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那小半杯红酒的作用,固有作息时间的作用,陆小满一家人对他高度认可的作用,还是动物园里那些狮子老虎猴子大象的作用,沈易进了家门之后还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

    苏棠先沈易一步进门,刚把客厅里的灯按开,正想要换鞋,沈易突然快步走到她面前,微微欠身,苏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沈易伸来的两手托住了腋下两侧,用力往上一举,像逗哄陆小满家的儿子一样一下子把她举了起来。

    “哎——”

    苏棠从没尝试过在身体悬空的情况下俯视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的滋味,吓得赶忙撑住沈易宽阔平顺的肩膀,低头之间正对上沈易那张满是宠溺笑容的脸,一声惊呼还没落定就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沈易就地连转了两圈才把她放下来,苏棠两脚一落地就笑着直捶他胸口。

    “早知道就让祁东把你灌醉了拉倒,看你还有没有力气撒酒疯!”

    沈易笑着把她圈进怀里,紧紧搂着,埋头在她颈间,因为刚才的托举运动而略显深重的鼻息一下接一下地拂过她侧颈敏感的皮肤,把她撩得心里酥麻一片。

    苏棠哭笑不得地顺着沈易的脊背,她明明感觉到沈易开心得快要疯掉了,却还是想不明白今天发生的这些事里到底有什么值得他开心成这个样子。

    沈易缓了缓呼吸,抬起头来,苏棠抚上他笑意尚浓的脸颊。

    “你这是高兴的什么呀,告诉我,让我跟你一块儿高兴高兴。”

    沈易依然开心着,拿出手机,眨眼的工夫敲下几句话,递给苏棠。

    苏棠接到手里,一眼扫下去就愣住了。

    沈易打字之前似乎没来得及把语句彻底组织好,落在手机屏幕上的句子带着一种语无伦次的雀跃。

    ——第一次,和别人一家人一起吃饭,不用羡慕他们可以给身边的人夹菜递纸巾。

    吃晚饭的时候沈易对她照顾得很殷勤,她还以为他是努力地想给陆小满留个好印象……

    苏棠心里轻轻颤了一下,抬头看他。

    沈易深深地笑着,两只刚刚把她举起来的手在胸前划出几道轻柔的弧度。

    ——谢谢你。

    他谢她?

    她该谢他才对。

    这个“谢”字苏棠不愿意用任何一种语言来表达,随手把他的手机往鞋柜上一丢,腾出手来环住他的脖子,垫脚吻他。

    沈易柔和地把这个有些炙热的吻截住了,轻轻推开苏棠像考拉抱树一样圈在他脖子上的手,在两人之间拉开一点刚够他用手语说话的距离。

    ——我去洗澡。

    苏棠执拗地抱住他的腰,抬头吻他线条明晰硬朗的下巴,“不脏。”

    沈易满足地笑笑,捧住苏棠扬起的脸,低头在她夸张皱起的眉心上轻吻,然后反手温和地拉开她黏在他腰间的手,抿起饱满了半天的笑容。

    ——不要忘记你要求我答应的事。

    这句话沈易是用手语说的,速度不快,苏棠还是有点怀疑自己没有真的看懂。

    “我要求你答应的事?”

    她要求他答应什么了?

    沈易牵起她的一只手,在她掌心里一笔一划地写下一句简短的提醒。

    ——条件。

    沈易抿着笑走回卧室之后,苏棠才恍然想起来,她好像确实对他提过一个条件,昨天提的来着。

    她要把机械性紫斑传染给他……

    苏棠发现,在这件事上她想得太天真了。

    传染并不是单向的,她在传染沈易的同时,沈易也可以毫不客气地传染回来,一番交叉传染之后,苏棠一点儿也没占到便宜。

    第二天早晨,苏棠在透过窗帘流进屋中的晨光里有气无力地醒过来的时候,沈易还睡得很熟,她枕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垫过来的胳膊上,腰身还被他另一条胳膊松散地圈着。

    苏棠还清晰地感觉到,这床松软的被子下面,自己的一条腿正以一种章鱼扒猎物般的姿势攀在沈易微微蜷起的双腿上。

    苏棠轻笑,这么拧巴的姿势,他俩是怎么睡踏实的……

    沈易面朝她侧卧着,被子只盖到他腋下,小半截上身露在外面,苏棠窝在他的怀里,沈易宽阔的胸膛正好袒露在她眼前。

    这片白皙紧绷的肌肤上清晰地留有他们昨晚一夜疯狂的证据,把他胸前那几道已经愈合好的浅淡抓痕对比得几不可察。

    苏棠凑过去,在他胸前轻轻落下一个吻。

    在这样一个安静平和的早晨,她愿意相信沈易是对的,无论如何,一切都会好的。

    苏棠小心地抽身出来,牵起被子轻轻盖过他的肩膀,也许是感觉到身旁突然空了下来,沈易安静的眉头动了动,轻哼了一声,埋在被子下的手朝苏棠的方向伸了伸,像是想要抓住点什么。

    沈易的指尖从被子边缘露了出来,被薄薄的晨光映得很柔软。

    苏棠心里一动,轻轻牵住他伸过来的手,沈易的侧脸在枕头上轻蹭了几下,安稳下来,到底没有睁开眼睛。

    苏棠低低地说,“外婆他们旅行团明天一早出发,我回去帮她收拾收拾东西。”

    窝在窗帘下的猫伸开了蜷成一团的身子,慵懒地“喵”了一声。

    沈易安静如故,鼻息清浅平稳。

    苏棠又低低地说,“你昨晚把车钥匙给我了,我就不客气了哦,我待会儿给徐超打个电话,让他今天有空的时候把车给你开回来。”

    沈易依然安静着。

    苏棠小心地松开他的手,刚帮他把被角整理好,沈易又轻哼了一声,在被子下松散地翻了翻身。

    苏棠轻笑。

    “我知道,注意安全。”

    沈易的猫像是得了沈易什么无声的指示一样,苏棠穿好衣服走出卧室,猫就不声不响地跟在她脚边走了出去,从洗手间跟到厨房,一直跟到苏棠出门。

    苏棠发现,自从她把这毛球的爪子从螃蟹钳子下救出来,这毛球看她的眼神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这种由内而外的愉悦感,大概就是沈易得到陆小满认可时的感觉吧。

    她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她和沈易的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会因为被沈易的亲朋好友接纳而高兴,就算只是一只猫,她也一样高兴。

    外婆每年都会出门旅行,收拾东西有自己的一套习惯,苏棠也没帮上什么实实在在的忙,多半时间只是在她收拾东西的时候在一旁陪她说说话。

    外婆再次絮絮地叮嘱她不要去搀和沈易家里的事时,苏棠收到沈易发来的短信,说是给外婆订购了一块携带方便的羊毛坐垫,在景区里走累了坐下休息的时候会舒服一点,快递下午会送到疗养院门口。

    苏棠把短信念给外婆听,外婆念叨完太破费之后又开始夸沈易心细。

    苏棠听得好气又好笑,“他管咱们家的事就是心细,我管他们家的事就是瞎搅和,凭什么呀?”

    外婆严肃地瞪她,“这可不是一回事,你可不要胡闹啊。”

    “好好好,不管。”苏棠笑嘻嘻地挨到外婆身边,一手挽住外婆的胳膊,一手往天花板上指了指,“放心吧,等你回来的时候,咱们家的房顶肯定还是完好无缺的。”

    “傻丫头……多长点儿心,可别给小易添麻烦啊。”

    “知道啦!”

    也许是为了好好准备周二的事,沈易决定周一晚上不去上班,全天在家休息,让苏棠周一下班之后去他家的时候把车开去就好,苏棠也就没让徐超来取车,周一早上送走外婆之后就开着沈易的车去上班了。

    沈易的车在华正建筑这样的单位的停车场里很是惹眼,苏棠一下车就感觉到有一束束诧异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苏棠没去理会这些目光的源头,一路安之若素地走进办公楼,走进电梯,走进办公室。

    反正有陆小满在,午饭之前全公司都会知道她与这辆车,以及这辆车的车主之间的密切关系。

    苏棠一坐到办公桌前,就打开电脑,进入办公自动化系统,按沈易交代给她的大致内容,按她自己的语言习惯,给陈国辉发去一封在别人看来语意尽可能模糊的邮件。

    ——他愿意跟您聊聊,明天(本周二)11:30-13:00之间,如果您一切方便,明天11:00我在他公司门口等您。

    九点半左右,苏棠正在处理一张图纸,陈国辉发来了回复。

    ——中午有餐会,最迟10:30。

    苏棠抿嘴笑起来,拿起手机给沈易发短信。

    ——他还真要求把时间往前提了,10:30,答应吗?

    沈易秒回。

    ——半小时后答应。

    苏棠愣了愣反应过来,沈易是要她半小时后给陈国辉答复。

    苏棠刚在心里默默感慨沈易当坏人的潜质,手机又震了一下。

    沈易发来一张照片。

    一盆泡在清水里的新鲜排骨。

    跟着照片发来的还有一句话。

    ——请选择做法:红烧,糖醋,椒盐,清炖,粉蒸,其他,选“其他”请附菜谱链接。

    苏棠想象了一下每一种做法的最终成果图,突然有点盼着下班了……

    顾念到沈易过于脆弱的胃,苏棠选了“清炖”。

    沈易眨眼之间又发来一条。

    ——请选择配菜:山药,海带,冬瓜,莲藕,萝卜,其他,选“其他”请附具体菜名。

    苏棠选了“冬瓜”,沈易又发来一句。

    ——请选择主厨:沈易,其他,选“其他”请为沈易拨打120。

    “噗——”

    苏棠选定主厨之后,又安心地收拾了半个小时图纸,然后给陈国辉回了一封仅有两个字的邮件。

    ——可以。

    十分钟之后,陈国辉用一个字给她回了过来。

    ——好。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