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昌杰似乎真的只是想要借她和沈易的关系发泄发泄对沈易的积怨而已,苏棠进了电梯,赵昌杰也没追进来,兀自转身走了。

    午饭时间,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零星几个习惯自己带饭的女同事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埋头吃饭,苏棠就着保温杯里冷热正好的水把药吃下,就像打蔫的茼蒿一样软软地趴在桌上等着药效发挥作用。

    那盆玻璃海棠放在台式电脑的显示器旁边,苏棠这样侧头趴着,视线正好和它相对。

    苏棠发现,玻璃海棠是种很拼命的花,这一期的花凋谢了,过不多久又会顶出新的花骨朵来,再过不多久,又是红红的一团,阳光强些的时候离近了看,可以发现这些娇柔的花瓣就像是半透明的彩色玻璃。

    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种的多是吊兰绿萝仙人球一类的吸尘防辐射的绿叶植物,只有她这里是有花的。

    有时候沈易用心到了深处,连她也不能一下子全都明白。

    苏棠正看着花发呆,一个四十来岁的女同事吃完饭去茶水间接水,路过苏棠的办公桌,伸手拍拍她的肩,关切地看着她。

    “小苏,这是怎么了,病啦?”

    苏棠没有午睡的习惯,平时午饭回来之后就抱着一杯黑咖啡直接开始干活了,几个年龄大些的同事都感慨年轻就是力量。

    苏棠直起腰来,“周姐,没事儿,我就是到那什么时候了……”

    苏棠说着,苦笑着指指自己的肚子,周姐笑起来,“哦哦……这个啊,再忍几年吧,我年轻那会儿也这样,结了婚生完孩子一下子就没事儿了。”

    苏棠被这句生孩子窘了一下,只能嗯嗯啊啊地点了点头。

    周姐笑着打量她,“你要是看不上咱们这儿的小伙子,过几天到集团学习的时候可以留心点儿,那边今年新来的小伙子多,肯定有合得来的。”

    “到集团学习?”这几个词一入耳,苏棠就没有多余的注意力能放在“小伙子”上了,苏棠有点儿蒙,“我怎么没收到通知呀,什么时候啊?”

    “我也不清楚,就听说集团那边把你们这一批新来的几个人的人事档案调走了,好像是要搞什么培训,我听人事部的陈姐说的。”周姐说着,拍拍苏棠的肩膀,“可能还没安排好,过几天就给你们通知啦。”

    苏棠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一时又说不上来,“哎,好。”

    “你好好歇会儿,我给你接点儿热水吧?”

    “不用不用……谢谢周姐。”

    周姐一走,苏棠立马抓起手机给陆小满发了一条微信。

    ——我的人事档案被集团调走了?

    陆小满用语音信息回了过来,听话音的含混程度,好像嘴里还堵着块没来得及咽下去的蛋糕。

    ——不知道啊,你听谁说的啊?

    苏棠打完字给陆小满回过去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用过微信的语音功能了。

    ——听我们办公室的周姐说的,她说我们几个新来的档案都被集团调走了,好像要搞什么培训。

    陆小满又用语音回了过来,声音里没多少好气,好像被刚才的那块蛋糕狠狠地难吃了一下似的。

    ——你脑子被肚子疼迷糊了啊,搞培训就搞培训,你们的基本资料都有电子档,在内网里动动鼠标就能查出来,闲着没事儿调档案干嘛?

    苏棠哭笑不得,她刚才就觉得哪里不对,大概就是这里不对了……

    陆小满大概是和人事部门的同事在一起,苏棠打字让她帮忙问问的消息还没编辑完,陆小满的语音信息又发了过来。

    ——我刚问了一下,你们的档案还真被调走了,集团直接找陈姐弄的,假期加班的时候忙得一锅粥,陈姐提了一嘴,我们都没往心里去。回头我再帮你问问是什么培训吧,我刚来那会儿参加培训的时候也没调过档案,可能是集团的人被那个沈王子吓唬的。

    苏棠被陆小满这声“沈王子”逗乐了,有气无力地叹了一声,把手机往桌子上一丢,又趴了回去。

    一定程度上她是有点感激赵昌杰的,要不是他乐意蹚华正集团的这汪浑水,歪打正着地了解除了陈国辉对沈易的纠缠,她大概会因为这调档案的事儿胡思乱想过整个例假期吧。

    苏棠正望着那盆玻璃海棠琢磨着这周末要不要劝外婆跟她一块儿去沈易家吃螃蟹,桌上的手机又震了一下。

    是沈易发来的短信。

    ——今天晚上有事吗?

    苏棠被这句带着浓浓约会目的的问话撩得心里一动,毫不犹豫地回复。

    ——没有。

    沈易果然发来了一句约会邀请。

    ——晚上一起吃饭,可以吗?

    苏棠又毫不犹豫地回了过去。

    ——我要吃kfc!!!!!

    每到每个月的这个时候,只要肚子不疼,苏棠就始终沉浸在执着的饿意里,并且对一切油腻的食物有着挥之不去的渴望,但是出于多年医护工作培养出来的惯性,外婆从来不搭理她的这种渴望。

    午饭吃的那份牛肉咖喱根本没法满足她,这会儿疼痛渐缓,苏棠疯狂地想啃炸鸡。

    苏棠点完了发送才突然想起来,kfc里好像没什么合适沈易吃的东西。

    周末也就算了,今天是他的工作日,他吃完饭还得上班呢。

    苏棠赶忙改口。

    ——我想说去开发区那边吃,按错键了,输入法自动联想了。

    半分钟后,苏棠收到的信息里充满着沈易式温柔而狡黠的笑意。

    ——你的智能输入法联想出的kfc总是带着五个感叹号吗?

    苏棠哭笑不得地叹了一声,她实在不该在自己每个月大脑灵活度最低的时候跟他耍心眼……

    沈易紧接着又发来一条。

    ——既然它这么想吃,我们就带它去吧。

    苏棠笑起来,心甘情愿地回了个“好”字。

    kfc附近一向少不了中式快餐店,大不了打包点东西让他带去公司吃。

    不知道是布洛芬的作用还是与沈易定下约会的作用,还是炸鸡的作用,整个下午苏棠的心情都好得像是要开出多花来。

    沈易说来接她,车还是停在上次大雨天来接她时停的那个地方,结果苏棠刚出电梯,就看到徐超等在一楼大堂门口。

    徐超虽然在门口慢悠悠地踱着步子,却一直是转着头往公司大院门口望的,好像除了在等她之外还在等些别的什么人。

    苏棠故意绕了个远,轻手轻脚地绕到他背后,突然在他后脑勺上按了一把,把徐超吓得一个哆嗦。

    “你干嘛呢?”

    看清满脸写着“逗你玩”的苏棠,徐超哭笑不得地抓了抓后脑勺,“苏姐……你吓我这一跳,这不是找你吗!”

    苏棠隐约感觉到一丝宽慰。

    她这会儿的智商虽然不够糊弄沈易的,但依然还足够看得出来徐超在糊弄她。

    “找我?”苏棠挑起眉毛,“你站在大堂门口,隔着一个广场望着院门口找我,你当兵的时候就是这么学侦查的啊?”

    徐超笑得有点底气不足,“咳,我也不知道你今天穿的什么衣服,这么多人从楼里往外走,我万一看漏了呢。”

    苏棠依然看得出徐超在糊弄她,但徐超这话说得既实诚又有道理,苏棠一时没挑出毛病来。

    直到坐进车里,看着一如既往对她温和微笑的沈易,苏棠还是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

    “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吃饭了?”

    沈易用手语给了她一个普适性很强且无法反驳的回答。

    ——想你。

    苏棠怀疑,自己这种奇怪的感觉也许只是生理期激素异常的反应而已。

    s市有很多家kfc,徐超径直把车开到了位于中小学扎堆区域的那一家,苏棠挽着沈易的手臂走进门,毫不意外地发现绝大多数客人都是中小学生,以及接孩子的中老年家长们。

    沈易这副西装革履的打扮在家庭味十足的人群里格外引人注目,却没人多看他一眼。

    苏棠突然意识到,选在这家kfc吃饭,一定是沈易的主意。

    在各大媒体铺天盖地地把他报道一通之后,如今最不可能认识他的人应该就是这些一天到晚只有空读圣贤书的中小学生了,至于学生家长,有自家熊孩子在眼前闹腾着,谁还有闲工夫多看别人一眼?

    苏棠暗自好笑,照沈易这么个小心法,那些报道要是再持续几天,下回见他的时候没准就会看到他脸上带着墨镜,身边跟着保镖了。

    苏棠在点餐台前问他,“你吃什么?”

    沈易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一切由她说了算。

    苏棠也没跟他客气,对着收银员痛痛快快地下了单。

    “一份全家桶,谢谢。”

    “……”

    沈易用托盘端着那只满满的桶和两杯硕大的可乐离开点餐台的时候,苏棠突然发现,沈易在这些中小学生眼中的存在感一下子提高了一个星号。

    沈易找了个相对清静的角落,苏棠一屁股在沈易对面的位子上坐下来,就把全家桶的盖子一揭,从里面拿出玉米和土豆泥放到沈易面前,然后把整个桶拉到自己这边,抓出一块巴掌大的吮指原味鸡就啃了起来。

    苏棠的吃相让她抱在手里的那一大块肉看起来格外有诱惑力,沈易尝试着表示了一下抗议,苏棠决绝地把桶抱到了她旁边的空椅子上,沈易只能认命地吃着那一小盒温热的土豆泥,顺便把苏棠刚想拿起来喝的可乐夺过来放到了自己身边的空椅子上。

    沈易慢悠悠地吃完那盒土豆泥的时候,苏棠已经啃完了一块吮指原味鸡,一对辣翅,正准备对第二块吮指原味鸡发动火力依然迅猛的进攻。

    沈易把空盒和那只还没拆封的玉米放到一旁的餐盘里,拿起纸巾轻轻擦了擦唇角,转手从一旁的公文包里取出一本便签本和一支圆珠笔,撕下空白的一页,顶头写下一句话,推到苏棠面前。

    ——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苏棠一手抓着那块刚啃了一口的原味鸡,一手按住身边的桶,不留任何商量余地地回答沈易,“不给。”

    沈易看得哭笑不得,摇摇头,把纸拿回面前,微抿着双唇又写下一句话,认真地送到苏棠面前。

    ——你介意换一家公司工作吗?

    苏棠牙齿一抖,差点儿咬着舌头。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