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棠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有这个人在,她能有什么好怕的?

    “我不怕,”苏棠微微仰头,和那双亮闪闪的眼睛对视,看着有幸印在这双瞳仁里的自己的影子,“不过,我不辞职,能帮你什么?”

    沈易安然地微笑,低头看看显示在手机屏幕最上端的时间,把目光向下微微移了移,打下一行字。

    ——可以先送我去上班吗,我在车上告诉你。

    “好。”

    苏棠站起来,把垫在自己屁股下面坐了许久的衣服拿起来抖了抖,拂了拂粘在上面的薄尘,又抹了抹被她压出来的轻褶,才递还给沈易。

    沈易接过衣服搭到臂弯间,抿着一点有些雀跃的笑意,在把手机收回兜里之前又敲下一句话,递到苏棠面前。

    ——这是它享受过的最温柔的一次干洗服务。

    苏棠看得好笑,抱起扎好了塑料袋口的全家桶在他眼前晃了晃,“也是最便宜的一次。”

    徐超把车停在kfc附近的停车场里,两人找过去的时候徐超已经在附近吃完饭等在车里了,眼看着苏棠抱着一个桶上车来,徐超眼睛都瞪圆了。

    “苏姐,你这饭量能顶上一个成年军犬了啊!”

    苏棠黑着脸拿膝盖狠顶了一下驾驶座靠背,徐超嘿嘿地笑起来,转脸朝前,一边发动车,一边补了一句。

    “沈哥跟你在一块儿肯定特有安全感!”

    “……”

    沈易听不见徐超说的什么,依然满脸安乐祥和地坐在一旁,苏棠正想着要不要趁现在还没开出停车场赶紧掐一掐徐超的脖子,沈易就微笑着把手机递了过来。

    屏幕上显示着几句他刚刚打好的话。

    ——我来告诉你陈国辉搭的结构是什么样的,不过我们只能打字,你不要出声说话,可以吗?

    苏棠看得一愣。

    她出声说话,除了她自己之外,能听到的人就只有徐超了。

    苏棠不禁抬头向驾驶座看了一眼。

    她坐在驾驶座的正后方,这样看过去就只能看到徐超的一点影子。

    苏棠微微收紧了眉头,接过沈易的手机,在他的话后面跟了一句问话。

    ——这件事和徐超也有关系吗?

    沈易忙笑着摇摇头,在她肩上轻抚了两下以示安慰,拿回手机,轻快地打字。

    ——他很直率,总是把心里的想法表现在脸上,有些事情现在还不合适告诉他。

    苏棠突然想起徐超在她公司门口时候的那个模样,不禁抿着嘴笑着点点头,以示赞同。

    沈易又在后面添了些字。

    ——你也很直率,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就应该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苏棠笑着拿过他似乎没想现在就递给她的手机,迅速地打了些字,递还给他。

    ——这种心态叫做“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咱们老祖宗把它归为大将风度的一种。

    沈易看得笑起来,很受用地点点头,然后倚在座椅靠背上,微垂下还带着柔和笑意的目光,极快地打了一段字。

    ——从我们的视角来看,陈国辉搭的结构确实是你说的那样,但事实上这个所谓的结构只不过是搭给我看的一个外壳,里面才是真正实现最终价值的承力结构,他骗过了我,却没有骗过你。

    苏棠是靠在他肩头看着他打下来的,他的手指一停,转过头来看她,苏棠下意识地想要开口,一个音节还没来得及发出来,沈易就牵着一道薄薄的笑容用一个吻把她的声音拦了回去。

    苏棠抿抿嘴,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苏棠把刚才几乎脱口而出的疑问化成了一个简单的动作,伸手在沈易打在手机屏幕上的“承力结构”一词上指了指,然后在一旁比划了一个小小的问号。

    沈易会意地点头笑笑。

    ——可能是在我第一次拒绝他之后,他就不再把希望放在我的身上了。

    沈易的回答似乎有些答非所问,苏棠愣了愣,又见沈易接着打起字来。

    ——有一件事你很早就提醒过我,是我没有认真考虑,否则这件事还可以用比较温和的方式来解决。

    沈易的手指稍稍停顿了一下,不等苏棠问,就抿着一点微苦的笑意打了下来。

    ——你提醒过我,不应该太相信秦静瑶。

    沈易从屏幕间抬起的目光里掠过一抹浅浅的低落,苏棠突然想起他之前黯淡的脸色,莫名的委屈,还有脊背上那层薄薄的冷汗,心里狠狠揪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心疼激得苏棠恍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苏棠赶忙接过手机。

    ——陈国辉不是找秦静瑶劝你,是找秦静瑶来代替你给他办事?

    沈易有些黯淡的眼眸里蓦然浮出一片惊喜,赞许地点头

    沈易依然很有温度地笑着,苏棠很难想象,他突然想通这件事时心里一下子凉成了什么样。

    苏棠很想倒退到十几二十分钟之前,给他一个安慰的吻,一个更结实的拥抱。

    苏棠微抿着嘴唇,不太死心地打下一问。

    ——你怎么突然怀疑起秦静瑶了?

    如今她倒宁愿自己以前的怀疑都是多心之举。

    沈易小心地收起所有负面的情绪,安然作答。

    ——你刚才又提醒了我一次。

    苏棠一愣,她怎么不记得自己刚才什么时候提过秦静瑶的名字?

    苏棠还没愣完,沈易已把第二句话打完了。

    ——你刚才没有来得及把话说完就突然去喂狗了。

    苏棠愣得更厉害了。

    她现在说不出什么秦静瑶的好话,但也不觉得秦静瑶和狗有什么关系。

    沈易没有抬头,继续在触屏键盘上迅速地点击着。

    ——我想起来,昨晚沈妍的未婚夫来找我,也许只是为了让我在上班的时间从办公室里离开一阵。

    苏棠微怔,如果只为了这个目的,沈妍未婚夫那先要钱又不要钱的古怪态度就可以说得通了。

    他提出的几十万赔款的要求不过是一个纠缠沈易的借口,没想到沈易会痛痛快快地答应他的要求,就只能另找理由来纠缠了。

    这一点苏棠想得明白,但不代表她能把这些事一股脑地全想明白。

    苏棠用一句很简单的手语问沈易。

    ——为什么这样做?

    沈易打字回答。

    ——他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在工作,他在公司门口闹得很厉害,保安找我找得很急,我没有来得及关电脑就出去了。

    沈易打完这些话,抬头看了看苏棠,苏棠还是一脸困惑地摇了摇头,不等她说哪里不明白,沈易已经会意地答了起来。

    ——秦静瑶没有做这种操作的资格,也没有把这种事做到让相关部门完全看不出任何问题的把握,她需要使用我的工作账户,在我的办公电脑上操作。

    沈易的手指微微一顿,接着打下一句把苏棠看得禁不住倒吸冷气的话。

    ——然后由我来承担一切责任。

    苏棠急忙把手机拿过来,急得手指都有点不听使唤了,打错了几个拼音才把整个句子打完。

    ——她昨天晚上已经做了?

    沈易忙摇摇头,拥过她的肩,让她挨近自己的胸膛,一手在她手臂上轻轻安抚,一手拿过手机。

    ——应该只是盗取了我的工作账户和电脑的密码。

    沈易安然地打完这句丝毫没让苏棠觉得有所安慰的话,又安然补上了几句解释。

    ——华正的股票只能在沪深市场的交易时间内才可以操作,我偶尔也会接一些这方面的工作,她必须要等到我在办公室里做这些工作的日子里进行操作,才能完全栽赃到我的身上。

    苏棠那颗差点从喉咙里跳出来的心脏被沈易胸膛传来的温度安抚了回去,苏棠无声地松了口气,把手机从沈易手里接过来。

    ——陈国辉给你找这么多的麻烦,是要吸引你的注意力,帮秦静瑶拖延时间,等机会?

    沈易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以示赞赏,又把手机拿了回来。

    ——还有一件事你也说得很对,陈国辉花很大的代价把赵昌杰高调聘来华正,确实是为了摆着看的。

    苏棠一愣,在沈易有些复杂的微笑里恍然反应过来。

    沈易像是一眼看进了她的脑子里。

    ——对,是给秦静瑶看的。

    沈易对她笑笑以示表扬之后,继续飞快地打字。

    ——秦静瑶也是非常谨慎的人,陈国辉一定要给她很可靠的保障,才能让她放心去做这样冒险的事。陈国辉在用赵昌杰的事情证明给她看,就算她因为帮他办事而惹上麻烦,他也有能力保全她。

    苏棠皱起眉头,用简短的手语发问、

    ——为了钱?

    沈易没点头也没摇头。

    ——你问过我,秦静瑶和赵昌杰为什么会协议离婚。这是他们的私事,我没有问过,我现在猜,他们是在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

    也许是因为担心到公司之前不能把该说的事情都说完,沈易打字的速度已经快过了苏棠的阅读速度,沈易打完这几行,稍稍停了停,给苏棠留了一点消化时间,才又继续飞快地打下去。

    ——陈国辉一定很早就把赵昌杰在美国做的那些事摸清楚了,然后拿来威胁秦静瑶,暂时的离婚是帮秦静瑶解除这种威胁的一种方式,但是赵昌杰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才会情绪波动过大,在操作上出了明显的漏洞,被美国方面发现了那些违规操作,反而给了陈国辉束缚他们机会。

    沈易的字里行间透着一种很大度的遗憾,苏棠有点想跟他讲一句叫做“不作就不会死”的至理名言,还是忍住了。

    苏棠接过手机,问了句不太夹带私人情绪的话。

    ——陈国辉为什么不直接找赵昌杰办他的事?

    沈易轻轻摇头。

    ——赵昌杰有一定的经验,有胆量也很果断,但是不够细心,如果我是陈国辉,我也不会选他来做这么危险的事。

    想起赵昌杰选在大堂电梯口那种人来人往的地方找她的不痛快,苏棠不禁觉得,陈国辉的心术虽然歪,看人的眼光还是不赖的。

    苏棠迅速地扫了一遍沈易刚才打在手机上的所有话,琢磨了一下,得出一个不太确定的答案。

    ——你让我暂时留在华正,是不是想让我帮你稳住陈国辉,让他一时半会儿不去想别的阴损的招数来给你找麻烦?

    沈易轻轻点头,有些不安地看着苏棠。

    苏棠明白他担心的什么。

    这无异于让她去当靶子,把陈国辉那些用于折磨沈易精神的火力全集中在她的身上,她不可避免地要受点委屈,但这样一来,沈易就不用再提心吊胆地猜测下一个因为他而受到陈国辉打扰的人是谁了。

    做这样的决定就像是在四面受敌的时候决定谁是和你背靠背作战的那个人一样,需要用上百分之二百五的信任。

    沈易已经毫不犹豫地相信了她,正在担心她愿不愿意给他同样的信任。

    苏棠抬起手来,用他最熟悉的表达方式回答他。

    ——我愿意。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