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似乎很满意苏棠能把这个时间点记得这么清楚,板了半天的面孔柔和了下来,绷起的唇角边也晕开了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在大半夜里看起来有些不带侵略性的狡黠,好像一个等待收获恶作剧效果的孩子一样。

    ——在时间上提前一点可以给陈国辉增加一定的心理压力。

    苏棠点点头表示同意,还是皱起了眉头,“你这样临时改主意,媒体能愿意吗?”

    沈易抿起一点很和善的笑。

    ——我在价钱上给他们打了九五折。

    苏棠朝他翻了个饱满的白眼,“九五折够干什么的啊?”

    沈易在眼底藏着笑意,一本正经地在键盘上敲字。

    ——每家媒体省下的钱都足够给你发一个季度的工资。

    “……”

    苏棠还没来得及感慨在这一张床的面积上就存在如此大的贫富差距,又看沈易在后面添了一句。

    ——还有奖金。

    “……”

    沈易把目光往一旁移了一下,虚落在被面上,像是在心里计算了些什么,然后又添了一句。

    ——可能还要加上全年的出差补助和员工福利。

    苏棠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你是抢银行的吗!”

    沈易吃痛之下绵柔地瞪了她一眼,挑起眉毛理直气壮地打字。

    ——从来都是银行在抢我的钱。

    苏棠没好气地瞪了回去,“银行抢你,你怎么不报警啊?”

    沈易依然很理直气壮。

    ——他们的股票走势太慢,耽误我的时间和资金,和抢钱没有本质区别。

    苏棠连瞪他力气都没有了。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她蹲在地下仓库里和一个站在摩天大楼楼顶露台上的人讨论这个问题,实在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苏棠把憋屈挂了一脸,沈易看得直笑,在苏棠决定不搭理他之前,沈易把笑容收敛了些,低头打字。

    ——再有经验的操盘手也不能保证一辈子只赚不赔,我的心理状态一直不太稳定,这是一个很大而且很顽固的隐患,如果有一天我赔到没有地方住,没有饭吃,你会收留我吗?

    苏棠轻皱着眉头,往后挨了挨身子,认真地打量了沈易一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可以考虑。”

    沈易被这个很没人情味的答复看皱了眉头。

    苏棠勾着一道坏笑,伸手抚上他有点怨气的脸,“反正我家里也没养什么宠物,你吃得不多也不吵不闹的,可以考虑养一养。”

    沈易眼睛一眯,转手把电脑搁到床头柜上,回头扑过来就挠苏棠的肋骨,苏棠躲不过,痒得在床上直打滚,笑得眼睛里泪汪汪的,一个劲儿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不敢了,不敢了……”

    苏棠被沈易的魔爪折磨了足有一分钟,笑得脸都要抽筋了,沈易才收了手,一手按着她的肩头,微眯着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苏棠好不容易把气喘匀了,才看着这个在等待她重新给出答复的人,有气无力地说了实话。

    “神经病……这种话还用问吗?”

    沈易执拗地点头。

    苏棠看着这个像撒泼耍赖的大型犬一样的人,好气又好笑,“非要我说出来你才信啊?”

    沈易点头。

    苏棠认命地叹气,牵起一点无可奈何的笑意,“你研究过建筑方面的事情,知道设计使用年限的概念吗?”

    沈易微微一怔,点点头。

    苏棠看他点头点得不太有底气,又追问了一句,“知道具体的规定吗?”

    沈易摇头。

    “根据gb50068规定,临时性结构的设计使用年限是5年,易于替换的结构构件是25年,普通房屋是50年,纪念性建筑和特别重要的建筑结构是100年,如果建设单位提出更高的要求,这个年限还可以按要求提高。”

    “这个年限只跟结构用途有关,是哪一种结构就必须符合相应的年限,只能高不能低,这一点是不会随着建设单位的经济状况变化而改变的。”苏棠说着,浅浅地笑,“你觉得,咱们这项目是临时性的,易于替换的,普通的,还是特别重要的啊?”

    沈易的影子遮在她的身上,落在她脸上的光线有些微弱,苏棠有意说慢了些,给沈易留足了反应的时间。

    苏棠刚把话说完,就看到沈易柔和的眉目间笑意一浓。

    沈易俯下身来,用一个深吻代替了那个毫无悬念的回答。

    苏棠抬手戳了戳他的肚皮,“满意了吧?”

    沈易深深地点头,心满意足地松开这个被他按了半天的人,坐回去重新抱过电脑,轻快地打字。

    ——早点休息,明早我叫你起床。

    苏棠刚想点头,突然想起一件差点儿忘干净的事。

    她和沈易之间的这个项目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别人是否知道,知道后持什么态度,她都无心理会。

    除了那一个人。

    苏棠刚想问他,如果她陪他一起去,被陈国辉身边的人看到怎么办,结果还没张嘴就咽回去了。

    沈易的心里有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她所能想到的问题,他恐怕早已经想出几个不同版本的对策了,她又何必在他临阵之前长别人的威风呢?

    大概是犹豫的表情露在了脸上,沈易在认真地看着她,苏棠只得问了句无伤大雅的,“需要我明天回家换身衣服再去吗?”

    沈易轻笑着摇头。

    ——很随意的场合,就当是去散散心吧。

    沈易打完这句之后像是想起了些什么,侧头看了看她,又转过头去有些抱歉地添了一行字。

    ——本来打算休假陪你玩,结果把你的假期耽误了。

    想起这几天的日子,苏棠无力地摇头叹气,“我的假期过得非常充实,我参加了两场同学聚会,在家里招待了好几拨外婆以前照顾过的病人,还陪我外婆看完了整套。”

    沈易被她逗得发笑,笑得很柔软,轻轻摇头。

    ——可是你心里一直惦记着我,一点也不轻松。

    苏棠斜了一眼这个自我感觉特别良好的人,伸手捏他的脸,“你这脸皮又该去角质了。”

    沈易偏了偏头,挣开她的手,含笑打字。

    ——我在陈述事实。

    苏棠又斜他一眼。

    沈易又笑着打下一句。

    ——我也很想你。

    苏棠瞪他的眼神里多了点笑意。

    沈易眼里的笑意绵柔了许多。

    ——突然离你那么远,很不习惯。

    苏棠丝毫没有动容,“你去美国几天和在公司上几天班是一样的,一样都看不见我,离得远点近点有区别吗?”

    沈易答得毫不犹豫。

    ——有很大的区别。

    苏棠追问,“有什么区别?”

    沈易的手指在键盘上犹豫了好一会儿,好像一直没有找到合适表达他想法的词句,到底还是有些不太服气地摇摇头,表示暂时放弃对这个问题的讨论。

    苏棠明白,大部分的感觉都是无法用跟在“因为”后面的一个严谨的科学道理来表述的,何况,以沈易的中文水平还不足以琢磨出“天涯若比邻”这样的句子来,苏棠也不太想勾起他学古诗词的兴趣。

    一本已经够让她挠墙的了。

    苏棠在他脸颊上轻吻了一下表示安慰,就想躺下来睡觉,沈易拦了她一下,又在电脑上敲下一行字。

    ——明天结束之后可以去你家吃饭吗?

    “行啊,想吃什么,我明天早晨起来跟外婆说一声。”

    沈易浅笑着摇摇头。

    ——吃什么都可以。只是想去看看她,让她知道我很好。你在家里惦记我这么多天,她一定也在担心我。

    苏棠心里一热,突然想起另外一个同样应该被他探望的人,犹豫了一下,有些小心地看着他,“也应该去看看你妈妈吧?”

    沈易微微一怔,淡淡地笑着,点点头。

    ——我后天会去。

    “我想和你一起去,后天我就要上班了。”

    沈易想了一下,像是推算了些什么,到底还是抱歉地摇摇头。

    ——时间上有些不方便,下一次,可以吗?

    沈易有多忙,从他挣钱的能力上就可以看出来,苏棠也不愿影响他心里已经编制好的时间表,“行。”

    沈易安心地笑笑。

    ——你先睡吧,我还需要做些准备。

    苏棠刚才扫到他似乎是在做ppt一类的东西,她既没有开过发布会也没有看过发布会,猜不出沈易今晚要面对的是些什么,“需要准备很多东西吗?”

    沈易点点头。

    ——虽然公司准备在国庆假期之后才对外公开赵昌杰的事情,但是应该已经有媒体听到一些消息了,如果我准备得不够充分,媒体对我的提问的时候很容易偏离预期的重点。

    “什么重点?”

    沈易轻笑。

    ——去现场听,可以吗?

    苏棠不想耽误他太多备战的时间,点头以示妥协。

    ——打字的声音会吵到你吗?

    “不会。”

    苏棠毫不犹豫地应了一句,就挨着沈易躺了下来,像他白天睡觉时一样把脸埋到他腰间,沈易低头笑笑,在她头顶轻抚了几下。

    苏棠发现,这个鸵鸟一样的姿势虽然有点闷得慌,但是可以在睡熟之前最大限度地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他的体温,他的气息,他细微的动作,还有他挨着她睡时无法感觉到的轻微的响动,无比踏实。

    沈易用轻吻把她唤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发布会的时间定在上午十点,地点选在了一家很有情调的民营书店,那家书店里有一片专供开设访谈讲座的区域,常有各领域有声望的人来这里谈人生。

    苏棠猜,沈易大概是希望媒体在大庭广众之下有所顾忌,不会做出太过尖锐的提问。

    沈易是提前近一个钟头到的,书店刚开门不久,格外清静,苏棠仔细地留意了一番,也没有看到任何有关发布会的海报横幅。

    沈易的手语翻译是临时请来的,早早就等在了书店门口,沈易一进门,翻译就忙活着帮沈易和书店老板打招呼,苏棠不愿打扰他们,和沈易说了一声,就一个人在书店里转悠起来。

    到底是节假日,九点半之后,书店里的客人就多了起来,苏棠许久没逛书店,被书店里浓郁的文化气氛感染了一下,就多绕了一会儿,绕得远了点儿,将近十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过于文艺的书架排布绕晕乎了,循着骤然响起掌声才找到那片讲座区的所在。

    主持发布会的是书店的老板,隔着一张圆形玻璃茶几坐在沈易旁边,对面是扇形的观众席,最里面的两排椅子上坐满了抱着各种设备的多家媒体。

    再往外一层坐着一些脸色都不怎么好看的人,苏棠猜是闻风前来的各大上市公司的人,再外面,就是凑过来看热闹的逛书店的客人。

    苏棠和看热闹的客人们站在一起,不远不近地看着沈易带着有点腼腆的微笑坐在那把很有情调的藤编椅子上,丝毫没有剑拔弩张的气氛。

    至少沈易身上没有,书店老板身上也没有。

    苏棠刚站住脚,就听书店老板说出了最后一句开场的客气话。

    “……所以很荣幸,沈先生能选择在这里举办他的新书发布会。”

    苏棠呆了一下,下巴差点儿垂到地上。

    苏棠发现,第一时间鼓掌的就只有她身边这些凑过来看热闹的客人,媒体和公司的人和她一样,也都在呆了数秒之后才想起来为这件很荣幸的事拍拍巴掌。

    新书发布会……

    沈易发布的新书是一本从业心得,书名叫做,十月初正式上市。

    苏棠眼睁睁地看着沈易带着他标志性的温和微笑,在手语翻译的帮助下,借助他做了一晚上的ppt,对这些期待了一个多礼拜的媒体和紧张了一个多礼拜的上市公司,临时来凑热闹的书店客人,还有担心他好些日子的她,谈了一下这本书的写作过程,谦虚地表达了一下第一次用中文写作的忐忑,感谢了一火车的人,还顺便聊了一下他坎坷而励志的人生。

    苏棠站在书店里,都可以想象到陈国辉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中羞愤挠墙的模样。

    苏棠默叹,沈易只是不想使坏而已,他使起坏来,一般的坏人根本招架不住……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