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第二十一章(二更)

住家野狼2016-11-11 15:2:33Ctrl+D 收藏本站

  罗叡笒这边儿正忙着,眼看着全军大演就要到了,特种队是忽然接到命令,让作为神秘力量扩充蓝军,罗叡笒看着和陆战队在一起合作的文件脸就黑下来了。

  怎么说呢,这兵种和兵种之间自然有分别,好比坦克兵瞧不上勤务兵,飞行员又瞧不上坦克兵。但都是陆兵,特种队自然是比陆战队高级那么一咪咪,虽然陆战队不承认,但这是事实撒。

  一想到自己要配合陆战队军演,罗叡笒就不淡定了。不是他嫌弃人家,而是自家崽子们不好好跟人家配合,喜欢单干。这样一来,确定作战计划就显得尤为重要。

  直到两人结婚前两天,罗叡笒一直在队里忙着,没能见自己姑娘一面。每晚在睡觉之前,捏着手机就会想给莫家打电话,躺在床上总是奢望着能闻见丫头的味道,可惜已经好几天了,那味道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捏着手机,罗叡笒怕听到丫头的声音就会克制不住自己,于是忍了又忍,只能放下手机。

  瞪着屋顶上光秃秃的白,罗叡笒有点睡不着了,想着自己后天就有了另一个身份,也许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不一样的身份,譬如人家的夫到人家的父,罗叡笒就有一种疼,一种从心脏最深处开始的震颤。

  往往一直渴望的东西,等到你有一天能拿到的时候,大多数人是胆怯的,罗叡笒却是疼的,这个男人其实才二十四,很多人却已经忘了他才二十四。

  可能关乎他的家世,也许关乎他的气势、眉眼间的坚毅及成熟,总之,这个男人的弦一直是绷的。

  想到很快就有那么一个小东西,能让自己寄托自己的某种情感,真好。罗叡笒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知道自己爷爷一定会把这一切安排的很好。

  浅浅才洗完澡,湿着头发,就看见妈妈走了进来。

  “宝贝…”浅浅妈话没说完眼圈儿就了,接过浅浅手里的毛巾,缓缓地给浅浅擦着。

  浅浅是敏感的,知道妈妈怕是有话对自己说,乖乖的听着。

  莫妈妈长吸了口气,看着低垂着眼睫毛的浅浅,这样的看自己的宝贝,真的是非常的乖巧。

  浅浅妈心里是有点不好受的,当人家的媳妇儿,毕竟不比当姑娘的时候。在爹妈跟前,你再老还是个孩子,可是当了人家的媳妇儿,就不能再像当姑娘的时候任性了。

  浅浅还这么小,罗家又是那样的家庭,自己这闺女嫁过去,不定有什么事呢。

  “我姑娘长大了啊,后天就要嫁人了啊。”浅浅妈摸着浅浅的头顶,

  浅浅听她妈妈这么说,奇怪的抬起头看着自家娘亲,自己妈不是一直盼望着自己嫁出去么,这会儿怎么反倒这样了呢。

  这还真真儿是父母心在儿女上,儿女心在石头上啊,天下又有几多孩子不知道父母的心思呢。浅浅自然是不知道妈妈的担心,反而觉得自己妈妈又作上了。

  “当了人家媳妇儿,就有当媳妇儿的样子,再不能这样由着自己胡来了。”浅浅妈想到罗总参谋长就有点儿不淡定。

  “嗯。”浅浅乖乖应了声,这个自己倒是知道的。

  本来还想说两句的浅浅妈转念一想,自己姑娘自己知道,这会儿多说也是白说,这丫头听不进去,还不如让她自己去摸索。

  “明天妈妈带你去美容院,好好收拾收拾,让我们浅浅做个最漂亮的新娘。”浅浅妈又恢复了自己脱线的性子。

  “好。”浅浅依旧是应了。

  擦干头发,娘两儿又像以往一样,在床上堆成一团儿打闹,期间浅浅妈再次表达了对自己女婿的满意度。

  等到莫军长叫走了浅浅妈后,浅浅才瘫在了床上,心乱如麻。

  好没有真实感啊,自己就要嫁人了呢。浅浅纠结了没一会儿就困了,他也就放弃了继续纠结,本来就不是适合纠结的性子,还是睡觉了事儿。

  不管期间再怎么愿意还是不愿意,两人结婚的这天还是来了。直到过去很多年后,京城的人看见结婚的场景,还会想起有那么一场喜宴,自己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

  浅浅一大早就被挖起来上妆了,昏头昏脑的打扮上,就只等着新郎的到来了。

  浅浅结婚,没有通知自己的任何同学,而办的又是中式婚礼,自然也没有伴娘之说,一切都由京城最大的造型设计师负责。自己妈妈和干妈及一干姑妈姨妈之类的,七大姑八大姨凑在一起,差点没烦死浅浅。

  罗家那边只让莫家把浅浅收拾好,其它的都交给自己那边儿,可是谁也没想到,罗叡笒竟是以这种方式迎走了自己姑娘。

  在莫家的院门儿前,罗叡笒出现了。一身墨色长袍,骑着一匹通体全黑的骏马,只是胸前没有大花儿,其它的简直就跟电视上的那种骑着高头大马的新郎一样,骑着马,来接自己的新娘。浅浅妈是被院子外面的马蹄子声音吓到了,出来一看,吸了口气。

  大院儿里的所有人都来了,围在一起看着莫家的方向。门外整整齐齐的全是棕马,浅浅妈听见身边有人说什么一百匹马之类的。五列二十行,整整齐齐,前边儿是军乐队,后边儿是一水儿的身穿作训服的小伙子坐在高头大马上。最前头罗叡笒一身黑袍,就这么着在太阳底下看着屋里,眼带期盼。

  浅浅妈看见这样的罗叡笒,对自己姑娘的以后松了一口气,这样的男人,绝计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受一丝丝儿委屈的,可是两口子之间的事,浅浅妈又怎能料得准呢。

  只是这个时候,这个男人来迎娶自己的丫头了。

  同样坐在马上的成宗高喝“吉时到,迎娶新娘。”浅浅妈这才回过神儿,回头奔进去看着由栗子妈扶着走出来的浅浅。

  浅浅一身儿,大的上好绸缎子上绣着丹凤朝阳图,一双软底儿布鞋,盖头覆面,走动间大显得露出的手腕儿更加嫩白,宽大的喜服,更加显得整个人纤细。

  等走到这男人跟前的时候,军乐手早就准备好,百鸟朝凤已经响起来,惊到了一边儿上的人。

  浅浅也想看看怎么回事儿,动了动手,就被人一把抓住,栏腰一抱,就放在了马背上。罗叡笒扶着浅浅的腰,手都没放下来,一翻身就上了马,留下目瞪口呆看着这些的众人。

  后面自然有人上前请莫家这边儿的亲戚上车,远处停着一队的旗,这架势,明眼人都明白男方这边儿了不得。

  抱着浅浅,马队自然随着最前头的黑马移动,罗叡笒的黑于浅浅的,无比的契合。

  一路上,两边儿有陆战队的在维持秩序,这是罗叡笒跟周炎交换的条件,与陆战队的配合好,人家给他维持秩序。

  行人个个驻足,盯着着百年难遇的场景,都在心里羡慕这新娘不知道几幸运,能有这场婚礼。

  这可不是古代,马是说有就有的,更何况还在闹事经过,边儿上还有维持秩序的,啧啧,京城最不缺的可不就是权贵之家么。

  浅浅是坐在马上急的真想撩掉盖头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自己怎么就坐在了马上呢,不是拉拉风的那种跑车么?

  罗叡笒不动声色的制住浅浅挪动的身子,伏在浅浅的耳朵边上“囡囡乖,坐好。”

  安静了会儿的莫姑娘又想动,罗叡笒捏着浅浅的手,好不容易到了罗家。

  罗家的院儿早就设成了喜堂,对着大门就放着三把椅子,中间隔着茶几,山面坐的自然是三个老人,罗世青,莫老爷子及莫奶奶,稍微往下点儿就坐着莫军长两口子。

  从门到长辈在的地方搁着长长的地毯,只等着一对儿新人走过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