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单身贵妇找到失散多年的儿子,这个偶像剧里用烂的梗,对于大众来说,无疑是吃了兴奋剂一般,全都跑了过去围观八卦。这一八卦,大家才知道这位国内有名的女富豪这辈子有多不容易,她的人生简直称得上是一部励志剧。

    当然还有一些宣扬平权主义者,得知陶艺茹生平以后,严厉批判了重男轻女这种社会畸形现象,又把陶艺茹立为坚强独立女性代表之一。不过,当网友扒出陶言是陶艺茹侄子,当年弄丢陶艺茹孩子的母子,就是陶言的奶奶与爸爸以后,陶言原本就黑得不行的形象,更是跌落到了谷底。

    “那个画着妖娆小眼线的艺人是我表哥?”祁晏看着网上的消息,对陶艺茹道,“难怪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孽债,虽然不太重,但却会影响他的星途。”

    古语有言叫父债子偿,虽然现实中很多事情不能这么算,但是父母的行事风格,会在无形中影响孩子,让他们走向不同的人生。

    当然,祁晏不喜欢妖娆小眼线的根本原因还是这个人看柏鹤的眼神不太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对情侣喜欢别人用那种眼神看自己枕边人,他也同样不例外。

    不过这点争风吃醋的小事情祁晏没有跟陶艺茹提,他没事就到陶艺茹这里来坐一坐,母子两增进一下感情。

    陶艺茹也不太懂怎么跟孩子相处,所以两人私下里的相处方式就是吃吃吃,买买买,短短一个月内,祁晏名下就多了好几辆豪车,两艘游艇,还有两栋别墅,偏偏陶艺茹给起东西来,就像妈妈给孩子零花钱似的随意。

    一个给,一个收,母子两之间倒是挺开心的,不过也有些人说酸话,说什么上不得台面就是上不得台面,穿上龙袍不像太子,刚被认回来吃相就这么难看之类。

    陶艺茹的态度就是……外面越这么说,她越是给祁晏塞东西,名车名表公司股份,用实际行动表明,她家儿子她宝贝着,别人酸也只能酸着。

    实际上陶艺茹也知道祁晏不缺钱,有些在外面昂头挺胸的富豪,在小晏面前摆足了谦虚的姿态,看一次风水就是七位数以上的钱入账,偏偏这些人还给得甘之如饴,很多人在小晏看过风水的几天后,又会亲自上门道谢,再塞一些名贵的礼物。

    大概是小晏看过风水以后,效果很好,这些人才会如此感激吧。

    越跟这个儿子相处,陶艺茹就越能找到他的闪光点,对他的感情就越浓厚,心里也越为当年的事情感到无比遗憾。

    祁晏的名字没有改回来,陶艺茹也没有想过让祁晏去改,因为她还记得祁晏曾经说过的话,她的孩子名字里只有带日字才能有一线生机。现在孩子好好活着,她不想再发生任何意外了,也承受不起这些。

    “你这些年的生日是十二月十八?”陶艺茹捧着一杯茶,“这次的生日宴会,让我来给你举办,好不好?”

    “好。”祁晏以前没办过什么生日宴会,小时候老头子会给他煮两个鸡蛋,买点他喜欢的零食,再后来就是跟学校的好友们聚聚餐,一起热闹热闹,从没有过什么正经的生日。不过他知道妈妈想要补偿他的心理,所以顺势就答应了下来。

    就在陶艺茹准备给祁晏过生日的时候,陶言也走了好运,一位国外的大导演指明要他饰演某部电影里的男二号,双方签了合同以后,他便带着新上任的经纪人飞往了国外。

    可是当他下机以后,等待他的不是剧组的热情接待,而是几个神情严肃的陌生男人。

    “你就是陶言,祁晏的表哥?”说话的是个混血男人,他的五官某些地方还保留着华夏人的特征,但是轮廓却是西方人的风格。他的华夏语言说得有些生硬,可见在华夏待的时间不如在国外时间长。

    “你们是什么意思?”陶言警惕地看着这些人,“你们不是来请我拍戏的?”

    “我们当然是请你来拍戏的,”坐在他对面的棕发男人语气阴沉道,“只要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别说一部电影,就算拍十部电影都可以。”

    陶言可不管什么电影不电影,他喜欢的是钱跟名气,又不是喜欢拍戏:“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他们还提到了祁晏,难道是祁晏的仇家?可是祁晏一个穷山沟出来的小子,怎么会惹到这种大人物?

    “不要紧张,可爱的男孩。”

    “男孩你爷爷,老子今年奔三了。”陶言虽然很喜欢别人把他看得年轻一点,但这不代表他到这个年纪,还被人成为男孩,,只是对他身为男人的侮辱。耻辱度无限接近于指着一个女人说,看,她是平胸!

    嘭!

    一个拳头砸在陶言脸上,牙齿咬破唇角,血水顺着陶言的唇角流了出来。

    “没礼貌的东方人,我不太喜欢你说脏话,你们华夏人都是这么没素质吗?”棕发男人嘲讽般的勾了勾唇角,“只要你把祁晏的生辰八字告诉我们,你就可以从这里离开去拍戏了。”

    “难道你还想非法禁锢我?”陶言被人揍了一拳,火气顿时上来,不过还没来得及还手,便被人按了回去。

    “不要冲动,我想冲动对你并没有好处,对吗?”棕发男人按住陶言双肩,湛蓝的双眸盯着他,“来,告诉我,祁晏的生辰八字是什么只要你说出来,以后就会有数不清的大片等着你来拍,还有无数的代言与财富,你的人气将无人能及。”

    “而且……就连你喜欢的男人,也会注意到你的风采,你不觉得这样的世界才最美好?”

    陶言嘴唇颤了颤:“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男孩,我从不撒谎。”棕发男人嗤笑一声,“我的神并不允许我撒谎。”

    “我不知道,但是爸妈应该知道,”陶言呸了一口嘴巴里的血水,“你们放开我,我给我爸妈电话。”

    “好,”棕发男人耸了耸肩,往后退了几步,“希望你能给我们带来好消息。”

    陶言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低头拨通了陶母的电话,母子俩聊了几句天气以后,陶言才道:“妈,奶奶以前不是说姑妈的孩子八字克我吗,现在姑妈把表弟找回来了,我心里有些不踏实,想请个高人再算一算,你知道他的生辰八字吗?”

    “你怎么也信这些了?”

    “没事,就是刚好朋友在这里算,我就顺手让大师帮我看看,万一真有什么,我也能避开。”

    陶母最心疼的还是儿子,所以陶言没说多久,她就把沈溪的生辰八字说了出来。

    “你姑妈的孩子叫沈溪,是三六年十一月十一晚上十一点过十一分出生的,”陶母停顿了一下,“你真的只是让人算算?”

    “那不然还能干什么?”陶言问到想要的东西,语气就变得不太耐烦起来。

    “生辰八字可不要胡乱告诉别人,”陶母不放心,又念叨了几句,“不然会引来麻烦的。”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陶言不耐地挂断了电话,转头对棕发男人道,“生辰八字我问到了,但是你们要保证我能拿到好资源。”

    棕发男人笑着点头,心里却有些不屑,这个叫陶言的男人比起祁晏,既胆怯又贪心,连他们要拿祁晏八字来干什么就不问,这心也真够毒的。

    “那我告诉你,祁晏的生辰八字是不华夏历二零三六年十一月十日晚上十一点十一分出生,本名叫沈溪。”陶言怀疑地看了屋内的几个人,“你们懂华夏历?”

    “我们不懂,自然有人懂,这个就不用陶先生操心了。”棕发男人站起身,对身边一个人用本国语道,“送他回去。”

    陶言好歹也是第一高校出来的学生,棕发男人说的是哪国语言,他一下子就听了出来。

    原来这些人是罗杉国的。

    送走陶言以后,棕发男人冷笑道:“这个祁晏害瑞尔斯死在自己的诅咒里,那么我们也应该让他死在亲人的出卖中。”

    身边人小声道:“可是这华夏的生辰八字……”

    “当然是由华夏人来做这种事,谭天师不是醒了吗?”棕发男人湛蓝的眼睛里满是冷意,“当初他能摆下伏虎阵与祭天阵,那么现在就能诅咒祁晏。”

    “谭天师刚醒来不久,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不合适?”棕发男人脸上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看再合适不过了。”

    华夏术士竟然敢挑战他罗杉术士的威严,那他就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后悔莫及。

    “你的生日不是十一月十一?”岑柏鹤替祁晏整理着明天要穿的礼服,“怎么会明天过生日?”

    “对我来说,每年过生日都是十二月十八,我可以是沈溪,但是沈溪却不是我。”祁晏趴在床上,“试了一天的衣服,好累。”

    不过是一场生日宴会,为什么还要换几套礼服,祁晏觉得这实在是太折腾了。

    岑柏鹤帮他捏着肩膀:“这是什么言论?”

    祁晏长长叹息一声:“这是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细说起来太复杂,涉及到宇宙论,实践论,道家玄术论,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

    岑柏鹤:……

    “说不清楚就不说了,今晚早些睡觉。”岑柏鹤拍了他屁股一巴掌,“我去给浴缸里放水,你泡个热水澡,明天能舒服一点。”

    祁晏迷迷糊糊嘀咕了一句,好像是什么命运之类的,岑柏鹤也没怎么听清,只好无奈一笑,转身去了浴室。

章节目录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月下蝶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蝶影并收藏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