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第十章

住家野狼2016-11-11 15:1:42Ctrl+D 收藏本站

  浅浅独自躺在床上,望着粉色床帐出神。

  那晚的事已经过去好几天了,那个男人没再出现,浅浅的心也提了好几天。

  翻过身,浅浅将自己的脑袋埋在枕头里,眼前又浮现出那晚那个男人的影子。也许是罗叡笒太过英俊,也许是他的气势太过强大,也或许是他的眼神太炙热太幽深,更或许是那晚的灯光太迷离,总之我们的莫姑娘这几天老是心不在焉,连有些脱线的莫妈妈都发现了自家宝贝的不对劲,更不要说栗子了。栗子这几天看她的眼神老是若有所思,更兼越来越黑的脸。

  浅浅快要委屈死了,自己被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轻薄了去,又不是自己的错,栗子非要给脸色给自己看。

  其实浅浅大部分是在埋怨叡笒,恨恨的在心里骂着“烂人,混蛋,消失了五六七八年,突然出现还一副恶霸相,说什么人家是你的,我才不是你的呢,哼…”随手捡起手上的小泰迪玩偶就扔到空气中去,仿似罗叡笒就在自己眼前。

  打死浅浅也不要承认,自己心底希望能再次见到罗叡笒,她很怕那人撩拨了自己的心弦后再次一声不吭的消失,嗨,傲娇的小丫头啊。

  十七八的年龄,如花骨朵儿般颤巍巍的即将开放,看着身边的小情侣们一个个成双成对,她也很羡慕,可仅限于羡慕。栗子一直对她的交友很严格,从来没有一个男生能在栗子的包围下突破,她也乐得清闲,自己好像对那些青涩的小男生没兴趣。

  直到罗叡笒的再次出现,浅浅抚了抚自己的嘴唇,到现在似乎还能感受到那种火辣辣的感觉,浅浅姑娘着脸觉得自己希望那人能再吻自己一次,没羞的莫姑娘喀。想着那个男人黑黝黝的眼睛,浅浅沉沉的睡过去。

  “浅浅,起床了,人栗子等你呢。”浅浅妈在楼底下大声的喊着叫浅浅起床。

  栗子坐沙发上边跟浅浅妈说话边等浅浅。浅浅妈在边上骂那懒丫头呢“这好的天气,你说这丫头只晓得睡觉,谁家的女儿有这懒你说。”

  栗子淡淡的笑着也不说话,浅浅妈看栗子这懂事模样,越发觉得这浅浅是不像话,便扔下喝着的茶想上去轰这丫头起床。刚起身便听见楼梯上有“疲沓疲沓”的声音,一抬头就看见浅浅打着呵欠下楼了。

  “你说说你,一个女孩子,怎懒成这样你说,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将来怎嫁的出去。”莫妈妈看着浅浅懒洋洋的从自己跟前走过去又赖在沙发上,恨不得一脚将自家这闺女踹出去。

  浅浅鼓着脸坐沙发上出神儿,没理她妈一下,她听她妈这话耳朵都听出老茧了,栗子看这丫头鼓着脸,顺手捏了浅浅脸蛋儿一下,浅浅边骂着栗子边躲开,倒是浅浅妈看两人这样还挺高兴,觉得这两娃娃感情真好。自家女儿多亏栗子照看着,当下对栗子又多了几分喜爱。

  在家里墨迹了会儿,浅浅就跟着栗子出门了,说好今天要高中同学聚会,这是他们自打高考完第一次聚会,谁也不能缺。栗子牵出了自己的摩托车,浅浅习惯性的坐上去抱着栗子的腰朝金鼎出发。

  路上车不多,许是不是上班高峰期,他们一路顺溜溜的开过去,没注意不远处有辆悍马一直跟在他们后面。

  到了金鼎,老远就看见班长徐大嘴在门口跟人侃的唾沫星子乱飞,看见浅浅和栗子来了,冲上去就说“班对来了。来来,赶紧进,就差你两了。”浅浅冲着徐大嘴就喊“乱说什么呢,栗子是我干哥…”

  栗子看了浅浅一眼,笑着搭着徐大嘴的肩走进了金鼎,浅浅话没说完看两人都进去了,跺了跺脚也跟着进去了。

  同学聚会无非就是吃吃喝喝,两人一进去就被徐大嘴起哄说迟到要罚酒,周围同学都吆喝起来。两人骑虎难下,只能干掉那一大杯啤酒。栗子倒是爽快,一气儿喝下去了,苦了浅浅这没酒量的丫头,傻愣愣的盯着酒在给自己加油呢,栗子伸出去给浅浅喝酒的手被徐大嘴拦住了,非得让浅浅自己喝掉,说什么眼看着都要各奔东西了,浅浅这酒非得自己喝,就当是这几年同学聚会浅浅不喝酒的补偿,话说什么放纵就放纵,就这么一天云云。

  栗子没办法,只能看着浅浅喝掉这大杯啤酒,浅浅喝完就了脸,感觉脸烧得快着了,过了会儿头也晕晕的,众人看莫浅浅确实酒量不行撒,终于好心的放过了她。之后就是同学之间的各种闹腾,浅浅着脸歪在座位上只知道傻笑,间或参与各种游戏,还被徐大嘴乘机又灌了两杯。

  终于一帮人闹腾了一天要去KTV续摊儿了,栗子看浅浅实在有点儿神志不清了,便跟众人说了下,送浅浅回家后再去KTV找他们。

  刚扶着这丫头走了几步。浅浅就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了,栗子怎么哄死活就是不走。栗子好气又好笑,抬头准备打车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军用吉普刚好停住他们跟前。

  车窗滑下的时候栗子就乖乖的喊了声“王叔”,王劲笑着点了点头“老远就看见你们俩,浅浅这是怎么了”浅浅听见自己的名字才抬头,傻笑着喊了声“王叔…”尾音拖得好长。王劲失笑的看着浅浅,栗子才说是同学聚会,这丫头有点喝多了,想打车给送回去。

  王劲看着浅浅蹲地上画圆圈,对栗子说“我刚好要去大院儿,这两天老爷子念着这丫头呢,说好几天没见了,今天正好遇上了就给送去,也剩得你打车了。”

  王劲口中的老爷子便是浅浅她爷莫将军,栗子知道王劲是莫爷爷身边的,边笑着说“那就麻烦王叔了。”王劲对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就有一个小兵蛋子下来给栗子开了车门,栗子扶着浅浅上到后座了。

  车到大院儿了,刚打开车门准备把浅浅送进屋去。“呲”的一声,王劲旁边就停了一辆悍马,车上下来一人,王劲却是认识的。

  “王叔”罗叡笒朝着王劲打了声招呼,王劲看着罗叡笒,笑着上前拍了拍其肩膀“好小子,这两年干得不错嘛,有参谋长的风范啊,怎么今天回来了啊”

  罗叡笒笑着说“恰好有点事,顺便回家看看爷爷。”状似无意的指了指后座,王劲一拍脑袋说“还有这丫头呢。”两人朝后座椅看,浅浅已经歪在后座上睡着了,王劲对着罗叡笒说“同学聚会这丫头喝多了,我顺路遇上了,就给带这儿了,老爷子念着呢。”说着就要去抱浅浅,罗叡笒连忙上前说“王叔,我来吧。”

  王劲也不争,看着罗叡笒钻进去抱着浅浅下来。王劲是知道罗叡笒的,况且一路上这悍马一直跟着自己,要不是看挂着军牌,自己能由着他跟着?好歹王劲也曾是侦察兵出生的。

  罗叡笒打横抱着浅浅,跟王劲说“王叔你有事就先走吧,这丫头我送进去就行。”王劲没说什么笑着点了点头就上车了,吉普很快开走了,罗叡笒收了脸上的笑,抱着浅浅转身钻进了自己车里。

  一关上车门,罗叡笒就看向这个着脸睡得迷迷糊糊的丫头,眸光深谙。这两天驻地没什么事,罗叡笒跟周队清了假决定去莫家跟浅浅爹妈说说自己和浅浅的事,却不想快到莫家的时候就看见浅浅抱着栗子的腰坐在摩托车上。

  当下就想也不想的驱车跟上去,看着栗子浅浅二人进了金鼎,当然也听见了徐大嘴的话,握紧了方向盘,罗叡笒把自己钉在座位上。

  好不容易等看见这丫头的时候,就是一副醉酒样儿,罗叡笒忍着自己上前夺过丫头然后给这丫头屁股上来几下的冲动。

  “嗯,渴…”罗叡笒看了看呢喃着说渴的丫头,顺手拿起自己喝剩半瓶的矿泉水,拧开瓶盖给酡着脸蛋儿的小丫头,浅浅歪着头,罗叡笒一倾瓶身,有一半水就撒在了浅浅的脸蛋儿上,顺着脖子流进了衣服了,罗叡笒觉得自己的口也干起来了。

  喝了一口水,俯身渡给浅浅,这回丫头倒还合作,许是水的清凉和徐缓的进水速度让这丫头满意,乖乖的张着嘴儿咽下罗叡笒渡给的水,末了还意犹未尽的吮了吮罗叡笒的嘴。这下可不得了了,罗叡笒低吼了一声,俯身抱起浅浅坐在自己身上,自己浑身上下叫这丫头惹的燥热不已,饥渴的吸着浅浅的嘴儿,鼻尖尽是丫头身上的味道,带着点奶味儿,又有着独属于少女的幽香,罗叡笒只觉得自己要叫这丫头逼疯。

  “嗯,唔…”浅浅朦朦胧胧中睁开眼睛,眼前虚化一片,看见眼前叼着自己嘴儿的男人,皱了皱眉头,挣开。娇娇的说“两个大坏蛋,罗叡笒,坏蛋……”

  罗叡笒深吸了口气,放下浅浅到副驾驶座上,一脚踩在刹车上,开车,离开大院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