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第三十五章

住家野狼2016-11-11 15:3:4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五章

  “你快点儿,我迟到了啦。”这才六点不到呢,莫姑娘就嚷嚷着迟到了,也不想想她们军训是七点吃饭,七点四十才训练,这酒店距那地儿,也就四十分钟的车程。再说了,有罗叡笒在,谁还敢说她迟到了撒,她都在外面过夜了呢怎不想想人家说不说。

  小战士样儿的莫姑娘左手提腰带,右手拿外套,两手甩的东西乱转,催促着正在系扣子的男人。

  叹了口气,罗叡笒无奈的喀,这姑娘有这嚷嚷的功夫儿还不如整理好自己的仪表呢。

  “这就走,不会让你迟到的。”拿起帽子,率先就开门走出去了,丫头撇了一下嘴儿,跟上去了,这骚包男人,打扮的这么精神干嘛,见那个什么言妃啊。

  一路飞驰,接近郊外的路上基本没什么车,顺畅的抵达军训的地儿,门口站岗的看了证件就放行了。

  “你在前面那个菜园子里放下我。”小姑娘指着那长满了大冬瓜的地方。

  看了一眼莫姑娘,罗叡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为什么在那儿下,还有一大段距离呢,你脚不是疼么。”

  “哎呀,我说在那儿下就下,你烦死了啦。”浅浅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昨晚儿不在,虽然和她在一个宿舍的肯定知道撒,这姑娘矫情的。

  华丽的一个甩尾,车就停在菜园子旁边了,浅浅瞬间就被甩到罗叡笒身上了。

  “你干嘛啊,讨厌死了,要是撞伤我哪儿,我让爷爷打断你的腿。”

  罗叡笒失笑,抱起莫姑娘,嘴对嘴狠狠的嘬了一口,就放丫头下去了。

  还在嘟嘟囔囔的骂着的莫姑娘一抬头就怔住了。外面自己同学正拿着扫把簸箕清扫这块儿的树叶子和垃圾呢,早就看见那华丽丽的停车法了,都站着不动,极为好奇车里的人。

  这几天的军训,大家都混了个脸熟,一看下来的是男生暗地里认定的班花儿,下巴都快掉了。

  浅浅只有在自家人跟前厚脸皮,外人面前一概的面皮儿薄。这下是真想掉头再钻进车里去,罗叡笒这个坏蛋,怎么不跟自己说外面有人啊。

  部队里,每天起床后先打扫卫生是肯定的,恰好浅浅他们班今天由教官带着去收拾菜园子,还真是赶巧儿了你说。

  呐呐的不知道说啥,僵硬的笑了一下,走过去夺过冯慧手里的扫帚低头扫起地来。探头探脑的冯慧还在看着驾驶座上的人呢,车就掉头走了。

  “你昨晚干嘛去了啊,那男人是谁啊,长得,啧啧,简直就是我梦中情人的样子啊。”捅了一下浅浅,冯慧问道。

  “疯子,你被闹,那是我哥。”

  “哦”拉的好长的音调儿。

  “啊,那让我做你嫂子呗,你哥也在部队混啊,人家最爱兵哥哥了。”

  浅浅看着这个大而化之的姑娘在那儿自我陶醉的样子,没理她,低着头继续把落在地上的叶子扫在一起。

  “别装了你,行不行啊。”

  “行啊,怎么不行啊,回头就给你问问。”莫姑娘抿着嘴说道。

  太阳已经升到半天空了这当口儿,正是最热的时候。训练场上学生们脸个个通,心里都有一个念头,怎么还不到吃饭的时间啊。

  远远的来了一个兵蛋子,悄声跟教官说了什么,那教官点点头。喊着让莫浅浅出列,莫姑娘乖乖走出来,来人示意浅浅跟他走。余下的一干人眼的看着莫姑娘的背影儿,这人也太好命了吧,关键时刻有人救了她,他们怎么没个人来叫出去呢撒,哎,同人不同命哇。

  两人来到连里的卫生所门前,那兵报告了一声,就看见罗叡笒出现了。让领浅浅来的人下去,罗叡笒就招着让浅浅进去。

  感情这人一天这么闲昂,天天跑自己军训的地儿,莫姑娘哪里知道她家男人做完报告就飞车来了,还不是惦记着她那点儿小伤喀。罗叡笒是一个营一个营作报告,新兵连在一营,昨天就完事儿了。今天在二营,刚做完就找来纪言妃。

  那纪言妃可是个人才,第二军医大的本博连读,虽说现在还是博士在读,但那临床经验可足着呢,大四就跟着各种部队参加演习参加援救,做战地医生。这次也是因为在演习中,表现出色,才加进报告团的。

  纪言妃看罗叡笒找自己,很是惊讶。听说是给个参加军训的学生看看病就更加诧异,这男人一向冷硬,难得有一次主动找自己的时候,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进来,给你找了医生看看,还疼不疼啊这会儿?”

  “哦,还有点疼呢。”浅浅走进这人身侧,习惯性的拉着人家的胳膊走进卫生所。

  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就纪言妃一个正坐在凳子上,听见是个嫩丫头的声音有些子奇怪,等看见浅浅抱着罗叡笒的胳膊走进来,而罗叡笒也是极为自然的任这姑娘抱着,脸上猛地一白。

  站起身来,掩饰性的笑着。

  “叡笒,这是家里的亲戚?”

  “这是我媳妇儿,莫浅浅。”罗叡笒拉着姑娘走过去,自然的答道。

  “你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纪言妃张了张口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哦,我这婚结的仓促,那时候你正随队里下乡送医去了,没来得及跟你说声儿呢。”

  纪言妃闻言,脸上更白了几分,看着有些吓人。

  “到底给我看不看病啊。”浅浅终于出声儿了。

  “个没礼貌的丫头子,看见人不知道叫啊,怎么说话呢。”罗叡笒横了浅浅一眼。

  “哦,纪医生好。”

  “你好。”

  毕竟是大户人家出生,纪言妃不失礼数的回了礼,但是看着有些恍惚。

  浅浅自打看见纪言妃就有些个不舒服,又听见一声“叡笒”,心里堵得很,故意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这女人不同于自己,看着就是那种识大体的,况且还很漂亮,小姑娘很在意这个的。

  强打起精神,纪言妃拉开椅子让浅浅坐下“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啊?”

  当着外人的面儿,就要看那种私密的地方,浅浅扭捏着说不出话,看了罗叡笒一眼,这男人自动走出去了,顺带着关上了门。

  一会儿后,浅浅打开门走出来了,随后出现的纪言妃,罗叡笒听见开门声,迎上去问纪言妃“不严重吧,这丫头娇气的很,一点点问题就嚷嚷着疼。”

  浅浅闻言就嘟起嘴儿,斜着眼睛看了罗叡笒一眼,就说了句我要回去了,转身就走。

  罗叡笒也没拦着,有些头疼的跟纪言妃说“被家里宠坏了,没半点儿规矩。”

  纪言妃勉强笑了一下“没事儿,浅浅年龄还小嘛,”

  “至于那病不严重,就是有些发炎,我跟卫生所的小张说说开点消炎药就行。”

  “一点点小事儿,今天还麻烦你跑一趟…”

  “没事儿,咱两算起来还是所谓的青梅竹马呢,这都不是个事儿,还说那些干嘛呀。”纪言妃打断了罗叡笒将要出口的话,那话实在是生分了很多。

  从头到尾这男人都在斥责那丫头,可话里一直透着那么股子亲昵劲儿,看得出来很是宠着那姑娘。纪言妃有些绝望,因为平日里的罗叡笒绝计不是这样子的。对任何人都一样的气有礼,从来都是淡漠的,做事雷厉风行,绝没有这么生活化,这么柔软的一面的。

  罗叡笒笑了一下,倒是不再说什么。

  纪言妃看着身侧的男人,侧面看起来狠戾寡情,可对着那姑娘却又那么柔软。这个男人,几乎是自己前半生的信仰,她的所有努力,所有付出,所有等待,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和这个人并肩站在一起。

  此刻,两个人是并肩走的,可是不是她希望的身份,这个男人已经结婚了啊,自己的等待都变得可笑起来,因为就像一场闹剧,毫无理由毫无预警的,它就这么结束了。

  纪言妃有些子不甘心,自打晓事儿起,自己心里唯一的信念就是有一天能嫁给罗叡笒,这个念头支撑着她一路走来,已经有十几年了吧,这十几年没有一点说法就被揭过去了。

  中午赌气跑出去的莫姑娘想着那男人应该追自己的吧,可拐弯儿的时候忍不住回头一看,人家正和大美女说话呢,浅浅咬着嘴唇儿使劲儿跑远了,跑出好远才擦了擦眼泪。

  下午训练的时候,心不在焉的莫姑娘被教官说了好几次,这丫头就记恨上了那罪魁祸首,想着自己以后绝对不要理他,臭冰山,花心,色狼。

  端着刚洗完的衣服晾了,这时候已经训练完了,连晚上的军歌都教完了,天黑漆漆的。

  晾衣房距宿舍还是有点儿距离的,小路上也没个人,浅浅拿着盆儿,有些害怕。

  “浅浅。”

  莫姑娘手里的盆子都惊得掉了,僵着身子不敢回头。

  身后传来脚步声,随后就见纪言妃走了上来。

  “纪医生,原来是你啊,吓死我了刚刚…”小丫头还有些惊魂未定。

  纪言妃神色自然笑着说“这里是部队,你怕什么啊。”

  浅浅不说话,人家这样越发称的自己不成熟,胆小鬼一样。

  “能和你谈谈么?”

  “这个,我们一会儿就熄灯了…”

  “哦,没事儿,一会儿我送你进去。”

  “嗯,那好吧。”

  两人顺着小路就走到训练场上了,一时间都没人说话。

  “你要跟我说什么纪医生。”浅浅有预感,这人找自己绝对和罗叡笒有关。

  纪言妃不说话,想了一下说“浅浅,你和叡笒是怎么结婚的啊。”

  “哦,就那样结的。”浅浅在外人面前一向灵透,不愿意多说自己和罗叡笒荒唐的婚事儿,她总不能说是老人家的约定吧,况且又是那样仓促。

  纪言妃看出了浅浅浑身的刺都张开了,笑了一下,这丫头真真儿还是个孩子,很嫩,但是嫩的派不上罗叡笒那样的男人。

  罗叡笒需要的绝对不是一个孩子气这么重的人,他需要一个成熟的,懂事儿的,能在背后支撑他的女人。

  顿了一下,纪言妃转开这个话题。

  “我和叡笒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小时候的他调皮的很,天天在院子里不安分,闹的家家的小孩子都怕他,还经常揪我的辫子,看不出来他也有这么一面吧。”

  听着另一个女人谈论着自己的丈夫,以这么亲密的口吻,而且说的还是自己不知道的事儿,浅浅憋着气,决定沉默下去,因为那些时光她插不上嘴。

  “他父母出事儿后,是我陪着他走出阴影的,只有在我面前,他才有点生气,会哭,会说几句话。”

  “那个瘦小的小男孩儿一转眼已经这么强大了啊,时间真快是吧浅浅。”

  “嗯,时间真的很快。”浅浅弯着嘴角说了句。

  纪言妃笑得很美,浅浅的小手攥的很紧放在身侧,她看见了。

  “我们上同一个小学,初中,高中,而且在同一个班,那时候的叡笒一点儿都没有现在的壮实…”

  “纪医生,真的快熄灯了,我要回去了。”浅浅决定不想再听这个女人扯她与自己的男人曾经如何亲密了。

  “叡笒曾经跟我说过,如果结婚,那个人是我。”纪言妃笑着又说了句。

  浅浅小嘴儿抿的紧紧的,沿着来路往回走。纪言妃也不说话了,两人一路沉默的走回去。

  纪言妃跟浅浅教官说了句,那教官自然是让莫姑娘进去的喀。

  浅浅上楼前说了句“再见纪医生,我是罗叡笒的妻子,以后请叫我罗太太。”说罢头也不回的上楼。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这章是坚持着写完的俺真的是BLX啊受不住一点点打击有亲各种评论我就不淡定了先在这儿说哈头次写文肯定有欠缺的地方如果不符合某些人的口味你果断弃文不要再惹我伤心了

  很认真的看每一个留言如果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请说明我尽量改不要二话不说就拍砖头还有这只是个想法还很不成熟的小女子心中的故事肯定不是每个人的菜小说毕竟是小说涉及到专业的如政治和军人的某些东西肯定和现实不符但我真的是从小在军人的氛围中长大的不愿意人家说我在抹黑中人

  可能故事不成熟人物也不成熟但看小说图的不是人物和现实中的差距图的是高不高兴能满足一下心中的幻想

  我一直以为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她对这个女人的身体的感兴趣程度上看到有人说这是肉文我就一直想这个问题我要怎么写才能满足任何人的口味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众口难调不是么

  今天话有点多哈坚持敲完键盘就放上来了虫子都没捉大家先看着毕竟还有些人在每天看我的文为了这些人我坚持着另外欢迎花花收收神马的砖头神马的让我桑心的东西就不要上了呗

  还有格格巫童鞋不知道你的问题解决了木有看到我的留言的话回复一下我

  罗里吧嗦说了这么一大堆耽误大家时间很不好意思念念九十度鞠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