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山在封建王朝时期具有一个很特别的意义,很多皇帝登基以后,都会来这里祭拜上天,以向天下证明他是天命之子,得到了上天的承认。有时候出现大灾年的时候,皇帝也会亲自来祭拜,祈求上天保佑这片大地风调雨顺,灾难早日过去。

    越是远古的时候,越越注重祭祀,反而是时间越推进,在祭祀文化就越来越简单,甚至已经消亡。

    其实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代表人类有了赖以生存的能力,不用再寄希望于看不见摸不着的神仙。唯一的问题是,当人类连最基本的敬畏之心丢失以后,便开始肆无忌惮地伤害这片土地。

    曾经有一度时间,人类为了经济发展,导致能源过度开发,环境污染严重,树木植被大范围破坏。好在人类现在开始慢慢警醒,懂得保护植被,保护水资源,控制能源开发力度,开发环保新能源。

    总之人类已经在作死道路上开始往回走,所以祁晏等五人借用五行形阵的方位来祭天时,第一拜很顺利。

    拜得下去是好事,如果拜不下去那才是真正的麻烦事。

    “祈五谷丰登,风调雨顺。”

    一杯清酒对天洒了出去,这么冷的天,酒在地上竟然冒出了热气,看得旁边啥也不懂的吃瓜群众开始怀疑这酒里是不是加热过。

    最搞笑的是旁边的播放器里放着一首乱七八糟的曲子,这曲子他们从来没有听过,是一位天师带来的,据说是他自己弹奏,在古时候用来祭天的曲子。

    刚才听不觉得不怎么样,现在多听一会儿,还真有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感。

    “叮!”一位天师敲了一下桌上放着的铃铛,不知道是不是大家的错觉,山上的风似乎瞬间变得小了起来。

    “祈国运长隆,天下太平。”

    祁晏手里的香发出袅袅香烟,飞入青空,消失不见。

    “再拜!”

    又是一拜,祁晏感觉腰间似乎有了一股阻力,但是并不明显,这一拜还是完完整整的做完了。

    五人都感受到这股阻力,互相交换一个眼神以后,五人齐齐掐了一个指诀,然后端起桌上的酒,向天上洒了过去。

    风撩起他们身上的法袍,寒风灌进他们的脖子里,袖子里,但是他们拿着香的那只手,却纹丝不动。

    “三拜!”

    狂风骤起,大片雪花夹在风中不断的飞舞,带着一股暴力凌乱的美。

    站在旁边的陪行人员察觉到不对,脸上都露出了焦急之色,可是谁也不敢在此刻出声,甚至连多踏出一步都不敢。

    殷娜忍不住双手合十,闭上眼默默祈祷起来。

    “上天保佑。”

    “上天保佑。”

    没有约好,却又似约好一般,所有人都双手合十,弯腰拜了下去。

    风很大,可是五位天师的脚却犹如扎了根,牢牢站在原地,袍袖在风中飞舞,他们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即将踏着这股风远去。

    会议室里,一位分公司经理做完报告,发现老板没有说话,只好忐忑地望着梁峰。

    “老板?”梁峰察觉到岑柏鹤有些不对劲,在他耳边小声提示道,“你觉得王经理这个方案怎么样?”

    今天怎么回事,老板一直有些心神不宁,这不像老板平时的行事作风了。

    会议结束以后,岑柏鹤抬手让所有人都走了,他一个人有些疲倦的坐在椅子上,连翻一下桌上那些报告的都没有。

    梁峰整理好所有的资料,见老板面色不太好看,就想起了老板还没跟祁大师在一起时的身体状况,心里有些担心:“老板,你脸色十分难看,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一天?”

    “不用了,我就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岑柏鹤放下揉鼻梁的手,“没什么事的。”

    “但我看你不像是没事的样子,”梁峰给他倒了一杯水,“祁大师这两天不在?”

    不然像老板今天这个样子,祁大师肯定不会让他上班。

    “他出去了。”岑柏鹤想起祁晏要做的事情,心里更加不踏实,可这事不是他能管得上的,所以心里更加的烦躁不安。

    见他这样,梁峰猜到老板糟糕的状态与祁大师有关,他想了想便劝道:“祁大师这么厉害,你不用担心……”

    “我知道,”岑柏鹤拿起桌上的文件,“下午的会议继续。”

    梁峰先是一愣,随即起身道:“那你先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能做岑柏鹤的特别助理,他不是什么蠢货,只怕祁大师这次出门做的事不简单,不然以老板与祁大师的感情,肯定早就跟着一块儿去了,怎么会独自坐在这里暗暗操心?

    看来这件事是老板都不能插手,也不能去的。

    关上会议室的门,一个秘书拿着文件走了过来:“梁特助,这份报告需要您亲自过目一下。”

    “谢谢。”梁峰对这个秘书点了点头,把文件接了过来。

    秘书没有离开,而是往会议室里看了一眼:“老板还在里面吗?”

    梁峰目光在这个秘书身上扫了两眼,语气平淡道:“嗯。”

    秘书注意到他态度有些冷淡,朝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转身小跑着离开了。

    梁峰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皱了皱眉。之前秘书部有人请了产假,所以就把这个秘书临时提了上来,没有想到这个女职员做事这么不稳重,看来她不太适合待在秘书部。

    岑柏鹤坐在安静空旷的会议室里,从衣领里挑出祁晏给他做的平安符,他把符握在手心,闭上眼睛想,若是这张符可以拿来许愿,他希望钱钱这一次能够平安归来,不要有任何磨难,更不要出现危险。

    明明钱钱说,他若是生在乱世,便是救一方天地百姓的大人物,可现在他这个大人物只能坐在开着暖气的会议室里,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等待着男友的归来。

    祁晏吃了一口带着雪的风,差一点就被风给刮跑了,要不是他从小步法学得好踩得稳,恐怕就一脑袋栽倒在地了。

    祭天的时候行三拜九叩大礼,这是最基本的规矩。

    就在他差点以为自己扛不下去的时候,他看到自己胸口竟然有紫气环绕,原本还无情拍打他脸颊的风雪仿佛很忌惮这团紫气似的,纷纷绕过了他,让他成功地把腰弯了下去。

    三个拜礼行完,祁晏把香□□了香炉里,他转头看向其他几位天师,他们都还躬着腰没能直起身来。

    柏鹤爸爸的紫气真好用,等这次回去,他一定要送他爱的么么哒。

    祁晏看了眼天色,手上的动作不停,掐出一个又一个手诀,帮了几位大师一把。

    在五炷香都□□香炉里以后,五人齐齐松了一口气,然后齐齐后退了一步。

    赵志成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奇怪的步伐,五位天师踩的步子,挥动的手臂动作弧度虽然不一样,但是动作都一样。

    以往他们去处理一些骗子的时候,会看他们跳大神现场,这些骗子跳大神动作只会让人感到可笑,可是这几位天师做的动作,只会让人觉得肃穆。

    举手敬天,顿足敬地,风雪再大都吹不乱他们的动作与步伐。

    “嘭!”五人齐齐踏步,站在一旁的赵志成甚至有种大地在颤动的感觉。

    “雪……停了。”

    殷娜抬头看着天空,发现天上的乌云在一点点散开,仿佛有人拨开了一层厚厚的云团,好让他看到云层后的风光。

    一缕阳光,两缕阳光,太阳从云层中钻了出去。

    看着匍匐在地的五位天师,再看看从云层中的出来的太阳,殷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眼眶发热,眼泪流了出来都不自觉。

    她匆忙擦去脸上的泪水,转头去看其他人,才发现其他人也比她好不到哪儿去。

    有些场面,只有亲眼看过了才有多壮观与肃穆。她以前不懂,现在懂了。

    当云层彻底散开,阳光洒遍整座山头时,殷娜看到山间的云雾翻滚着,就好像……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云雾中翻滚飞翔。看到这个异像,她屏住了呼吸。

    然后她看到云雾变成了龙凤,边缘因为阳光的照射,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龙凤、龙凤呈祥!

    她脑子里只想出了这四个字,这是吉兆!

    “成了,”郝美丽看着山间的异像,想要从结了冰的地面上爬起来,结果整个人晃了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祁晏见状,忙跑过去把她扶了起来,等她站稳以后,把另外三位天师也扶了起来。

    站在旁边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端茶倒水,拿衣服拿毯子,把几位天师层层围拢起来。

    “还是年轻好,”郝美丽看了眼祁晏,喝了一口热水压下心头的寒气,“出力最多,精神头还这么好。”

    岁月不饶人,这个时代已经属于年轻人的了。

    祁晏手都快抖成鸡爪子了,向强端给他的热茶,他几乎抖出去了一半。听到郝美丽这么夸他,他忍不住苦笑道,“郝阿姨,我都快冻成冰柱了,你就别夸我了。”

    几个天师你看我,我看你,都觉得彼此很狼狈,忍不住齐声笑了起来。

    此事的网络上,有人用手机拍了一张云雾外形像龙凤的照片,还传到了网上。

    笨蹦迪啊:刚才在山下拍到了一张神迹,转发本微博,接下来一个月会有好事发生。

    路过:博主傻逼,这不过是正常的云层变化而已,不要宣传封建迷信。

    秋来:博主傻逼不解释。

    咚咚锵:博主傻逼+1。

章节目录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月下蝶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蝶影并收藏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