  “弟妹啊,我们一队长好福气啊,娶了个这么漂亮还会照顾人的媳妇儿,队里的可是都咬着牙的恨着一队长呢。”周岩打趣儿道。

  浅浅着脸笑了,看了自家男人一眼,已经都能出院了,自己还真是把人照顾的很好呢,小丫头子也不看她男人的强悍体质,自己就在那儿自恋上了。

  浅浅把汤倒出来,招呼着周炎喝,周炎倒是不气,端起来西里呼噜的喝上了,这莫妈妈的手艺真不错。

  这几天,罗婶儿和莫妈妈可着劲儿的炖汤,罗叡笒看着比没动手术前的气色还好呢,

  吃完后,周炎笑着招呼“那行,这小子有九条命,硬着呢,况且还有弟妹呢,这天儿也快黑了,队里还有事儿,我就走了。”

  浅浅送人到门口就进来了,想着一会儿又有一场仗要打了,烦死了。

  “你要干嘛去?”小姑娘插着腰做茶壶状,刚进门就看见这男人朝浴室走去。

  罗叡笒讪讪的笑着,浅浅小母狮子的样子还是一样的漂亮,可就是不让自己洗澡。

  “刀口不能沾水你不知道?”

  “我帮你擦澡好不好?”耐着性子莫姑娘哄着这执拗的男人,嗨,这两天的戏码,角色是完全的相反的,回回是莫姑娘哄劝着罗叡笒。

  闭了下眼睛,罗叡笒转身,“好吧,你帮我擦擦吧。”

  不是不想让浅浅伺候自己,实在是身体恢复后,那各方面身体机能都恢复了撒,浅浅每天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他能受得了哇。说起来两人还真处在新婚期,这结婚了两个月还没到呢,男人憋着的火还没撒呢。

  大大方方的脱光罗叡笒的衣服,这男人就光着身子站着,浅浅个小丫头子,这会儿是全神贯注的很,专心的擦着她男人的身体,擦完脸擦脖子,一个部位一个部位往下擦。

  小心的抹到这人的小肚子上,莫姑娘就看见罗叡笒的分、身高高的翘着,看着有些吓人。

  其实浅浅也忍得很辛苦,这几天男人老盯着她,眼神儿就像烧着火,浅浅敢打包票,要不是在医院,这男人早就把自己吃的透透的。莫姑娘又敏感的紧,一个眼神儿,都能湿了,每次擦澡她也很受罪好不好。

  嗔怪的瞪了罗叡笒一眼,浅浅无视那地方,准备赶紧擦完,早完早了事儿。

  却不想,这一眼彻底点着了她男人。

  一把按着浅浅的小手压到自己肉、棒上,揽着小姑娘到自己怀里,压在窗台上捧着小脑袋就开始嘬起来。

  “唔,混蛋,刀口…唔…裂了。”浅浅挣扎着喊出了几个音儿。

  “你乖,不要乱动就裂不开,啊,乖乖的。”罗叡笒近乎痛苦的哄着浅浅。实在是憋了好几天的火,回回都是烧的最旺可没人灭火。

  “嗯…你慢点儿,不要真裂了。”

  “知道。”迫不及待的,大嘴已经完完全全包住了浅浅的嫩唇儿。

  其实罗叡笒刀口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只是外面看着还有些吓人,当然,使大劲儿的话非得裂开不可。

  两手隔着衣服搓揉着浅浅的肉、团团,力道大的,都看见抓握的手指陷进去了。

  吮着小舌头,汲取着自己想了好几天的香津,罗叡笒吞咽的声音大的浅浅都能听见。

  浅浅已经软成了一滩水,张着嘴儿,任罗叡笒的舌头在自己嘴里横行霸道的翻搅,保持着一丝丝清明还记着不能碰到这人的刀口。

  浅浅个子娇小,伸手刚好能碰到罗叡笒的臀部,不敢碰男人的上身儿,当下就伸手抓握住了罗叡笒的臀肌。

  “啊…”这声音是男人的,粗噶,抽气声严重。

  “小妖精,你要弄死我了。”

  迷蒙着眼睛,丫头子消化不了罗叡笒的话。

  大手一掀一扯,浅浅上身的衣服就被扔到门口了,粉色的胸罩包裹着高耸的山峰,称的肌肤越发嫩白。

  急切的舔着浅浅胸口的嫩肉,伸过去解开胸罩扣子,撸掉后,捧着沉沉的奶、子使劲儿的吸着。

  “啊…到床上去…唔…”软塌塌的推着男人的肩膀,浅浅想起来不能让这男人胡闹。

  难为莫姑娘了,这会儿还操心着这件事儿。

  罗叡笒不动,浅浅伸出手使劲儿在罗叡笒腰背屁股处挠了一把,“到床上去…啊…你别咬…唔…今天我在上面。”

  莫姑娘绝对不承认自己偷偷在网上找过小黄、片看过,要不然这男人非得收拾死自己不可。

  作者有话要说:真的还没有虐到纪大妈呢、、、、她看到的可是真刀真枪的那啥哦、、、、求花花求收收O(∩_∩)O复习党桑不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