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斯专心地看着笔记本屏幕,习惯性地摸了摸下巴,感觉到了有些扎手的胡茬,这变回双腿后,胡子也一如既往的长出来了,如果不是胸口时而冰凉,时而发热的蓝宝石印记,他还真怀疑自己做了一个梦。

    但这是一个美梦,不是因为他拥有什么人鱼族的传承,而是被少年接受了,且有了亲密的关系,想想都觉得心花怒发。

    不过,当前不能只顾着高兴,他得快点解决这次出海所发生之事的后续问题。

    mr联合军事演习在t平洋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想掩饰也掩饰不住,不过得到两国官方回答是,军演期间出了一点点小小的纰漏,具体什么纰漏,两国都含糊其辞,其它国家的媒体记者挖不出丝毫内幕。

    可是,媒体不知内幕,不代表其它国家的情报部门是吃干饭的,多多少少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比如,mr联合军事演习在t平洋遭遇海底不明物体袭击;a号母舰受损严重,一艘导弹巡洋舰几乎报废,伤员颇多,却无死亡,等等。

    这些都是他电话联系一些特殊朋友,得知而来。

    图斯思考了一会,抬眼看向魏铭海,出声道:“魏局长,有话你就直说吧。”他从小接受精英教育,并引领马士基集团登上航运巨头的宝座,可不是传说中的败家子。在大家眼里,他是一个风趣幽默,八面玲珑,交际手腕一流的人;事实上他心机深沉,极懂得察言观色,洞悉细节。

    很显然,魏局长在这里一言不发的等待不是为了找他聊天。

    “叫我魏铭海就可以了,不必这样生疏,小阑已经跟我说了你的事。”要说魏铭海也是正常的男人,虽然表面不在意少年到处招蜂引蝶,可有时吃点小醋是合情合理的,特别他说这句话,是为了摆清楚自己的立场,或者说是在少年心中的位置。

    “哈哈,是吗,那我叫你魏,你叫我图斯好了。”图斯笑容满面,一脸真诚套近乎的神态:“魏,你真像林的长辈。”

    魏铭海被图斯不留痕迹地还了一击,脸上并没做任何表示,心里却暗忖,笑里藏刀,难怪这家伙能和陈澈成为好朋友,果然是蛇朋鱼友,狡诈奸猾。

    他自动过滤掉这句话,又不是来跟对方耍嘴皮的,直接简明扼要地说重点吧:“小阑平安‘被救’的消息已经众所周知了,而你目前‘下落不明’,‘刚刚’被华夏国海上搜救小组在公海一个小岛寻到,正送往医院;另外,你送给小阑的碧涟号游艇属于马士基集团,现在游艇和艇上的人已被m方控制,你应该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吧。”

    出事当天,碧涟号游艇,包括上面的人统统被m方以安全护航为理由,变相软监了起来,现在停靠在了h国p市的驻m军海港基地里。强行闯入军演海域的图斯的身份自然也被查得清清楚楚,不过人家以为他已经嗝屁了,毕竟掉海里找不到尸体多正常。再说,m国的情报部门又不是摆设,图斯如此巧合的出现,人家自然会生疑,顺藤摸瓜地寻找蛛丝马迹。

    魏铭海之所以没阻止图斯向外打电话是因为他们已安排好了一切,可以对外公开图斯被搜救到的事了。

    图斯听完,收敛笑容,语气严肃地说:“你放心,游艇上的工作人员全是我本家的亲信,船长洛欧跟我二十多年,很懂得应付这种事,会找合理的理由搪塞过去的,量m方也不敢乱动手。”

    “我相信你属下的忠诚,可你别忘了,想让人说实话有千百种方法是不需要严刑拷问的。”魏铭海语气平平的阐述一个事实,图斯到底是商人,对各政界的行为方式不大了解。十有小阑潜水下去没再上来的事已经被m方知晓,这稍微一联系,有可能会让m方产生怀疑。但好的是当时小阑并未暴露形貌,对方就算怀疑,暂时也无证据。

    图斯没有反驳,沉默了片刻,反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魏铭海回道:“我想请你借m方扣留碧涟号游艇为借口,通过你家族势力将事情影响扩大化,保持暧昧的姿态,转移m方情报部门的注意力。”虽然这样会让图斯本人陷入麻烦和危险,可是图斯的身份地位在国际上比小阑影响力大多了,m方必定有所顾忌。

    图斯毫不犹豫的点头,少年比他生命还重要,只不过他不明白的是正在敏感时期,为何少年要去y国?

    “林在这里时候去y国,你们都不担心?”

    “出了一件急事,他执意要去解决,不过他是暗中用另外的身份到y国的,应该没多大问题。”魏铭海其实也不想少年这时出华夏国境界,但少年决定的事,他无法更改。只怪这件事,来得太忽然,太蹊跷了,他都没琢磨个所以然出来,少年就亲自前去了。

    到底是什么事?让林疏阑没来得及调养伤势,就万里迢迢地赶到y国呢?

    ——

    爱丁堡是y国著名的文化古城,是苏格兰文化历史的重要发源地。市中心分为两部分,旧城是高贵迷人的中世纪城堡;新城则是幽雅杰出的乔治亚设计风格,周围环绕的优美鹅卵石通道把过去和现在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让初来此地的人们有种穿越在时空漩涡里的奇妙感觉。

    提到了爱丁堡,就必须得提每年八月份在爱丁堡举行的国际艺术节,这是历史上最悠久,规模最大的艺术节,也是被世界上公认最具活力和创新精神的艺术节之一。

    而每年的这一个月,亦是爱丁堡最热闹,最繁荣的时刻,因为这里将汇聚全世界各类艺术家,表演团体,以及观光游客。

    韩梦媛带两个女儿前来这里游玩是想熏陶一下女儿们的艺术气质,她也考虑到了游客甚多,出门前特意带了两个保姆,两个保镖,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呜呜,小阑,怎么办啊,欣欣已经失踪三天了,呜呜……。”韩梦媛一边用丝绢抹泪,一边眼巴巴地看向自己的儿子。

    大女儿欣欣前天下午在游玩时,就一个转角没看到,便失踪了。刚开始她还没慌,寻不到人,就向当地警方求助,可是将城里城外翻了个遍,都没找到。不仅如此,在游客甚多,街道监控摄像头密集的情况下,警方竟然毫无线索,欣欣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原猜想有可能是绑架,可等了24小时后,她坐不住了,火急火燎地打电话给儿子哭诉。

    要说这个儿子,她一开始是惧怕,后来接触多了,才发觉儿子其实是一个蛮随和的人,只要你对他好,他对你也不差。再加之她一直抱着弥补和悔悟的心对待这个儿子,他们母子关系还算越处越融洽。前段时间她过生日,儿子还派人特意送来亲手雕的一套玉饰,让她感动了许久。

    而这个她亏欠了十多年的儿子也很有作为,在华夏国,走哪不是听到关于儿子的各种赞美,以及对她的各种巴结,连那些以前嘲笑她的名流阔太太们如今都得百般讨好她,可谓风光无限。

    她享受这些的同时,也懂得分寸,知晓母子关系维持不宜,从不过干涉和过问儿子的任何事情,不去打搅儿子的工作和私下的生活。可是,大女儿欣欣失踪是件天大事,她必须得求神通广大的儿子帮忙了。

    可让她失望的是,儿子前晚抵达爱丁堡,说出去调查,今天早上回来得到的结果还是没找到。

    “哥哥,嘤嘤,姐姐呢,嘤嘤,我好想姐姐。”六岁大的囡囡哭得稀里哗啦,大眼睛肿得跟水蜜桃似的。

    林疏阑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将囡囡抱起来,取出一颗丹药捏破,然后敷上囡囡的眼睛,运功化散灵药,帮其消肿。

    随后他抱着囡囡坐到酒店房间的沙发上,语气淡淡地安慰:“好了,都别哭了,欣欣目前不在爱丁堡了,我必须到周边地带去寻找,你们先回国吧,不然我不放心。”

    欣欣失踪得太奇怪了,没有目击证人,没有遗留一点线索,他无计可施,只能用神识一一仔细寻查。这儿人流量多,乌七八糟的细节更多,对他的神识消耗也极大。经过一天半的寻觅,连他最不喜的十字架教堂都亲自潜进去寻找过,确定欣欣已不在这个城市了。

    韩梦媛听言,心里‘咯噔’了一下,忍不住往坏处想:“小阑,难道欣欣……。”

    “没有,别想太多,我会找到她的。”林疏阑说这话不是故意让韩梦媛安心,是他用了一种关于血亲方面的秘术,确信欣欣肯定还活着。但要这片广阔的土地上漫无边际地寻一个小女孩,太难了。

    不过,还是有一个突破口,他从y国警方以及陈澈方面传来的信息中得知,最近两、三个月,y国境内一直有十来岁左右的小孩失踪,有本国,也有国外的,前前后后共有三十来个,却都有一个共同点:出身良好,相貌特别漂亮,无故失踪,没有任何勒索电话或消息。纵使家长们动用一切关系,急白了头发,依然没找到一个孩子。

    在一个庞大的国家,两个多月内失踪几十个孩子也不算什么大事,可这都是些非富即贵的孩子,为此y国警方成立了专案小组,可目前案件没多大进展。

    但是,这些信息对林疏阑来说很有用,使他想到了一个很不错的主意。

章节目录

魔修诱受在现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佩月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佩月诗并收藏魔修诱受在现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