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不,是林疏阑故作天真的一笑,雀跃地回答:“好。舒悫鹉琻”他没想到办法会这样奏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变成十岁小孩时的形态,穿着极好地到街上闲晃,当然还有保镖跟着,这样才能体现他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还真的有人,哦,是有鬼继续作案,身旁的这绑架犯不是人,在这里被称之为吸血鬼,或血族;在他原来的界面,这没心跳的,爱吸血的家伙被称为僵尸。

    虽然叫僵尸,却不一定僵硬,别被电影里一蹦一跳,或者腐烂着半边脸,走路迟钝又没大脑的家伙们给误导。僵尸确切来说是一个种族,需要吸血维持生存和修炼,大家在电影里看到的那些家伙,其实只是等级高点的僵尸控制的死尸奴仆而已。从广义面上来讲,叫僵尸也好,叫吸血鬼也罢,都属于鬼道修行的一种。

    反正就是鬼,林疏阑被抓后,佯装稚嫩的哭闹耍懵,三句两句便从这个笨蛋吸血鬼口里得知‘蔷薇花宴’的事,便断定欣欣一定也是被某个吸血鬼抓了,于是就不动声色地跟来了。

    到了庄园,他没急着用神识探查,既然来了,就瞅一瞅这个‘肚肚渴公爵’到底是神马级别的僵尸,呃,吸血鬼。

    他跟着摩尔走入城堡高耸的大门,在几个带着布鲁赫家族徽章的男吸血鬼检查了一番后,正式迈进了华丽又宽敞的宴会大厅。

    可容纳万人的大厅铺着蔓藤纹路的大理石,吊着高高的圆顶,厅内规则的伫立着六根爱奥尼柱,与圆顶连接之处还雕刻着蔷薇花朵,精致大方,将整个空间与自然融为一体,典型的文艺复兴建筑风格。

    大厅两侧的墙壁挂着各种著名油画,四周则摆放着插着蔷薇花的水晶瓶,高贵端庄,又不失诗情画意。

    林疏阑注意到正中的最前端,左右分别有一排半弧形的水晶长梯,显眼地衬托出两楼一座金蔷薇圆形拱门,他远远地都能感觉到紧闭的拱门内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在波动。

    他将神识与气息收敛,打消想玩玩的冲动,等会找到欣欣,尽量悄声潜出去,不看热闹了。

    到不是他还没见到‘肚渴公爵’就心生惧意,而是大厅里黑压压的一片人,呃,是一大波……僵尸,少说也得一、两千吧,开玩笑,他一个人能对付这么多吗。何况这是人家的种族大型聚会,你来捣乱,就是跟整个血族过不去,这可不比弱小的海妖族,血族数量可是相当庞大,而且实力也不差,他本意是救人,没必要给自己树个大敌。

    思及此,林疏阑开始放眼查找欣欣的踪迹,这大厅起码有五、六百个小孩,有些好奇地东张西望,有些胆怯地低头不语,有些神色期待,有些一脸害怕。

    小孩们大部分是西方面孔,所以找起来很方便,林疏阑看完大厅内所有小孩,发现欣欣竟然不在。

    可能还没到吧,林疏阑没有着急,散漫地打量起周围这一大波像贵族般,优雅交谈的吸血鬼们。

    “摩尔,你来了。”一个脸白的似张纸的胖子走了过来,他后面还跟着一个金色卷发,却表情呆呆的小女孩。

    摩尔眼睛一亮,热情地招呼道:“乔治,好久不见。”这胖子是他逃亡期间在f国认识的一个朋友,非常仗义,帮过他的忙,号称‘消息通’。

    胖子乔治瞟了一眼摩尔身边的小男孩,表情古怪地说:“你怎么带个东方男孩,不知道公爵大人喜欢金发蓝眼的吗。”

    “啊,不…知道。”摩尔表情茫然,他看到艺术节上另外一个同族抓的东方小女孩,还以为东方的比较独特,所以一看到身旁的小蓝,就毫不犹豫地出手了。但这位好朋友向来消息灵通,说的应该没错,这让他心里凉了半截。

    乔治见摩尔神色不佳,又打着哈哈,安慰道:“说不定公爵换喜好了呢,你先别丧气,这每次‘蔷薇花宴’至少有千儿八百的小孩,公爵多时选过三十来个,少则十来个,这比例还是有希望的。”

    “噢,你说的是。”摩尔恹恹地回了句,心情还是很沮丧。

    “摩尔,打个商量。”乔治又多看了摩尔带来的小男孩几眼,越看越觉得很特别,于是起了小心思:“如果公爵看不上你的东方男孩,就给我吧,我出三万欧元。”

    摩尔愣了愣,三万欧元够他逍遥好一段时间了,也可以买一些血族的特殊药剂或武器。他看向旁边听不懂他们说的f语,眨巴着眼睛,满脸无邪的小蓝,犹豫了好一会,忍痛拒绝:“不了。”

    乔治什么都好,就喜欢豢养小孩当血食,且还经常吓唬小孩以得到精神上的满足,他不想可爱的小蓝以后生活得如此凄惨,如果真不选上,他一定放小蓝回家;如果选上了,那他只能说抱歉了。

    “那就算了。”乔治也没勉强,转而说起另外一个重要消息:“摩尔,你的‘初拥’是瑞卡&8226;索费亚德给你的吧。”

    “是啊,怎么了?”摩尔不明白对方忽然提起这个事。

    乔治用遗憾的语气,说:“他死了,上周在h兰被一个猎人给割头了。”

    “啊!?不会吧。”摩尔忍不住惊呼出声。

    “是真的,节哀顺变吧。”乔治摇了摇头,脸上的肥肉也随之甩动,看起来十分滑稽。

    可摩尔却笑不出来,在血族的世界里,给予自己‘初拥’的吸血鬼相当于自己的‘父亲’,是真正血与血交融的关系。听到这个消息,他内心非常悲痛和忿恨,在这个世界不管是人,是吸血鬼,还是其它生物,实力决定了一切,不然就算你出身再高等,也只能任其宰割。

    “各位同族,欢迎大家来到参加‘蔷薇花宴’,我们崇敬的,伟大的,优雅的,充满艺术气质的杜克公爵即将从沉睡中醒来,大家欢呼吧!尖叫吧!”一个打扮美艳的贵妇站在两楼金蔷薇拱门旁,兴奋无比地嚷嚷,那声音分贝高得不用扩音器就响遍全厅。

    噢!

    喔!

    呀!

    顿时整个大厅沸腾了,盛装打扮的吸血鬼们各种激动,像演唱会上的狂热粉丝,扯着嗓子乱嚎。

    还是人类的小孩子们胆大点的跟着尖叫,胆小的直接被吓哭吓尿,这一下哭声连同乱七八糟的声音让大厅吵闹得跟菜市场似的。

    过了两分钟,金蔷薇拱门发出‘吱嘎’一声,接着缓缓开启,从里面飘出无数的红蔷薇花瓣,随着漫天纷飞的花瓣,一个高挑的人影从打开的拱门里缓步走了出来。

    这时,吵闹声嘎然截止,连哭闹的小孩子们也噤声瞪大双眼,望向在蔷薇花瓣的环绕下,逐渐清晰的人影。

    先入眼的是一身米黄色的立领半长礼服,上面绣着精致的蔷薇花暗纹,紫色马裤与紫色的长靴,华丽中透着雅致。再能看清的是一头紫色的长发,被服帖地扎在脑后,在灯光下,随着走动,闪耀着时深时浅的亮泽。

    等男人完全走出拱门,站到二楼露台上时,蔷薇花瓣逐渐散去,一张白皙的男人脸孔一览无遗,有着西方人的深邃,也有着东方人的细腻,轮廓完美得就像造物主亲手所刻。优雅的眉,高直的鼻,棱角的嘴,特别是那双狭长的双目,璀璨如太阳,眸子竟然是血族们又爱又惧的金色。

    而在这张面容的右眼角有一颗小小的紫色泪痣,为人神共愤的相貌更添一丝撼动心神的蛊惑。

    帅?俊?美?都不足以形容。

    男人拥有一种无与伦比的高贵之姿,仿佛万物都应该臣服在他脚下的气场。

    事实上,在场的吸血鬼们也这样做了,他们右手放于胸前,低头躬身行礼,整齐地唤道:“公爵万岁,血族永盛。”

    林疏阑在心里嗤之以鼻,作为一族的王,‘肚渴公爵’有一点点王八之气多正常啊,走出来就走出来呗,还弄得满屋子的花瓣,风骚什么!

    不过呢,金眸的僵尸,呵呵……。

    他百分之两百的打不过,所谓人外有人…,是人外有鬼,天外有天嘛。即便没交手,人家等级摆在那里的,傻子都知道能不能打过了。

    林疏阑没兴趣再探究露台上的男人,转移视线寻人,这次顺利地在离大门口没多远的地方,发现了欣欣。她此刻正被一个秀气的少女给紧紧抓住右手,低头着抽泣。

    杜克公爵受了一众族人的行礼,如唱歌般地吟道:“美丽的夜晚,蔷薇花绽放,这是我们欢聚的时刻,十年如一日,就让我们今晚畅饮一杯杯鲜红的温暖,点燃我们内心的真实,肆意狂欢一整夜吧。”

    他话一说完,平缓地抬起手,向前微微一招,大厅内的半空中忽然浮现一个超级大的水晶圆桶,里面满满的盛放着鲜红的液体。而在水晶圆筒的底部,有数个透明小管子,以及漂浮在空中,随手可拿的水晶酒杯。

    br>“噢,天啊,是蔷薇花酒。”

    “啊,蔷薇花酒。”

    “哈哈,我要畅饮。”

    “公爵万岁。”

    ……

    对方露这一手,让林疏阑变得谨慎起来,他望向浮空的水晶圆桶,思量自己能不能做到的同时,撇了撇嘴。

    切!什么蔷薇花酒,明明就是人血兑酒,跟二锅头加水一样,为毛非要取个诗情画意的名字。

    --

章节目录

魔修诱受在现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佩月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佩月诗并收藏魔修诱受在现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