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很快换好衣服,把猫抱去阳台上擦毛,苏棠对着满橱子的新衣服犯了选择障碍症,好容易换好衣服过去找他的时候,落汤猫已经变回了原来的姜黄色大毛球,洋洋舒泰地窝在沈易腿上,闭着眼睛,任沈易用手指细细地揉过那些还没有彻底干透的皮毛。

    苏棠蹲到沈易膝边,把自己刚刚吹干的头发拢到一侧,攥成一束,仰着脸伸到沈易面前,“我的也没干透呢。”

    沈易笑起来,一手揉猫,另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苏棠也不介意和猫共享沈易的温柔,满足地用头顶蹭了蹭他的掌心。

    “对了,你写的那本书已经上市了吗?”

    沈易点点头。

    “陆小满想要一本你的签名书,送给她婆婆的,给不给?”

    沈易微怔了一下,笑着轻轻点头,没从藤椅上站起来,只透过半扇玻璃推拉门,遥手指了指放在书房里电脑桌旁的一口纸箱子。

    苏棠走过去看了一眼,箱子里整齐地码着约二十本书,都是崭新的,塑料封皮还没撕开,从贴在箱子上的快递单上标注的寄件人的单位看,应该是与沈易签约的那家出版策划公司寄给沈易的样书。

    苏棠拿了一本书,又拿了一支签字笔,回到沈易身边。

    “这本书你已经送出多少签名版了?”

    沈易笑着摇摇头,屈指比了个数字0。

    苏棠扬扬拿在手里的书,“这是第一本?”

    沈易点头。

    “那这本是我的了。”

    苏棠把笔衔在唇间,两手撕掉包在书外的塑料膜,翻到扉页,一手托着,腾出的那只手还没来得及把笔从唇间拿下来,苏棠的目光定在印在扉页中央的那行小字上,愣了一下。

    ——谨以此书献给赐予我生命的妈妈,和赐予我新生的那位女孩。

    苏棠一愣之间嘴唇下意识地微微开启,失了束缚的签字笔直直地坠了下去,在她的拖鞋上弹了一下,然后一路滚到沈易脚边。

    沈易在专注地看着她,没去管脚边的笔。

    “赐予你新生的女孩……说的是我?”

    沈易的唇角无声地扬高了些,没点头也没摇头,只笑着把猫从腿上抱下去,弯腰捡起脚边的笔,拔下笔帽套在笔杆另一端,然后向苏棠伸出手来。

    苏棠把书递到他手里。

    沈易把脊背向藤椅靠背上贴了贴,收起右脚轻踏在椅子边沿上,以右腿当垫板,提笔在扉页上写了起来,从他手腕移动的频率上看,字数远多于他的名字。

    沈易写完,笑着把书递给苏棠。

    沈易行云流水一般的字紧跟在扉页上的那行小字下面,在那行一本正经的印刷体小字的对比之下,显得别有几分实在又鲜活的柔情。

    ——以及我最爱的苏棠。

    “那这个给你新生的女孩是谁呀?”

    苏棠倒不是嫉妒这个人,只是这个人既然能让沈易这样郑重地把她和他的妈妈并列放在一起,一定是对沈易非常重要的,之前却从没被沈易提起过。

    她正在分享这个人赐予沈易的新生,理应也像沈易一样对这个人心怀感激。

    沈易笑得有些意味深长,低头把签字笔的笔帽盖好,从藤椅中站起来,走进书房,在打字机的纸槽里抽出一张白纸,换了一只5b铅笔,站在电脑桌前弯腰写字。

    ——她是四岁时的你,我很感激她为我的人生带来的改变,但是我并不会因为这样的原因爱上她。我爱你,因为你是今天的你,你和她是不同的。

    沈易除了在写“我爱你”这三个字的时候多在笔尖使了些力气之外,还在所有的“你”字上都刻意下了力气,以至于打眼看过去,落在纸上的这几行字仿佛是一封加过密的情书,真正想要传递的信息其实是这七个加黑加粗的字。

    你,我爱你,你,你,你。

    苏棠丢下手里的书,踮脚圈住沈易的脖子。

    “我也爱你,昨天的,今天的,明天的,都爱。”

    “明天”二字的唇形落在沈易眼中,苏棠分明看到沈易的笑容深处渗出丝丝缕缕的不安,不禁仰头递上一个稳稳的吻。

    “明天晚上就可以吃那一缸大闸蟹了。”

    本就浅淡的不安被苏棠的吻化了个干净,沈易深深地笑着点头,像是一句无字的承诺。

    苏棠把沈易写的这页纸小心地收了起来,夹在属于她的那本独一无二的签名书里,吃过晚饭,沈易把箱子里余下的书都拿了出来,挨个签了名,把其中一本交给苏棠。

    第二天一早上班,苏棠办公楼门口把书交给陆小满的时候,陆小满直嚎苏棠不会办事。

    “你怎么就不知道利用职务之便也帮我求一本啊!”

    苏棠好气又好笑,“怎么利用职务之便?”

    “你还能有什么职务之便,吹枕头风呗!”

    “把他吹感冒了怎么办?”

    陆小满被苏棠逗乐了,迎着秋天清早的小凉风没心没肺地笑了一阵,目光落在苏棠崭新的衣服上,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不错不错……你最近肯定很勤快。”

    苏棠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明知道今天有场仗要打,秉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苏棠在沈易买来的那堆衣服里选了一套气场最足的,出门之后沈易才告诉她,她长了一双能在众多衣服里又快又准地选出最贵的那一套的慧眼……

    这套能被沈易说贵的衣服到底售价多少,苏棠问都没敢问。

    苏棠苦笑,“这不是我自己买的……”

    “我不是说你工作勤快,我是说你练级练得勤快,这么快就换上顶级装备了。”陆小满说着,朝苏棠挤挤眼睛,“勤快是好事,还是要注意身体承受能力的,可以拼,但不能太拼。”

    苏棠气乐了,拿包抡了她一下。

    “你琢磨点正事行不行,让你帮我弄的假条弄好了吗?”

    “昨天下班前就弄好了……”陆小满揉着被她砸疼的胳膊朝她翻白眼,“你又要去偷会情郎了是吧?”

    苏棠挑眉,“不然呢?”

    苏棠和陈国辉约定的时间是十点半,苏棠十点钟就赶到了沈易公司门口,陈国辉是十点一刻到的,下车看到已经等在门口的苏棠,微微一愣,眉目间掠过一层薄薄的意外,转眼即逝。

    苏棠客气地迎过去,陈国辉笑得有点不大自在。

    “我看今天路上有点堵,早出来了一会儿,你怎么也来得这么早啊?”

    苏棠发自内心地笑了笑。

    提前半小时到是沈易特地叮嘱她的,沈易在叮嘱她这样做的同时,也叮嘱了她应该怎么对陈国辉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看错时间了。”

    陈国辉有点僵硬地笑笑,没再在这个问题上追问。

    沈易提前跟门卫打好了招呼,苏棠和陈国辉一路畅通地进了公司的办公楼,乘电梯直接上了顶楼。

    顶楼是公司内部的咖啡厅,正是工作时间,偌大的咖啡厅里只有零散的几个人,或埋头看书,或埋头敲电脑。

    苏棠找了个临窗的位置,邀陈国辉坐下来,除了点咖啡时说了声“拿铁”之外,陈国辉一直没出声。

    苏棠也没有没话找话地跟他客套,服务员把咖啡送来之后,苏棠低头从随身的包里取出几页用订书机整齐订在一起的a4打印纸,一式两份,展平递到陈国辉面前。

    “您先看看这个,如果您觉得可以,就在这两份后面都签个字。”苏棠说着,伸手过去替陈国辉掀到最后一页的签字处,“他已经签过了。”

    十点多钟的阳光下,白纸上用黑色签字笔端端正正写下的“沈易”二字醒目得有些刺眼。

    陈国辉皱皱眉头,淡淡地“嗯”了一声,伸手翻回到第一页,倚在沙发靠背上慢慢地看起来。

    苏棠气定神闲地抿着咖啡,眼睁睁看着陈国辉的眉头时不时地皱一皱,又努力地展平,反复数次之后,终于皱起来不动了。

    陈国辉皱着眉头一直看到最后,抬头问苏棠。

    “这些条件都是他提的?”

    “不知道。”苏棠答得干脆又坦然,“他就让我先拿这个给您看看,您要是愿意签字,他就上来跟您谈后面的事,您不愿意签的话,那就再说了。”

    陈国辉的眉头又往中间挤了一下,像是思量了点什么,眉头又缓缓舒开,又问了苏棠一句,“你到底是怎么劝动他的?”

    苏棠笑笑,“您爱人就没跟您吹过枕头风吗?”

    陈国辉笑了一下,没应声,也没再追问。

    陈国辉又伸手拿起另外一份一模一样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看到尾页的那个签名时,把之前那份的签名也翻了出来,两份对比着看了足足半分钟,然后从西装上衣口袋里抽出一支笔,把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地签了上去。

    苏棠把其中一份拿回到自己面前,另一份留给陈国辉,然后拿出手机给沈易发了一条短信。

    ——他签了。

    沈易秒回。

    ——三分钟到。

    苏棠放下手机,舒了口气,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像举酒杯一样向陈国辉举了举自己的咖啡杯,“陈总,我能办的事都已经办完了,剩下的就是您和他的事了。祝您一切顺利。”

    陈国辉笑笑,端起自己的咖啡杯,跟她轻碰了一下。

    “谢谢。”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