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第八章

住家野狼2016-11-11 15:1:33Ctrl+D 收藏本站

  栗子这几天明显不对劲儿,浅浅望着埋头做数学题的栗子这么想着。

  好像是从那天晚上他被罗叡笒送回家的时候开始的。

  那天晚上,罗叡笒牵着她到她家门口的时候,碰上了一直等在浅浅家门口的栗子。栗子看见罗叡笒拉着浅浅的手,跑过去打掉了罗叡笒的手,狠狠地瞪了罗叡笒一眼,拉着浅浅就想进屋。

  罗叡笒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望了两人一眼扭头就走了。浅浅边说“栗子你干嘛,你抓疼我了,哎,罗叡笒再见”人已经被栗子拉进了屋里。

  等进了自家厅。莫家两口子没说啥,只是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浅浅,再看着拉着浅浅的栗子,夫妻两对视一眼,同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到底两人吃过的盐比两小的吃过的饭还多,同是息了声儿,等着浅浅说话。

  这时栗子突然蹲下身翻着浅浅的白袜子,冷声问“袜子上怎么有血,哪儿伤着了?”栗子到底是惯浅浅的,看不得浅浅受到一丝儿的伤撒。

  浅浅慌忙躲着栗子的手,避开她妈妈凑过来的身子,嗫喏着就想上楼去。这下在场的另外三个人都不淡定了,急了慌忙的就想在浅浅身上找伤口。

  越是这样丫头越是躲避,眼圈也开始发,喀,这丫头是急的,不想就这么着说出自己来初潮了,尤其栗子还在,嫌丢人。

  栗子看浅浅这样儿,越发觉得浅浅该是受了大委屈,要不平时娇娇的浅浅都出血了竟然不跟人诉苦。停下动作,瞪大了眼睛看着浅浅,自己眼圈也开始发“浅浅,你…”

  浅浅看栗子这样儿,再看自己爹妈急的不成样子,闭着眼睛大声说“我来月经了!”

  浅浅爹妈同时呆了一下,栗子也愣住了,毕竟也是半大的小子,私下里总会有小男生议论这事儿,虽说知道女生会有这事儿,但还是瞬间闹了个大脸。

  浅浅看栗子这样,自己再也呆不下去了,飞奔着上楼了。

  半晌后,栗子不顾莫家爹妈有些喜色的脸,回神儿后也跟着上楼了,这是找浅浅算账去了。

  浅浅看栗子跟进来,越发的不自在,可看栗子的脸色又撇开了这茬,只奇怪栗子为什么不大的功夫脸就黑的跟锅底一样了。

  “你去罗家干什么”

  “哦,在附中的时候发现我那个了,你不在,恰好碰上了罗叡笒,他帮我的忙,随后带我去喝罗婶儿炖的汤了。”松了口气,浅浅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

  “那为什么你让罗叡笒牵你的手?”栗子喘了口粗气。

  浅浅脸有点儿“是他非要拉我的手的。”

  “他要拉你就让他拉,莫浅浅,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么随便的女生?”

  浅浅听完这句话就着眼睛看着栗子,栗子也狠狠的瞪着浅浅,栗子比浅浅大半岁,这小子自小儿就一副老头样儿,鲜少有这么激动地时候。

  浅浅哭着看着一时间有些陌生的栗子,大吼着“李子栗,我讨厌你!”

  栗子有些伤心又有些恨恨,扭头就跑下去了。莫家两口也听见了浅浅的话又看着栗子飞跑出自己家,都有些纳闷儿,这好好儿的又怎么了。

  之后,浅浅在她妈的提点下去跟栗子认了错儿,李子栗面无表情,可也没说让浅浅以后别和他一块儿的话,所以莫姑娘还是和栗子一起上下学一起吃饭,两人经常在一起,可是浅浅就是知道栗子不一样了,话少了点,经常阴沉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啥,浅浅在心里一直骂着栗子小心眼儿,却不知道最缺心眼的就是她莫姑娘喀。

  日子也便就在这种不咸不淡中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间浅浅和栗子也已经考完高考了,只是那年的罗叡笒成了栗子心中的隐刺,而浅浅在最初发现自己好长时间没见过也曾去过罗家找过罗叡笒,只是被罗婶儿告知他家少爷刚考完试就让罗老爷子下放到部队训练了。

  罗婶儿看浅浅默默的不说话,就说浅浅没事儿可以来罗家玩儿,浅浅应了,只是神情有些落寞。刚开始还会去罗家让罗婶儿给自己做好吃的,其实浅浅希望自己能碰见罗叡笒,去了几次也没见罗叡笒,浅浅便也不再去罗家了,只是去自己爷屋的时候目光总会转向罗家,可是她再也没见过罗叡笒,偶尔几次听爷爷说罗家孙子了不得,刚进国防大便以学生的身份立了什么功,后来又听她爷说罗家孙子到部队了,成兵王了,进特种部队了……连她爹有时候在饭桌上说起了罗叡笒也是赞誉有加。

  起初莫姑娘是高兴加崇拜的,时间一长就觉得自己和那少年的距离遥远的自己都陌生,短短的接触好像做梦一样,浅浅于是就决定把它当做梦一样,睡醒了就算了,只是偶尔在午夜睡不着的时候想想那个少年,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初中高中的校园生活还是挺丰富的,如花的岁月里,这件事也便微不足道的连浅浅都忘了她曾经和一个少年有过短暂的接触,栗子一如既往的守候着她。

  今天是浅浅她爷莫将军的七十大寿,浅浅爹希望大过一下,因为近年来老爷子的身体大不如以前了,好好操办操办让老爷子高兴高兴。可老爷子不同意,说是订两桌,亲戚朋友在一起聚聚,联络联络感情。说是随意订两桌,但全京城最大的酒店雅阁的三楼整个大厅都给老爷子备着呢。

  一大早,浅浅一家子连同栗子一家子,就直奔雅阁,看有什么需要准备的。说是准备,其实也就是小的在边上看着,大人在那核对酒水菜色什么的。

  浅浅这丫头又犯懒了,靠在栗子怀里正打盹儿呢,栗子哥就来电话了,说是赶晚上就赶来。哦,李子覃现在在部队,就是那个长青军团38军,现在也是混的人模狗样的。那人天生就是属于部队的,二十四就以经是一毛三了,正连长在职啊,整个军最年轻的连长。

  浅浅听见李子覃的声音就来劲了,两人拿着电话就开始聊,一会儿子覃哥我想死你了,一会你赶紧回来,我都等不及见你了,听得栗子在一旁直泛酸。夺了手机压着浅浅的头让他继续睡觉,就挂了电话。

  浅浅看栗子脸色不大好就乖了,继续睡觉去了。

  到了晚上,雅阁三楼刚一进门就是大大的花束上面写着“喜贺将军七十大寿"整个大厅都是灯火辉煌,莫老爷子更是光满面,拉着自家孙女儿在旁边,不时有人端着酒杯上前说各种祝酒词,顺带着夸了浅浅无数遍,这底下的人呐,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机会,都是见缝插针的哄老爷子高兴老爷子。莫老爷子看着自家孙女被夸,脸上笑得能开出花。

  浅浅见后面还有许多人在伺机上前,跟她爷说了声,借着上卫生间的由头溜到栗子这桌儿了。栗子这桌都是些小年青,算是从小跟两人玩到大的,见浅浅来,有人自动让出了栗子身边的位置。过了没多大会。就听见李子覃跟莫老爷子的说话声,浅浅等李子覃朝他们来的时候,早就窜上去拉着李子覃的胳膊娇娇的埋怨李子覃来的晚,李子覃自是对这小祖宗极尽娇哄之能事。

  大厅里人声、笑声、酒杯相碰声汇成一片,大厅角落的阳台上却有一个端着酒杯的高大背影,他冷冷着望着一个方向,眼里一片阴鸷,一口喝净杯中的酒,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恰好看见浅浅在李子覃怀里撒娇的情景。

  浅浅跟众人笑闹了一阵子,这下感觉真想去上厕所,便跟众人说了一声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来,等她快速整理好自己后,刚出门便被一只大手捂着嘴托着朝楼梯方向走去。莫姑娘大惊,死命挣扎,无奈此人力气巨大,单手拉着她,半拖着就到了楼梯口。到了楼梯口浅浅就被放下了,只是掩着口的手未曾放下,浅浅借着楼梯昏黄的光看清了此人的模样。

  一身作训服,身材异常高大,板寸头,等浅浅打量到人家脸上的时候,呼吸经不住一滞。这是怎样英俊的一张脸,五官如刀刻般深刻,脸上写满风尘的痕迹,线条利落而精悍,一双眸子如淬过水银般,亮的惊人,浅浅稳了稳自己的心跳,想着这人英俊的像撒旦,对,就像撒旦,因为阿波罗身上没有这种危险的气质。此时,这人正看着自己,眼睛里像是有急切又有贪婪,更夹杂着清晰地怒火,复杂灼热的让浅浅心惊。

  越是打量,浅浅越是觉得此人熟悉,像极了自己曾经那么年少时做的那个短暂的梦。浅浅的鼻翼煽动,挣扎着甩开了人家的手,那人见浅浅这样,顺势就放下了手。

  试探着问“罗…叡笒?”浅浅从这人神色上得到了答案,蓄了多时的泪珠儿扑簌簌的就滚了下来。挥拳扑向这人,边哭边说“这样吓人好玩吗?你知道不知道刚才我快吓死了…”

  罗叡笒擒住浅浅的两手,一使力将哭闹的丫头拉到自己怀了,紧紧的抱着,勒的浅浅生疼。

  怀里的少女闷闷的声音传出来“你放开我,混蛋,我跟你不熟,唔……”

  浅浅的眼前只有这人漆黑的眼睛,嘴唇上灼热一片,鼻息间尽是人家的气息,夹杂着硝烟味儿呼啸而过。浅浅觉得自己即将被这人吃掉,两片嫩唇被吮咬的的生疼,舌头窜进自己的嘴里打转,还勾着自己的小香舌用力的吸吮,浅浅的眼睛晕湿一片,朦朦胧胧的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快要被这人吃到肚子里去了。

  终于被放开了,浅浅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罗叡笒看着丫头肿的嘴唇,上面还有银丝,舔掉丫头嘴角的银丝眸光又暗了几分。

  浅浅姑娘委屈得快要死了,自己的初吻就这么没了,而且还是被自己几乎都陌生的人多夺走了,并且是以这种恶霸方式,眼泪又开始往下掉。越想越是委屈,想大声说出自己的委屈,又怕招来栗子他们,憋着气哭的直打嗝。

  罗叡笒看着这丫头哭成这样,举着浅浅,将她顶到墙上,放到和自己一样高,不顾浅浅的挣扎,单手抱着浅浅另一手给她擦掉眼泪,宣誓般的说“你是我的,永远是。”

  浅浅被吓傻了,看着这人认真的眼神打了一个哆嗦,觉得不是自己疯了就是这人疯了,挣扎就要下去。

  罗叡笒紧紧抱着浅浅又重复了一遍“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知道了吗?”沉沉的盯着她,浅浅如被蛊惑般茫茫然的点了点头。

  罗叡笒看着丫头点了点头,终是忍不住心中的渴望,低下头,擒住了丫头的小嘴儿。他吻得很用力,似乎借着一吻来戒掉心中的鸦片,炙热的气息,短促的呼吸,再再让浅浅迷惑,可又心安,他吻她的感觉熟悉的好像演变了千万次,可天可怜见,这是两人的第二吻。

  在浅浅呼吸又一次用尽的时候,罗叡笒放开了她,举着她的臀儿往上垫了垫,眼里的怒火这才消退了点。

  今晚罗叡笒在宴会刚开始时就给老爷子敬过酒了,那时浅浅恰好被她妈叫去训话了,让她今晚乖点,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去。罗叡笒敬完酒就说自己还得赶回部队就先走,莫老爷子万般不舍,但看他一身作训服都来不及换下就不再强留,放人走了。

  罗叡笒看众人都以为自己走了的时候,出大厅的时候顺势一拐就隐在了大厅的帘子后面,他想不被人打扰的看看自己的丫头。恰好这时浅浅嘟着嘴跟栗子诉苦呢,一张小脸皱的快成苦瓜了。看见浅浅,罗叡笒眼睛闪了闪,六年不见了,丫头真的长大了,出落得更加漂亮了,被家人养的极好。

  一头乌黑长发及腰,在灯光下闪着亮光,细瓷般的鹅蛋脸儿,上面的眸子黑黝黝的乱转,为丫头平添了股子灵气,小丫头子长得不高,但胜在纤侬有度,才不到十八岁就发育的极好,胸前挺挺的,原谅这干旱了许久的男人吧,看见自己的丫头子,眼光不自觉地就放在人家重点部位了,嗐。

  罗叡笒看着浅浅,眼睛在笑,可当浅浅在一众同龄人跟前说笑的时候,自然地在大笑的时候倒向栗子,极为熟悉的吃着栗子夹得菜,他不由得握住了拳头,胸腔里有火在烧,瞪着栗子揽住浅浅的那双手恨不得剁下来,那种狠劲儿连自己都心惊。经过这么多年,自己的情绪早就收放自如,这样的自己还是头一回。

  等到看见丫头扑在李子覃的怀里时,罗叡笒觉得自己的怒火达到了最顶峰,顺手端起窗台上不知谁放的的酒杯,一口灌下去。看丫头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立刻尾随过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