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是利用自身之气场,绘下特有的纹路,借此吸引天地之灵气,借用自然的力量来提高自己能力,来达到某个目的。

    祁晏刚学会拿笔后不久,就学着师傅的样子乱写乱画,但是没有想到的事,竟然真的引起了灵气波动,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师傅断定,他天生就是走这条路子的人。

    从四岁到二十二岁,祁晏总共画了十八年的符,但是有些符他却只能把它们记在脑子里,却不能画下来。老头子曾经跟他说,他与五行之气的契合度太高,画一些祈福、求平安、求雨、送雨之类的符还好,若是画一些带来厄运的符篆,有可能会影响到身边之人的运势。

    所以当他真正掌握制符的手法后,轻易不动手画符,因为他无心去改变别人的命运。

    刚给自己画了一道平安符挂在墙上,准备再画一道祈福符时,就接到了杜东的电话,杜东已经带着那位梁先生已经到楼下了。

    他看了一眼已经展开的符纸,搁下朱砂笔,离开了书房。

    梁峰跟在杜东身后,表情有些扭曲。在他想象中,高人就算不住在复古式的别墅里,也是住在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像这种与无数普通人挤在普通电梯楼里的人,真的会是了不起的大师?

    该不会是忽悠人的骗子吧?

    杜东按电梯的时候,他特意看了眼,楼层数是7,看来这位高人在数字方面也一点都不忌讳。

    电梯里没有其他人,所以他们两人很快到了7楼,杜东领着他来到拐角处的一扇门前,很好,门牌号是704.

    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暗下去,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梁峰看了眼在门后站着的年轻人,长着一张十分讨喜的脸,难道是高人的徒弟?

    不过幸好他没有把心中的疑问说出来,因为下一刻他就看到杜东对着这个年轻人点头哈腰,小心翼翼的把一大堆带来的各种珍稀补品放在饭厅的桌子上。

    他往里面扫了一眼,整个房子格局看起来并不大,最多不过□□十平米的面积,装修跟普通人家也没有什么差别,怎么看都没有高人应有的神秘感。

    就在这个时候,穿着白衬衫的年轻人突然转头看了他一眼,梁峰不知道该形容这个眼神,但是在那个瞬间,他有种自己被这个年轻人看透一切的感觉,原本踏出去的步伐也不自觉的收了回去。

    “请进。”年轻人似乎没有看到他这瞬间的失态,眯眼朝他笑了笑,转身去了厨房。

    梁峰这才回过神来,走到客厅里,靠着杜东在沙发上坐下,顺便往四周看了一眼,客厅让人觉得有种说不出舒适与安全感,他甚至想,如果在这里多待一会儿,他有可能会毫无防备的睡过去。

    “梁先生,”杜东小声对梁峰道,“您这次来,是为了算命还是看风水?”

    梁峰笑道:“祁大师两样都擅长?”

    杜东见梁峰似乎还保持着怀疑态度,想要开口多解释几句,可是此时祁晏已经端着茶走了出来,他立刻敬畏地闭上嘴。现在的他,对祁晏已经是无限敬畏与信任,只差没把他给供起来。

    三杯茶一一摆好,祁晏在梁峰斜上方坐下,他不急着问梁峰来意,而是对杜东道:“看杜先生脸色,恐怕已经否极泰来了?”

    “还要多谢大师出手相助,杜某感激不尽。”杜东起身向祁晏鞠了一躬。

    祁晏坐在沙发上受了这个礼,不过在杜东坐下后,他给杜东茶杯续了一次水,“水满则溢,月满则亏。杜先生虽然度过人生大劫,但也要记得积善成德的道理,不要因此而忘形,再度招来祸事。”

    杜东连连点头应下,决定回去后就给福利机构捐一笔善款。

    但凡会看相的人都对微表情很敏感,所以在杜东点头后,祁晏就笑了笑,随后扭头看向梁峰:“不知道梁先生有何事?”

    梁峰喝了一口茶,茶叶很一般,但是味道却格外地独特与幽香,他放下茶杯摆着低姿态道:“今日贸然打扰祁大师,是因为在下心中有一事不明,希望大师能帮在下算一卦。”

    “以在下来看,梁先生从小到大都是能力出众的天之骄子,并且有辅佐枭雄之相。若是你这样的人才出生在乱世,会成为一代名臣也说不定,像你这样的人,有什么事解决不了,非要找我这种人帮忙的?”祁晏说到这,轻笑一声,“我看你为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

    梁峰神情微动,随即浅笑:“祁大师说笑了,在下才疏学浅,怎么会有这样的能耐。”

    祁晏看了他一眼,没有跟他争辩这个问题,他从茶杯里倒出半碟水,然后推到梁峰面前:“梁先生写个字给我瞧瞧吧。”

    梁峰伸出手,用食指在茶水里蘸了蘸,一丝凉意从他的指尖传入心田,他手一抖,字还未写,便已经掉了一地水在桌面。他抬头去看祁晏,见对方脸上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他低头继续写了下去。

    这个字写得很漂亮,刚劲有力,气势不凡。

    鹤。

    祁晏仔细观察着这个字,“好字,梁先生想问什么?”

    “我想知道,我现在所挂牵挂之事,是否能够转危为安。”梁峰的话说得很含糊,显然他并不信任祁晏的能力。

    “难。”祁晏指了指梁峰刚才不小心滴在桌面的水滴,“有物压顶,鹤欲飞却难以展翅。梁先生如果如果为别人而求,那么此人应该从小体弱多病,药石伴身。不过鹤之一字,在我国文化中,素来有吉利长寿多福之意,这个人虽然体弱多病,但是备受家人关爱,虽有不完美之处,但也有令人艳羡的地方。”

    在祁晏说出一个“难”字以后,梁峰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听完祁晏所述后,他继续问道:“难道毫无转圜之地吗?”

    “天道慈悲,总会给天下万物留下一线生机,”祁晏伸手拂过桌面,鹤字变成一团模糊不清的水迹,再也辨不清,“只是梁先生太过高看我了,我连此人的面相生辰都一无所知,又怎么可能推演出一切?”

    梁峰沉默片刻:“祁大师,那你所说的一线生机,在哪里找?”

    祁晏观察着这个姓梁的男人,此人相貌端正,眉清目秀,嘴唇略薄,但是眼中又有正气,气运白中带红,周身还微微沾染着缕缕不易察觉的紫气,只不过这紫气不是他自身的,而是他身边人回馈给他的。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时候命数极好的人,会让身边的人也跟着走好运,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抱大腿。

    “恕我直言,梁先生身边应该有一位命格极旺的人,这个人不仅让你运势越来越好,还让你避开了一些不必要的波折,”祁晏抽出一张纸巾擦去手心的茶水,“谋星遇主星,谋星沾主星之辉。主星越旺,谋星越亮,主星弱,那么谋星也会随之黯淡。我想……梁先生应该是为了你的老板而来?”

    梁峰脸上的平静终于绷不住了,来之前他反复跟杜东确认过,杜东没有告诉祁大师他的身份,但是现在对方所说的话,全部符合他现在的情况。

    他相信以杜东的胆子绝对不敢跟这位年轻地祁大师串通骗他,难道世间真有这么玄之又玄的事情?

    “祁大师果然火眼金睛,没有什么事不能知道的,”梁峰咬了咬牙,下定决心道,“不知道大师什么时候有空,能否请大师去看一看我们老板的面相?”

    杜东听到这些时,整个人都呆住了,梁先生的老板……不就是岑五爷吗?!

    岑五爷的那个身子,整个京城谁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三十五都难说,神仙都难救。现在把祁大师叫过去,岂不是给祁大师找麻烦吗?可是这些话他只能在心里想,不敢明着说出来,只好偷偷的给祁晏使眼色,希望他不要答应梁峰这个请求。

    “鹤……”祁晏从小对白鹤这种生物都有说不出的好感,他笑看着眼含期待的梁峰:“梁先生,这种事情不可强求,有缘自会相见。”

    杜东在心里松了口气,幸好祁大师没有答应这个要求。

    “不过,如果事情真的不可解决时,梁先生可以给我电话。”祁晏把一张名片递到梁峰面前,“在下能力微薄,只能尽力而为,梁先生不要介意就好。”

    “咚咚咚!”

    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梁峰还没出口的话,他看着这张白底黑字毫无花色的名片,把它小心的放进自己钱夹里。向来八面玲珑的他,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并没有回赠名片给对方。

    祁晏也不在意这个问题,起身拉开了房门,外面站着四个穿着打扮风格相同的男人,为首的男人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才开口道:“请问是祁晏祁大师吗?”

章节目录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月下蝶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蝶影并收藏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