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第七章

住家野狼2016-11-11 15:1:29Ctrl+D 收藏本站

  “哎幺,罗爷爷的宝贝儿哎,好长时间没见了,丫头是越长越漂亮了”

  浅浅抬起头就看见一位身穿常服精神健擞的老人稳步走进了大厅。

  欢呼一声,浅浅扔下调羹就扑向老人。腻着声音直喊“罗爷爷罗爷爷,浅浅也想你。”浅浅这才知道这是爷爷的老友罗爷爷家,罗爷爷谁啊,全军总参谋啊,除了□咱国家的头儿那就是全军的最大的啊。很小的时候浅浅去她爷爷家的时候就碰上和莫将军下棋的罗世青,然后罗总参谋长一见浅浅就喜欢这丫头的不得了,见得次数一多,越发觉得这丫头头太可人疼了,宠这丫头都快超过莫将军了,哈,这走狗屎运的小丫头子,能得到总参谋长的喜爱。甚至至今浅浅脖子上挂的玉坠儿还是罗总参谋长送的,总参谋长送的玉不值钱也得值钱啊,更何况那玉可是乾隆下葬时口含的羊脂玉,你说那能不值钱?

  罗世青接住扑过来的小丫头哈哈大笑,末了捏着浅浅的脸蛋儿说“又长肉了啊小家伙,长高了不少啊。”说着拉着浅浅的小手就坐沙发上,递给浅浅调羹让她继续吃,浅浅也不扭捏,拿起调羹就又继续奋斗了。

  罗世青这才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孙子状似无意地问“叡笒啊,今天学校没事儿?”

  “嗯,我没上晚自习,在学校碰见莫浅浅了”

  “哦。”罗世青拖长了口音,没再说什么。他知道自己孙子主意正,从小就让自己很省心,叹了口气,咱们的总参谋长摇了摇头,这孙子太让人省心了,省心的让人担心啊。

  转过头看着浅浅“丫头啊,这是怎么认识了罗爷爷的孙子呢”

  浅浅撅了撅嘴,放下调羹看向罗叡笒,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罗爷爷的话。

  恰好这是罗叡笒也吃完了炒饭,看着浅浅含冤加求救的小眼神儿,顿了顿,跟他爷说“这丫头肚子不舒服,恰好碰上了就带到家里,罗婶给炖了汤喝。”

  罗叡笒看着浅浅感激的小神情勾了勾嘴角,在浅浅水漾的眸子里放松了自己,然后温暖了整个大厅。

  罗世青咳嗽了一声,罗叡笒调转了视线,浅浅的脸上开始火烧火燎了起来,这时候肚子也不疼了,就站起来想要回去。

  罗世青看浅浅这架势是要走,赶忙跟罗婶儿说给浅浅家里打个电话说丫头在他跟前儿,会晚点儿回去拉着浅浅又坐了下来。

  浅浅看了看罗叡笒刚刚看自己要走的时候皱起的眉头随着自己坐下来的时候又舒展开来,莫名的有些欢喜,那人,其实对自己有点上心的吧,浅浅偷笑了一下。

  少女情怀总是诗啊,咱们的莫姑娘被男色引诱陷入初恋了呢。

  罗叡笒看丫头有些子无聊,就说“去找罗婶儿问问你这个时候该注意点儿啥,别自己连自己都收拾不干净。”

  浅浅觉得这人似乎在嘲笑自己,便嘟着张嘴儿气呼呼的瞪着罗叡笒。罗叡笒看浅浅如同炸了毛般的小猫儿一样,着实可爱,便凑近了浅浅,手掌贴上浅浅的嫩颊,软了声音“去吧,不会收拾自己,难受的总不会是我。”浅浅着脸蛋儿想着这人连两句哄人的话也不会说,偷偷看了罗爷爷一眼,看老人家含笑看着自己,跳起来就蹦进了厨房,似乎听见罗叡笒的浅笑声。

  看着浅浅进了厨房,听见了浅浅清脆的声音和罗婶儿慈爱的声音,罗老爷子知道孙子有话对自己说。

  “我同意你的决定爷爷”一贯的清冷,但多了些人间烟火味儿,不再似往日的冷情。

  “你可要想好,这关系着你的一生”罗老爷子似乎不敢相信一直反对自己的提议的孙子这么轻易地答应了下来。

  “嗯,我已经想好了”罗叡笒沉稳的点头。“另外我决定不出国,上国防科技大了。”

  罗老爷子惊讶的坐直了身,看着自家孙子,有点儿不可置信,听见浅浅的笑声,似乎又明白了点儿。

  一直以来自己希望孙子能走自己给安排的路,进军政界,毕竟自己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对唯一的孙子以后的路还是能起点儿作用的。但自打出了那件事儿后,孙子就坚决反对以后进军政界,;连带着跟自己也疏远了不少,罗老爷子叹了口气,眼角有些湿润。想到孙子看浅浅的眼神和答应自己的安排,知道这次,怕是浅浅的出现起了作用呢。

  是的,罗叡笒一直是知道浅浅的存在的。

  罗总参谋长和莫将军两人有着过命的交情,当初两人同是老虎连的兵,都是刺头式的兵王,一个在一排,一个在三排,谁也不服谁,但平时都是王不见王,没有过多的交际,也便相安无事。谁知道后来有那么多的交际,最后演变成英雄惜英雄,连带着两人的家属,也就是莫奶奶和罗奶奶也变成了闺中密友。

  两人在当时都怀孕的时候就约定生出来是一儿一女就结亲家,两女儿就结金兰,两儿子就为义兄弟。可惜生出来都是两小子,两人都扼腕不已,浅浅她奶奶最是失望,因为她老人家希望有个女儿。

  等两兄弟都结婚的时候,两老姐妹又把注意打在孙子们身上,希望两人可以做成亲家,可惜最后出了那事儿,罗奶奶最终也没有和自己的老姐妹结成亲家。

  罗老爷子在看见浅浅的时候就起了完成老伴儿心愿的念头,和莫将军一说,正合两老人的心愿。莫将军便跟浅浅爹妈说了,再加上莫奶奶的一番对已逝老姐妹的哭诉与不舍,浅浅她娘就同意了,咱莫军长想了想,没浅浅妈妈那么感性,这毕竟关系着自己宝贝儿的一生,就说他们考虑考虑。等过了一两周浅浅他爹无意中见过罗家孙子以后,就同意了,觉得自家宝贝倒是可以托付给这么个小小年纪就少年老成的孩子,看得出来很懂事,虽然不苟言笑了点儿,但看得出来是个有担当的孩子。

  于是应承了下来,但加了条件,说是要是以后孩子们自己不愿意,大人绝对不能强加干涉,这也算是保障了自家宝贝的各种权益,瞧瞧,这莫军长就是不一般,各种好儿都留给自己闺女了。

  罗老爷子大喜之下,就把家里的传家宝交给了浅浅爹妈,莫军长是个识货的啊,硬是不要,莫老爷子发话了叫收着,莫军长也便收下了,知道这算是聘礼了,只是这聘礼委实贵重。

  浅浅妈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浅浅的时候,两口子再三叮嘱丫头千万别把这东西轻易示人,一定挂在脖子上带的好好的。浅浅在再三的叮嘱下也便知道这东西很重要,但没人给浅浅说这是她的聘礼,因为不想她小小年纪就有心理负担撒,浅浅也便不知道罗叡笒这个人,在她爷大院或许碰见过,依这丫头的性格,也没怎么注意。

  而罗家这边呢,罗叡笒早早就知道了自己有个小未婚妻叫做莫浅浅,是西头儿莫爷爷的孙女,一个甜娃娃。而李家老大李子覃又和罗叡笒是一个班,经常从他口里听见丫头的各种事,自己也远远的看见过这丫头多次,罗叡笒也不知道是几时开始莫浅浅这三个字会自动让自己的耳朵竖起来。

  每次听见李家老大说丫头的各种事儿,罗叡笒都有股让其闭嘴的念头,仿佛自己的私有物被别人惦记着,所以附中六班的所有人都知道罗叡笒和李子覃不对盘,这次李子覃就是和罗叡笒置气打篮球呢。平时对这种挑衅冷处理的罗叡笒在听见李子覃的提议时,想也不想的便答应了。

  然后,他开始有了与浅浅的第一次正面接触。然后,罗叡笒觉得原先纯粹属于少年占有欲作祟的自己第一次心情发生了改变,那里面似乎已经开始不光光是占有欲了,自己的心房似乎被玻璃样儿的浅浅打开了一丝缝隙,阳光照进了一丝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