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第三十章

住家野狼2016-11-11 15:3:20Ctrl+D 收藏本站

  还是闭着眼,只是眼皮动了下,收紧了自己的胳膊。

  “乖,陪我再睡会儿。”

  “我想去尿尿了,你接着睡。”罗叡笒嗯了一声,继续睡过去了,实在是太累了。

  拿开这人的胳膊,浅浅下了床。上完厕所,洗手的时候看见镜子里的姑娘,悄悄喊了声加油,就出去了。

  关了卧室的门,浅浅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盯着一个地方良久,才缓过神儿来。拿起手机看了看,已经五点了,自己睡了将近一个下午呢,走到冰箱旁打开一看,那人走的那天买的蔬菜还摆的满满的,虽说不是很新鲜了,但是还能吃的。

  挽起自己的子,长发高高的扎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儿,开始动起来了。

  罗叡笒醒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夏天的光景,天一黑,估摸着应该是八点了吧。翻身坐起来,身旁没有小人儿,倒是卧室透进来的一丝光提醒着这个家有了新主人。

  推门出去,眼前的一幕让罗叡笒的呼吸一滞,恍惚间竟觉得母亲还在世,自己还是幼时的自己。定了定神,看着在厨房拿着勺子尝汤的小姑娘,罗叡笒的心盈盈的,漾着奇妙的水纹儿。

  浅浅正踮起脚尖去够放在橱柜上面的大汤盆儿,身后就贴上来一个温热的胸膛,顺着自己手的方向拿起了那只盆子。

  “哟,稀奇呀,我家姑娘在做饭呢,不知道能不能吃。”罗叡笒难得的开了句玩笑,因为不那样,他会克制不住自己。

  “哼,我做的,能不好吃么,也不看看人家是谁。”小姑娘仰着下巴看着罗叡笒,那小模样儿霎时冲破了刚刚温柔缱绻的气氛。

  罗叡笒笑出声儿来“个自恋的莫浅浅。”看着莫姑娘的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温柔。浅浅自是感觉到了这人的眼神儿,小脸一,转过身去,凶巴巴的说了句“盛饭啦,赶紧吃饭。”

  罗叡笒大笑,卷起子,拿着碗筷放在餐桌上,等所有的菜都端上去的时候,罗叡笒眼前一亮。

  火腿炒冬笋,醋溜白菜芯儿,清炖小鸡子,就三样儿菜,看的出来浅浅的手艺不精,刀工不匀,但看着很是有食欲的。尝了一口,浅浅睁着眼睛期待的看着罗叡笒,罗叡笒顿了一下,看着睫毛轻颤的小姑娘,说了句“难吃…是不可能的。”

  在罗叡笒的大笑中,莫姑娘想着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坏,尽捉弄自己。

  罗叡笒在说真的,浅浅爱吃会吃,学东西也快,在做饭上还是很有那么点子天分的,味道确实不错。

  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扒着饭,家常菜家常菜,可不就是有家的感觉么。

  吃晚饭,罗叡笒看浅浅故意磨蹭的样子,好笑的摇了摇头,自发收拾盆碟碗筷,莫姑娘跟进去大声宣布。

  “看在你这么上道的份儿上,本宫决定以后多给你做几次饭。”小娃娃一样施舍般的口气。

  罗叡笒拍了莫姑娘屁股一巴掌,赶着人出了厨房。

  从房出来的时候,浅浅已经躺在床上了,抱着那只大熊,正拿着她那粉色本本看电影呢,罗叡笒走过去瞄了一眼,小女孩儿爱看的东西。

  进浴室冲了个澡,草草擦干头发,罗叡笒边刷牙边咧着嘴,想到今晚,就有点儿兴奋了。瞄了眼下面有点蠢蠢欲动的罗小弟,白牙森森的,看着有点儿狰狞怎,哎,饿久了的狼喀。

  掀开被子上了床,凑到浅浅跟前,小姑娘不理他,自顾自看的正入迷。罗叡笒摸着鼻子想着自家小姑娘怎没有一点儿当人媳妇儿的自觉撒,一手就把那大熊扔到了床底下。

  在莫姑娘吱哩哇啦的叫喊声中,果断关了电脑放在床头柜上。

  “你干嘛啦,人家还没看完啦。”

  “睡觉,看什么看。”

  浅浅生气的瞪着这不讲理的蛮人,等看见这人眼睛里的火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似乎可能也许自己要和人家洞房了。

  “唰”的一声扯过被子包住自己,浅浅背过身就开始装鸵鸟。

  罗叡笒低笑了一声,也不急着掀开被子,挪过去一口就叼进去了露在外面的小耳朵。

  浅浅全身都敏感的不得了,耳朵被人家含住的时候,小身子就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那是神经反射过于活跃后的反应,罗叡笒隔着被子从上到下的抚摸浅浅的全身,一遍遍的,反反复复的用自己的大手丈量着浅浅的身子。

  等浅浅转过身来,眼睛都化成了水的时候,罗叡笒得逞般的笑了一下,一挥手,被子就扔到了床底下。

  明亮的灯光下,浅浅迷蒙着眼睛看着俯在自己上方的男人,贲起的肌肉,两个胳膊铁柱一样的撑在自己身体两旁,鼓鼓的胸肌,褐色的乳、头,下面就是界限分明的腹肌,浅浅甚至看到一小搓黑毛毛沿着肚脐向下蔓延开了,这人全身都泛着健康的棕色,跟自己的嫩白很是不一样。

  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儿,浅浅觉得自己有些口干。岂不知这小色鬼的模样儿看在罗叡笒的眼睛里就是赤、裸裸的勾、引了。

  喉咙发紧,趴下去擒住小嘴儿吃进自己嘴里。吸着、舔着、咬着、变化着角度,这样吻了一会儿,两人的鼻息都粗重的很,暧昧的喘气声回荡在空朗朗的卧室里,平添了几分情、色。

  吃遍了浅浅的小嘴儿里个个角落,罗叡笒勾着浅浅的小香舌到自己嘴里。乖顺的伸着舌头,沿着这人带领的方向进到另一个人的私密空间里,浅浅觉得自己浑身就要着火了。

  唾液沿着浅浅的嘴角往下流,浅浅的睡衣早教这人扯光了,接吻的空档里,小内、裤也被撕下去了

  罗叡笒像发狂了,一把抱起小丫头打横放在自己怀里,一低头,就咬上了浅浅胸前晃悠悠的白馒头。

  浅浅小屁股落在人家两腿间,罗叡笒的肉刃早已站起来了,气势汹汹的顶着浅浅的屁股蛋儿。

  罗叡笒揽着浅浅的那只手捏着浅浅的一只肉团团,嘴里一寸寸啃咬着另一只,余下的大手就落在浅浅的双腿间进出着。

  浅浅嘶嘶的吸着气小手难耐的抓着罗叡笒的头发,一只小手也摸上了人家的胸前,食指和拇指学着人家的样子捏着罗叡笒的乳、头搓揉着,小身子在人家怀里不断蠕动,罗叡笒快要被这小妖精折磨死了,手上不免就加了点力道。

  “疼…嗯…啊…”

  浅浅猫儿样的喊疼声挠的罗叡笒心里火势蔓延,着眼睛拍了浅浅屁股蛋儿一下,让姑娘消停点儿,不然受伤的可是自己。

  清脆的击打的声音,给室内的气氛又加了点颜色。

  吸着浅浅的小肚脐,罗叡笒的眼睛落在莫姑娘的双腿间。一眨不眨的看着浅浅夹着自己的手挪动着大腿的样子。

  并拢的双指已经的了,浅浅的大腿间泥泞一片,小丫头早就湿透了。

  抽出手指,在茂盛的芳草上抹了两下,罗叡笒眯着眼睛看着这样子的莫姑娘,觉得自己快要爆开了。

  浅浅本身就白,任何一点点色差在她身上都是极为明显的对比。你想喀,通体莹润,就神秘地带乌黑,还有刚刚抹上去的露珠,任何男人都受不了这样的美景。

  大嘴张开,罗叡笒舔着萋萋的草丛,直到芳草地上如大雨过后般湿漉漉的,才往下移去。

  一手拿来一个枕头,举着浅浅的身子放在床上,小屁股落在了枕头上,扳开浅浅的大腿,罗叡笒目光猩一片。

  前几次都没有好好看过这朵绝美的私花儿,这次灯光明亮,罗叡笒看的仔细,扇贝样儿的嫩色大花瓣儿里,包裹着娇娇的小花瓣儿,上面还有颗小珍珠。泉涌似的亮晶晶的溪水簌簌的从那个肉壶壶深处往外蔓延,罗叡笒咽了口唾沫,俯身吸住了那肉壶壶上的泉眼儿。

  “啊…”浅浅尖叫着,指甲扣在男人身上,全身变得粉粉。

  吸尽了流在腿窝上的蜜水,罗叡笒看着浅浅底下收缩的小菊花儿,粉粉的,受惊似的颤着,伸着舌头舔过去,浅浅大腿收紧,叫的嗓子发哑了。

  罗叡笒全身都冒着气,看着浅浅已经湿的透透的,自己又开拓过了,遂跪起来,一手扶着紫的肉刃,一手拨开浅浅的花瓣儿,身子一沉,前面最大的地方已经进入了几分。

  “嘶,疼…”浅浅感觉□被一股陌生的胀痛感占领,受惊一样的嚷嚷着。

  “乖…宝宝忍忍,一会儿就好了啊。”罗叡笒吸着气哄着莫姑娘。

  其实这会儿罗叡笒还没进去呢,能疼到哪儿去,浅浅看这人额上的青筋都鼓跳着,动了动身子,抱着罗叡笒的脖子说你进来吧。

  罗叡笒忍得实在很辛苦,当即果断身子一沉。

  “啊,我要死了,罗叡笒…我不做了…”一下子什么酥麻什么舒服都不见了,浅浅挪着小屁股就要从这人的身底下钻出来,泪珠儿不要钱似的滚出来了。

  罗叡笒实在太大,丫头的身子又异常的紧致,不光浅浅难受,罗叡笒感觉自己的肉、棒也被绞的生疼。

  伸手按着哭闹的丫头,大嘴封住了咧着的小嘴儿,一手搓揉着浅浅的两个肉蛋蛋,一手伸到底下按着小豆豆,渐渐的罗叡笒感觉浅浅的甬道内又有水儿流出来了,丫头的身体也放松了,软缓了许多。

  罗叡笒动了动,看丫头没有多大的痛色,舔去刚刚掉落的泪珠子,缓缓插弄了起来。

  咬着牙,罗叡笒尽量放缓动作,可老天爷啊,这个男人此时绝对想要的不是细雨柔和,而是狂风暴雨撒。

  “唔,嗯…”浅浅觉得浑身又使不上力了,周身麻酥酥的,移动着小屁股就想自己动一下。

  罗叡笒暗暗骂了一声该死,摁着浅浅就开始大开大合的操干起来。

  本来罗叡笒就体型高大,这分、身自然也是巨大,浅浅又过于紧小,罗叡笒的肉刀才进去了三分之二就感觉顶到了浅浅的花心,浑身的毛孔全部张开,舒爽的就要死去。无数张小嘴儿吮着自己的分身,罗叡笒仰着头,全身的力气都使在下半身了,腰背处的肌肉划着优美的曲线移动着。

  “啊…慢点儿”浅浅被这人的插弄顶的整个身子都向上移去,胸前波涛汹涌的,罗叡笒张嘴叼着一只奶尖儿,□依旧使力研磨插顶。

  浅浅起先还能跟着叫唤两声,等到后来,就只身模模糊糊的气音了,身子都泄过好几回了,这人还在维持着插、进抽出的动作。毕竟体力跟不上,浅浅恍惚中觉得身上的人发出野兽一样的声音。

  睁开眼,看着罗叡笒紧绷着脖子,牙关咬得紧紧的狠劲儿的顶弄自己,随后就感觉一道热流喷到自己身体深处。肌肉还在颤抖着,罗叡笒趴在浅浅的胸前,缓缓的吐出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俺家闺女终于被吃掉鸟、、、桑心、、、这章全是肉、撒花吧、、、哎、、可能在周二就要V了亲们周二三更大家可以一次看过瘾了O(∩_∩)O()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