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

    “是的,两人亲权指数为7.75乘以10的八次方,所以存在亲生的血缘关系,母子概率为99.9999%。”

    “怎么了?”祁晏注意到岑柏鹤神情有异,以为是公司出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是不是……是不是鉴定结果出来了?!”陶艺茹首先想到的,只有这一件事,别的全都不在她思考范围内。

    岑柏鹤挂了电话,目光在陶艺茹身上扫了一眼,深吸一口气后对祁晏道:“钱钱,我有一件事跟你说。”

    祁晏见他这个样子,知道可能不是什么小事,“说吧,我挺得住。”

    “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你跟陶女士的亲权指数大于10000。”

    “什么意思?”祁晏后悔自己对生物遗传学的知识不感兴趣,所以岑柏鹤这句话说出来以后,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跟……陶女士存在亲生血缘关系,”岑柏鹤见祁晏呆呆傻傻的站在那里,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钱钱,你有妈妈了。”

    祁晏茫然地看着岑柏鹤,脑子嗡嗡作响。

    怎么可能?!

    “孩子!”陶艺茹一把搂住祁晏痛哭起来,“对不起,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祁晏愣愣地站在原地,任由陶艺茹搂住自己的肩膀哭泣,半晌才仿佛找回了自己的神智。他从未与女性如此接近过,所以只能僵硬地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柏、柏鹤,”祁晏眼巴巴的看着岑柏鹤,脸上满是为难。

    “陶阿姨,”岑柏鹤走了过来,小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去谈。”这个咖啡店虽然环境隐蔽,但是涉及个人问题,还是不太适合拿到这里来说。

    “好。”陶艺茹不想吓到祁晏,她现在即便有千言万语想说,但是在看到自家孩子显得有些僵硬的姿态,就收回自己的情绪,想要祁晏更自在一些。

    三人下楼,恰好郭可带着一个带着帽子墨镜的年轻女人往上面走,见到他以后 ,郭可脸上露出喜色,一边让服务员给祁晏免单,一边向祁晏问好,“若是知道大师您要来,我早该赶过来的。”

    “没事,我就是陪朋友还有……家中长辈来这里坐一坐,”祁晏淡笑,“你不必如此客气。”

    “原来如此,”郭可见祁晏身边的女人气质高雅,光她手上提的那个包都是全球限量款,有钱都买不到的那种。她以为这是想要请祁晏办事的顾客,便不再多问,“既然您有事要忙,我就不打扰您了。”

    “那以后有机会再聊,”祁晏看了眼郭可身后的年轻女子,朝她点了点头。

    陆璇没有想到祁晏竟然把她认出来了,她取下眼镜,朝祁晏微微鞠了一躬。

    别人不知道,但是对她来说,祁晏就是她即将踏入万丈深渊时拉了她一把的人,尽管恐怕连祁晏自己都不记得这件事了,但她却没有忘记。当初她刚进圈子的时候,承了鲁国嘉的一份人情,所以在鲁国嘉出了事以后,她就把祁晏介绍给了郭可。

    圈子里养牌子的,敬小鬼的,拜大仙的,什么人都有,就连她自己也曾去拜过仙求过神,现在她才明白过来,当人犯了错,求什么神仙都没有用。

    为人者,唯有自尊,才有人尊之。

    祁晏没有避开不陆璇这个礼,他朝对方淡淡一笑,走下了楼。

    等祁晏离开以后,陆璇重新戴上墨镜,小声道:“郭姐,刚才祁大师身边的两个人,一个分岑家五爷,一个是国内十大女首富之一陶艺茹。”

    当初她跟孙翔在一起的时候,曾在一个聚会上见到过陶艺茹,当时孙翔的母亲在陶艺茹面前做尽了点头哈腰的姿态,然而陶艺茹从头到尾只跟她说了几句场面上的客套话,就这样孙翔的母亲还跟她吹嘘了好几次。

    这位商场的铁娘子竟然也会让人看风水算命吗?

    祁晏一行人去研究所拿了报告,报告各项数据告诉他,他确实是陶艺茹的孩子。

    想起自己之前算的那个八字,祁晏不禁觉得有些可笑,属于陶艺茹的沈溪确实是死了,活下来的是一个生辰八字不详的祁晏。日下有安为晏,《小尔雅》中曾记载:晏,明也。

    他原本该早夭于黑暗,却因为有了光明与温暖,所以又活了下来。

    看到确切的结果,祁晏觉得自己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这段突如其来的亲情,但是却没有自己幼时盼望的喜悦。

    小时候,他曾羡慕过别人有爸爸妈妈,刚去念小学的时候,甚至有不懂事的熊孩子骂他是野孩子,被他揍了好几次以后才老实下来。不过那时候的他才七八岁大,虽然揍得别人哭爹喊娘,但是内心也曾想过,等他以后他爸妈找到他,他一定不理他们,让他们对着自己又哭又求饶,那样才能解恨。

    后来他一天天长大,老头子教他的东西越来越多,他的世界变得丰富多彩,也渐渐地接受了自己是没有父母的孩子。

    原来他不是因为轻微残疾被父母抛弃,这一点还是挺欣慰的。

    “小晏。”情绪冲动过后,陶艺茹就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因为这个孩子的人生在她没有参与的情况下,已经变得如此精彩,她没有陪伴他长大,也没有履行过母亲的责任,他就这样静悄悄地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成长得如此耀眼,如此了不起。

    身为一个母亲,她竟连叫他小名的底气都没有。

    “以后、以后让我好好补偿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一个孩子好,但是我会学,”陶艺茹紧紧地捏着手里的包,“你别嫌弃妈妈。”

    祁晏见她指节攥得发白,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我这些年过得真的很好,没有受过虐待,更没有吃过苦头。虽然我不知道当年是怎么一回事,但我知道你这些年一直在找我,也没有放弃过我,所以你并不欠我。”

    陶艺茹红着眼眶笑了,“怎么会不欠你,当年如果不是我小看了人性,你怎么会被人带走?”

    她小看了父母偏心的程度,小看了他们的愚昧与心狠,这就是她的错。

    祁晏昨天晚上睡觉前,就已经看过一遍陶艺茹的生平,柏鹤还跟他说过很多外界不知道的事情,所以陶艺茹与她娘家那边的人感情不好,他是知道的。但是现在他并不想问当年那些事,他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握住了陶艺茹的手,“您不懂得怎么对一个孩子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对一个妈妈好,所以我这是彼此彼此,互相学习?”

    “对,互相学习。”见祁晏并不排斥自己,陶艺茹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意。

    “伯母,今天是您跟钱钱相认的好日子,不如晚上一起到我们家里吃顿便饭?”岑柏鹤脸上露出笑,“我的家人得知钱钱找到妈妈,都很高兴,所以这会儿已经让厨房开始准备大餐了。”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今天晚上我过去不太合适,”陶艺茹对岑柏鹤笑道,“明天我在郑重上门拜访,到时还请岑先生一家不要嫌弃我上门叨扰。”

    “您这话说得就见外了,”岑柏鹤见钱钱还有些傻傻呆呆的模样,伸手轻轻拍着他的背,让他的情绪平静下来,“您是钱钱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妈妈,你对我这个晚辈如此客气,让我怎么好意思。”

    陶艺茹看着两人亲密的姿态,想起宋葵跟她说的那些,万里顿时升起万千滋味,最终也都化为了释然:“就因为我是钱钱的妈妈,我明天正式拜访亲家的时候,才要郑重一点。小晏,你说对不对?”

    钱钱愣愣地点头:“啊?啊!”

    见他这副模样,陶艺茹似乎能够想象他小时候有多可爱,忍不住语气又软了几分,“那我等下就回去准备,明天妈妈就来岑家看你。你有什么喜欢吃的,什么用的,妈妈明天也一起给你带过来。”

    祁晏想说自己什么都不缺,可是对上陶艺茹亮闪闪的双眼,他就顺口说了几样。

    “你这孩子口味跟我差不多,”陶艺茹把祁晏说的几样东西全都记了下来,“我老家是蜀蓉省那边,当地食物口味大多偏麻辣风味,所以我来了京城以后,口味也还是偏蜀蓉那边一些。”

    祁晏笑道:“不久前还有人跟我开玩笑,说看我吃饭口味,还以为我是蜀蓉那边的人,没有想到……”

    “是啊,没有想到,”陶艺茹笑着叹了口气,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失散二十二年的孩子,就这样与她相遇了。

    “你难道没有怀疑过?”

    “什么?”陶艺茹不解地看着祁晏。

    “亲子鉴定是在柏鹤旗下的研究室做的,万一是我伙同柏鹤一起骗你怎么办?”祁晏不明白,以陶艺茹在商界的能力与手段,不可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不会,且不说岑家人不会做这种事,”陶艺茹肯定地摇头,“只说你是不是我的孩子,我心里很清楚。”

    “昨天晚上在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格外在意你,所以才会主动过来说话。原本我让你帮我算命,只是想找个借口跟你多说几句话,没有想到后面竟然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如果不是那双小黄鸭袜子,大概您也不会看我的脚?”

    陶艺茹忍不住笑了:“是啊,那样……我们就又要错过了。”

    世间竟有如此多的巧合,不爱参加酒会的她昨晚上刚好去了酒店,还被朋友拉去看八卦,没有想到八卦的中心人物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我应该给昨晚那个小姑娘还有那个买袜子的保镖封一个大大的红包,”陶艺茹认真道,“如果不是他们,不知道我们母子两人,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相认。”

    “那最大的功臣你也不能忘了,”祁晏抓过岑柏鹤的手,拍了拍他的手臂,“最大的红包应该给我们家柏鹤。”

    “他的红包肯定是要给的,”陶艺茹与岑柏鹤的眼睛对上,“而且还要给一个大的。”

    岑柏鹤看了看陶艺茹,又看了看兴奋劲儿渐渐上来的祁晏,露出了一个笑,“那我先谢谢妈妈了。”

    三人没有去岑家别墅,反而先去了陶艺茹居住的别墅里。与岑家别墅比起来,陶艺茹的别墅要小一些,但是整栋别墅除了她这个主人,便没有其他人,请来的保镖与帮佣再多,也显得有些冷清。

    “老板。”陶艺茹的助理见到陶艺茹,顿时一脸喜色的冲了上去,“你可算回来了,刚才梅克尔林公司传来消息,说愿意跟我们签订合同了!”

    说来也奇怪,之前他们派了两拨人跟这家公司交涉,都没有把合同谈拢,哪知道一个小时前,这家公司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愿意跟他们合作,而且条件非常的优厚,这运气好得让人感到有些不真实。

    然而以往对这个合作方案很感兴趣的陶艺茹听到这个消息后,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而是伸手挽住祁晏的手臂,对助理道:“小林,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小林助理见老板跟对方手挽手的模样,心里疑惑的想,老板单身多年,今天终于找了一个小男友回来?

    “这是我的儿子,祁晏。”

    小林助理:???

    儿子?!

    老板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一个儿子?

    该不会是干儿子吧?!

    哎哟我去,老板“干儿子”另外一只手竟然还牵着岑家五爷,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贵圈可真乱。

章节目录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月下蝶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蝶影并收藏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