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空落落的部分被沈易无声无息地填满,苏棠连打了几个哈欠,抱着手机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一两个小时的睡眠不但不能满足身体休息的需要,还把本来不是那么深重的睡意勾了出来,以至于苏棠被闹铃叫起来之后干什么都慢了半拍,被外婆催着晕晕乎乎地赶上一趟比平时晚了两班的地铁之后,又晕晕乎乎地坐过站了。

    苏棠手忙脚乱地奔进办公室的时候,已经迟到半个多钟头了。

    办公室里的人纷纷抬头看她,目光有点怪异,苏棠只当是自己第一次迟到就迟这么长时间有点惊人,不好意思地笑笑,就一脑袋扎进自己的隔断里,趁着电脑开机的工夫跑去茶水间冲了一杯浓浓的速溶咖啡。

    苏棠捧着咖啡回来,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还没来得及把杯子口往嘴边送,就意识到这杯咖啡应该是白冲了。

    办公自动化系统在开机之后自动弹出一条通知来,标题大意是部门主管要找她谈谈以后的人生,发件时间是二十分钟之前。

    苏棠默默地为自己多舛的人生哀叹了一声。

    苏棠以为她的直属上司是要跟她谈谈迟到早退对辉煌人生的重大危害,一路上在心里把检讨书的草稿都打好了,到了之后却只看见秘书在卷着袖子收拾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资料。

    秘书听说苏棠是被通知叫来的,愣了愣,抬手抹了把汗,才恍然想起些什么,从被各式资料堆满的办公桌上翻出一叠打好的表格递给苏棠。

    “用黑色水笔填,别涂改,下班之前交过来就行。”

    秘书说完就继续埋头忙活起来。

    苏棠一头雾水地看向手里的表格,看到附在表格后面的一张协议,苏棠头上的雾水一下子结成了霜花,愕然看向那个忙得团团转的人。

    “调我去非洲项目部?”

    秘书头也不抬,随口敷衍,“不知道……李工开会去了,他光说让我把东西给你,等他回来你自己问他吧……麻烦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上。”

    苏棠再怎么犯困,也不会相信华正集团外派海外岗的决定流程有这么简单粗暴,粗暴到连个招呼都不给她打就直接让她填写相关表格了。

    苏棠光用头发梢想想就能回过味来。

    苏棠几乎可以想象到,如果她今天没有迟到,按时来到这间办公室,她的直属上司八成会用这样一句具有十足暗示味的话来跟她解释——都是上面的安排。

    沈易叮嘱得没错,陈国辉在把她的档案照片发给沈易的同时,真的也给她准备了一份惊喜。

    苏棠笑笑,对秘书道了声谢,走出去关上门,一边回办公室,一边拿出手机,准备给沈易发短信。

    把手机拿出来,苏棠才发现陆小满给她发了好几条微信,基本内容就是向她预告她被调去非洲的消息,她早晨赶路赶得乱七八糟的,一直没来得及看手机。

    苏棠突然意识到办公室里那些怪异的目光是怎么来的了,抿着笑给陆小满回了一句。

    ——支援非洲建设不是义不容辞的事吗?

    陆小满立马回过来一条长达十余秒的语音消息,苏棠没点开听,凭着和陆小满的缘分就能感应到她是怎么骂她没心没肺的了。

    苏棠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把表格塞进抽屉里,淡定地给沈易发去一条短信。

    ——收到惊喜一份:调去非洲项目部。

    苏棠把短信发出去之后就把手机放到一边,在电脑上点进办公自动化系统,点开编辑新消息的对话框,在收件人里选中陈国辉的地址,还没来得及编辑内容,手机就震了一下。

    沈易回过来一句有点严肃的话。

    ——注意一下协议条款。

    苏棠看得一愣。

    她刚才草草地扫了一遍,那份协议确实是一份普通而且正式的协议,没有什么值得挑剔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重点。

    ——需要注意什么?

    苏棠发过去这句,搁下手机,刚在准备发给陈国辉的消息里打下两句无关痛痒的客气话,沈易就回了过来。

    ——如果允许携带家属,可以考虑一下。

    苏棠被“家属”二字看得挑起眉来。

    他倒是挺会自己给自己涨职称的……

    苏棠迅速把发给陈国辉的消息编辑好发送出去,然后拿起手机,揣着明白装糊涂地回他。

    ——除非非洲大草原上有野生的皮卡丘,否则我外婆是不会愿意去的。

    沈易在回复中做出了一个很大的让步。

    ——允许携带宠物也可以。

    苏棠想起自己之前说要拿他当宠物养的话,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唇角,笑容还没在困倦尚浓的脸上铺展开,沈易又让了一步。

    ——生鲜也行。

    沈易这一步让得实在有点大,苏棠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捧着手机“噗”地笑出声来,在一片安静的办公室里有种难以忽视的存在感。

    苏棠急忙咬起嘴唇,收住尾声,埋头发短信。

    ——你去非洲大草原撒欢的愿望这么强烈吗?

    沈易回复得很实在。

    ——从大学二年级开始一直特别想去看非洲动物大迁徙,可惜没人愿意和我组队。

    沈易字里行间透着一股认真的沮丧,苏棠忍不住问他。

    ——为什么?

    就算听不见声音,不会说话,沈易也是照顾队友的一把好手,到哪里都不太可能成为别人的负累。

    沈易再次发来的回复里依然带着那股认真的沮丧。

    ——有一位法医人类学博士说,从大型野生食肉动物的角度看,我长得太可口了。

    “……”

    苏棠还没琢磨清楚在沈易的心目中自己算不算是这个“大型野生食肉动物”中的一员,电脑上就传来“叮”的一声。

    陈国辉发来回复,说今天要来华正建筑开会,午饭后可以给她五分钟的谈话时间。

    苏棠勾着嘴角笑了一下,低头给沈易回短信。

    ——非洲一时半会儿是去不了了,周末去动物园吧。

    午饭之前的时间,苏棠一边灌着咖啡一边照旧干活,午饭没有和陆小满一块儿去餐厅吃,就在公司门口的subway买了个硕大的三明治,然后站在公司餐厅门口附近,边吃边等陈国辉。

    陈国辉吃完饭出来的时候,苏棠刚啃完一半。

    陈国辉身边还跟着几个和他一起从集团总部过来开会的人,和上次陪他来开会的人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个赵昌杰。

    赵昌杰眯眼看她,苏棠看都没看他。

    陈国辉在苏棠面前驻足,转头对跟在身边的人笑笑,“你们先上去吧,我跟小苏聊聊。”

    苏棠拎着那吃剩的半个三明治跟着陈国辉进了一楼的一间接待室,陈国辉给她倒了杯水。

    “小苏,坐。”

    苏棠没跟他客气,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喝了一口他倒的水,润了润嗓子,却没有开口说话。

    陈国辉沉沉地清了清嗓,“小苏啊,公司调你去非洲项目部这件事,我不是很清楚,我也不负责这方面的工作,不过你有留学经历,懂法语,熟悉一些国际标准……”

    不等陈国辉说完,苏棠浅浅地笑着,淡淡地接了过去,“我可以帮您劝劝沈易,对他来说不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儿吗。”

    陈国辉静了两秒,突然笑着摇摇头,“小苏啊,你是在国外生活过的,你应该知道,非洲也不全是不毛之地,咱们在非洲的项目部……”

    苏棠又淡淡地打断了陈国辉的话,“我正在和沈易谈恋爱,他一定会听我的。”

    不等陈国辉开口,苏棠又补充了几句,“您是有家室的人,人谈恋爱的时候智力水平有多不稳定,您肯定亲身感受过。”

    陈国辉皱皱眉头,微微挪挪身子,立起了虚靠在沙发里的腰背,“其实海外项目部都是好岗位,工资和补贴都比在国内要高,升职也……”

    “您的事……”

    苏棠刚用淡淡的开头截住陈国辉的话,手机突然在裤兜里震了起来,苏棠猜是陆小满打电话找她,没去管,停了停,继续把话补完。

    “只是我一句话的事。”

    陈国辉端起自己的杯子,浅浅地抿了一口。

    苏棠又补上一句,“我去不去非洲,也是您一句话的事。”

    陈国辉轻轻地皱了下眉头,把杯子放回桌上,再次清了清嗓,“这样吧……按理说呢,这些事我不该管的,但是你一个女孩子家,长期外驻工地确实也不大安全,既然你不想去,我待会儿开完会跟他们聊聊看吧,如果他们还有别的合适的人选,你就不要去了。”

    “谢谢陈总。”

    苏棠拎着那半截三明治从接待室出来,面无表情地走进电梯,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一招是沈易教她的,别管陈国辉说什么,只管把自己想说的说出来,反正他的听觉器官是完好的,由不得他的大脑决定听与不听。

    听觉系统是笨拙的,要么是什么都听不到,要么就是什么都得听,对于摆在眼前却不想看的东西可以闭起眼睛,对于近在耳边却不想听的声音却不能闭起耳朵,就算用两手捂住耳朵,也不可能做到像闭眼一样严丝合缝。

    出了电梯,苏棠想发短信告诉沈易他的法子奏效了,拿出手机才发现,刚才给她打电话的不是陆小满,而是徐超。

    苏棠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昨晚对徐超说的话,抿嘴笑起来。

    他又看着她的照片在想她了吗?

    这个念头刚起,苏棠就皱了皱眉头。

    这个时间沈易应该在家里才对,徐超怎么会知道他想没想她?

    苏棠莫名地心慌起来,忙把电话拨过去。

    提示音响了两声半,手机那头就传来了徐超略显焦灼的声音。

    “苏姐,你在单位吗?”

    背景音里有些橡胶轮胎飞快压过柏油路的声音,还有零星的机动车鸣笛声,像是在大马路上。

    “在,怎么了?”

    徐超的声音听起来比她还要心慌,“沈哥病了,我正送他去医院呢……赵哥到香港学习去了,沈院长也到美国开会去了,苏姐,你方便来一趟吗?”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