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越&刘夏

    番外二:

    j市的冬天,是真的很冷啊。

    窗外是下得昏天暗地的大雪,视野所及,白茫茫的一片。

    刘夏坐在窗口,敲打着键盘的手都冻得有些僵硬。她拢起手,往手心哈了口气,透过门口那郁郁葱葱的植物往外看了眼。

    医院下午有个研讨会,这会外间正在登记信息,确认名单。

    各色各样的声音有些吵,吵得她心浮气躁。索性把手边的工作放下,端起茶杯去茶水间倒点热水喝。

    自从前天工作间的空调坏了后,有小太阳的茶水间便变的格外得热闹。刘夏坐着烘了一会手,等全身都有了些暖意,便端着茶杯准备回去。

    “哎,夏夏。”小乔转头看见她,招招手:“夏夏不就是z大毕业的嘛,打听z市消息可不得找她。”

    “我就是想问问你,万邵生物技术公司你知道吗?”小乔挨过来,眨巴了两下眼。

    刘夏点头。

    万邵生物技术公司是邵醉老师的公司,刘夏在校内听过邵醉的讲座,更别提她的教授和邵醉是同门,关系深厚,以至于他们这批学生都和万邵生物技术公司颇有渊源。

    小乔的眼睛一亮,嘴边笑容欢喜:“那你给我们说说嘛。”

    刘夏看她那副花痴的样子就来劲,食指挑住小乔的下巴,颇有那么些调戏地开口问道:“小妖精又看上哪家公子了,嗯?”

    小乔被她逗得忍不住发笑,配合地眨眨眼:“万邵家的公子哥们长得都好俊俏。”

    刘夏眯起眼,搂住小乔的腰把她拉近自己,风流了语气:“有我俊?才一会不见,乔姑娘就见异思迁了,真是太伤刘某的心了。”

    话落,只察觉到整个茶水间一静。

    刘夏丝毫没有察觉气氛的不对,边放开小乔,边摇摇头一副失意人的架势端起茶杯转身离开。

    刚迈出一步,看见站在门口的那个人时,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了一样,外焦里嫩。

    分手这么久,刘夏是真的没料到……她在j市遇到李越的时候,会这么……尴尬。

    虽然李越只是来茶水间倒杯水喝,匆匆来去。但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依旧在刘夏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导致她这一早上的工作效率降到了史上最低点。

    刘夏和李越是青梅竹马,她的青春就叫李越。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就连读研都在一起。近二十多载的时光里,他们彼此毫无缝隙地参与着对方的生活。

    但就在刘夏研一时,j市的姥姥重病,她跟着母亲回来照料起,一切发生了改变。

    父亲的工作失意,身体不适,姥姥又病重。整个生活的重担突然压了下来,猝不及防。母亲陷入了两难的选择里,刘夏在这个时候选择了休学工作,留在j市照顾姥姥。

    她拒绝了李越的求婚,也撕碎了两人曾经憧憬的蓝图。原本密不可分的两个人,就这么分手,各走各的路。

    虽然没有刻意避开李越,但分手后依旧情同陌路,时间一久,连她都想不起来,到底有多久……没有见过他了。

    戚年前两年还总是装作不经意地提起和李越有关的事,等发现这种提及对于刘夏而言其实是种折磨后,便渐渐地闭口不言。以至于,她都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也不知道,他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晚上照例和戚年视频通话时,刘夏装作不经意地提起:“最近有研讨会,忙得我焦头烂额。”

    对面一直揉七宝脑袋,捏它尾巴的人立刻竖起耳朵:“忙得焦头烂额?”

    “是啊。”刘夏皮笑肉不笑地往嘴里塞了瓣橘子,沉了声音:“我说师母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了?”

    戚年顿时心虚,揉着七宝的胸毛,眼神直转悠:“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啊?”

    话落,似乎是听到一声不太赞同的轻斥着。下一秒,刘夏就看到迈进视频里的纪言信。

    他在戚年的身旁坐下,略打量了她几眼,淡着语气说道:“李越去j市了,不出意外,你们今天应该见过面了。”

    在纪老师面前,刘夏再大的气焰都灭了,立刻乖乖点头:“中午见到了。”见面的方式还不堪入目……

    纪言信“嗯”了声,显然对于别人感情的事并不热衷插手,不轻不重地捏了捏还有些不太老实的戚年的后颈以示警告:“戚年对你和李越的事向来关注过度。”

    刘夏忙不迭拍马屁:“不会不会,我知道戚年的。”

    纪言信微勾了勾唇角,似乎是就在等着她这句话,轻笑了一声:“那你赶紧处理好你们之间的问题,省得她再操心了。”

    刘夏一脸懵逼……

    她就是念在师徒情上客气一下啊,怎么就……变成她让戚年操心了?

    似乎是觉得刘夏受的“伤害”还不够高,这两年跟着纪老师阴险了许多的戚年立刻补刀:“师令如山,如果你处理不好,我就让七宝横加干涉了啊。”

    刘夏一口血梗在胸口,火速关了视频通话。

    这些年,戚年也就在气死她的方面格外有长进!

    话虽是这么说,但刘夏在遇到李越的问题时,通常都是怂包一个。

    在所有因素都不确定的情况下,她只能穿上固若金汤的盔甲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淡定地面对。

    不经意对上李越的眼神时,她就拼命地让自己坚持到他先移开目光为止。需要讨论交流时,她就维持着微笑,故作大方地侃侃而谈。

    没有人发现她的异样和伪装。

    直到……

    直到刘夏接到跟随小组去万邵生物技术公司的调令。

    她一直粉饰出来的太平终于碎裂。

    接到刘夏怒气冲冲的电话时,李越刚回到酒店。他拉开窗帘,凝视着窗外的夜色许久,等着她发完了牢骚,这才平静地回应道:“我在酒店,有什么话当面说吧。”

    一拳打在棉花上,刘夏很内伤。

    她一鼓作气地冲到了李越入住的酒店,等敲开门,看见他站在门口时,原本一肚子要爆发的怒火顿时像被芭蕉扇扇灭了一样,连一点火星也没见着。

    李越往后退了一步,让她进屋。

    酒店的套房设施齐全,门口不远处就设有一个小吧台。他就穿着拖鞋,踩着柔软的毛毯迈进去:“饮料和酒都有些凉,就现煮了水果茶。”

    话落,抬眸看向还站在门口的刘夏,微挑了下眉,问道:“不过来坐?”

    刘夏有些懊恼,这几天她还对自己能这么淡定得意不已。这会看见李越的不动声色,才知道自己的段数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瞧的。

    她都上门兴师问罪了,结果这厮还跟没事人一样,该招呼她招呼她,表情丝毫没有波动。

    这么一时半会的,倒真让刘夏看不懂他在想什么。

    “如果是为了出差的事……”他把玻璃杯移到她面前,自己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这才继续道:“这次研发的项目,老板很看重。原本就定了小组一起培养实验,我这次过来不止是来参加研讨会也是来考察的。”

    刘夏敛下眼睑,手指轻刮着杯壁,不吭一声。

    李越留意着她的小动作,知道这是她思绪不宁情绪暴躁时候的小习惯,微缓了语气,说服她:“我的建议没有掺杂任何私人感情,你知道,论实验合作,没有谁比你更合拍。”

    刘夏的睫毛颤了颤,飞快地抬眸看了他一眼,对上他别有深意的眼神时,微微一顿,深吸了口气:“你事先并没有和我说,我……”

    “这个项目我有主导权。”李越打断她。

    他从吧台后绕出来,就在她身旁坐下。突然拉近的距离,让刘夏的呼吸都有些不畅,她试图往后退开。

    不料,她刚有意图,李越就似看破了她。抬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不轻不重的力道,却让她动弹不得。

    刘夏有一瞬间的恼火。

    原本她占足了道理,想着掀了桌子跟他大吵一架。结果莫名其妙被浇灭了火,从迈进这个房间开始,她就处处被压制着。

    思绪这么一转,她立刻又有了底气,冷笑了一声:“那你大概是忘了我们现在的身份有多尴尬了,以前我们配合默契没错,但现在肯定不会。”

    李越偏头看了她一眼,对上她因为怒意而黑亮的双眼时,兀自一笑,低沉着声音道:“这么多年了,我居然还是那么喜欢你虚张声势的样子。”

    晋江文学独家原创首发

    谢绝转载

章节目录

美人宜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北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倾并收藏美人宜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