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余的十几分钟车程里,沈易又细细地嘱咐了她一些需要留心的事,车停到沈易公司门口的时候,苏棠扑过去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沈易柔和地笑笑,低头在她左边耳垂上轻吻,温软的鼻息拂过她的侧颈,不声不响地吹散了苏棠所有的紧张与不安。

    苏棠明白,他是在对她说那句他们约好的情话。

    ——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

    沈易刚要开门下车,突然像是想起了些什么,已经摸到车门把手的手又缩了回来,从公文包里翻出那张他只写了两行字的便签纸,轻轻对折了一下,交到苏棠手中。

    苏棠一愣,对上沈易有些无奈的微笑,突然反应过来。

    苏棠只动口不出声地问他,“担心被秦静瑶看到,我帮你把它收起来,是吗?”

    沈易轻轻点头。

    苏棠感觉得到他想在道别之前对她认真地笑一下,但是笑容浮在他血色浅淡的脸上,依然有些单薄。

    一想到他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要更加努力地在一个卯着劲儿想要坑他的人面前保持这样温柔的微笑,苏棠就恨不得立马跳下车,冲进这栋办公楼,站到那个人的面前,狠狠掴她一巴掌。

    法律可以惩罚一切恶意损害他人财物的行为,沈易的每一点笑意都是她的心爱之物,如今秦静瑶这样糟蹋着她最心爱的东西,她却没有地方可以讲理。

    苏棠心疼得鼻尖发酸,眼前蒙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沈易,我们回家吧……”

    苏棠不由自主地喃喃出声,毫无底气的声音通过颅骨传到自己耳中,苏棠突然觉得自己幼稚得可笑。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亘古不变的现实,沈易正在积极努力地和一切想要把他淘汰出局的人斗争,她还没能帮上他的忙,就想要帮他打退堂鼓了。

    车里光线有些暗,苏棠说得模糊,沈易没有看清她的唇形,眉头轻轻蹙起来,有些困惑地看着她,伸手轻抚上她的唇角。

    顺着他指肚缓缓滑过留下的温暖痕迹,苏棠努力地扬起嘴角,“我该回家了,你快去上班吧,后天就是周末了。”

    也许是被这个很愉快的时间提醒搅和了一下,沈易没有在意苏棠前后两次开口之间情绪的明显不同,只是微笑着点点头,递来一个道别的轻吻。

    沈易下车之后没有立刻进公司的大院,而是站在大门口目送徐超再次把车开回到机动车道上。

    苏棠隔着后挡风玻璃看着,直到被后面跟上来的车挡住视线之前,一直可以看到沈易挺拔地站在那里,目光始终追着在这辆车上,好像这个铁皮的四轮机器带走了他极难割舍的东西。

    徐超在后视镜里瞄见苏棠直直地看着后面,不禁笑起来,“苏姐,沈哥要是知道你这会儿还在看他,肯定能乐到明天早晨。”

    苏棠窘了一下,扭过头来对着驾驶座的靠背拍了一巴掌。

    “再拿我开涮,以后到我家来就只给你喝凉白开啊!”

    “真的!”徐超认真地看着前面的路,声音里带着使坏的时候依然憨厚的笑意,“你不知道,沈哥老是怕我早晨四点多钟的时候开车精神不好,我接他下班的时候他从来都是坐在副驾上,我每次都能看见他捧着手机看你的照片,一看就是想你想得不行。”

    苏棠被这句“想得不行”说红了脸,隔着一个厚实的靠背对徐超的后脊梁发狠,“你再胡说八道我踹你了啊!”

    “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徐超小心地开过一个路口,“嘿嘿”地笑着,“我还问沈哥呢,干嘛不学学电视上演的那样,接你下班,请你吃饭,带你逛公园啥的,一个礼拜就见你一回,能不想得难受吗……你猜他是怎么说的?”

    徐超问完,还真就收住了话音,好像真要等着苏棠来猜。

    徐超不但脸上藏不住事儿,声音里也藏不住事儿,苏棠一听就知道徐超又要拿她寻开心,好气又好笑地噎他,“你又不懂手语,他肯定是打字说的。”

    也许是觉得自己那个“说”字用得不大合适,徐超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再开口时莫名的正经了许多。

    “沈哥怕自己找你找得太勤了,你会烦他。”

    苏棠听得一愣,徐超又一本正经地开了口。

    “苏姐,你是不是在教沈哥说话啊?”

    苏棠愣得更狠了,“我教他说话?”

    “他出差回来那天我去机场接他,他一上车就睡着了,睡着睡着突然开口说话了,吓了我一跳……”

    苏棠也吓得不清,脊背一下子绷了起来,“他说什么了?”

    “他说得特别模糊,我也没听出来……”

    苏棠刚想问徐超是不是又存心逗她,就听徐超紧接着认真地说,“不过我觉得有一个音听着特别像你名字里的那个“棠”,他还说了好几回,我印象特别深。”

    苏棠呆愣了一下,旋即淡淡地苦笑,“他是不是胃疼了,在哪儿叫疼呢?”

    “疼”和“棠”,用沈易极模糊的发音说出来大概没有什么区别。

    徐超愣了愣,好像之前压根就没想过这茬,好一阵才应声,“有可能。”

    沈易起码是说过一两年话的,三岁的孩子肯定已经知道喊疼了,就算这么多年没有说过话,沈易的发声器官都是完好的,累极之后在睡梦里无意识地嘟囔几句平日里忍着不愿表达的话,应该也是很正常的事。

    苏棠正疼惜地想着那个声音永远停留在了三岁的人,徐超又开了口。

    “苏姐……”徐超犹豫过了一个路口,才认真地说了一句不搭前言却像是话里有话的话,“沈哥挺不容易的。”

    苏棠突然明白徐超今晚是哪儿来的这么多话了。

    “你别跟着他瞎琢磨。”苏棠好气又好笑地轻责了他一句,无声地叹了口气,“我不会拿说话的事难为他,更不会因为这个烦他,他会我不会的东西多着呢,他不烦我就谢天谢地了……下回再看见他想我想得不行,你就偷偷告诉我,他不来找我,我就去找他。”

    “好嘞!”

    苏棠睡前洗澡的时候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今晚要失眠了。

    结果她还真就失眠了。

    寂静的深夜像一大桶石油一样,原本只是星星点点的担心掉落在里面,一下子就燃成了熊熊火海。

    沈易的心思细,心事重,同样的事藏在她的心里尚且这样折磨,十倍百倍放大之后塞进他的心里,难以想象是什么样的煎熬。

    苏棠睡不着,索性拧开床头灯,抱着手机翻看沈易的照片。

    他那张被她的同事们当成最帅快递小哥的照片。

    他刚刚醒来睡意朦胧的照片。

    他故意摆拍诱惑她的照片。

    他被她硬拉到客厅沙发上合影的照片。

    还有他开新书发布会时她装作陌生围观路人拍下的照片……

    平面的影像终究没有沈易的温度,没有沈易的气息,苏棠看着这一张张画出来的饼,丝毫不觉得满足,反而更觉得空落落的。

    他是怎么靠看照片来缓解想念的?

    也许她应该把他手机里有关自己的照片都删掉,这样他在想她的时候就只能别无选择地来见她了吧……

    苏棠来来回回地看着,漫无目的地胡思乱想,一直到将近五点钟,苏棠还是没有一丁点睡意。

    估摸着他这会儿要么在回家的路上,要么已经到家了,也许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翻出她的照片来看看以助入眠,苏棠忍不住给照片的主人发了一条短信。

    ——到家了吗?

    苏棠翻身打个哈欠的工夫,沈易就发来了回复。

    ——怎么醒着,肚子又疼了吗?

    苏棠熬得脑子有点晕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沈易在担心她是被痛经折腾醒的……

    苏棠几乎可以想象到手机那头的人因为她这条来得莫名的短信一下子急成了什么样子,不禁暗骂了自己一句,赶忙打下一个“不疼”。

    打完这两个字,苏棠一时想不出还能说些什么了,唯恐害他多担心一秒,赶忙把这两个字的短信发了过去。

    苏棠发完,才定下心来编了句瞎话加以补充。

    ——已经好多了,晚上到家喝了点茶水,没睡着。

    约两分四十秒之后,沈易发来一张照片。

    照片拍的是他胸口处的一片肌肤,干净,细腻,柔和,只是被自动对焦抓住的部分不是这片美好的肌肤,而是斜在这片肌肤上的几道抓伤。最上面的那层薄薄的血痂已经掉落得差不多了,只留下几道浅浅的嫩粉色痕迹。

    照片之后跟着一句话。

    ——我也好多了。

    苏棠还没来得及反应,沈易又发来一句。

    ——放心,都会好的。

    苏棠愣了愣,鼻尖蓦地一酸。

    她以为她在车里已经把他糊弄过去了,其实完全没有,她的舍不得,她的不忍心,她怯露了不到一分钟的懦弱,他一丝一毫也听不见,却全都看进心里了。

    苏棠突然发疯一样的想他。

    ——我不要看这个,我要看你的脸。

    大约三分钟之后,沈易发来了一小段无声的自拍视频。

    视频似乎是在他的浴室里拍的,沈易没穿上衣,镜头只取到他的锁骨处,露出他平坦硬朗的肩部线条。视频里的人隔着一层薄薄的手机屏幕对她温柔地笑着,然后缓缓地凑近,在前置摄像头上浅浅地落下一个吻。

    苏棠真的想疯了。

    ——我要看未删减版的!

    沈易的回复依然是温柔从容的。

    ——周末两夜连播,敬请期待。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