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至浅

第三章

住家野狼2016-11-11 15:1:11Ctrl+D 收藏本站

  李家老大李子覃,打一出生就被李参谋爹娘接过去了,等李参谋发现他六岁的大儿子被两个老人惯得不成样子的时候,决定是时候把老大接到自己身边了。

  这李家老大,打小儿就不是个善茬儿,刚出生没几天就敞着亮嗓子嚎,那中气足的,比个大人的声音都亮。在爷爷奶奶的宠溺下,整个就一土霸王。

  这李家虽没有莫家的显赫,但好歹也出过将军撒,要不怎么李参谋在没有知天命的年龄就做了军区参谋呢。哎,还是老话说得好啊,大树底下好乘凉喀,虽说将门家的伢子们谁也不承认自己仰仗过家里的势力,但大家都明白啊。哎,扯远了,还是说说这李家的老大。

  李老爷子宠自家这大孙子撒,底下人个个都是人精呢,谁不知道惹了李家大孙子比惹了老爷子还了不得,然后在底下人远到大院儿卫兵,近到老爷子身边的警卫员都惯着这小崽子撒,大院儿里年龄差不多的男娃娃们,谁没挨过这小子的揍?

  老爷子在的那大院儿里,大人说起李家大孙子是边摇头边羡慕啊,为啥啊,自家的孩子差不多都被这小崽子揍过啊,完了你还没地儿说去,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可又个个在心里羡慕这男娃娃野的好啊,咱在部队里混过的的诸位都教育自家娃娃必须得有尿性啊,这小崽子从小就野成这,还真真儿的验证了将门虎子之说呢。

  最后李参谋不顾家里两老的阻拦,硬是揪着李子覃同学的耳朵连踢带踹的把大儿子带回了家。

  这李家老大回了自己爹妈家不打紧,可家里还有两小的才一岁多啊,这下真真儿的精彩了。

  李家老大是土霸王啊,虽然知道自己有弟弟,时不时他还是会随奶奶姑姑阿姨等去看看自己弟弟的,李参谋两口子也时常带着栗子回去看他的,他也是挺待见自己这弟弟的,也帮着他妈给自己弟弟换过尿布,可他不知道自己家还有个女奶娃娃啊。

  莫浅浅姑娘见李家老大的时候刚一岁多点儿,这傻丫头见谁都是甜甜的笑啊,李家老大冷不丁见了这么个散发着奶香味儿的甜娃娃,霎时间就有点儿发愣了。想他李子覃一直都是和满身是泥吧的疯小子们在一起野的,哪时候见过这么个娇娇嫩嫩的小东西撒。

  还是他妈把他揪到还抱着奶瓶儿边朝他笑边喝奶的浅浅跟前儿的,跟他说这是莫叔叔家的妹妹,以后必须得护着妹妹,李子覃还没说话呢他爸就说,你要是敢欺负妹妹,老子就抽死你。李子覃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刚想习惯性的顶他爸的嘴,看了浅浅一眼,莫名的咽下了到嘴边儿上的话,还冲着浅浅傻笑了一下。

  栗子同学还不满两岁呢,看他哥这样儿,嫌恶的的不得了的样子皱起了自己的小眉头,给浅浅擦了擦嘴。这模样逗乐了老李两口子,却惹火了李家土霸王,像个小火炮一样,冲上去就想推栗子小朋友,被李参谋一声给喝住了,撇了撇嘴,李子覃就过去坐浅浅旁边不搭理他弟了。浅浅左右看了看,冲李子覃脆生生的喊了声哥哥。

  小小的李子覃朋友听了这一声哥哥,按照他一贯的习惯,指着浅浅跟李参谋两口子还有他弟牛气哄哄的说,这丫头我罩着了,以后谁惹他,就是跟我过不去,说完还像自我肯定般的点了点头。嗨,你看这小崽子,在爹妈跟前还能出了大院儿土霸王的作风。

  李参谋憋着笑说以后再这么跟人说话老子就揍死你,说完看自家儿子故作大人的样儿扭过头就憋不住的扑哧一声。李妈妈点着浅浅的小额头说,个小家伙又多了个护着你的小哥哥,浅浅依旧笑得没心没肺,抓着栗子妈的手直喊干妈,喊酥了栗子妈的心吆,嗨,个小丫头子。

  自此,李家两兄弟为了谁为浅浅擦嘴,谁领浅浅玩儿这些鸡毛蒜皮子的事儿展开了持久的争夺权,好在李子覃同学很快就上学了,与浅浅做伴儿的依旧是栗子。

  莫浅浅就在这众多的关爱中如一个小秧子样很快抽长了,虽然有过感冒发烧这样的小病小灾的,但在两对儿父母外加李家兄弟及一干亲戚朋友的宠爱中无甚风浪的长到了十二岁。

  这一年,发生了件大事,关于莫浅浅姑娘的啊。浅浅从小到大都是跟栗子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两人从小到大都在一个班,时间一晃他两就走过了幼儿园的大小中班和小学的六个年头,两人即将小学毕业。栗子一直很护着浅浅,其中不乏帮这懒丫头写作业和掩护上课睡觉的事,浅浅这丫头一直都很乖,可是就是爱睡觉爱吃零嘴儿,早上还爱赖床,少不了让栗子帮着她。这么多年,浅浅的走过的路都有栗子的痕迹,可偏偏这一件事儿算浅浅的大事儿,边儿上头一回没有了栗子。

  话说这天已经到周五了,浅浅商量和栗子一起回家吃她干妈做的饭,今天一下午浅浅都觉得自己小腹有点涨涨的疼,想着赶紧回家吃点热的东西看能不能好点儿。

  可惜半道上遇见一个大院儿的林东子,这林东子一直和李家老大在一起,对两人一直都挺关照的,两人和林东子打了招呼,乖乖的喊了声东子哥,林东子应了一声。完了扔给栗子一包东西,让栗子去人大附中,送给他哥去。说是李子覃留下来跟人打篮球置气呢,完了还得上晚自习,这不还没吃饭呢,两人反正放学了碰巧遇上了就给送去,他还得回去吃饭呢,他妈还等着呢。两人知道他们这会儿高三了,家里给抓得紧,拿着东西就往附中走。

  等到了附中,老远就听见操场上喊得热火朝天的,两人准备朝操场的方向走去,可恰巧在这时浅浅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儿想尿尿的感觉,因为感觉小裤裤上有点儿湿乎乎的,便跟栗子说了声去上厕所。栗子叮嘱了浅浅让不要走远,他送完东西就回家,浅浅急着找厕所就应了。好不容易在操场边儿上的一栋楼里找到了厕所,浅浅走进去,脱下小裤裤就傻了。浅粉色的小裤裤上有坨好大的血色,虽说浅浅妈和她干妈都跟浅浅提点过这事儿,可临了(liao)了浅浅真的面对的时候就傻住了。

  浅浅习惯性的想找栗子,可喊出声的时候就打住了,知道栗子不在,浅浅慌得眼泪直打转。这丫头哟,尽是让人惯得,提上小裤裤,拉好裙子,就急着去找栗子。蒙头冲出去的时候,嘭,的一声,有人闷哼了一声,浅浅碰上了一堵墙。幸亏这堵墙反应快拉住了浅浅才让这不看路的小丫头子没飞出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