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助理此刻有些茫然,因为他们家孤身一人的大老板真有儿子了。

    不是干儿子,也不是养子,而是失踪二十多年的儿子找回来了,听说这个儿子还是国内第一高校毕业生,岑家座上宾,岑五爷的男朋友。看着老板跟祁晏介绍各个房间,还有家里的帮佣与保镖,小林助理看着手里的合同,这会儿恐怕就算有资金上亿的合同摆在老板面前,她也不会搭理一下的。

    “别墅很漂亮,”祁晏从楼上下来,小声道,“就是有几个地方需要改一改。”

    “哪些地方你不喜欢,我明天就让人改,”陶艺茹招来管家,示意他把祁晏所说的话都记下来。

    “有几个地方会影响运势,不过都不是太大的问题,”祁晏道,“外面的锦鲤池里的假山石要改小一点,假山的棱角不要太尖锐,地毯的颜色不要太深,地毯的图案太冷,时间久了对你不太好。”

    有时候图案与色调对人的心理有影响,所以在住宅装修的时候,很多人会选暖色调的装修风格,这样会让人更有家带来的温馨感。

    陶艺茹的别墅很大,也很豪华,但是祁晏发现这栋房子里少了一种东西,那就是人气。

    这栋别墅的风水没什么问题,祁晏让陶艺茹改的东西,都是有可能给人带来压抑感的,实际上与运势没有多少直接关系。

    陶艺茹以前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的,祁晏不清楚,现在知道她是自己的母亲后,祁晏也没想去改变对方的生活习惯,只是稍微改变一下她居住的环境而已。

    对于陶艺茹来说,这是来自儿子对她的关心,心里只有高兴,不会再有别的情绪,若不是时间来不及,她恨不得现在就让人按照祁晏的意见全部改过来。

    陶艺茹是个十分有魅力的女人,尽管在祁晏面前,她变得有些缩手缩脚,但是跟她聊天仍旧让人感到很愉快。她的思想很前卫,更没有因为自己成为了祁晏的母亲而对他指手画脚,祁晏觉得两人之间的相处方式更像姐弟,而不是母子。

    这样的相处氛围也让祁晏松了一口气,如果陶艺茹真的处处摆出长辈姿态来关心他,他反而会不自在。

    晚餐三人是留在陶艺茹这边吃的,这天晚上陶艺茹比平时多吃了半碗蔬菜沙拉,话也多了不少,不过她没有强留两人在这边住下来,只是伸手抱了抱祁晏,笑着对他道:“回去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就过来看你。”

    祁晏沉默地点了点头,见陶艺茹微笑看着自己的模样,祁晏忍不住道:“你也早点睡。”

    陶艺茹眼睑颤了颤,眼眶有些发红:“好。”

    祁晏无声笑了笑,弯腰主动抱了抱她:“那……晚安。”

    “晚安。”

    车子缓缓朝别墅外面开去,祁晏回头望去,陶艺茹还站在原地朝他挥着手,祁晏打开车窗,朝后面吼道:“妈妈,你快回去,外面冷。”

    “好。”陶艺茹声音有些发颤,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因为别的。等祁晏与岑柏鹤乘坐的车离开别墅以后,陶艺茹终于捂住脸嚎啕大哭起来。

    她的孩子,终于找到了,他叫她妈妈了。

    那个小小的,软软的,暖呼呼的小团子,已经变成了帅气的大男孩,他还好好的活着,没有……没有……

    “呼……呼……”

    陶艺茹放下捂在脸上的手,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不停喘气的祁晏,愣愣道:“你、你怎么回来了?”

    祁晏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陶艺茹身上,伸手揽住她的肩膀笑道:“妈,我今晚就睡你这里好不好?”

    “好……好!”陶艺茹忙点头道,“你的房间我今天下午就让人收拾好了,我带你去看看。”

    “好啊,”因为跑得太快,祁晏气息还有些不稳,他扭头往身后看了一眼,岑柏鹤站在不远处朝他挥了挥手。祁晏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做了一个飞吻的手势,示意他快点上车,不要冷着了。

    岑柏鹤看着他那欢实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转身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五少,你为什么不跟祁大师一起留下?”开车的黄河不解地看着岑柏鹤,以五少的性格,肯定舍不得祁大师有半点不自在的。

    岑柏鹤偏头看着那对重逢的母子,笑着道:“这个时候,更适合他们母子独处。”

    黄河想了想,感慨道:“人生真是充满了戏剧化,以前祁大师还没跟您在一起的时候,我还觉得祁大师年纪轻轻便无依无靠听不容易的,现在他与生母重逢,我心里挺为他高兴的。”

    就是不知道老板现在突然多了一个丈母娘或者婆婆,心情是怎么样的?

    “能多一个人来关心他,”岑柏鹤脸上的笑意一直没有散开过,“我也高兴。”

    房间里,陶艺茹翻开一个相册,指着照片上一个胖丑胖丑的小孩道:“这是你出生三天后的照片,你小时候和头发长得特别好,医院的护士都夸过。”

    祁晏发现,虽然他刚满月就被弄丢了,但是陶艺茹这里有关他的照片,却有整整一个相册。有他眯着眼睛睡觉的,有他捧着奶瓶的,还有嚎啕大哭的,甚至还有脱光光洗澡的。

    “你的耳朵跟鼻子长得像你爸爸,”陶艺茹翻开另外一本相册,第一张是个穿着西装的斯文男人,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嘴角微微扬起,即使隔着照片也能让人感觉到他的温柔,“你们父子俩都有一颗温柔的心。”

    丈夫病逝,孩子失踪,对于陶艺茹来说,是无比大的打击,后来虽然也遇到一些追求她的男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真正走进她的心里。人这辈子,什么都可以将就,唯有感情不能自己骗自己,所以她便一直单身到现在。

    实际上对她来说,她有几个关系亲密的朋友,有一个庞大的企业,还有很多不错的爱好,男人便变得可有可无起来。

    祁晏看着照片上的男人,照片上的男人好像也在看着他:“爸比我长得好看。”

    “胡说,”陶艺茹一脸自豪道,“你长得比你爸好看,比其他同辈都长得好看。”对于母亲来说,自家孩子是自带ps自带柔光效果的,谁若是嫌弃她的孩子,后果比嫌弃她还严重。

    “说起来……”陶艺茹皱了皱眉,“你爸跟岑家还扯得上七弯八拐的远方亲戚关系,你辈分要比岑柏鹤矮上一辈呢。”

    祁晏:……

    原来他们家柏鹤真的是老牛吃嫩草!

    “不过这都是小事,反正这个圈子里谁都扯上一分半点的关系,要真算下去,还真算不清楚,”陶艺茹摆了摆手,“等明天过后,我就公开登报表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孩子,以免有不长眼睛的欺负你。”

    岑家那样的地位,小晏跟岑柏鹤在一起,肯定会有人在背后说钱钱闲话,而且那些闲话可能还不太好听。但如果钱钱是她的儿子就不一样了,她虽然比不上岑家有权势地位,但至少可以证明,她们家小晏不是为了钱才跟岑柏鹤在一起的小白脸。

    世人的嘴是无形伤人刀,她舍不得自己孩子受委屈。

    “登报公开?”祁晏干咳一声,“是不是有些隆重了?”

    “隆重怎么了,反正咱们娘俩有钱,”陶艺茹拍了拍祁晏,“以后你想买什么,直接跟我说,你妈我别的没有,钱还是不少的。”

    祁晏:我的亲妈哎,你这是要养个纨绔富二代出来啊。

    这天晚上祁晏母子二人睡得很香甜,岑家人却睡不太好了。

    一家人坐在客厅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底满是对岑柏鹤未来的担忧。

    “柏鹤,你说亲家会不会对你不满意,或者对我们家不满意?”岑大哥皱着眉头道,“其实你的条件也不错,就是你以前身体不好,外面的话传得不好听,你又比钱钱大上七八岁,我担心亲家那边对这两点不太满意啊。”

    “你胡说什么,我跟艺茹有交情,她可不是因循守旧的顽固派,”岑大嫂对岑大哥这种说法很不满意,“再说了,小祁与柏鹤感情这么好,艺茹不会做棒打鸳鸯的事情。只是吧……她这人有些护短,柏鹤你以后可别做出对不起小祁的事情,不然以艺茹的个性,肯定会跟你死磕到底。”

    听着一家人七嘴八舌吵来吵去,岑秋生听得脑仁发疼,干咳几声把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你们考虑这些还不如想一想明天怎么接待客人。”

    “对,”岑二姐拍手道,“这点很重要,今晚给家里的帮佣开加班费,让他们再把别墅里里外外打扫一遍,不要让亲家觉得我们怠慢她。”

    被一家人围在中间的岑柏鹤无奈苦笑道:“二姐,不用……”

    “你闭嘴,年轻人不懂规矩,这可是小祁妈妈为了他第一次正式上门,太过随意就是咱家不讲规矩,”岑二姐嫌弃的把岑柏鹤拍到一边,“对亲家怠慢就是对小祁怠慢,你懂不懂?”

    岑柏鹤:……

    他只是想说,别墅天天都在打扫,用不着熬夜加班打扫,可是看着二姐那严阵以待的样子,他识趣地选择了闭嘴。

    第二天早上,祁晏换上陶艺茹给他准备好的衣服,看着塞了整整两车的礼物,呆了半晌才道:“妈,我们这是在下聘礼?”

    “我这是感谢他们这些日子以来对你的照顾,其中还有大半是给干儿子的见面礼。”陶艺茹笑道,“你不懂,长辈给晚辈准备的见面礼越丰厚,就代表长辈越看重他。”

    在陶艺茹老家,对儿女的另一半还有个称呼就是干儿子干女儿。

    “他昨天都已经叫我妈了,我怎么能不对这个儿子好点?”

    祁晏这次想起昨天在车上时,柏鹤确实是这么叫她的,忍不住在心中感慨,没有想到柏鹤如此心机,竟然偷偷地刷他妈的好感。

    母子两人乘坐的车刚在岑家停下,就有岑柏鹤亲自来给陶艺茹开门,他的身后是排列得整整齐齐穿着制服的岑家帮佣。

    “欢迎陶女士,欢迎祁少。”

    齐刷刷一鞠躬,吓得祁晏往后退了一步,他斜着眼睛看岑柏鹤,这是闹什么,拍言情偶像剧呢?

    而岑柏鹤也看着祁晏身后,一排拎着礼物的保镖沉默了。

    “亲家,”岑老爷子笑眯眯地走了出来,他身后还跟着岑柏鹤所有的兄弟姐妹,“您能来,真是让我们家蓬荜生辉,快请进。”

    “亲家客气了,”陶艺茹笑容亲切地与岑老爷子握了握手,“是我打扰了。”

    “贵客来怎么会是打扰?”岑老爷子乐呵呵道,“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不要说两家话。走走走走,进屋说话。”

    “说来也是我这个做母亲的失职,不知道小晏喜欢什么,也更加不知道柏鹤喜欢什么。所以给柏鹤准备了一些见面礼,希望他不会嫌弃。”

    “不会,不会,哈哈。”

    见陶艺茹给岑柏鹤准备了这么多见面礼,岑家人齐齐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们不用担心“棒打鸳鸯”这种事发生了。

    中午饭做得很丰盛,为了照顾陶艺茹的饮食习惯,今天一桌子菜大部分都是蜀蓉口味。陶艺茹知礼,岑家人尊重,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陶艺茹来之前,是知道岑家人对祁晏不错的,可是究竟有多不错,她心里还没有底。今天与岑家人交流过以后,她是彻彻底底放心下来了。如果岑家不是看重小晏,今天接待她的时候,也不会费这么多心思,就连屋里摆的花束,都是她平时喜欢的。

    因为看重小晏,才会如此热情的对待她。

    “明天我会公开声明我跟小晏的母子关系,”陶艺茹喝了一口茶,“不知道亲家有什么意见?”

    岑秋生笑道:“小祁能找到亲生母子,我们全家都替他高兴,也支持他所有的决定。”

章节目录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月下蝶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蝶影并收藏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