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第二十九章

住家野狼2016-11-11 15:3:15Ctrl+D 收藏本站

  肆意的在浅浅嘴里翻搅着,舌头不放过姑娘嘴里的任何角落,一寸一寸的舔过去,末了仿似很饥渴的样子,大口吸咽着浅浅嘴里的唾液。勾缠着浅浅的小舌头和自己的滚到一起,莫姑娘觉得自己的舌头发麻了,唾液顺着嘴角往下流。

  由于喘不过气来,浅浅的鼻息很重,而罗叡笒的呼吸早就急促的不行了,这声音听在一帮大老爷们儿的耳朵里,滋味儿可想而知。有几个互相瞅了瞅,大着胆子咳嗽了一声,罗叡笒自是听见了,可这种感觉该死的太好了,他放不开。

  变着角度又亲了几秒,这才挪开了自己嘴,看着怀里喘着气的小姑娘,忍不住,抵着人家的额头,又抿了几下嫩唇儿。浅浅这会儿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乖顺的趴在这人身上,努力的吸着气,这男人狂浪的要死,我们莫小姑娘还真得多练练呢。

  深深的吸了口气,罗叡笒压下心里的骚动,自己这会儿可还在演习呢,况且这次的军演一定要有个好的成绩单。

  一手又拿起枪,眼睛继续盯着外面,浅浅气都没喘匀呢,就听见扣动扳机的声音,两声过后,听见外面传来声音。

  “哪个龟孙子暗算老子,他娘的给我出来。”骂骂咧咧的声音,极为气恼的样子。

  外面的脚步声在周围转了几个圈子,浅浅的心提到嗓子眼了,可紧贴着的胸膛下鼓动的心脏依然很沉稳。

  这次军演的机会很是难得,每个参加的人都想着这次一定要好好表现自己。也是这两个人倒霉,转到咱罗中校的地儿了,自然成为人家撒火的对象。可怜两人在人家边儿上趟了好几个圈子,硬是没发现脚底下藏着两个大活人,可见罗叡笒的伪装功力到了一定火候。

  等脚步声稍远点儿的时候,浅浅转动着小脑袋想朝外面瞅瞅,刚一动,就被罗叡笒摁着压在肩膀上了。毕竟是受过正规训练的士兵,倘若稍有点动静,对方可能就会发现,虽然那两人已经'“死了”,可被人嚷嚷出来罗叡笒是不想的。

  一松开手,浅浅就抬起头,在幽暗的环境里审视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看了半天,又窝回原来的姿势,只是有些子若有所思。

  罗叡笒也没太在意小姑娘的样子,眼睛紧紧盯着外面,刚刚那两人提醒了罗叡笒,自己还在战场上呢。

  单手抱着小姑娘,罗叡笒甚至有些享受这种时光了,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和小丫头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紧挨在一起过,人体的温度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呢。

  “各单位报告自己的情况。”

  罗叡笒沉沉的下了一道命令,因为他瞅见正前方掩伏在树叶间的成宗朝自己打了个手势。

  一道道听过去,除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对方的N个潜伏手和狙击手外,没有太大异常,成宗的手势和自己的猜想一样,对方果然把指挥部安在岩手窝了,罗叡笒忽然很好奇对方这次布局的人。

  特种兵除了单兵能力强就是耐心好,往往为了一个任务潜伏好几天的都有,所以潜伏一天在人家看来根本就不是个事儿,可浅浅不一样啊。

  这么一动不动的,长时间下去,照着莫姑娘平时的样子,肯定早就嚷嚷着不耐烦了,可这会儿她就只是静静的趴着。

  抱着莫姑娘的手动了一下,软软濡濡的声音想起来了。

  “罗叡笒,你放下我吧,我站着能行。”

  低头看了一下小姑娘,罗叡笒没动,定神感觉了一下周围,对着浅浅悄声说。

  “丫头,我送你出去。”

  “我在这儿会打扰到你吗?”很认真的问着。

  罗叡笒摇了摇头。

  “那我就在这儿吧,我想陪着你,你一个人在这儿会很无聊的。”自我肯定般的点着头。

  莫姑娘灵透,平时的骄纵是明白别人给,自己才会那样。可这会儿,她是真真儿的,只是自己觉得,留下这人一个人枯等上一天,怕是滋味儿很不好的。天真的小丫头子,试着从心里感受对方的感觉,哪怕这是很多余的很天真的想法,但毕竟已经有了这么一步了。

  总是这样儿,总是这样儿,小丫头子偶尔流露出来的东西,能让罗叡笒的心软的一踏糊涂。

  “好,那你就在这儿吧。”罗叡笒哑着声音说。

  浅浅咧着嘴,挣扎着下了地自己站着,只是依靠着这人,罗叡笒依旧大手包着小姑娘的屁股蛋儿。

  “宝宝,渴不渴?”

  摇了摇头。

  已经到下午了,罗瑞吉丝毫没有下命令的样子,众人都已经快要憋疯了。

  浅浅有些蔫蔫的了,感觉自己两条腿有些麻了,但还是咬着嘴唇没啃声儿。一直以来,感觉这个男人很神秘,距离自己很远,似乎自己这样,可以和人家的距离拉近呢,浅浅坚持着告诉自己。

  中午逼着小姑娘吃了点儿东西,这会儿浅浅昏昏沉沉的想睡觉,中途罗叡笒还抱着丫头找了地儿尿了一次尿尿,嗨,其实留下莫姑娘是给自己留下不少麻烦,可罗叡笒舍不得那种紧贴着自己,全身心的依赖的感觉喀。

  等到晚霞透半边天的时候,终于,罗叡笒推了推睡过去的浅浅。

  “浅浅,我送你回去,”

  揉着自己的眼睛,浅浅看见这人的神色很严肃,点了点头。

  还是那样的背着,还是送到了原来的那个地儿,罗叡笒放下了浅浅。

  “能找到回去的路吧?”浅浅点了点头。

  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男人如上一次一样转身就走,只是这次自己看清了他的背影。

  罗世青看见浅浅的时候,显然松了口气,然后就瞪起眼睛。浅浅自知是自己做的不对,忙走过去,低着头认错。

  等罗世青知道浅浅这一整天去哪儿的时候,连声说着“胡闹,胡闹…简直是拿军演当儿戏一个个的。”浅浅就只是低着头,罗世青也不好再说什么,看浅浅困顿的不行,吩咐人把丫头安顿了下来。

  直到后来,浅浅才从她爹口中知道那晚罗叡笒那场仗是打得有多漂亮,半夜直取对方指挥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没等人家反应过来,就炸了人家的军火补给处,然后直接切掉了方的整个电路,信息时代的战争,失掉了信息,也就意味着失掉了先机,自然胜负就很容易定的。方是怎么都猜不到自己的指挥部是怎么让罗叡笒发现的,其实那都是这人玩儿剩的把戏了,自然是知道的。

  曾经有人说过,在打仗的时候,一直把自己放在敌人的角色上,这种人是战场上最可怕的人,而罗叡笒显然把这句话诠释得淋漓尽致。

  其实战争结束的时候,天刚刚擦白。但是动用全军的人力、物力、财力才有了这么一次演习的机会,真的很不容易。导演部的人都示意继续,尽量儿让全员参战,所以罗叡笒见到浅浅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

  依旧在导演部。

  浅浅这两天一直跟着罗世青,乖乖的呆在帐里,看着几位将字开头的人物做出一个个的决定和指示,这时才觉得也许自己认为的演习也不尽然只是演习那两个字的本意而已。尤其还听见说什么有人眼睛叫“流弹”打伤,有人崴了脚,甚至还有骨折的。

  被眼前的黑影罩着浅浅才发现罗叡笒站在自己眼前。看了这人半天,才咧着嘴哭着扑进人家怀里。

  罗叡笒已经摘掉了钢盔,整个人有种经历了硝烟洗礼的落魄感,胡子拉碴的,嘴唇干裂了一片,被哭着的姑娘吓了一大跳。

  “丫头,丫头,怎么了?”

  浅浅摇着头,带着哭腔“你怎么三天了没一点儿消息啊。”

  罗叡笒失笑,感情自己家的小姑娘是担心自己呢,嗨,个小丫头子。

  “我在演习呢,又不是逛大街。”抚着浅浅的头发跟浅浅说,安抚了半天,小丫头才不哭了。不好意思的朝在场的各位笑了笑,浅浅着脸难得的不好意思了一下。

  罗世青碍于在场的有别人,看见罗叡笒也没有过多的表示,说了句辛苦了,拉着浅浅就要上飞机。这总参谋长的事情可多着呢,演习眼看就剩打扫战场的事儿了,得赶紧走了。浅浅看着这人,再看罗世青的样子,就跟着上了飞机了。

  罗叡笒回家的时候,浅浅是在家的。浅浅早上到的,回爸妈家吃了饭,叽叽喳喳的说了演习的事儿,就回了自己和罗叡笒的家。罗叡笒下午回家的时候,浅浅还在睡觉。丫头演习这几天肯定没睡好,快速的洗了个澡,胡子也不刮,罗叡笒就上了床,抱着浅浅沉沉的睡过去了,三天的演习,就打了几个盹儿,这男人累坏了。

  浅浅醒来的时候,罗叡笒还在睡着,感觉自己贴着一个温热的胸膛,睁开眼睛,就看见罗叡笒泛着青色的下巴。

  这个男人就连睡觉都是面无表情的,嘴角紧抿,只是呼吸缓和了点儿。或许是瘦了点儿,脸上的线条越发深刻的厉害,这人的轮廓整个就是外国人的样儿,眉骨高高的,眼窝也深,眼睫毛黑密密的,看着就有扎手的感觉。鼻子这么挺,浅浅暗自嫉妒人家的眼睫毛和鼻子呢。偷偷笑了一下,这么英俊的男人是自己的呢,小女孩儿式的虚荣感。

  动了动身想起来,就感觉抱着自己的胳膊一紧,罗叡笒醒了。

  作者有话要说:俺实在不是故意的、、但是废话就是这么多撒、、、很努力的删掉一些东西尽量让大家吃上肉肉,可是还是没能够、、、

  念念想跟大家商量一件事儿,话说编编找我说了入V的事儿,问一下大家,V了不会弃文吧,如果大家弃文的话我就不V了有人想弃的话一定要跟我说哦念念珍惜每个读者的啊照例求收收求花花话说过节没能给大家点儿福利念念实在愧疚的要死了想骂我就尽量的骂吧╮(╯▽╰)╭

  另外感谢杰杰的手榴弹还有Yoyo的地雷MUAMUA谢谢乃们O(∩_∩)O()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