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棠这才反应过来赵阳刚才的那句粗口是骂她的,但是比起那句粗口,苏棠更想追究后面的那几句同样没什么好气的话。

    苏棠在沙发里挺直了脊背,一急之下舌头打了个结。

    “什、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赵阳恨铁不成钢的声音让苏棠感觉到他八成在电话那头翻了个饱满的白眼,“医院是她家开的,火葬场也是她家开的吗,她说烧就给她烧啊?”

    清晨五点,病房内外都是安静的,赵阳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有力。

    苏棠听得狠愣了一下,愣得连呼吸都忘了。

    赵阳在电话那头叹了一声,一阵液体落入坚硬容器中的轻响之后,又接连传来几声大口吞咽的动静,赵阳再开口时声音平静了不少,还带了点无奈的苦笑。

    “我说你俩不懂这些事吧,你俩还真是一点都不懂……蒋大夫跟沈易他妈是什么关系啊,过世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就把人拉过去,不办追悼会不进行遗体告别就直接把人烧了,那不叫遗体火化,那叫焚尸,你当火葬场的员工傻啊,她要真敢这么干,人家早就报警了。”

    赵阳的话没有一个字不是合情合理的。

    苏棠在这个不太合适被称为惊喜,却也不知道该称为什么才能表达她这会儿心情的消息中傻愣着,一时干张着嘴没出声,赵阳大概是以为她还没听明白,又耐着性子叹了一声。

    “遗体火化的手续你不懂,拆房子你懂吧?再破再旧的房子,没有政府批文,拆迁队敢随便动吗?”

    苏棠这才回过神来,使劲点头,语无伦次地应着,“对,对……我懂……”

    听到苏棠的回应,赵阳放心地舒了口气,苏棠又听他絮絮地说了些别和蒋慧一般见识一类的话,心里渐渐安稳下来,想对赵阳道声谢谢,又想起赵阳说的那句关于当牛做马的话,抿抿嘴唇,把“谢谢”二字换个了说法。

    “赵阳,以后我和沈易有了孩子,一定让他叫你一声亲叔叔。”

    也许是这句话里的信息量稍微有点大,赵阳呆愣了一秒,“啊?”

    苏棠明白他“啊”的什么。

    “我昨天向沈易求婚,他答应了。”

    赵阳的声音一下子拔高起来,“你向他求婚?”

    赵阳特地在那个“他”字上加了重音,听得苏棠挑起了眉毛。

    “我不向他求婚,还能向谁求婚啊?”

    电话那头传来赵阳一连串丧心病狂的苦笑。

    “你俩开心就好,不说了啊,我得去实验室解剖只兔子冷静一下了。”

    “……”

    苏棠挂掉电话,放下手机,在沙发里把自己团成一个球,抱膝看着五步外的病床上的人。

    她和赵阳打电话时没有刻意放轻声音,床上的人依然静静地睡着,丝毫没有受到打扰。

    沈易好像是知道她在哪里一样,头朝着她的方向微微偏着,天还没有大亮,朦胧的晨光穿过窗帘之后就所剩无几了,这样的距离,苏棠只能看清床上的人的大致轮廓,以及这副舒展在被子下的身躯随着呼吸而产生的浅浅的起伏,直觉得他仿佛是被一个无形的罩子圈在另外一个更为安详的世界里的,任谁也无法打扰。

    苏棠静静地苦笑。

    现在静下来仔细想想,蒋慧在说那些话的时候明显是带着赌气的成分的,她是跟谁赌气,赌什么气,苏棠猜不出来,但隐约觉得她会当着沈易的面说出那些话来,也许就只是因为沈易刚好在那个时间出现,而她刚好需要撒撒火气而已。

    那个时候苏棠的脑子里就只有沈易。

    关心则乱,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沈易刚被胃痛折腾过,好容易睡着,苏棠不忍在这个时候唤醒他,就把这个有些值得欣慰的发现暂时囤了起来,打算等沈易醒来之后第一时间告诉他,结果在沙发里窝着窝着,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直到感觉眉心被轻轻吻着,才一下子醒过来。

    眼前是沈易温柔微笑的脸,天已经亮透了。

    “唔……”

    苏棠一动,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平躺在了沙发上,头下枕着本应放在病床上的枕头,身上盖着本应收在衣橱里的备用被子,想也知道是谁干的。

    苏棠心里蓦然一热,推开被子坐起来,刚要抬手揉揉昨晚哭过了劲儿之后干得发胀的眼睛,就被沈易按住了手。

    “怎么了?”

    沈易在她身旁坐下来,从茶几上拿过一瓶还没开封的眼药水,打开瓶盖拿在手里,一手轻托起苏棠的下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像是在等她最后的许可。

    苏棠愣愣地看着这个衣衫整齐,面容平和,和以往一样温柔体贴,一样得好像昨天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的人,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看到苏棠点头,沈易才又向她挨近了些,轻托着她的下巴让她慢慢把头向后仰过一个角度,然后伸手轻撑住她右眼眼睑,一滴清凉的药水落进她眼中之后,苏棠才感觉到这个近在眼前的人的温热鼻息。

    沈易帮她在左眼中也滴了眼药水之后,又仔细地帮她擦掉顺着眼角流出的药渍,才安然地笑笑,把眼药水放回到茶几上,拿起手机打字。

    ——我在七点半左右给祁东发了短信,请他转告陆小满,帮你请一天假。

    苏棠愣了愣,看向显示在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十点钟了。

    “你怎么那么早就起床了?”

    沈易轻抿着一点微笑,淡淡地打字。

    ——我联系了我的律师。

    “律师”两个字落入刚被眼药水清洗滋润过的眼睛里,苏棠仅存的一点睡意一下子散了个一干二净。苏棠赶忙把清早赵阳训她的那些话从头到尾不加任何修饰地复述给沈易,沈易认真地看着她说完,脸上没有出现苏棠预料中的任何一种表情,就只在唇角牵起一道浅浅的苦笑,然后低头敲下一句简短的话。

    ——我的律师在邮件里也是这样骂我的。

    苏棠心里微微一松,不好意思地抿抿嘴。

    “对不起,我根本就没动脑子……”

    沈易微笑着摇摇头,在她手臂上轻轻拍抚,以示安慰,然后低头打字。

    ——爸爸和我联系过了,今晚之前一定会让我见到妈妈。

    苏棠深深点头,她愿意相信那个能为沈易一笔一笔签下厚厚一沓病假条的人。

    沈易唇角的弧度微微一深。

    ——去洗漱一下吧,我们该吃点东西了。

    苏棠这才注意到,茶几上除了那瓶眼药水之外还多了两份盒饭,大概也是他在她酣睡的时候出去买来的。

    苏棠突然觉得,在昨晚的痛哭和沉睡之后,沈易似乎是涅槃重生了,生成一个更温柔,也更坚不可摧的沈易了。

    刚睡醒的人多少都会有点发晕,苏棠还没有晕到去问他是否还在难过的程度,只是在站起来的时候晃悠了一下,被沈易稳稳地扶住了。

    苏棠洗漱回来的时候,沈易已经接好了两杯温水,正在沙发上一边等她回来开饭,一边静静地看着那根还套在他手腕上的皮筋出神,直到苏棠在他身边坐下来,感觉到沙发垫的凹陷程度的变化,沈易才回过神来,忙把目光从自己的手腕上抬起来,有点局促地看着苏棠,脸颊微红。

    苏棠笑着朝他摊开手掌。

    “看够了没,看够了就还给我吧。”

    苏棠带笑的话音还在温度适中的空气中飘着,就见沈易腰背一僵,脸上那道不好意思的笑容一下子散了个干净,脸颊上薄薄的红晕也蓦地黯淡了下去,淡的发白,双唇微启,无声地颤了颤。

    “不是,不是……”苏棠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抚上他发僵的肩膀,“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紧张,我向你求婚是认真的,我没有不认账。”

    眼看着沈易一点也没有信她的意思,苏棠无奈地撩了撩自己披在肩头的头发,“我两天没洗头发了,这么散着没法吃饭……你先还给我,这样的皮筋我家里还有好多呢,五块钱三根,回头给你拿十块钱的,行不行?”

    沈易毫不犹豫地把套着皮筋的那只手背到身后,坚决地摇头。

    苏棠哭笑不得,不过是她情急之下抓下来的一根皮筋,有了那个意思也就行了,他一个大男人还真要把这根姑娘家扎辫子用的皮筋当求婚戒指在手腕上戴一辈子吗……

    “那我先借用一会儿,吃完饭就还给你,行不行?”

    沈易拧着眉头用力摇头。

    “我把身份证押给你。”

    沈易还是摇头。

    苏棠没辙,欲哭无泪地站起来,刚想去写字台上找支细长的笔来当簪子用一用,还没把步子迈出去,就被沈易牵住了手。

    苏棠好气又好笑,转头看他,“想通了?”

    沈易没点头也没摇头,更没把手腕上的皮筋拿下来,只是站起身来,牵着苏棠的手走到衣柜旁边的全身立镜前,又转身从病床边搬来椅子,放到苏棠身后,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苏棠发愣,“这是要干什么?”

    沈易指指苏棠的头发,脸上没有多少笑模样,目光依然是温和一片。

    苏棠看看镜子,看看椅子,又看看刚被她无意中险些吓丢了魂的沈易,挑起眉毛,“你是想把我剃秃了,然后从此再也不需要跟你抢皮筋了吗?”

    “……”

    沈易被她气笑了,柔和地瞪了她一眼,抬手扶住她的肩膀,用柔和的力量把她按坐到椅子上,然后在她的肩膀上轻拍了拍,示意她好好坐着不要乱动。

    哪怕她刚惹过他一次,苏棠也毫不担心沈易会对她做什么不好的事。

    苏棠安心地坐在椅子上,透过面前的镜子看着沈易绕到她的背后,贴近椅背站下,垂下双手把她耳侧的头发轻轻收拢到颈后,然后曲起手指挑起她头顶靠近额前的一小束头发,轻巧地分成三股,熟门熟路地编了几下,又挑起散在下面的一小束发丝,并进其中一股,继续编下去……

    苏棠这才反应过来,沈易是在给她编蜈蚣辫。

    苏棠的下巴差点儿掉到地上,沈易的目光专注地落在指间的发丝上,丝毫没有觉察。

    沈易修长温热的手指在苏棠发丝间轻柔流畅地穿梭,温柔地把一束束发丝安排到最合适它们的位置,然后轻轻收紧,苏棠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直直地看着沈易映在镜子里的挺拔而不凌人的身影。

    沈易一直低着头,目光随着发丝编结的位置缓缓下移,苏棠的头发长到腰际,也许是为了编得更整齐一些,编到他微微弯腰也不太方便的位置时,沈易索性半跪了下来,一直编到发梢最末端,才缓缓起身,把编紧的发梢小心地收进发辫下面,左右端详了一下,笑着抬头,拍拍苏棠的肩膀,示意她大功告成。

    苏棠站起来,抬手摸摸没用一根皮筋发卡就整齐地固定在脑后的头发,声音都虚飘了,“你怎么连这个都会啊?”

    沈易淡淡地笑,回到茶几旁边拿起手机,低垂着眼睫敲下回答。

    ——以前偶尔会帮妈妈梳头发。

    苏棠心里一揪,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这明明是个她应该可以想到的答案……

    不等苏棠去纠结该不该对他说声对不起,沈易又在后面连补了好几行字。

    ——妈妈生病之后一直是留短发的,比较方便照顾,后来我看到她生病前的照片,发现她一直是留长发的,就帮她留起来了,确实会有一点麻烦,不过我能感觉到她很喜欢。

    沈易打下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在安然微笑,眉眼间不经意地流露出一点柔和的留恋,苏棠看不出什么悲伤难过的痕迹,依然心疼得厉害。

    “沈易……”

    沈易微笑着轻轻摇头,无声地截断她还没有彻底想好该要怎么表达出来的劝慰,继续低头打字。

    ——我和主治医生交流过了,妈妈走得很快很平静,他们没有来得及下病危通知,觉得用发短信的方式来通知我这件事有些不太合适,就和蒋大夫商量了一下,蒋大夫答应由她来通知我,他们就没有和我联系。

    那双刚刚为她编好一头长发的手稍稍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流畅地跃动起来。

    ——我一直认为如果我有足够的钱,等到医学足够发达的那一天,无论是多么昂贵的治疗方案,只要能让妈妈醒过来,我都可以第一时间为她尝试。妈妈在提醒我,所有需要等的事情,无论看起来多么确定,都是存在变数的。

    沈易停了一停,抬起头来,对已经习惯于挨在他身边看着他打字的苏棠深深地笑了一下,又在后面添上一句。

    ——所以我绝不会把这根皮筋交给任何人,再等他们把它还给我。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