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的表情告诉苏棠,他在收到这封邮件之后真的一直在专心地担心她,根本没有腾出空来往这上面想。

    沈易在突如其来的惊讶之下愣得有点傻乎乎的,扶在她肩上的手也僵了一僵,苏棠笑着把脸挨到他肩头,在他质地精良的衬衣上轻轻地蹭了蹭,才抬起头来对他说话。

    “我现在就在你眼皮底下,谁也欺负不了我,你安心想想陈国辉做的这些事,你就不觉得哪里怪怪的吗?”

    沈易眉目里的自责终于全都变成了认真的困惑,皱起眉头,轻轻滑下扶在她肩上的手,把身子又朝她的方向拧转了几度,两手握着手机,只打下一个字。

    ——怪?

    “怎么说呢……”

    苏棠轻咬着嘴唇斟酌了一下,“我觉得陈国辉的这个结构搭得不大合理。”

    苏棠斟酌出来的这句话多少带着点沈易的专业以外的技术性,沈易微怔了一下,摇摇头以示不解。

    苏棠换了个形象一点的说法,“就好比说,按他之前搭结构的规律看,他是想盖一栋高高细细的大楼,所以就一直往上盖盖盖……进度也很稳定,结果盖到今天,突然从直着往上盖改成往四面八方横着盖了,一下子盖成了一朵蘑菇。”

    沈易愣愣地看着她,脸上的困惑不但没见浅,还成倍地加深了。

    沈易似乎是担心自己没有读清她的话,低头把最值得犹豫的两个字敲在了手机上。

    ——蘑菇?

    苏棠一时也想不出自己脑海里的那一团想法该怎么用一句两句话表达明白,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到了脚下光溜溜的台阶上,张开五指搅进自己的头发里揉了几下,还没等想出个所以然来,手臂就被沈易轻轻地碰了碰。

    沈易又把手机递了过来。

    ——哪种蘑菇?

    沈易的神情很认真,认真里还带着一点紧张,好像唯恐自己的愚钝会把她的耐心消磨干净。

    苏棠也觉得自己的这个比喻有点太过生动了,刚想让他把蘑菇这一页揭过去,就见沈易主动地把思维发散开来,并通过指尖的跃动表达在了手机上。

    ——香菇,平菇,杏鲍菇,金针菇

    苏棠一手捂在手机屏幕上,及时拦住了他渐行渐远的思路。

    “还是这么说吧……”苏棠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换了个不够简明却足够平实的说法,“我觉得陈国辉这一次威胁你的方法,和他之前威胁你的那些方法不太一样,放在一块儿比较起来就觉得有点不协调。”

    沈易浅浅地蹙着眉头,若有所思。

    苏棠不等他的思路再跑到什么难以追回的方向去,主动给他领路,“陈国辉第一次找你办事,你拒绝了,他的反应是什么?等。”

    沈易点点头表示赞同。

    “等到你发推荐信过去,他以为你答应了,结果你还是不搭理他,他的反应是什么?”苏棠又自问自答,“试着从秦静瑶那里找突破口。”

    沈易又点点头。

    “照你说的,秦静瑶知道你的态度,找她来劝你这件事是行不通的,但是陈国辉还是需要找个方法来办他的事,所以他又想到在你家里挑拨矛盾,威胁你,你不但没答应他,还让他瞎忙活了一个多礼拜。”

    苏棠说完,正式留给沈易一个问题,“然后陈国辉是什么反应呢?”

    沈易似乎是被自己刚才的愚钝打击了一下,稍犹豫了片刻才低头作答,打字的速度明显慢了许多。

    ——他让沈妍的未婚夫去找我的麻烦,然后拿你来威胁我。

    苏棠干脆地摇头,一句话否定了他的回答,“不是然后。”

    沈易又愣了回去。

    “他是在你还没有开发布会之前就把我档案调走了,也就是说,他早就准备拿我来威胁你了,只是用什么方法来实现威胁的问题。”

    苏棠顿了顿,又丢给他一个问题,“拿我来威胁你,肯定比让人去你公司门口骂你一通更有效,既然拿我来威胁你这一招既有效又便宜,陈国辉为什么还要赔上一个大标段来给你多添这么一小点堵呢?”

    眼见着沈易皱起的眉心微微一动,苏棠放心地加了几句。

    “还有,华正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把赵昌杰风风光光地挖过来当高级财务顾问,结果陈国辉还是盯着你不放,那聘用赵昌杰干嘛,就为了摆着好看……”

    苏棠话没说完,突然觉得背后有点异样的响动,一惊之下下意识地转头去看,正见一只脏兮兮的狗在扒拉她套在全家桶外面的塑料袋。

    “哎哎哎——”

    苏棠赶忙拧过身去把桶抱起来。

    狗是几个月大的小狗,全身的白毛脏兮兮的,有点瘦,一条后腿还有点跛,不像是有主人喂养的样子,看着苏棠把香味的源头拿走,狗既不扑过来抢,也不转头离开,就往地上一坐,耷拉着舌头巴巴地望着苏棠。

    苏棠顿时心软了。

    认识沈易之后,她越来越看不得乖顺的活物用这种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她了……

    “说好了,就一块啊。”

    苏棠说着,伸手解开扎紧的塑料袋口,从桶里把自己刚才啃了几口的那块拿了出来,用纸巾垫着放到往稍远些的地方。

    狗立马扑了过去,叼起来就跑远了。

    苏棠笑笑,把纸巾捡回来,起身丢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回来的时候就发现沈易正在直直地看着她,一张被喷泉池灯照亮的脸上铺满了难以置信。

    苏棠一愣之间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她不给他吃,却给狗吃……

    苏棠抿抿嘴坐下来,伸手又从桶里拿出一块硕大的吮指原味鸡,努力地展开一个很公允的笑容,递到沈易面前,“也给你一块。”

    “……”

    沈易捏着手机在接与不接之间犹豫了一下,到底把手机放进了裤兜里,抬手接了过来。

    沈易刚接到手里,又转手放回了桶里。

    苏棠一愣,就见他拎着塑料袋把整个桶从她怀里一把拎了起来,苏棠刚要抗议他的得寸进尺,沈易就把手里东西放到了一旁,一手拥苏棠入怀,一手抚上她的脸颊,深深地吻了下去。

    沈易的情绪有些莫名的激动,又有些莫名的低落,吻得格外热烈,苏棠被他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沈易刚一松口,苏棠就攥起拳头往他肩上砸了一下。

    “你……你要杀人啊!”

    沈易张手拥住她的肩颈,又一次拥她入怀,低头把脸埋在她的侧颈,好像是受了什么莫大的委屈,想要在她这里寻求一点安慰。

    苏棠有点蒙。

    为了一只狗,一块肉,不至于吧……

    苏棠抬手顺了顺他的脊背,隔着单薄的衬衫摸到一层薄薄的冷汗。

    苏棠吓了一跳,忙扳着他的肩膀让他抬起头来。

    “怎么了?”

    也许是因为刚才的深吻,沈易双唇微红,脸颊上却是一片淡白,从喷泉池中投来的光线也无力调和这种由内而生的黯淡,苏棠看得心慌。

    “是不是……”苏棠有点紧张地看着他,“我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啊?”

    沈易笑得很勉强,轻轻摇头。

    “我都是胡乱猜的,你也别太当回事……也可能陈国辉就是被你气蒙了,逮着什么阴损的招就一股脑地全用上了呢。”

    沈易深深地摇头。

    沈易低头把手机拿出来,薄唇微微绷着,在入夜之初的轻风里利落地打字。

    ——你说得非常对,但是陈国辉并没有乱搭结构,只是你和他执行的并不是同一套验算标准。

    苏棠发愣,这话沈易虽然是用土木行里话的来表达的,她还是不大明白。

    陈国辉折腾这么多事,无非是为了迫使沈易答应帮他解决华正集团目前的问题。

    除此以外,还能有什么标准?

    沈易没有抬头,又打下几句。

    ——他设计的结构非常科学,也非常稳定,而且一直是在按照同一张图纸施工,应该只差很小的一步就可以竣工了。

    沈易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原有的平和,字里行间又是一片沈易式的温柔大度,还夹杂着星星点点的赞叹,苏棠恍惚之间几乎要怀疑陈国辉其实是在做一件她一时半会没法理解的好事了。

    沈易打完这几句褒贬义不明的话之后,抬眼深深地看了看苏棠,又垂下眼睫慢慢地敲下一行字。

    ——我没有想到你会为我记住这些事,谢谢你。

    苏棠凑过去在他半沉下来的眼脸上轻啄了一下,眼部细腻敏感的肌肤受不住这样的刺激,沈易下意识地眨了下眼睛,细密的睫毛扫过苏棠柔嫩的嘴唇,在苏棠心里撩起一丝绵柔的轻痒。

    这双被她安抚过的眼眸里顿时聚起了浓郁的笑意,苏棠轻抚他笑起来微微收紧的眼角,半真半假的叹气,“我也没想到,不知道怎么就记住了。”

    沈易笑得浓浓的,苏棠莫名的觉得他很甜,倒不是他笑得有多甜,而是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以至于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带着一种柔软的甜味,配着他雪白的衬衣,像足了一块将化未化的大白兔奶糖。

    沈易就这样甜甜地低下头去,甜甜地在手机上打下一句话。

    ——可以再请你帮我一个忙吗?

    苏棠想也没想,问也不问,“可以。”

    沈易眼中的笑意几乎蔓延到了全身。

    苏棠突然觉得自己这样爽快的回答好像显得有点没原则,忙挺起胸脯,一本正经地改口,“可以考虑。”

    沈易也不介意她的出尔反尔,把有些泛滥的笑意锁回到眉眼里,微垂眼睫,认真地打下一句请求。

    ——暂时不要辞职,可以吗?

    苏棠狠愣了一下,“啊?”

    八点整,喷泉池中柔和的灯光骤然大亮,水柱伴着丧心病狂的前奏突然喷涌而出,把苏棠这声呆呆的反问冲得一干二净。

    苏棠吓了一跳,转头看了一眼随乐声起起伏伏的水柱,惊魂未定地转回头来的时候,沈易还在专注地看着她。

    突然亮了几度的灯光落在他深而清透的眼睛里,随着喷泉水的起伏而形成浮动的流光。

    苏棠恍惚间有种错觉,好像整个广场中最耀眼的一点就在她的眼前。

    苏棠一时无话。

    沈易垂下目光。

    ——别怕,我会保护你。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