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半真半假地黑着脸,把这个情深义重的人赶出洗手间,反锁上门,一个人在里面又折腾了将近十分钟。

    苏棠在外面接连听到了几种不同的水声,以及电动剃须刀蹭过胡茬的轻响。

    沈易走出来的时候顺手放下了随意卷起的衬衣袖子,也许是稍加活动之后气血顺畅,病色被冲淡了许多,通身散发着刚刚洗漱完毕之后特有的清爽。

    苏棠想在这张干净得像影楼里精心修过的艺术照一样的脸上亲一口,刚凑近过去,就被沈易一指头点在脑门上,拒绝了。

    苏棠厚着脸皮抗议,“你的身体所有权是你的,使用权是我的。”

    沈易小心地把笑意藏在眼底,挑眉看了看她,就微绷着唇角从她身边绕了过去,走到饮水机旁,倒了小半杯水,没往嘴边送,又径自端着杯子走到窗前,抬手拉开了紧闭的窗帘。

    阳光透过几乎一尘不染的玻璃流泻进来,均匀地铺展在沈易的前半面身体上,像是在他身上涂抹了一层薄薄的蜂蜜,看起来更加香甜可口了。

    这个可口的人安然地站在窗边,一根修长的手指探进手中的杯子里蘸了蘸水,抬头迎上毫不刺眼的阳光,用指尖在玻璃上缓缓写下几个透明的大字。

    ——老了,中看不中用了。

    “……”

    徐超上来找他们的时候,这几个大字还在玻璃上闪闪发光着。

    形成笔画的轻薄水层已在重力的作用下汇聚到了每一道笔画最低的那一点,聚成相对厚重的水滴,顺着玻璃缓缓地淌了下去,拖出一条条清晰笔直的平行水痕,酷似苏棠刚才心中的百爪挠墙。

    徐超发愣,“苏姐,这是什么意思啊?”

    苏棠悠悠地斜了一眼那个正在专心低头穿外套的人。

    “拆迁通知。”

    徐超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目光从玻璃上往回收的过程中不经意地掠过了苏棠的侧颈,一下子定住了。

    “哎,苏姐!你脖子上是怎么了,怎么红得一块儿一块儿的?”

    苏棠一愣,突然想起沈易干的好事,舌头顿时拧起了结,“没、没事儿……我就是,那个、那个挠的……”

    徐超关切地看着,“挠的?不像啊,是不是过敏了啊?”

    “没有,没有……”

    “正好在医院呢,要不找个大夫看看吧?”

    “不用,不用……”

    见苏棠应得支支吾吾的,徐超毫不犹豫地转向了沈易,苏棠想拦的时候已经晚了。

    “沈哥,你来看看,苏姐脖子上不知道是怎么了。”

    徐超皱着眉头说得很认真,沈易看得愣了一下,忙转头看了过来,正对上苏棠的一张大红脸,以及她紧捂在侧颈上的手。

    两人四目相对,沈易眼睛一弯,绷不住笑了出来。

    苏棠也气乐了,索性把手拿开,走到他面前,理直气壮地偏过头去,把那侧脖子尽可能清楚地露给看他。

    她就不信,沈易能面不改色地告诉徐超这片印子是怎么来的。

    “沈哥,你看,就这一片……”

    沈易微微眯眼,对着这片印子全方位多角度地认真端详了一番,还伸出手指触探了几下,然后转身走到茶几旁边,拿过刚才顺手放在茶几上的水杯,用指尖蘸着水,弯腰在茶几上写下了诊断结果。

    ——机械性紫斑。

    苏棠和徐超都看得一愣。

    机械性紫斑是什么?

    徐超被这个陌生又冷硬的医学名词看得更担心了,“这个不要紧吧?”

    沈易柔和地笑笑,安然摇头。

    沈易的医学常识足够做一些家常诊断的,沈易都不担心,徐超也放心了。

    沈易很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但是苏棠直觉觉得,这个医学名词不像是沈易顺手瞎编的,尤其在沈易躲过徐超的视线,抿着一点孩子气十足的笑看向她的时候,苏棠的这种直觉更强烈了。

    上车之后,沈易借用徐超的手机向他交代了些什么,也许是刚被病痛剧烈地折磨过一场,沈易到底有点精神不济,车开动起来之后,沈易就松散地挨在座椅靠背上,缓缓地沉下眼睫。

    苏棠瞄了他半分钟,终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摸出手机,点开浏览器,把“机械性紫斑”几个字敲进了搜索引擎里。

    搜索结果有两万余个,排在搜索结果第一条的第一句话是这样写的。

    ——机械性紫斑是吻痕的专业医学病名。

    “……”

    苏棠嘴角刚抽了一下,突然想起件事来,挺起身拍拍驾驶座的靠背。

    “徐超。”

    “苏姐?”

    “你还记得刚才他说我脖子上这块是什么回事吗?”

    徐超憋了两秒,再次传来声音里带上了实实在在的不好意思,“紫……紫什么来着,我还真记不清了……你还是再问问沈哥吧。”

    苏棠安心地把后背倚了回去,“好。”

    苏棠刚把身体倚踏实,下意识地转头看看沈易,才发现沈易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眼睛睁开了,正带着温软的笑意静静地看着她,若有所思。

    苏棠板着脸把搜索结果递到他眼皮底下。

    沈易眼中沉静的笑意蓦然雀跃了起来,拿过苏棠的手机,退出浏览器的界面,点开一页新备忘录。

    ——徐超不喜欢读书,自然科学类的知识储备很少,对这一类陌生的专业名词接受能力比较弱,我猜他现在最多只记得一个“紫”字。

    苏棠“噗”地笑出来。

    徐超在前面应景地打了个喷嚏。

    沈易眼眸中的笑意很浓,脸上的笑容却是淡淡的,好像他不是不想笑得更明显一点,只是没有这个力气了。

    苏棠收住笑,担心地看着他,“是不是又胃疼了?”

    沈易挨在座椅靠背上摇摇头,努力地笑笑。

    ——只是有一点反胃,一会儿下车就好了。

    沈易淡淡地打完,像是想起些什么,抬眼深深地看了看苏棠,抿着一点柔软的笑又添了一句。

    ——人老了就是很麻烦,是不是?

    沈易唇角上扬的弧度深了一点,眼睛里的笑意却黯淡了许多,露出丝丝缕缕遮掩不住的歉疚,看得苏棠心揪。

    “不许胡说八道。”

    苏棠轻轻拧起眉头,伸手抚上沈易因为胃里的不适又开始微微发白的脸颊,温柔地摩挲,目光深隽地看着他,凑过去在他还勉强提着弧度的唇角上轻吻。

    原本提得有些僵硬的弧度被苏棠吻得自然柔和起来,沈易完全放松下来,似乎连头颈都无力支撑了,虚虚地挨在苏棠的一侧掌心里。

    苏棠微笑着,认真地望着这个好像是要把全身心都交托给她的人,温柔地把刚才的话补完。

    “尊老爱老是中华传统美德。”

    “……”

    沈易挨在她掌心里的脸颊刚黑了一下,被沈易握在手中的手机就震了起来。

    有人打电话来。

    沈易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苏棠挨在他身边,也看得一清二楚。

    闪动在手机屏幕上的来电人姓名把两个人看得都愣了一下。

    e。

    名字看起来是法文,来电地址显示的却是本市。

    看沈易似乎没愣在点上,苏棠把这串法文翻译了一下,“秦静瑶。”

    这是她失眠睡不着的时候给秦静瑶改的联系人姓名。

    手机还在他手里震着,沈易无暇去想苏棠为什么会用一串法文备注秦静瑶的姓名,忙把手机交还给苏棠,点点头,示意她接听。

    苏棠接过来,按下接听键,把手机送到自己耳边。

    “喂,您好。”

    电话那头传来秦静瑶一如既往干脆利落的声音。

    “我是秦静瑶,沈先生的司机说,沈先生和你在医院里。”

    苏棠看着正认真关注着她唇形变化的沈易,迅速地用口型为他重复了一遍秦静瑶的话,然后问向秦静瑶,“有什么事吗?”

    “他醒了吗?”

    苏棠又无声地为沈易重复了一遍,沈易微微摇头。

    苏棠客气地回问,“有什么需要我转告他的吗?”

    秦静瑶似乎没想过要通过第三人来和沈易对话,在电话那头静了两秒,才淡淡地开口,“麻烦你转告沈先生,请他尽快查看一下他的工作邮箱,有些工作上的事需要他尽快处理。”

    苏棠几乎以同声传译的节奏用口型转述给沈易,沈易轻轻点头。

    “好,我会告诉他的。”

    “谢谢。”

    “不客气。”

    苏棠挂掉电话,像险险地应付过一次突击考试一样,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沈易拥过她的肩膀,低头在那两瓣刚刚为他全程直播了一段电话内容的嘴唇上轻吻。

    苏棠叹气,“工作要紧,咱们还是回你家吧。”

    沈易无所谓地摇摇头,拿过她的手机,点开浏览器,把苏棠给秦静瑶起的法文名字丢进搜索引擎里。

    苏棠眼看着他往下拉了几条,终于点进一个汇总法语工程词汇的网页,找到了那串法文的正牌翻译。

    ——素混凝土,即不加钢筋的混凝土。

    沈易啼笑皆非地看向苏棠,像是一句好气又好笑的质问。

    苏棠理直气壮,“你不觉得她很像素混凝土吗,看起来硬邦邦挺吓唬人的,其实硬的就是个皮肉,里面压根就没有骨头。”

    沈易微怔了一下,低头又看了一眼这个有点陌生的词汇,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退出当前的网页,点开备忘录打字。

    ——可以请你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

    沈易眼睫微垂着,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苏棠也说不出他具体调整了些什么,但就是明显觉得他郑重了起来。

    ——我会在下周二处理一些沪深市场的工作,秦静瑶正在帮我处理相关的准备工作。

    沈易的手指顿了顿,又流畅地敲下几句话。

    ——我会再给她一次生长骨骼的机会,如果她坚持要为陈国辉办事,我希望可以让陈国辉和她一起受到合理的惩罚,但是我一个人也许做不好,希望可以得到你的帮助。

    这几句话传达出的意思明明是坚定冷酷的,但是经由沈易的手指敲下来,字里行间依然带着沈易式的温柔诚恳。

    苏棠出乎沈易意料的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即点头。

    “这事不是闹着玩的,你得先告诉我你打算让我做什么,我必须要掂量一下。”苏棠郑重地皱起眉头,“我很愿意帮你,但前提条件是必须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如果我没有把握,我不愿意因为自己瞎逞能而拖你的后腿。”

    沈易的一点意外在眉宇间化开来,化成一片安心的微笑,深深点头。

    沈易低头在手机上接连打了上百字来陈述这个忙具体是要怎么帮的,苏棠怔怔地看着他打完,有点心虚地抬头看他。

    “你确定可以这样做吗?”

    沈易点点头,似乎看出了苏棠的那点不安,忙又补了些字。

    ——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我还可以再想想别的办法。

    苏棠又细细地浏览了一遍沈易打下的那段陈述,斟酌了一番,犹豫了一下。

    “这事儿我办得了,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沈易微微一怔,点头示意她说出来。

    苏棠把手机往旁边一丢,两手勾住沈易的脖子,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在他眼前用无声的口型一字一句地提了出来。

    “明天晚上我要把机械性紫斑传染给你。”

    “……”

    苏棠提的是明晚,沈易现在就已经有种病入膏肓的错觉了,偏头挨回到座椅靠背上,认命地闭起眼睛。

    苏棠知道他多半是因为胃里难受,也不扰他,只挨在他身边,身手在他胃上轻轻打圈揉着,沈易一直没有睁眼,微白的脸色却渐见缓和了。

    苏棠一心在沈易身上,直到徐超把车停进街边的一个停车位里,苏棠才重新记起来,沈易好像是带她出来约会的来着……

    苏棠在沈易手臂上轻拍,唤醒那个似乎还是不太想动的人。

    “不舒服的话就回家吧。”

    沈易有点吃力地直了直腰背,转头向车窗外望了望,回过头来向苏棠伸出手,苏棠把手机拿给他,看着他含着淡淡的抱歉微笑着,有点无力地打字。

    ——我在车里休息五分钟,你先去对面的这家旅行社里咨询一下,看看有没有比较合适的老年人专线,我一会儿就去找你。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