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拍到刚才云层变化的照片,发到网上去了。”一行人从问鼎山上下来以后,殷娜拿出手机刷了刷,就开到微博首页有人转发龙凤呈祥照片求保佑,甚至还有人信誓旦旦地表示,刚转发完这张照片,他妈妈就给零花钱了。

    父母给孩子零花钱不是挺正常?跟这张图有什么关系,简直莫名其妙。

    “什么网上?”向强疑惑的点开手机,看到那张转发量已经超过三千的微博,瞬间无语,“现在这些人,真是百无禁忌。”

    “是挺百无禁忌的,”坐在他旁边的祁晏看完整条微博后,点头道,“你们以后可不要随意发这种微博。”

    “为什么?”向强好奇的问,“因为涉嫌宣传封建迷信吗?”

    “不,”祁晏摇头,“人说出去的话,就像是立下的誓言。你为了增加转发量,就说转发这种东西会给人带来好运,实际上那些图片根本没有这样的效果,这会对你运势产生影响的。”

    “啊?”向强茫然地睁大眼睛,“会产生影响?”

    “对,如果有人真的相信去转发,巧合的是愿望还成真了,说明他真的借到了运势,”祁晏点了点手机屏蔽上的那条微博,“那你说这个运气,是谁借给他的?”

    “发这条微博的博主?”向强结结巴巴道,“挺吓人的。”

    “不过一般也不会真有人借到运气,”祁晏笑了,“因为博主在闹着玩,转发者也是闹着玩,也就没有所谓的运气流转。”

    向强摸了摸脑门:“听起来还是挺吓人的。”

    “所以这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祁晏摇了摇脑袋,“男人不要轻易许诺,做不到的后果会比较严重。”

    向强深以为然地点头。

    “看来小祁是个说话算话的好男人,”因为大家都坐在大巴车上,所以谁说了什么话,大家都听得见。郝美丽从包里拿出几袋牛肉干,让大家一起分着吃,“难怪上次还有人向我打听你有没有女朋友。”

    祁晏连忙摆手:“名草有主,敬谢不敏。”

    车上所有人都知道祁晏与岑柏鹤是一对,现在见他这个样子,都齐声笑了起来:“别人是妻管严,祁大师你这是夫管严啊。”

    祁晏被大家取笑也不生气,反而笑眯眯道:“自己爱人的情绪,总是要顾着的。”

    大家开玩笑归开玩笑,但是对祁晏这种爱情观还是很认可的,就连郝美丽分牛肉干的时候,给他抓得最多,肉干也最大。

    “祭天成功以后,我们是不是该考虑启阵引结界了?”吃完牛肉干以后,郝美丽提起了大家想要提起又不想提起的话题,“摆阵的时候,我们五人要分别选定地方,还要带上护法,现在我们商量一下,谁负责那个地方。

    原本他们打算以五湖四海的方位来进行结阵,后来考虑到人手不足的问题,便改为东南西北中五个站位,但是这样对他们灵力是个很大的考验。

    “请几位天师放心,我们这边已经联系了国内多位有名的大师,他们都愿意来帮忙,”赵志成看了眼祁晏,“这其中好些大师都与祁大师认识。”

    万一这些天师不相信他,至少还会相信祁大师吧。

    郝美丽点了点头,然后对祁晏道:“小祁,你最年轻 ,你先选。”

    祁晏指着地图正中间,“就这里吧。”

    “你真要选这里?”郝美丽的眼神里带着审视,祁晏迎视着她的目光笑道,“对,就这里。”

    “郝婆子,这……"老李头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郝美丽打断了。

    “好,那就这里。”郝美丽在祁晏指的地方画了一个圈,随后又在西边画了一个圈,“那我就在这里,其他三个方位你们自己分。”

    车里其他人见几位天师在“分地盘”,不敢上前搭话,只能默默地坐在旁边用敬仰地眼神看他们。

    不一会儿,五人分好了方位,老李头看着祁晏欲言又止,不过还是没有说话。

    “先回帝都住几天,”郝美丽毕竟年纪大了,就算精神头再好,耗费了这么多的灵力,也有些困倦了,“这几天的日子不合适。”

    “那要等什么时候?”赵志成问,“我们还需要准备些什么吗?”

    “我们需要的东西,你们准备不了,”祁晏见郝美丽确实是累了,便代她回答,“我们要等人气最足的时候。”

    “人气最足?”赵志成愣了一下,“你是说……除夕?”

    “对,”祁晏点头,“除夕本就有辞旧迎新的含义,夹杂着国人团员的喜悦,以及对来年的希望,再也没有哪一天能比除夕人气更足了。”

    “那你们今年岂不是不能在家过除夕了?”

    “我们过不了除夕,但是还有千家万户好好过除夕呢,”祁晏打了个哈欠,“就这么说好了。”

    赵志成:……

    他还能说什么呢?

    祭天成功后,几位天师终于实现了他们的愿望,那就是公款旅游,公款吃喝。祁晏一路上充当他们的摄像师,拎包客,以及寻路员,让几位老人玩得非常开心。

    等大家坐上回帝都的飞机后,所有老人已经待他亲如子侄。

    岑柏鹤在机场外面等了很久,终于听到广播说祁晏乘坐的班次已经降落了,他又等了一会,才看到祁晏与几个老头老太太说说笑笑的走出来,他走到祁晏身边还没来得及说话,这几个老人就对他一阵猛夸。

    “五官端正,身具正气,福气缠身,”老李头对祁晏点了点头,“你的对象很不错。”

    “竟然还有帝王之相,”王老头也凑过来看了几眼,有些可惜地摇头,“可惜生错了时代,太平盛世遇枭雄,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王叔,这些就不用说了。”祁晏把岑柏鹤从包围圈里拉出来,给他介绍了了一下这几位大师的身份。

    等两边互相介绍完身份以后,祁晏笑眯眯地看着这几位大师:“我们家柏鹤好歹也是晚辈,对吧?”

    “不就是要见面礼吗?”老李头在兜里掏来掏去,掏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牌子,“岑小子,小祁这孩子平时很让你头疼吧,这是叔叔给你的见面礼,不要嫌弃。”

    “谢谢,”岑柏鹤接过木牌,笑着道,“钱钱他很好。”

    不知道这木牌是什么木料制成,但是拿在手里十分的滑腻,就像是有人轻轻抚摸着心灵,舒适无比。

    “沉香木做的福牌,”王老头看了眼岑柏鹤手里的牌子,“老李对你也算是大方。”

    岑柏鹤不太明白这东西的用处,便扭头去看祁晏,祁晏握了握他的手,示意礼物只管收,没问题。这让岑柏鹤突然有了一种,到了男友家,得他家长辈见面礼的错觉。

    随后他又收了几份见面礼,等安排来的司机与车辆把几位天师都送走以后,祁晏才对他道,“这些有钱都求不到的好东西,别弄丢了。”

    “出去玩得开心吗?”岑柏鹤牵着他的手走进车内。

    “还行,就是老爷子老太太们体力太好,我爬山爬不过他们,”说到这,祁晏有些泄气,他趴在岑柏鹤身上,“还有就是想你了。”

    “我也想你了,”岑柏鹤在他唇上吻了吻,“回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

    岑柏鹤清楚,祁晏出去绝对不仅仅是玩耍这么简单,想到刚才那几个老人说话的态度,他心里隐隐清楚,这几个老人可能与钱钱之前认识的那些大师不同,不然他也不会特意强调老人们送的是有钱求不到的好东西。

    一般的东西岑家买不到,或者钱钱能给他,若连钱钱都觉得是好东西,那么可见这些东西是钱钱都不一定能做出来的。

    “还有十天就要过年了,我们要准备年货了。”

    祁晏面上的笑意带上了愧疚:“柏鹤,对不起,今年除夕我可能不能陪你了。”

    两人在一起的第一年除夕就不能待在一起守岁,祁晏怎么想怎么觉得对不起岑柏鹤,他伸手抱住岑柏鹤的脖颈,“对不起。”

    岑柏鹤心头的兴奋被冷水浇灭,不过心里虽然失落,面上还是露出了笑容:“没事,我在家等你回来。”

    祁晏把头抵在岑柏鹤胸膛,听着岑柏鹤胸膛传出的心跳声,他把岑柏鹤的腰紧紧地抱住,不留一丝缝隙。

    十天的时间转瞬即过,祁晏从岑柏鹤手里接过他递来的外套,对他笑道:“好了,我该出门了。”

    “我送你,”岑柏鹤不由分说,“我送你到机场。”

    “特殊小组的人到家门口来接我,”祁晏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外面冷,别出来了。”

    岑柏鹤勉强笑了笑 ,牵着祁晏的手往楼下走,然后就看到了站在客厅里的向强,门外还站着几个穿着便装的特警。

    “岑先生。”向强看着这栋屋子里浓浓地春节氛围,不知怎么的,总觉得有些不敢直视岑先生的眼睛。

    “向先生早,”岑柏鹤帮着祁晏理了理衣领,“吃过早餐了吗?”

    “这些车上都已经备好了,请岑先生放心。”向强看懂了这个眼神的含义,那就是牵挂与担忧。

    “好。”岑柏鹤陪着祁晏走出门,直到他即将踏入车内时,岑柏鹤忽然抓住他的手。

    “钱钱。”

    祁晏回过头看他。

    “早点回来,”岑柏鹤笑着在他额间一吻。

    祁晏看到,大团大团的紫气涌进了他的身体,他的眼中已经紫红一片。

    “好。”

章节目录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月下蝶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蝶影并收藏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