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我跟你说,你这手相不太好啊,”瘦男人摸了摸女孩的手掌心,“看到这里没有,情感线上分叉无数,说明你遇到的男人刚开始还好,可是后面却个个花心滥情,终将导致你们的感情不得善终。”

    瘦男人可惜地摇了摇头,“你这是上辈子做了恶事,欠下了感情债,才会在今生还债。”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女孩的同伴一脸怀疑的看着瘦男人,觉得他说的肯定是假话。什么前世今生的,又不是地摊文学小说,胡扯八道的,谁信啊?

    “我知道你们不信,可是你们好好想想,这位小姑娘的感情之路是不是不太顺?”瘦男人一脸笃定,在两个小姑娘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继续道,“你们这些读过书的年轻人,总是不信这些,可是你们仔细想想,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能用科学来解释吗?”

    “不能对不对?”瘦男人状似无意的放下女孩的手,摇头感慨道,“我们算命一道如今越来越落魄,就是因为骗子太多,坏了我们的名声,你们两个不相信我也是正常的。”

    祁晏在旁边听着骗子从算命的没落,再扯到天道人道,最后又扯了几件似是而非的事情,哄得两个小姑娘有点相信他的时候,还勉强忍得住,可是听到对方要小姑娘的联系方式后,终于忍无可忍的走上前拍了拍瘦男人的肩膀。

    瘦男人正在暗自得意,自己马上就要骗到两个小美人的联系方式了,哪知道即将成功的时候,却被人给打断了。

    “谁啊?!”瘦男人不耐烦的扭过脸去,看到一个娃娃脸年轻人站在自己身后,笑眯眯的脸看起来讨喜又无害。人们天生会对这种长相的人降低防备心理,瘦男人也不例外,他皱了皱眉,“小帅哥,算命?”

    “对,算命。”祁晏弯腰蹲到两个女孩旁边,手心向上:“刚才听你说得这么厉害,不如给我先算一算?”

    “帅哥,先来后到,等我先给这两位美女算完,再给你算。”

    瘦男人的定位很准确,他的爱好为女,尤其是美女。就算祁晏长得像是绝世大帅哥,他也不会因此改变初衷。

    可惜他定位准确,却不代表着祁晏会让他目的达成。他直接拦住瘦男人想要伸向两个女孩子的手,笑道:“既然大哥你不愿意给我算命,那我就给你算一算好了。”

    两个女孩子原本被瘦男人忽悠得脑子发晕,现在见到一个年轻小帅哥拦在了她们前面,才恍恍惚惚的意识到,她们可能遇到骗子了。

    “你十五岁辍学离家,十八岁有牢狱之灾,二十三岁犯情债,三十岁以后更是偷蒙拐骗什么都做,”祁晏似笑非笑的站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个男人,“现在竟然又冒充算命先生骗小姑娘,你这一辈子也算是多才多艺了。”

    瘦男人面色一变,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知道他的过往,他往四周看了一眼,警惕的看着祁晏:“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事情?”

    “你刚才不是跟着两位美女说过吗?”祁晏淡笑,“算命一道玄之又玄,能知常人所不知,看常人所不能见的东西,那你怎么就猜不到,我也是算出来的呢?”

    “你别胡说八道装神弄鬼,你如果都能算命,那爷爷我就是你祖师爷,”瘦男人面色变来变去,色厉内荏道,“我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不然没你的好下场。”

    “我有没有好下场不用你关心,但是我知道你肯定没有好下场了。”祁晏一把抓住他的手,在他脸上用力一撕,他脸上的胡子顿时掉了下来。

    见自己的伪装被拆穿,瘦男人也顾不上别的,转身就想跑,只不过祁晏早料到他有这种行为,单手拽住他的衣襟,任凭他用尽力气,也挣脱不开。

    两个牵涉其中的女孩子见状,拿出手机就想报警,哪知道她们的动作不够快,三个数字还没按完,就有两个警察往这边跑来。

    “警察大哥,这里!”目睹祁晏揭穿骗局还单手制敌的整个过程,王航整个人都懵逼了,见到警察赶过来才终于回过神,招手让警察注意到他们这边。

    见到警察过来,瘦男人挣扎得更厉害了,似乎对警察极为惧怕,不敢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脸。可惜他挣扎得越激烈,祁晏的手劲儿就越大,就像是钳子一样把他死死的圈着。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两个警察走过来,看了看祁晏,又看了看捂着脸不敢抬头的瘦男人,最后略缓和脸色,望向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祁晏。

    “警察大哥,是这样的,我跟朋友吃完晚饭出来,就看到这个人装算命先生骗人,我担心这两位女孩子出事,就一只盯着他。”祁晏一脸的无辜,“哪知道我越看越觉得他像是某个通缉令上的通缉犯,所以故意装作拆穿他的骗局,等着你们赶到。”

    通缉犯?!

    两个警察一听,态度顿时变得更加严肃,转头见瘦男人吓得瑟瑟发抖,对祁晏这个说法,不自觉就信了三分。

    最后他们把在场的几个人都带回了派出所,包括那两个差点被骗的女孩子。结果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这个被抓住的瘦男人还真的是个通缉犯。此人不仅有过案底,后来又因为入室抢劫、强/奸未遂被通缉,警方一直没有找到人,没有想到他竟然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内,从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变得这么瘦,还顶着算命先生的身份出来招摇撞骗。

    不过通缉令上的照片他的脸是圆的,现在都瘦得凹下去了,这个年轻人是怎么把人给认出来的?

    对此,祁晏给出的说法是碰巧,他自己也不确定。警方虽然觉得这实在太巧了,不过还是非常感谢他这位热心市民帮助警方抓住了罪犯,并且承诺通缉令上承诺的奖金会很快打到祁晏的账上。

    等祁晏离开以后,警方才发现,他提供的银行账号并不是他本人的,而是帝都一家儿童福利院的公共银行账号。

    于是智斗通缉犯,不要奖金的祁晏不仅在派出所刷了一波好感,还让某个报社的记者知道了这个消息,不仅在警方这里取得一张打了脸部马赛克的照片,还洋洋洒洒的写了一篇表扬文章发到报纸以及网络平台上。

    只不过这位记者的文笔实在太过生动,把智斗通缉犯的经过,差点写成了武林高手抓大盗的场面,引起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网友哈哈哈哈,然后感慨一下这个年轻小伙子真勇敢,心中有正义云云,不过并没有多少人真正的放在心上。

    也有少部分人注意到这个年轻人连奖金都没有要,而是让警方把奖金转给福利院这个行为,因此对这个年轻人赞不绝口,并且认为这个社会上就需要这样的正能量人物,才会让生活越变越好。

    王航躲在家里,暗搓搓的刷着网上的消息,心里既骄傲又自豪,可是偏偏不能告诉这些网友,见义勇为小哥就是自己的室友,所以心里憋得难受。

    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在自己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微信,才觉得自己心里好受了一些。

    王航:自家哥们见义勇为,与有荣焉。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人给他点赞,还有人问他这个哥们是谁的。王航看完这些充满好奇的留言,淡定的关掉了朋友圈。

    看到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偏偏还很好奇的样子,他就觉得满足了。

    祁晏不玩微博,也不爱玩微信朋友圈,所以对网上的事情几乎称得上是一无所知。

    他接到杜东电话时,正吹着空调吃着西瓜,整个人惬意得不行。听完杜东所说的话,祁晏淡定地吐出嘴里的西瓜籽,“既然这位先生对我好奇,你可以带他来见过,至于别的事情,都要看缘分。”

    “我明白了,祁大师,打扰您休息了。”杜东挂断电话,心里松了口气,不管大师愿不愿意帮梁峰的忙,至少他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梁峰怎么也怪不到他的头上。

    梁峰得知杜东口中的大师并不愿意主动来见他,而是等他上门拜访以后,先是挑了挑眉,随后对杜东道:“多谢杜老板帮忙,如果你现在有空的话,就陪我走一趟?”

    他开出这么高的价格都不为所动的人,不管是真清高还是假演戏,都值得他亲自跑这一趟。

    这么能沉得住气的人,做什么事不能成?

    两人上了车后,梁峰道:“杜先生,不知道这位高人有何神奇之处?”

    杜东知道梁峰还不太相信祁大师的能力,于是道:“梁先生,祁大师是真正的高人,等下你见到他的时候,千万不要怠慢。”

    “这么厉害?”梁峰见杜东这副态度,对他口中的高人更加好奇了。

    如果这人没几分能耐,也不会让杜东冒着得罪岑五爷的危险,来说这些话了。

章节目录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月下蝶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蝶影并收藏论以貌取人的下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