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艺茹把这个决定告诉岑家人,不是真的在征求他们的意见,而是向他们表明了一种态度,把他们当做自己人的态度。她见过很多年轻人的爱情因为父母插手太多,最后变得无疾而终,她不想做这样的妈妈,也没有资格对小晏的感情指三道四。

    岑秋生的年龄几乎能够做陶艺茹的父亲,她摆出这副态度,岑秋生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实际上在听闻祁晏找到亲生母亲以后,岑秋生就考虑过很多问题,比如说陶艺茹并不赞同儿子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半百刁难,到时候祁晏就会陷入亲情爱情的两难境地。

    这事要真论起来,本来没有谁欠谁,两个年轻人互相看对眼,想要在一起了,那他们就真心祝福。他家热情接待陶艺茹,一是不想柏鹤为难,二是不想让祁晏为难,一个是自家孩子,另外一个虽不是自家的,但也跟自家人没有差别,谁舍得自家的孩子受委屈呢。

    幸好这个半路找回来的母亲并不是一个蛮狠不讲理的人,现在这个情况,当真是皆大欢喜。

    岑氏企业董事长携男友出席重要场合的消息不胫而走,有胆大不怕噎死的网络营销号,甚至把这事放到了网上,借以博取网友的注意力。华夏大多数人对于同性恋情一直处于接受却不正面宣扬的状态,但也有很多对同性恋情抱有异样的眼光,甚至十分的反感,所以这个小道消息一出,很多网友纷纷冒出头来,对这位敢于宣扬恋情的岑董事长十分好奇。

    大多数吃瓜群众并不知道岑董事长的身份究竟有多了不起,所以在他们心中,这大多就是霸道总裁与心爱小男友的故事,夸奖一番他们是真爱,再脑补一段狗血剧情,来满足他们茶余饭后的八卦之情。

    但是随着营销账号科普了这位岑董事长的身份以后网友们纷纷惊呆了,原来这不是普通的霸道总草,而是传承几百年的超级豪门,但是像这样的豪门,一般向来十分传统 ,怎么会接受儿子找一个男人回来?

    豪门的八卦永远比普通人更精彩,随着岑家的身份背景一点点被人宣扬出来,无数网友纷纷表示,他们需要跪着看微博,这种牛哄哄的世家才是真正的豪门,那些自诩豪门的富商,在岑家人面前一比,那简直就是野鸡与凤凰的差别。

    冬天没有西瓜:话说,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位岑董事长很眼熟?上次海角论坛上,有一位楼主扒陶言的时候,这位岑董事长就是陶言的同班同学,据说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永远吃不胖:你一说我就想起来了,记得当时陶言的团队还拿这位大人物炒过,只是炒出来的新闻只在各大门户网站挂了半天,就被撤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与这位岑董事长有关?

    小看什么,都不能小看网友们的八卦能力,即便是陈谷子烂芝麻的小事,他们也能给翻出来。自从袁家出事以后,陶言便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原本身上有十余个代言,现在只剩下两三个,而且其中有一个还是微商代言。

    喜欢陶言的粉丝,大多年龄都不太大,她们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又会喜欢那个,死忠粉少墙头粉比较多,陶言出事后,随着曝光率与作品的下降,她们很多人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另外的小鲜肉身上了。加上陶言回国后,分了一些同类型艺人的蛋糕,他一出事便有不少艺人背后的公关队以及其他家粉丝马不停蹄地黑他,他现在几乎是被群嘲的状态。

    对于已经尝到走红甜头的陶言来说,现在人气大跌,连公司都不重视的状况,是他不愿意见到的。自从见过陶艺茹那豪华的别墅,讲究的排场以后,陶言内心一直住着一只恶魔,也多了几分幻想。

    姑妈如今没有亲人,如果他对姑妈孝顺一点,多去讨好她一些,也许……姑妈会看到他的好,重新接受他呢?

    圈里那些艺人如果知道他是陶艺茹的侄子,谁还敢得罪他?想到自己原本可以接着姑妈的身份出去耀武耀威,结果爷爷奶奶还有爸妈却把姑妈得罪了,他心里对父母的怨气就越来越大。

    整整一周没有通告,加上他之前参加拍摄的电视剧,到现在还没有找到电视台购买播放权,陶言躲在屋子里刷着网上那些新闻,气得肺管子都要炸了,拿出手机就给他妈妈打电话。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也只有他妈还能忍受他的阴阳怪气了。

    “妈,你知不知道我现在一个人在帝都打拼有多艰难,我没有钱没有后台,好不容易有了点人气,又遇到这种事,”陶言抱怨道,“如果不是你们当年得罪了姑妈,我现在怎么会一个帮手都没有。”

    “姑妈在帝都可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就连那些影帝影后在姑妈面前,也只有点头哈腰的份。”

    “什么,为什么不能去?”

    陶言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你们当年究竟做了什么缺德事?!”

    听到儿子发火,陶母终于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当年的真相,说来说去,还是重男轻女与钱害的。当年陶母嫁给陶父的时候,陶艺茹已经不在家了,据说原本公公婆婆想要把小姑嫁给当地一个有钱人,来换取给她家的聘礼以及办酒席的钱,哪知道小姑不愿意,还拿着名牌大学的通知书闹到了县教育部门,才靠着当地政府的补助以及一些好心人的捐款,凑齐了上大学的费用。

    她对这个小姑子倒没有什么恶感,甚至还曾偷偷羡慕过,只是随着第一个女儿出生,婆婆总是对她摆脸色,还常常破口大骂在帝都念学的小姑。后来她生的女儿不满月便死了,后来她又生了一个儿子,在家里的日子才好过起来。

    再后来小姑结婚了,结婚的对方还是一个有钱人,她的公公婆婆便老去帝都,每次回来都能带不少稀罕的东西以及钱,时间久了,她竟也觉得理所当然起来。

    小姑的孩子出生时,小姑丈夫死了,婆婆找人去算命,说这个孩子是天煞孤星,不仅克父克母,还要克相近的人。婆婆拿了陶言的八字去算,先生说这孩子最克的便是陶言,他旺言言便要弱。

    那时候婆婆总说,小姑的丈夫没了,小姑的钱就是他们家的钱,如果没有那个扫把星,以后小姑的财产就全是他们家言言的。当时她怎么想的,已经记不清楚了,但大概也是动了心思的。

    公公婆婆把小姑的孩子抱回来的时候,她偷偷看了那个孩子一眼,穿得既干净又讲究,相貌也挺可爱。婆婆说抱着孩子一起跳进河里,装作失足掉进去的,三十天大的孩子,肯定会熬不过去。

    “哇呜……”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个沉睡的孩子突然醒了过来,还朝他不断的招手,看起来可爱极了,让她想到了当年病逝的女儿。

    后来她拦住了婆婆,骗她说把孩子交给人贩子还有一笔钱赚,如果跳进河里,这么冷的天,对婆婆身体不好。

    婆婆信了她的话,把孩子卖了一千二百块钱,回来还抱怨那孩子脚有残疾,卖不了个好价钱。

    她在心里偷偷松了口气,怎么说也算是保住了一条命。

    “妈,你知不知道奶奶当年找的人贩子是哪儿的人!”陶言听得心里发寒,没有想到那么宠爱他的奶奶,竟然做出这么可怕的事情来,不过他也因此想到了讨好姑妈的方法。

    “我不知道,你奶奶是个特别厉害的人,那时候家里的事情,我是做不了主的,”陶母想了想,犹犹豫豫道,“要不你问问你爸,也许他能知道。”

    陶言皱了皱眉,他跟他爸感情不太好,平时就算通电话,也是无话可说的状态。可是想到自己现在的窘迫状态,陶言咬了咬牙,还是拨通了他爸的电话,虽然他对这事不抱有多大的希望。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爸竟然知道人贩子住在哪儿。

    “当时我听那个男人说了一句,山省有人想要个儿子。”

    挂了电话,陶言后背突然一寒,他爸当年竟然知道人贩子的行踪,可是为什么这些年他一直没有说出来?

    细思恐极。

    陶言觉得自己记忆中的父母,不应该这么可怕的。

    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起身换了一套衣服,准备去找陶艺茹。他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一半想要讨好姑妈,脑子另一半装着的是姑妈当年绝望痛哭的脸,这两种情绪不断的缠绕在他的脑子里,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种感觉,与七年前一模一样。那时候有影视公司准备碰他,但是需要去国外整容,在国外发展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偷偷暗恋着岑柏鹤,可是却不敢让任何知道,也舍不得出名的可能。

    再后来他在国外出名了,甚至还圈了不少国内粉,夜深人静时他曾想过,变成耀眼明星的他,会不会让岑柏鹤多看一眼?如果岑柏鹤真的喜欢上他,他为了自己的事业,应该怎么拒绝呢?

    事实证明,他想得有些多,柏鹤身边已经有了其他男人,而他早已经被对方遗忘。实际上,在看到祁晏的眉眼时,他曾偷偷想过,岑柏鹤对他是不是也有好感过,所以现在找的男友脸上有他过往的影子?

    “嘭!”

    “滴滴滴!”

    关门声过后,便是手机铃声响起,陶言看了眼来电显示人,拉低帽檐接通了经纪人电话:“有什么事?”

    “昨天晚上岑柏鹤带男友出席阮家举办的酒会,等于是向整个上流社会公开了他的恋情。”

    陶言脚步停下了:“祁晏?”

    “对。”

    陶言嘲讽一笑,“他们两个有一腿的事情,我早就看出来了,值得你眼巴巴打个电话过来?”这个经纪人最近已经不怎么把他放在心上了,怎么会为了这点小打电话过来?

    “我打这个电话,是想告诉你,你姑妈的孩子找到了。”

    “你说什么?!”陶言脑子里首先想到的是,他在他爸那里打探的消息没用了?

    “今天一大早,陶女士便登报公告了这件事,还有陶女士的公司公众号,也因为这件事,搞起了八折优惠活动,你要是不相信,就自己去看看。”

    这厢,祁晏看着报纸上占了整整一个版面的公告,长长叹息一口气。

    他妈真是有钱得任性。

章节目录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月下蝶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蝶影并收藏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