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的咖啡杯在各自的碟子里落定不足两分钟,陈国辉刚顺口问了苏棠两句关于工作现状的事,沈易就出现在了咖啡厅门口。

    苏棠朝他招手示意,沈易微笑着走过来。

    陈国辉起身和他握手,“沈先生。”

    沈易微笑点头,带着点让人久等的抱歉。

    苏棠往里挪了挪,在身边给沈易让出一个位子。

    沈易和陈国辉对面坐下来,苏棠发现,这两个男人都是黑西装白衬衣深色领带的打扮,一丝不苟,沈易像是刚从奥斯卡电影节的红毯上走下来的影帝,陈国辉则像是刚走进乡村季风栏目外景镜头里的农民企业家。

    一个温和里带着让人琢磨不透的深邃,一个骄傲里夹杂着遮掩不住的忐忑。

    实话实说,沈易把陈国辉约到这儿来是要谈什么,苏棠一点儿也不知道。

    沈易请她帮这个忙的时候就只把事情交代到这里,据沈易那天写在手机上的话说,她只要让陈国辉签下这份协议书就可以,剩下的事他会很容易办好。

    万一办不好,这份协议书会变成卖身契还是法院传票,谁也说不准。

    陈国辉牵着一道商人味十足的笑容,曲着一根手指在他面前的那份协议书上轻点了两下,“沈先生,这样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啊?”

    沈易浅浅地皱了下眉头,带着柔和弧度的嘴唇轻轻一抿。

    沈易像是简短地犹豫了些什么,一手拿过自己面前的那份协议书,翻了个面,一手从西装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支圆珠笔,在协议书最后一页背面的空白上快速地写了些字,带着抱歉的微笑递到陈国辉面前。

    ——抱歉,我的助理正在工作,暂时走不开,苏棠不太懂手语,希望您可以说得清楚一些,并且尽量不要使用成语俗语,这样可以为我们节省一点时间,以免耽误您中午的公务活动。

    陈国辉大概是第一次与沈易通过这种方式对话,被纸上整齐的字迹看得微怔了一下,抬头看向苏棠,正撞见苏棠眉眼间那点儿还没来得及散尽的自责。

    她最初下定决心学手语,就是想要像秦静瑶一样,在这种时候帮沈易与人无障碍地交流,结果沈易花了那么多心思教了她这么久,真到节骨眼上,她还是只能坐在一边干看着……

    无论真假,陈国辉多少表现出了点应有的尴尬,“好的,好的……”

    沈易对陈国辉微笑着轻轻点头,以示感谢,又把那份被他当了便签纸的协议书拿回到自己面前,在刚才的话下面继续写字。

    ——您是觉得这些条款不太合理,还是觉得没有必要签一份这样的协议?

    沈易认真地微笑着,陈国辉笑得依然不太自在。

    这份协议书是沈易昨晚交给她的,苏棠简单地看过一遍,平心而论,这些条款确实很过分,过分到她虽然对商业方面的法律一无所知,依然觉得就算陈国辉可以咬牙接受,国家立法机关也接受不了。

    多看了两眼沈易写下的这句话之后,苏棠才突然反应过来,陈国辉就是把牙咬碎了,也不会对这些条款的内容抱怨什么。

    他都已经把名字签好了,这会儿再来抱怨,那不就要连面子也一块儿赔进去了吗?

    苏棠突然觉得,沈易的微笑好像是泡在一汪无色透明的坏水里的。

    陈国辉果然没挑第一个,“我一开始就是诚心诚意……”

    也许是突然想起答应沈易的不说成语俗语,陈国辉顿了顿,调整了一下笑容,重说了一遍,“沈先生早就知道,我是很真诚地想和沈先生合作的,这里面有些条款确实是有点难为人,但还算不上是很苛刻的,这些都是可以办到的……”

    陈国辉叹了口气,“其实这样的事,沈先生只要当面打个招呼就行了,沈先生对法律有研究,说句实在话,这种内容的书面材料就是拿到法庭上也没有法律效力,一个君子协议弄成这样,多伤感情啊。”

    苏棠有点想用高跟鞋在桌子底下使劲儿踩陈国辉一脚。

    反正他的皮够厚,厚得居然能对沈易说出“伤感情”这三个字来。

    他让人去医院给沈易的爸爸送礼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起这三个字?

    苏棠到底只埋头喝了口咖啡,就着咖啡把到了嘴边的一句粗口咽了下去。

    沈易似乎是把陈国辉之前怎么伤他感情的事忘干净了,看到陈国辉字句清晰地说完这番话,有些不好意思地微笑着点点头,又写下一句。

    ——我是第一次尝试这类的合作,如果有冒犯的地方,希望您可以谅解。

    沈易字里行间透着浓浓的恳切,陈国辉也不好意思了,“不会,不会……我就是随口说说,沈先生这样说就言重了。”

    沈易微笑点头,又提笔写字。

    ——您可以向我提条件了。

    陈国辉没说话,转手打开随身的公文包,从里面抽出一个平板电脑,像是早已准备好了,解锁屏幕之后就递给了沈易。

    苏棠扫了一眼,只看到是一份加密的pdf文件。

    沈易捧着陈国辉的平板电脑看得很认真,陈国辉也不催他,拿出手机低头摆弄起来。

    沉默持续了将近五分钟,苏棠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个人无声地低头相对,好像候车大厅里两个偶然坐到对面的人,各自等着些毫不相干的什么。

    苏棠没跟人谈过生意,但隐约觉得,谈生意应该不是这种气氛。

    到底还是陈国辉先放下手机,抬起头来对苏棠说话,“哎,小苏,给沈先生点杯东西喝吧?”

    沈易静静地看着平板电脑的屏幕,浑然不觉。

    苏棠对陈国辉笑笑,“陈总,刚才不是说好了吗,我能办的事都已经办完了,剩下就是您和他的事了,您看着办吧。”

    陈国辉噎了一下。

    这也是沈易的叮嘱之一,不让她走,也不让她搭陈国辉的任何茬,就让她在这儿坐着。苏棠猜不透原因,但这会儿想想,突然觉得沈易的叮嘱就像爸爸叮嘱被他带出门的宝贝女儿一样,不要乱跑,不要和坏人说话,乖乖坐在他身边。

    苏棠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愉悦得有些不合时宜的笑容。

    陈国辉被她笑得莫名其妙,没再提给沈易点东西的事,一直等到沈易把那份pdf文件看完,把平板电脑放到桌子上,才对抬起头来的沈易说,“这只是个初步的想法,如果沈先生有什么建议,我们可以再约个时间讨论讨论。”

    沈易笑了一下,浓淡适中的笑容在接近中午的明媚阳光下显得格外透彻。

    没等沈易做什么答复,咖啡厅静悄悄的空间里突然传来一声手机震动的细响。

    声音是从沈易身上传来的,陈国辉还是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自己手边的手机。

    沈易有些抱歉地笑笑,从兜里拿出手机,在屏幕上轻点了几下,苏棠眼看着他的脸色微微黯淡了一重,心里不禁揪了一下。

    她相信沈易一定是有安排的,这个表情意味着什么,苏棠禁不住乱猜。

    除了一层晨雾般薄薄的低落之外,沈易的脸上没有什么别的情绪,苏棠坐在他身旁,清楚地看着他轻轻地绷起唇角,低低地垂下眼睫,给手机那头的人回过去一条大概只有一两个字的短信。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又是对着陈国辉歉意地一笑。

    “沈先生先忙吧,今天就不打扰了,咱们改天约个宽裕点的时间再好好谈谈。”

    沈易点头。

    陈国辉收起协议书和平板电脑,拎着公文包站起身来,隔着桌子跟沈易客气地握手,“回头找个好天气,我请沈先生打高尔夫。”

    沈易微笑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赶去中午那场餐会的时间有点紧了,陈国辉往门口走时步子明显有些匆忙。

    陈国辉刚离开这张桌子十步远,咖啡厅里本就不多的三五个客人中又有两个也起身朝门口走去了,一时间整个咖啡厅就像一场冷门的小众电影结束散场了。

    有个一直在距他们桌子不远处喝咖啡看书的中年男人也了站起来,两口把杯子里的咖啡底闷完,朝苏棠和沈易的方向走了过来。

    男人走近了,苏棠才发现他拿在手里的书正是沈易刚出版上市的那本。

    。

    这个通身国产中层领导气质的男人走过来,朝沈易扬扬手里的书,“考虑到我们单位干活吗?”

    苏棠站在沈易身边,愣得差点儿把嘴张开。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行业里,连挖墙脚都挖得这么简单粗暴吗……

    沈易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有些腼腆地笑着,很坚决地摇头。

    沈易的反应似乎也在男人的意料之中,男人笑着叹了口气,把书轻轻搁到桌子上,“那你小子可老实点儿啊,你这种脑袋瓜儿的人要是存心跟我们耍心眼,我们可不好招架,所以我们会把你列为长期重点工作对象,时时刻刻盯着你。”

    沈易笑起来,深深点头,以示保证。

    男人说完,拿起桌上属于沈易的那份协议书,和沈易握了握手,大步离开了。

    苏棠回过神来的时候,男人已经消失在咖啡厅门口了。

    偌大的咖啡厅里一时间只剩了他俩,以及那个从吧台后走出来,开始收拾那几张桌子的服务员。

    “哎!”苏棠一把抓住沈易的胳膊,把沈易的目光从咖啡厅门口拽了回来,“那个是什么人啊,你怎么让他把协议书拿走了!”

    沈易眼睛里的笑意突然一浓,张手给了苏棠一个深深的拥抱。

    苏棠刚提到嗓子眼的心安安稳稳地落了回去。

    沈易在庆祝胜利。

    虽然她不明白他是怎么获胜的,但她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

    苏棠甚至有种感觉,沈易一直把她留在这里,等的就是这一刻。

    沈易拥抱了她足有半分钟,苏棠胸前的衣服都被沈易的体温暖透了。

    苏棠猜,这要是在一个没有外人也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沈易大概会选择一些热烈程度和他现在的情绪更相配的方式来好好庆祝一番。

    期间有通电话打进了沈易的手机,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沈易的手机在桌子上震了两下,电话就自动挂断了。

    苏棠哭笑不得地轻拍着这个“不在服务区”的人的脊背。

    沈易松开她,拿起桌上的手机,习以为常地跳过那通陌生的未接来电,点开一页备忘录,轻快地打了一句话,笑着递给苏棠。

    ——他们是证监会的人。

    苏棠狠愣了一下。

    证监会……

    苏棠这辈子还从没和这个机构内的人打过交道,但她多少有点模糊的概念,这群人就像是金融世界里的公安干警,扰乱公共治安的事儿归警察管,扰乱金融秩序的事儿就归他们管。

    苏棠瞪圆了眼睛,恍然明白过来,“刚才那两个跟着陈国辉出去的,也是?”

    沈易笑着,赞许地点头。

    苏棠可以在沈易清亮温柔得像一汪温泉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那双眼睛还是瞪得很圆很圆,“你把他们请来的?”

    沈易摇头,从苏棠手里接过手机,低头打字。

    ——他们来处理关于赵昌杰的一些后续问题,我在配合他们的调查工作,顺便也请他们配合我一下。

    “刚才……刚才你写的那些,还有让他说的那些……”苏棠愣愣地当空比划了一个没有什么确切意义的大圈,“都是在取证?”

    沈易似乎是细细地品了一下苏棠的话,然后轻轻点头。

    沈易安然得好像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苏棠依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你也在那份协议书上签字了,没问题吗?”

    沈易脸上的笑意在浓烈的阳光下顺着五官的线条弥漫开来,一手轻圈住苏棠的腰,低头在苏棠不由自主蹙起来的眉头上落下一个轻吻,像是一句柔和又不失坚定的肯定答复,然后松开手,拿起那男人刚才留在桌上的那本书,打开扉页,递到苏棠面前。

    沈易送给她的那本书上只写了赠言没有写签名,这本书正好相反,没有签什么赠言,只在右下角签着一个名字,笔触有些花哨,虽还认得出是沈易的名字,但和签在那两份协议书上的样子截然不同,也和签在送给陆小满的那本书的样子截然不同。

    苏棠一愣,沈易又抿着笑意把手机递了过来。

    ——那份协议的内容是证监会的人和我一起拟定的,我签字的时候他们也都在场,那个不是我的签名,只是签了我的名字,没有问题。这个才是我在正式文件上用的签名,包括银/行/卡账单,这样的正式签名签在书上会有一定的安全隐患,我只在这一本准备送给妈妈的书上用了这个签名,希望你不要介意。

    苏棠舒了口气,安心地笑起来,瞪他一眼,夸张地撅起嘴来,“我凭什么不介意啊,你不给我写这样的签名,就是不信任我。”

    沈易看得出她在逗他,笑得深了几分。

    ——我相信你,但是我更希望多给你一点方便。

    “什么方便?”

    ——方便拿着那本书向人炫耀。

    苏棠被这个自我感觉格外良好的人气乐了,攥拳在他胸口轻擂了一下,懒得再搭理他,鼓着腮帮子踏踏实实地坐回沙发上,抱起杯子闷了一大口微凉的咖啡。

    苏棠放下杯子,伸手拽了一张纸巾,刚想抬手擦掉因为喝得太深而糊满了嘴唇的奶泡,手腕就在半空中被沈易伸手捉住了。

    沈易挨着她坐下,另一手轻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朝自己这一侧转过一个柔和的角度,含着比这杯拿铁还浓郁的笑容轻吻下来,专注地吮吻那些滞留在苏棠唇间的香浓。

    仿佛这些还不足够,沈易又向她残存着咖啡浓香的口中求索……

    在距他们不远处收拾桌子的服务员小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沈易留恋地结束这个吻时,脸颊和双唇都有些微红,原本一丝不苟的西装上出现了些许暧昧的轻褶,端正的领带结有些松动,衬衣领口也有点细微的歪斜,看得苏棠直想找地方活剥了他。

    苏棠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强烈的食欲,沈易被她这样的眼神盯着,轻扬着唇角若无其事地整理好身上所有不太和谐的痕迹,然后拿起手机打了几个字,人畜无害地微笑着,递给脸上红晕未消的苏棠。

    ——第一次尝这里的咖啡,味道非常好。

    “……”

    苏棠好气又好笑,抬脚踢了一下他的小腿,恨恨地瞪他,“真该发给你一个奥斯卡小金人……你看你现在这德行,再看你刚才看短信那样子,再跟着你混几天,等我外婆旅游回来,我就得因为心脏病住疗养院去了!”

    沈易抿着笑一本正经地摸上苏棠左胸口那团不怎么明显的凸起,被苏棠黑着脸一爪子拍开了,逗得沈易直笑。

    沈易倚在沙发靠背上笑了一会儿,才直起腰来拿起手机,点开一个短信对话界面,递到苏棠面前。

    苏棠绷着脸接了过来。

    这是沈易与一个备注为“(证监)孙”的联系人的短信对话,一共只有两条,第一条是他发来的,第二条是沈易的回复。

    ——10:42:37登录,已控制。

    ——谢谢。

    苏棠愣了愣,突然想起了那个被沈易多宽限了几天时间去长骨头的人。

    “秦静瑶动你的账户了?”

    沈易轻轻点头。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