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殷娜总算把心头那口气喘了过来,“我是说,祁大师刚才打电话来,说要带几位天师来见我们。”

    “你说什么玩意儿?”赵志成手里的报告扔在了地上,“你说祁大师要带谁来见我?”

    “天、天师,”殷娜见赵志成反应这么大,吓得声音都笑了不少,“祁大师就是这么说的。”

    真有天师?

    赵志成首先想到的不是祁晏撒谎,而是在想祁晏实在是深不可测,竟然连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天师都能找到。

    “向强,”赵志成现在也无心管什么报告了,他拨通在外执勤的向强的电话,“马上给我安排最高档的饭店,把与我们部门关系好的那几位大师也一块儿请上。”

    “请不来?”赵志成意气风发道,“你只需要告诉他们,说祁大师会带着几位天师出现,不用你多说一个字,他们自己都会乖乖送上门来。”

    在这一刻,最赵志成终于有了一种腰板挺直了的感觉饿。平日里他们小组求那些大师办个事,那是求爷爷告奶奶,有时候甚至恨不得给他们跪下来,这些大爷太太们都不见得愿意搭理他们。

    现在祁大师带着天师出现了,首先联系的还是特殊小组,说明祁大师与天使们对他们的工作还是很认可的,这种能与天师面对面交谈的机会,他自然会交给那些与他们部门关系好的大师,至于那些跪下叫爸爸都不爱搭理他们的那些人,就让他们后悔去吧!

    那可是天师,很多人一辈子都见不着的天师啊!

    “什么报销额度,你别跟我提额度,”赵志成对着手机大声吼道,“只要那些大爷们高兴,花再多的钱都行!”

    挂断向强的电话,赵志成开始跟上级汇报这件事,这些天师就是他们华夏无法用价值来估量的瑰宝啊!

    祁晏特意到岑家开了一辆加长车出来,把几位看起来一点都不像高人的天师接上车,然后让黄河把车直接开到特殊小组安排的酒店。

    他一下车,就发现泊车小弟、门口保安都不是普通人,而是乔装打扮的军人。他们一行五人走进大门以后,整个酒店除了服务人员,一个客人都没有。赵志成与几个神情严肃的老人站在一块,见到他来,整个人的眼睛都在发光。

    “祁大师。”赵志成刚想说话,原本高冷淡定地站在他身边的几位大师,已经健步如飞地窜了出去。

    “祁大师,诸位天师好,”赵大师虽然年纪也不小了,但是在郝美丽等人面前,却是摆着晚辈姿态,“在下赵明,今日能够见到各位天师,真是三生有幸。”

    “你太客气了。”郝美丽看了眼赵大师,见他眉正眼清,是正人君子之相。

    “大家先坐下慢慢说,”一位有领导之相的老妇人走了过来,笑容满面的招呼祁晏等人,“我是特殊小组的总领导,名叫王霞,各位大师叫我小王就好。”

    “妹纸好相貌,”郝美丽赞叹道,“你祖上一定出过有名的大善人。”

    王霞脸颊一红:“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而已。”她祖上确实出过有名的大善人,甚至在历史教科书上都曾记载过,只是他们家人向来低调,从未对人说起过此事,没有想到这位天师只看她一眼,便算出来了。真不愧是存在于传说中的天师,这一身本领真是让人惊叹。

    当然最让她吃惊的不是郝美丽,而是正在与另外一位天师声小声交谈的祁晏,这么年轻的天师,这对他们华夏来说,简直就是老天突然送了他们一个惊喜超值大礼包,砸得他们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

    “小祁啊,”老李头凑在祁晏耳边道,“咱们这么公款吃喝,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李叔,饭吃得不开心才是不好,”祁晏笑道,“这是国家对我们的看重与心意,我们等下多吃一点,才不算辜负。”

    “你这话说得有道理,”老李头是个十分随和的性子,所以祁晏这么一说,他便把这事放下了。

    他跟郝美丽不同,郝美丽当年跟特殊小组打过一些交道,而他是这一辈子,都不曾让其他人知道他天师的身份。若不是二十多年前,国家自然灾害频发疾病横行,他算出其中有小人作祟,不忍天下百姓受难,于是偷偷跑去问鼎山的摆祭坛,哪知道因缘际会之下,便与几个同道中人认识了。

    知道来问鼎山摆祭坛,敢来这里摆祭坛的人放眼整个华夏都没有几人,所以尽管他们互相把自己天师身份隐瞒的很好,但最后还是被彼此发现了。

    当年他们四个跟祁晏的师傅,私下里偷偷做了朋友,后来无讳离开了京城,他们四个老头老太太便在相邻的小区买了房子,平时没事的时候就聚一聚,打打牌唱唱歌什么的,不知不觉二十年便过去了。

    没有想到无讳竟然也在小区买了一套房子,只不过这套房子不是给他自己,而是给了他的徒弟。

    想到无讳的徒弟在他们眼皮子地上生活了好几年他们都不知道,老李头摇了摇头,无讳教出来的徒弟跟他一副模样,看起来亲和好相处,实际狡猾得跟狐狸一样。

    一道道宴请国宾级别的菜上桌,只是除了祁晏等五人有心思动筷子以外,其他人的情绪都很激动,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

    好在他们都还记得这是吃饭时间,不能打扰天师用午餐,才勉强让自己维持着风度。

    饭吃了一大半后,郝美丽放下筷子道:“本来我们只是想要找个地方让大家坐着好好聊一条,没有想到你们竟然如此客气,我代其他几位老友像你们表示感谢。”

    “天师您客气了,能跟诸位同桌吃饭,是我们三生有幸。”王霞见几位天师之间果然很熟悉,忍不住感慨,都说什么样的人结交什么圈子,所以平时打着灯笼找不着的天师,这次竟然一下子出现了五个,而且还都互相认识,当真是物以类聚,人与群分,天师只跟天师做朋友。

    “这次我们愿意出来,是为了帮小祁的忙,”郝美丽把丑话说到了前头,“我们都是行将就木的老家伙,能为国家做的事情已经不多了。”

    言下之意就是别有事没事的来烦他们,他们年纪大,不愿意管闲事。

    “请您放心,我们都明白。”王霞看了祁晏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绝世大宝贝。

    “王妹子说的话,我还是能够相信的,”郝美丽点了点头,“小祁把他的打算告诉了我们,我们都没什么意见,但这事要办成功,光靠我们几个人,是不可能的。”

    “诸位天师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一定全部满足。”

    “首先……”郝美丽看了眼祁晏,“我们需要去问鼎山摆坛祭天,但问鼎山如今是国内有名的旅游胜地,所以我们需要你们找个理由,把旅客都拦下来。”

    “这个没问题,我们一定全力办到,”王霞毫不犹豫地点头,“请问还有什么其他要求吗?”

    “先去祭了天再说,”郝美丽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这种祭天,可不是磕个头作个揖就能完成的。”

    王霞想要继续问怎么祭天,忽然想起这有可能是天师的秘密,于是又把疑惑吞了回去。

    “那请问,什么时候准备这件事?”

    “三天后就是好日子,错过了三天后,就要再等三个月,”郝美丽道,“祭天的话已经说出去了,如果做不到会不吉利,就是不知道你们在三天时间内,能不能把问鼎山清场?”

    “请您放心,三天后我们一定办好。”

    当天晚上七点,新闻联播紧急播出一条消息,国家要对各地著名旅游胜地的基础设施进行安全检查,所以最近会有一些地方暂停接收游客。

    这条消息不仅在新闻里播出,还在网络平台,其他各大电视台都宣传过,不少人都清楚明白的知道,最先要接受检查的,就是每天客流量超过几万的问鼎山。

    网上对这件事赞誉一片,因为不少人觉得,景区宁可损失一天的收入,也要坚持检查基础设施,说明景区把游客的安全问题放在了第一位。所以被通报出要进行基础设施检查的景区,在此事过后不仅没有变得冷清,反而是变得更加热闹起来。

    祁晏一行人做缆车上问鼎山后,发现真的有不少工人在检查各项基础设施,而且态度还十分认真。

    “做戏做全套,反正这一天都空下来了,从上到下彻底做一次安全检查也是挺好的,”赵志成注意到祁晏的反应后,解释道,“一举两得嘛。”

    祁晏笑着点头:“嗯,这样确实挺不错。”

    很快,祭天仪式正式开始。

    问鼎山的山顶温度非常低,陪同人员穿着厚厚的防寒服,都觉得冷得喘不过气来,所以当他们看到几位天师脱下防寒服,换上法袍以后,都沉默下来。

    寒风呼啸,竟没有人再抱怨冷,也没有人多说一句话。

    祁晏五人以五星角的方式对立着,他们中间摆着一个大大的祭坛,上面没有摆动物,也没有摆瓜果,而是一个大大的铜鼎。

    铜鼎里装着五谷,每一粒都饱满圆润,十分吉利。

    “拜!”

    祁晏的声音清亮悠长,他一声“拜”字出口,五人齐齐拜了下去。

章节目录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月下蝶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蝶影并收藏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