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打下这几句话的时候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一本正经的,苏棠气乐了。

    “你还没完没了了啊!”

    不就说他句老吗,他还记起仇来了……

    沈易被苏棠瞪得愣了一下,微白的脸色衬得他格外无辜。

    苏棠无力地翻了个白眼,“你要是真想提前享受一下退休生活,找旅行社还不如去疗养院呢,疗养院每年都组织旅行,性价比可比外面的旅行社强多了,绝对不往任何购物点里带,还有高品质的医疗队随行,高位截瘫的病人都可以好端端地出去再好端端的回来。”

    苏棠的语调里带着如假包换的调侃,沈易只能看得出字句,看不出声调起伏,苏棠说完,就见他眼睛一亮。

    沈易愉快又认真地向她咨询。

    ——最近的一次什么时间出发?

    苏棠连字句上的好气都没了,“下个礼拜一,一去一个礼拜,等你回来,陈国辉的庆功酒都摆完了。”

    沈易微微一怔,突然笑起来,一手轻捂着上腹,斜倚在他那一侧的车门上,笑得肩膀直颤。

    下午四点多钟,后排座位处的光线已经有些偏暗了,车窗和后挡风玻璃上都贴了遮光的薄膜,从苏棠的角度看过去,车窗外的一切都被滤上了一层淡淡的茶色,唯有沈易棱角如刻的侧脸在昏暗中兀自散发着柔和的光芒,配着他身上这件burberry经典款的米色风衣,像极了那些温情老电影中的特写镜头。

    苏棠突然觉得,“老”这个字对沈易来说也许是没有意义的,她有一种无奈的预感,时光也许可以消磨掉这个人的青春,但一定消磨不掉他的魅力,就算后来的后来,他满头白发,行动迟缓,也一定会是个风度翩翩的老大爷。

    有幸陪他走到那时的女人,上辈子起码得陪唐僧取过经才行……

    苏棠从西天取经想到了唐太宗,又从唐太宗想到了唐玄宗,继而想起了杨贵妃,正在反思自己最近有没有长胖的时候,沈易笑着把手机递了过来。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先在疗养院预定两个名额,算是提前约好我们退休之后的一次约会,以防有一天你突然不想理我了,我还能有机会再见你一面,也许那个时候你会看在我无依无靠的份上,重新考虑为我养老送终的事。

    苏棠被他软软地戳了一下心窝,一时想哭又想笑,挨到他身边绵柔地瞪他。

    “只要到那个时候你还记得我是谁,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沈易笑着,深深地点了下头,像是一句一言为定。

    也许是胃里的难受劲儿过去了,沈易松开捂在上腹的手,调整了一下坐姿,直起脊背,抬手漫不经心地整理了一下挨在车窗上蹭得微乱的头发,然后又低头打下一句话。

    ——在给我们预定之前,我想先给外婆定下这一次的旅行。

    稍加整理之后的沈易看起来认真了许多。

    沈易一直很认真,只是刚才认真里混合着浓浓的眷恋,滋味甜而醇厚,眼下只是认真,清澈纯粹。

    苏棠一时没明白过来,“外婆?”

    沈易浅浅地点了点头,依然很认真。

    ——我希望外婆可以暂时离开几天,至少下周二那一天不要在市里。我没有参加过旅行社的项目,同事推荐了这一家,我想和你一起来看看,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如果博雅疗养院有这样的条件,就不用考虑这些旅行社了。

    苏棠怔怔地看着沈易流畅地把这段话敲在手机上,皱皱眉头,伸手点在手机屏幕上,用指尖在这段话的第一句下轻轻划过一道无形的横线,然后抬头问他,“是因为陈国辉的事吗?”

    沈易轻轻点头,似乎是怕苏棠不乐意,又赶忙添了几句。

    ——这个季节正合适出去旅行,让外婆出去活动活动对她的身体也有好处。如果你有别的建议,我们可以商量一下。

    沈易的温柔体贴是呈辐射状的,不黏腻,不厚重,看不见摸不着,却又在以她为圆心,以她的感情强度为半径的很大一片圆形区域里无处不在。

    苏棠轻拍他有点绷紧的手臂,点头笑笑,“外婆以前经常跟着疗养院的团出去玩,她参加疗养院的团是不用花钱的,她前几天还跟我说呢,我在家她就不去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回去劝劝她。”

    沈易神色微微一松,淡淡的笑意自然而然地漫开来,点头以示放心。

    沈易放心了,苏棠却想起有件让她不太放心的事。

    “那……你妈妈是不是最好也转到别的医院去?”

    苏棠问得有点小心,沈易安然地笑笑,摇摇头。

    ——她的情况一直不太稳定,现在联系转院有点仓促,对她不好。

    沈易的目光从手机屏幕上抬起来的时候,苏棠在其中隐约捕捉到一点尚未藏好的担忧,心里钝钝的疼了一下。

    沈易像是觉察到了些什么,看了她一眼,又认真地修饰了一下眼角和唇边的微笑,低头添了几句解释。

    ——放心,陈国辉只是想在财务的层面上解决问题,不会做伤害人性命的事情。我很担心他们会像打扰我一样去打扰外婆,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打扰我妈妈。

    沈易敲下这些字的时候带着一种无奈之下习以为常的平静,平静得让苏棠不忍再去触碰他心里这块被硬生生折磨出保护层的区域。

    苏棠点点头,故作轻松地笑笑,“刚才在医院里应该去看看你妈妈的,我到现在都没去看过她,要是让外婆知道,肯定要怪我不懂事。”

    沈易轻笑。

    ——事情结束之后,可以吗?

    “也对,”苏棠夸张地用两手捂住自己的脸蛋,苦兮兮地叹气,“我得好好准备准备才行,好久没敷过面膜了,头发和指甲也都该收拾收拾了。”

    沈易眼睛里的笑意浓了起来。

    ——你一直很漂亮。

    “这跟漂亮没关系,这是态度。”

    苏棠一本正经地拽拽他的风衣领子,“就像你本来已经很帅了,还非要穿上这些这么帅的衣服才肯去医院,不是一个道理吗?”

    沈易明白苏棠话里带着心疼的调侃,柔和笑意浓厚起来,苏棠几乎要溺毙在这汪无边无际的温柔里了。

    ——如果她可以醒过来,她一定会非常喜欢你。

    “不管她醒不醒过来,我都有机会让她喜欢我。”苏棠挨近他的胸膛,伸手在他微凉的耳垂上轻拽,让自己的面容占据他所有的视野,专注地微笑,“你不知道我的声音是什么样子的,还是喜欢上它了,对不对?”

    沈易眼波微动,浅浅点头,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来,轻轻地触摸苏棠嘴唇的轮廓,目光里流出的渴望深重得让苏棠心疼。

    苏棠捉住他抚在她唇上的手,下移几公分,轻按着他的手背,把他的掌心贴在她的前颈上。

    沈易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怔愣之下下意识地把目光落到她的唇间,正看到她缓缓开口。

    “沈易,我爱你。”

    苏棠说话之间,声带的震动清晰地传递到她前颈的肌肤上,又通过她前颈的肌肤,毫不保留地传递到沈易的掌心里,继而顺着沈易的掌心一路传递过去,最终消没在他微微绷紧起来的身体里。

    “你感觉到了吗?”

    沈易的眼眶微微红起来,深深点头

    沈易本来就是约她出来考察旅行社的,这个问题被迅速解决之后,沈易一时也想不出要去什么地方,苏棠索性把他押送回了他家。

    苏棠在沈易家里陪他吃了晚饭,然后和徐超一块儿把他送去公司上班,徐超把她送回家的时候已经十点了,外婆正戴着老花镜坐在沙发里翻一些护理方面的资料,苏棠蹭过去跟她说旅行的事,外婆还是摇头。

    “以前总跟他们出去,是一个人在家里闲得慌,现在你在家里,每天上班那么紧张,我出去玩,你晚上下班回来几点才能吃上饭啊……不去了,不去了。”

    苏棠挽着外婆的胳膊磨蹭,“放心吧,我在法国上学这几年不都是自己做饭吃的吗,你看我现在长得多水灵。”

    外婆笑起来,伸手捏她的脸蛋,“是水灵了,跟了小易以后就越来越水灵了。”

    “谁跟了他了啊!”

    苏棠的脸蛋在外婆的手指间一下子红起来,把外婆看得直笑,眼睛都笑弯起来了,“小易要是跟你求婚,我可以第一个答应哟……”

    苏棠被外婆笑得脸更红了,使劲儿绷起脸来,“不许故意岔开话题,咱们现在是在说出去玩的事。”

    外婆低了低头,把带着浓浓笑意的目光从老花镜镜片的上端递出来,落在宝贝外孙女的大红脸上,“你跟外婆说实话,是不是想跟小易过几天二人生活呀?”

    苏棠哀嚎,“外婆,你到底是七十还是十七啊!”

    外婆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倚回沙发里,捧起资料来,边看边半真半假地赌气说,“你要是想跟小易在一块儿待几天呢,我就出去玩玩,不打扰你们,要不是的话,我就不去了,反正云南我都去过好几回了……”

    苏棠好气又好笑地默叹了一声,反正承认想和沈易在一起待几天也不算亏心,苏棠索性就坡下驴了。

    苏棠腆着一张乖顺的笑脸在外婆胳膊上磨蹭,“外婆,你这么火眼金睛的,根本就不用戴老花镜嘛……”

    一听苏棠变相的承认了,外婆心满意足地笑起来,“就是嘛,外婆可是过来人,就你那一点点的花花肠子,都不够我炒盘菜的呢!”

    苏棠正默默哀叹着外婆的口味之重,外婆突然像是想起些什么,一下子严肃起来,摘了老花镜,一本正经地看着她。

    苏棠以为外婆又要交代她不要搀和沈易家里的事一类的话,结果外婆很认真地问了她一个问题。

    “棠棠,你去小易家这些回,有没有偷看过小易洗澡呀?”

    苏棠差点儿哭出来。

    别人家的代沟都是分布均匀的,她家的代沟却像是久未疏浚的河道,宽一段窄一段深一段浅一段,一不留神就能一脚踩进沟里。

    “我偷看他洗澡干什么啊?”

    苏棠哭笑不得地反问完这句,在心底里暗暗地补了一句感慨,她要是想看他,哪里用得着偷啊……

    “你要是偷看过他洗澡,最后很有可能跟他结婚的。”

    苏棠气乐了,“科学依据呢?”

    “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嘛!”

    “给你买的皮卡丘都看完了?”

    “早就看完了哟……”

    “我明天就给你买新的。”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