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柏鹤看着微信里传来的照片,黑黝黝的山间,山脚是灯火辉煌的城市,钱钱的脸占了一大半。因为夜晚光线不好,钱钱的脸看得有些不真切,倒是白白的牙齿格外显眼。

    他忍不住笑了出来,放大这张照片,仿佛这样就能离钱钱近一些。

    陶艺茹并不知道儿子去做什么,还以为是哪家出了大事,必须要钱钱帮忙,才会忙得连年夜饭都来不及吃,就急匆匆出了门。原本她不想来岑家这边过年的,可是钱钱临出门前,再三给她打电话,她才答应了下来。

    “是钱钱发消息过来了?”陶艺茹见岑柏鹤的表情,就知道发信息的人应该是钱钱,不然以岑柏鹤的性格,不会露出这么明显的情绪。

    “他陪朋友爬山看烟花,正跟我炫耀,”岑柏鹤把手机递到陶艺茹面前,陶艺茹看到的便是自己儿子笑得一脸傻气的样子。

    “这孩子真是……”陶艺茹忍不住摇头,幸好柏鹤懂得体贴人,若是其他情侣,到了这种重要节日还天各一方,不知道闹出什么矛盾来呢。

    寒风呼啸的山头,祁晏等人缩在一个大帐篷里,一边避寒风,一边聊天。

    “我们上来的时间早了点,”祁晏拆开一袋零食,尝了一口,然后递给身边的吕纲,“来点?”

    吕纲也不跟他客气,直接从他手里接过袋子便吃了起来:“我不太明白。”

    “什么?”祁晏又掏出一包零食,盘腿看着山下的灯火辉煌,“有什么不明白的?”

    “你为什么会挑我来这里?”吕纲看了眼祁晏手里的薯片,觉得对方的炭烧口味比他的番茄口味更好吃,“我灵力不强,在风水界水平只能算二三流,而且我们还两看两厌,你为什么会选我?”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假话就是我看在钱大师的份上,多多提拔你。”

    吕纲冷笑了一声,懒得再搭理他。

    “真话就是你的八字很好,这个方位,以及山川河流走向,与你的八字相符,有你在,等于是如虎添翼。”祁晏咔擦咔擦吃着薯片,“你不觉得自己运气很好吗?明明能力了一般,却遇到一个真心待你的师傅,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头。就算你师傅过世,你也能因为他老人家,受到国家的特殊对待。参加玄术交流会,也能刚好遇到我这样深藏不漏的天师,因此获得了胜利。”

    “有些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命运,”祁晏懒洋洋的扭了扭脖子,“你就是生来好运的人。”吕纲的命格却是有些奇特,他就是传说中能化险为夷,总遇贵人的命,这样的人只要不是太作死,一辈子都能过得很好。

    吕纲听到似真似假的话,忽然愣住了,他想起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看风水总是遇到厚道客人,尽管脾气差,但却一直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并且还能成为圈内比较有头脸的大师,虽然比不上赵大师、裴大师这些人有威望,但名声也不算小。

    他的资质不好,就连最小的师妹都比他有天分,很多人都不明白师傅为什么会教导他,但是师傅从未嫌弃过他,反而一次又一次的提点他,教导他。

    那……师傅知不知道他是这样的命格,所以才对他这么好?

    一看他这个样子,祁晏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忍不住道:“人心都是肉长的,不要因为外人的几句话,便去猜忌自己最亲近的人,那是蠢货才干的事情。”

    “呵,”吕纲心头微颤,嘴上却不饶人,“如果有人发给你岑柏鹤与其他人的亲密照,你也会相信他?”

    “我当然相信,”祁晏睁大眼睛,“我可是会算命的人,别人撒谎还是说真话,这点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算命也不是百分百准确的,就跟人的命运也不会是固定不变一样,”吕纲看着祁晏,“更何况岑柏鹤的命格那么奇特,天下能有多少人能完完整整算出他的命运轨迹?”

    祁晏斜眼看他:“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好好的拿我男人打什么破比喻。你不就是惦记着你师傅送给我的那些法器吗,你以为我真的贪图你家的东西?”

    吕纲以前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可是自从看到祁晏使用的法袍还有法器,以及得知他是天一门的天师以后,吕纲就知道自己或许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可是他跟祁晏已经闹得这么难看,他一时间也拉不下脸来向对方道歉。

    现在见祁晏旧事重提,他表情抽了抽,没有再指责祁晏拿了他师父的东西,而是别别扭扭道:“我师傅他老人家为什么要把东西给你?”

    “你师傅担心你们护不住东西,”祁晏叹口气,“你的大师兄平庸,你跟其他几位师弟能力也不算出众,唯有你的小师妹有些天分,但是经验阅历却十分欠缺。玄术界的老前辈们虽然光明磊落,但是这个圈子不乏见利忘义之辈,你师傅临终前把这些东西交给了我,希望我代为保管,等你们这些师兄妹们出息后,再把东西给你们。”

    吕纲怔住,真相……竟然是这样的吗?

    “不过我也不是白干活,你师傅送了我一件能够安神的玉石法器,这份礼我已经收下了,而且还送给我家男人了,这个我不会还给你。”祁晏淡淡道,“如果你不信任我,等这次回京后,我就把这些东西还给你,你们几个人自己保管。到时候若是有人算计你们抢夺法器,闹出什么大事来,也希望你们这些徒弟们不要怪我拿了东西不办事。”

    “不,不用了……”吕纲心里五味陈杂,想起自己与几个师弟为了法器,还在师傅灵堂上刁难过祁晏,便觉得无比难堪。他唇角颤抖,半晌才道:“祁大师,之前的事情……对不住了。”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祁晏扭了扭头,摆出一副我听力不好,你声音大一点的样子。

    “听不清就算了,”吕纲几口把袋子里的薯片吃完,还一把抢过祁晏的薯片,“年纪轻轻听力就这么不好,记得去吃药。”

    祁晏:……

    这家伙如果不是命太好,肯定会挨很多揍。

    他正准备对吕纲开几句嘲讽,突然手机响了,他低头一看,是有人发了一封邮件到他的邮箱里。

    点开邮箱一看,是岑柏鹤与一个女人低头说话的模样,举止看起来十分亲密,不知情的人一眼看过去,肯定会以为这两人是情侣。

    这个女人他认识,是阮佑衣。

    祁晏抬头看向吕纲:“你是乌鸦变得吧?”

    吕纲也看到了照片,没好气道:“你自己男人出轨,关我什么事?”

    “只有乌鸦才长乌鸦嘴,”祁晏关掉邮箱,“你看你说这话才过多久,事情就真的发生了。”

    吕纲气气不打一处来,可是想到祁晏的男朋友劈腿,他又把这口气忍了下来。年纪轻轻的小伙子,遇到这种事有些不能接受也是正常的,他还是把这口气忍了吧。

    可是等了班上,他发现祁晏半点反应都没有,既没有问对方是谁,也没有打电话质问岑柏鹤,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多少变化,他忍不住有些怀疑,祁晏与岑柏鹤真的是情侣?

    “你心态真好,”吕纲从嘴巴里挤出一句话,“快九点了,阵法什么时候开始?”

    脑袋上顶着一片绿油油的草原,还要坚持摆阵,祁晏……也不容易。

    “时间还早,摆阵不需要多久的时间,我们只需要等待新年钟声敲响之时,”祁晏根本没有把这封邮件放在心上,因为早在临出发前,他就猜到肯定会有人阻止他们办事。

    这些人找不到他与另外四位天师行踪,无法进行破坏,那就只能采用攻心的手段。

    对于热恋时期的恋人来讲,还能有什么比另一半出轨这种事更让人愤怒?

    这些人小瞧了他,也小瞧了柏鹤。

    就凭这么两张破照片还想挑拨离间,以为是在拍智障剧呢?

    “照片发过去了。”

    “祁晏那边有什么反应?”

    “邮件显示对方已读,但是他并没有什么反应。”

    “没有询问?”

    “没有。”

    黑衣男人挂断电话,看向坐在窗边的老人:“谭天师,这几位天师都没反应。”

    “不愧是天师,心性就是比别人强,”谭天师摩挲着手里的纸条,那张写着沈溪八字的纸条,“这种手段对他们没用也很正常。”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黑衣男人有些着急了,他就算再不了解华夏文化,也知道除夕对华夏人的意义有多重大,这些天师趁着这样的日子出门,要办的一定是件大事。

    “我让你摆的法坛摆好了么?”谭天师扶着拐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神就像是夏夜里的蛇,“若是这个办法也没有用处,那只能说明天助华夏。”

    这个八字,或许不是想象中那般没用。

章节目录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月下蝶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蝶影并收藏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