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话苏棠是对着沈易打在手机上的字念的, 念完抬起头来,苏棠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蒋慧的脸色真的灰白出了一种丧尸的效果。

    蒋慧直直地盯着面容已经平和下来的沈易, 唇齿微张,苏棠眼见着她尖削的下巴颤了几颤, 才听到一股硬挤出来的声音。

    “你……你报警了?”

    蒋慧说这几个字的时候嘴唇一直在发抖,说得又快又模糊,沈易肯定读不清,苏棠刚转过头来,正准备对沈易复述蒋慧的话,就见沈易眉头深深一皱,抓起她的胳膊一把把她拽到了身后。

    “哎——”

    苏棠猝不及防, 被沈易拽得一个踉跄, 没等站稳,余光就扫见沈易抬手挡开了一个向他袭来的黑色方形物体。

    蒋慧的黑色漆皮包。

    蒋慧一边疯了似地抡包往沈易的身上乱砸一气,一边朝沈易歇斯底里地叫骂。

    “你凭什么!凭什么!”

    “你恨我就冲我来啊!”

    “我和妍妍一块给你妈陪葬!你满意了吧!”

    “你杀了我呀!杀了我呀!”

    蒋慧的骂声既尖锐又凄楚,苏棠听得半懂半不懂, 沈易也许是看不清, 也许是压根就没有花心思去看,始终深皱着眉头,一手抵挡着蒋慧频频砸来的皮包,一手牢牢地把苏棠拦在身后。

    苏棠试了几次,才瞅准一个沈易分神格挡皮包的机会,一下子从沈易的束缚中挣脱了出来。

    沈易吓了一跳,顾不上蒋慧变本加厉的打砸, 急忙回头。

    沈易还没来得及拽住苏棠,苏棠已经溜出了他的臂长范围,却看也没看蒋慧一眼,径直走到病床床头,一巴掌拍响了墙上那枚呼叫值班护士的按钮,然后淡淡地望着蒋慧。

    “蒋大夫,马上就有您的同事进来,您还要脸吗?”

    蒋慧抡包的手戛然而止,已经抡到半空中的包没能抡到沈易身上,又在重力作用下荡了回来,险些砸在她自己的脸上,被她仓皇抱住了。

    没等蒋慧定下神来,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

    闻铃赶过来的是上回给沈易拔针的护士长,一看到大闹过一场之后格外狼狈的蒋慧就惊了一下,惊得很标准,好像早就知道自己应该在这儿惊一下似的。

    “眩蠓颍馐窃趺戳税。俊

    蒋慧匆忙挤出一个笑容,奈何太过匆忙,粗重的喘息还没平复,凌乱的头发还没理好,连本来应该拎在手上的皮包也还是以一种紧绷的姿势抱在手里的,如此狼狈的姿态配着这个僵硬的笑容,连苏棠都觉得她凄凉得可怜。

    “没、没事,老沈有点事,找他说几句话……你们忙吧……”

    蒋慧勉强撑着这个笑容把话说完,不等护士长接话就大步出门了。

    护士长一声不吭地看着蒋慧走出去,转过头来看向沈易。

    沈易在紧张与混乱中没能看清苏棠对蒋慧说的话,不知道护士长说了什么,也不知道蒋慧说了什么,一时间呆愣在原地,脸色难看得要命。

    护士长走到沈易面前,淡然得好像这病房里由始至终就只有苏棠和沈易两个人一样,“哪儿不舒服吗?”

    沈易好像这才回过些神来,忙摇了摇头。

    “没事就行,有事叫我。”

    护士长说完,转身就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似乎是想起了些什么,停了停脚,扭头看向追过来准备送她出门的苏棠,低低地说,“我刚才看见她进来了……她要是再来闹,你就按铃,她已经被停职了,她这样随便进病房打扰病人休息,我们是要担责任的。”

    苏棠心里一热,轻轻点头,“好,谢谢您了。”

    苏棠把护士长送出门,回来把门关上,没等转过身来,就被沈易从后抱住了。

    脊背被动地贴在他微微起伏的胸膛上,苏棠轻笑,她就知道,凭他的脑子,这点小聪明根本用不着跟他解释,只要给他点冷静的时间,他立马就能琢磨明白。

    沈易的下巴挨在她的肩膀上,左手环着她的腰,右手越过她的肩膀,用手指在她面前的门板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一行字。

    ——最高智慧奖得主,苏棠。

    苏棠被他逗乐了,在他的怀抱中转过身来,好气又好笑地瞪他,“说好了,下回打架要是再把我拦在后面,我就要帮着别人打你了。”

    沈易笑着点头,点得很认真,像是一句很有信誉的保证。

    得到沈易的保证,苏棠才担心地抚上他的手臂,“打疼了吗?”

    沈易微笑摇头。

    这个摇头明显不如刚才的点头可信,苏棠刚想卷起他衬衫的袖子看一看,沈易就缩了手,拿出刚才匆忙间塞进裤兜里的手机,点开一封电子邮件,递到苏棠面前。

    苏棠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近在眼前的屏幕。

    发件人是被沈易备注过的,备注名称为“爸爸”。

    苏棠一愣,多扫了一眼,目光定在其中一行字上,一下子把沈易疼不疼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苏棠睁圆了眼睛,“沈妍被她未婚夫绑架了?”

    沈易有些无奈地笑笑,轻轻点头。

    沈斯年发来的这封邮件内容很简单,一共就有两个意思,一个是说沈妍被她未婚夫绑架了,对方开了一堆离谱得像神经病一样的条件,还不许报警,另一个意思就是问沈易是否愿意帮忙,行文里处处可见外科大夫特有的简单明了。

    苏棠觉得沈斯年对沈易多少有些残忍,但平心而论,无论是出于血缘关系还是出于对沈易性情和能力的了解,这种情况下求助于沈易都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

    “你让你的律师协助警方处理的,就是这事?”

    沈易点头。

    实话实说,苏棠对沈妍的印象好不到哪儿去,但这并不代表着她会觉得绑架这种事发生在她的身上就是好的。

    “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沈易微微一怔,唇角轻弯,摇摇头,松开环在苏棠腰间的手,接回手机,让苏棠挨在他身边看着他打字。

    ——沈妍未婚夫的性格很急躁,做事缺少计划性,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很有限,绑架沈妍的事很有可能是在一时冲动下临时决定的。如果排除蒋慧可能给警方添麻烦这个影响因素,以他的反侦察能力,我预测警方在三个小时之内就可以顺利解决这件事。

    苏棠愣愣地抬起头来,“你怎么会这么了解他?”

    沈易唇角的弧度微微一深。

    ——我们吵过一次架。

    苏棠当然记得那次架他们是怎么吵的,但还是阻挡不住她把眼睛睁得更大了,“就那么一回,你就能了解这么多事?”

    笑意在沈易的眼周蔓延开来,把他原本有些淡白的脸色濡染得很是柔和。

    ——根据现象分析原因也是操盘手的基本功,我的分析能力也很值钱。

    苏棠低头看着沈易打下这句话,余光扫见她那根被沈易当做宝贝一样套在手腕上死活不肯拿下来的皮筋,突然很想写四个字贴在沈易的胸口上。

    物美价廉。

    得到沈易这样的保证,苏棠安心下来,想到蒋慧刚才的歇斯底里,突然记起昨天在蒋慧办公室外听到的那些模糊不清的争吵。

    “对了……昨天咱们去找蒋慧的时候,她和沈妍正在办公室里吵架,吵得很厉害,隔着门我也没听清她们吵的什么,沈妍临走之前还跟蒋慧说了一句晚上有事不回家了,你分析分析,这个会不会是沈妍被绑架的原因啊?”

    沈易显然是刚知道这件事,轻蹙着眉头稍稍消化了一下,才轻轻摇头。

    ——应该有一定的关系,但不是直接原因。我刚才问了爸爸,沈妍的未婚夫家境不太好,他的这个公司是近两年刚做起来的,现在还有一些负债,蒋慧一直对他不太满意,让他受过一些羞辱,在他签下华正集团的这个标段之后对他的态度才有好转。

    蒋慧本身的人品在苏棠的心目中是值得商榷的,但毕竟是人到中年,蒋慧看人的眼光也许不像沈易这样敏锐,过来人的经验肯定还是有的,苏棠相信,任何一个有责任心的母亲都不会放心把女儿交给这样一个内在外在都很难靠得住的男人,何况是肯为女儿把扬了二十几年的头一低到底的蒋慧。

    看着沈易打下最后的半句话,苏棠反应过来,“华正废标了?”

    沈易牵起些赞许的笑意,轻轻点头。

    ——我刚刚问过证监会的人,华正集团想要挽回一点陈国辉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主动配合证监会调查,其中就包括交代了陈国辉利用职权操纵工程招投标的事,沈妍未婚夫的公司和华正签订的合同已经作废了,并要接受相关部门的审查。

    苏棠突然回想起赵昌杰出事的时候沈易他们公司的处理办法。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只不过赵昌杰是单纯的自作自受,轮到陈国辉这里,华正集团就真有些落井下石的意思了,而沈妍的未婚夫充其量就是其中的一块石头罢了。

    不过苏棠觉得,这井到底是陈国辉自己挖的,落下去一点也不冤枉,这几块石头反倒能给他个痛快。

    苏棠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又见沈易低头打了些字。

    ——不过,她们昨天的争吵应该是蒋慧说出已经处理了妈妈的遗体的那些话的直接原因。我猜她们昨天应该是因为她未婚夫的事情吵架的,沈妍在吵架的时候用我妈妈的事和蒋慧顶了嘴,蒋慧才会用那些话来撒气。

    沈易打下这些字的时候平静得看不出一点或愤怒或怨恨或伤心的模样,好像那些伤害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苏棠发现,沈易像是一株含羞草,在遇到不可承受的伤害时就会紧紧地蜷缩起来,等到熬过这段绝望之后,又会毫不保留地在这个深深伤害过他的世界舒展开自己的一切,一边享受阳光雨露,一边回馈氧气养料,等到下一次伤害猝然而至,又周而复始。

    她爱极了他温柔舒展的样子,就更难忘掉他蜷缩起来的时候那种好像被抽空了生命一样的绝望。

    苏棠绷了绷嘴唇,一字一声,“沈易,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蒋慧说的那些话。”

    沈易微微一怔,淡淡笑着,抬手拥过苏棠的肩膀,轻轻安抚。

    “我是认真的。”苏棠仰头认真地看着沈易,“我不介意你原谅她,也不介意你帮她解决麻烦,但是我绝对不会原谅她,永远都不会。”

    沈易唇角的微笑不淡反深,目光微浓,伸手抚上苏棠的脸颊,温柔的疼惜里带着浅浅的歉疚,轻轻点头。

    苏棠伏进他的怀里,圈着他的腰,把一侧耳朵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微乱却有力的心跳声,被他轻柔地顺抚着脊背,绷了许久的委屈悄然化开,肆虐地蔓延开来。

    沈易觉察到怀中的人喘息深重起来,忙把手机收了起来,两手捧起她的脸,关切地看着她。

    苏棠拼命把眼泪锁在已经红起来的眼眶里,却在开口的一瞬忍不住滚落了下来,一滴滚落,液体表面张力的作用被破坏,后面的泪水就收了收不住了。

    “你在走廊里倒下去的时候我就想,你会不会是一个人去找你妈妈了……就……就把我扔在那儿,不管了……”

    沈易急忙用力摇头,松开了捧在苏棠脸颊上的手,似乎是想用手语对她说些什么,苏棠却一下子把头埋回到他的胸前,紧紧搂着他,没给他解释的空间。

    她不需要他解释什么,她相信他,只是看着他安然无恙地舒展开来,她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害怕了。

    沈易静立了约有一分钟,没有再次去捧她的脸,也没有顺抚她起起伏伏的脊背,苏棠正哭得投入,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从头顶的方向传来。

    说话的声音,低哑,模糊,带着一点紧张轻颤。

    “我……爱,你。”

    苏棠的脸就贴在沈易的胸前,发声引起的胸腔震动清晰地传递到苏棠的肌肤上,苏棠像触电一样一下子从他怀中弹了起来,两手却下意识地攥紧了他腰间的衬衫,睁圆了眼睛盯着这个紧张得脸颊微红的人,张口结舌。

    “你……你、你说话……说、说什么?”

    沈易唇齿微微张着,颤抖着手问苏棠。

    ——可以听到吗?

    苏棠狠狠点头,黏在睫毛上的细碎泪珠都被甩了出去。

    “我听到了……你说,你再说一遍!”

    沈易像是受了莫大的鼓励,细微发颤的两手扶上苏棠的双肩,嘴唇不安地抿了抿,然后缓缓张开,一字一句地把那三个音节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也许是因为被苏棠直直地盯着,沈易虽然格外认真,却也格外紧张,声音抖得厉害,一声轻一声重,模糊得像梦呓一样,苏棠却被这没有丝毫美感可言的声音激动得整个人都傻在那儿了。

    沈易磕磕绊绊地把那三个字说完,顿了一顿,又小心翼翼地多添了两个字。

    “苏,棠……”

    听着那个模糊得有些像“疼”字的“棠”,苏棠突然想起来徐超曾经问她的话,她是不是在教沈易学说话……

    她没有教他,但他真的在学,学得很吃力,很努力。

    苏棠开心得快疯了,不由自主地摸上沈易的前颈,感觉着他的喉结在她的抚摸下轻轻颤动着。

    “你……你可以说话?”

    沈易抿紧还有些发颤的嘴唇,有点勉强地把两侧唇角向上提了提,微微摇头。

    苏棠像是要拦住一只想要把柔软的躯体缩回壳里的蜗牛一样,紧紧扳住他的肩膀,“你可以!我听到了,我真的听到了!你说了我爱你,你还叫了我的名字,我都听到了!”

    沈易依然淡淡地摇头,拿出手机,眼睫低低地垂下来,细密的睫毛在眼底落下一片浅浅的阴影,遮住了目光里所有的光彩。

    ——我的发声器官是完好的,可以发声,但是我已经错过了最合适进行语言训练的年龄,学起来非常困难。这几个字我是从决定追求你开始就在练习的,每天都在练,可是一直都不能被语音输入法识别出来。

    沈易的手指有些发抖,打字的速度慢了许多,字里行间依然带着沈易式的柔和的冷静。打完这些字,沈易没有把目光抬起来,嘴唇又深深地绷了绷,好像要把它们永远地禁锢起来一样。

    苏棠看着他又缓缓地打下几句话。

    ——我没有想要骗你,只是想要练得更好一点再对你说,可是你刚才看起来很难过,我很想让你高兴一点,就没有忍住。如果我把你的名字念得很难听,我向你道歉,请你原谅。

    苏棠的眼泪决堤一样地涌出来,一把揪住沈易的衬衣领子,沈易吓了一跳,绷紧的嘴唇一下子松开了,目光猝然抬起,落在苏棠脸上。

    苏棠揪着他的衣领往自己面前拽了拽,沈易不得不顺着她的力气弯下腰来。

    两人的脸贴得很近很近,近得沈易的视线全被苏棠的脸占满了,苏棠微扬着下巴,嘴唇贴近沈易那双还噙着淡淡的失落的眼睛,近得几乎能感觉到沈易眨眼时睫毛扇出的微风。

    “我告诉你,我从来,从来没觉得我妈给我起的这个破名字有这么好听!”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