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棠抱着平板电脑挑了半天,到底还是挑了一家离沈易家最近的火锅店,没有开车,两人一路散着步就过去了。

    这家火锅店是个老店,s市东郊还是一片村子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到现在还是用的那种炭火烧的老铜锅,店面也不大,吧台就在门口附近,迎宾把他们请进去的时候,正在吧台结账的男人不经意地转头向他们看了一眼,原本漫不经心的目光一下子定在了沈易身上。

    “哎,沈易?”

    男人认出沈易的同时,苏棠也认出了男人身边的女人。

    一身职业套装和一脸风轻云淡的秦静瑶。

    苏棠下意识地多打量了这男人一眼。

    三十来岁,高,瘦,一身休闲西装,脸上带着长途奔波之后特有的疲惫,和友好熟络却并不怎么情真意切的笑容,这张脸好像不曾在陈国辉身边出现过。

    沈易的脸上拂过些清晰的意外,却似乎是和这男人相熟的,意外的同时也微笑着上前和男人握手。

    秦静瑶向沈易点头打了个招呼,就迅速投入到沈易助理的角色中,公事公办地为那男人介绍苏棠,“这位是华正的苏棠苏小姐。”说罢,又转向苏棠,把手朝那男人伸了伸,依旧是那番公事公办的口气,“这位是我先生。”

    苏棠愣了一下,男人已客气地向她伸出手来。

    “你好,赵昌杰,我是沈易的同事。”

    苏棠突然想起来,沈易提过,秦静瑶的老公是他的同事,在美国出差,十月份回来。

    苏棠忙伸手和他握手,“你好。”

    沈易微笑着向苏棠看了一眼,用手语对秦静瑶说了些什么,秦静瑶微怔了一下,看看苏棠,转头对赵昌杰转述沈易的话。

    “苏小姐是沈先生的女朋友。”

    “你好,你好……”

    赵昌杰愈发客气地和苏棠握过手,抬头看向沈易,“哎,沈易,你们这个时候出来吃饭,晚上上班来得及吗?”

    苏棠转头看了看吧台后墙上的钟。

    他们出来得本来就晚,一路溜溜达达走得也慢,已经七点半了,如果从这里出发去沈易所在的公司上九点多的班的话,最迟八点钟就该动身了。

    也许是刚从美国回来,赵昌杰说起话来有种美式的着急,苏棠听起来都觉得快得心慌,沈易大概没看出来几个字来,把目光投向了秦静瑶。

    秦静瑶没替沈易翻译,直接代沈易回答,“沈先生请假了。”

    赵昌杰转手接过收银员递来的找零,随口应了一声。

    沈易轻轻皱了下眉头,目光落在赵昌杰身上,用手语说了些什么,秦静瑶没有帮他翻译,直接用手语和他谈了几句,沈易微笑着点了点头。

    沈易与秦静瑶的对话很快,句子也有点长,苏棠没看懂,赵昌杰显然也不懂,直到秦静瑶低低地对他说了一声“走吧”,赵昌杰才赶忙追补了一句客气话,“那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苏棠代沈易应了一声。

    服务员给两人安排了一张靠墙的桌子,留下两份菜单就去招呼邻桌要点菜的客人了,也许是担心隔着一只硕大的铜锅没法看清她的说话,沈易没有坐到她的对面,而是把脱下来的外套搭在她旁边那把椅子的椅背上,和她并肩坐了下来,伸手拿过菜单,把其中一份放到苏棠面前,拿着另一份看了起来。

    苏棠拍拍他的手臂,把他刚垂下的目光从菜单上拽了过来。

    “赵昌杰刚才问你,你这个时候出来吃饭,晚上还来不来得及上班,秦静瑶告诉他,你请假了。”

    苏棠说完,沈易的目光还专注地凝在她的唇上,似乎还在等待下文。

    苏棠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沈易是没有明白她为什么要说这个,赶忙笑着摇摇头,“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告诉你刚才他们说了什么,你好像没看清楚。”

    沈易微微一怔,唇角扬起一点柔和的弧度,转头扫了一眼满堂专心吃火锅的人,伸手扶上苏棠的肩,苏棠还没反应过来,额头上已被他轻快地啄了一下。

    苏棠靠墙坐在里侧,沈易的动作幅度很小,姿态很绅士,绝对不足以和食客们面前那些刚出锅的美味争夺存在感,苏棠还是被这个大庭广众之下突然而至的吻吓了一跳,脸上顿时泛出了两朵红晕。

    苏棠还没来得及瞪他,沈易就松开了扶在她肩上的手,用手语认真地对她说了句“对不起”,把苏棠看得一愣。

    沈易拿出手机很快地敲下几行字,递给苏棠。

    ——我问赵昌杰,他为什么提前回国了,秦静瑶告诉我,他们的孩子想他了,他回来看看,十点半的航班飞回美国。

    苏棠看得哭笑不得,“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等苏棠把话说完,沈易安然地微笑着,在苏棠手臂上轻拍了两下,又垂下目光打下一段字。

    ——我知道你没有怪我,但是你照顾到了我的感受,我却没有照顾到你的感受,确实是我做得不好。

    苏棠被他一本正经的自我检讨弄得不好意思了,“没有,我没想那么多,就是……”苏棠一急之下有点词穷,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说法来形容自己刚才的自然而然,只好随口抓了一个近似的,“就是习惯了。”

    沈易眼底的笑意蓦然浓了起来,浓到把满堂浓郁的涮肉香都比得清淡无味了。

    ——谢谢你养成了心疼我的习惯。

    苏棠无力反驳,好气又好笑地使劲点了点头,“不客气!”

    苏棠吃火锅喜欢吃一点辣,沈易对辛辣却是严格忌口的,苏棠本想要清汤锅底,在自己那份蘸料里加几勺辣椒油就行了,沈易却在看着苏棠对服务员说加一份辣椒油之后皱了皱眉头。

    等苏棠点完所有的东西,沈易从服务员手里拿过点菜单,划掉服务员写在抬头的“清汤”二字,在旁边添上了一个“鸳鸯”,把清汤锅底换成了鸳鸯锅底。

    服务员一走,沈易就在手机上敲下一句话,带着温和的责备递给苏棠。

    ——为什么不选一个可以同时满足我们两个人的选项?

    苏棠第一次觉得被人质问也可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苏棠抬起手来,拇指掐着食指指尖,比量出一段不足一厘米的距离,“我没有那么爱吃辣,吃一点点就行了。”

    ——有一点也是有。

    沈易打完这句,抬眼看看她,笑意不由自主地晕开了,再敲下来的话里已经看不出一丁点责备的意思了。

    ——世界上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能吃辣,你既然可以吃,就不要浪费这么珍贵的机会。

    “保证完成任务!”

    铜锅是烧炭的,汤热得有些慢,苏棠不着急,沈易更不着急,苏棠和他闲聊了几句,就抱着手机给加班到这会儿还没来得及吃饭的陆小满顺毛。

    她也心疼这些被无辜牵连平白丢了假期的人,但这种心疼和对沈易的心疼是完全无法相比的。

    徒劳地安慰了陆小满一阵之后,苏棠听到快要开锅的“滋滋”声,抬头看了一眼,刚想对沈易说就快好了,就发现沈易微微蹙着眉头,正看着他面前的那盘白菜叶子出神,好像是在思考什么很严肃的事情。

    苏棠用胳膊肘轻轻戳了戳他,把他的神从一个未知的地方戳了回来,“想什么呢?”

    沈易笑笑,摇摇头。

    苏棠眯起眼睛逗他,“掩饰,是不是在想别的女人呢?”

    沈易莫名地怔了一下,转而无奈地轻笑,拿起手机坦白交代。

    ——我在想秦静瑶,她刚才说谎了。

    这句话苏棠是看着他敲下的,看到前半句的时候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刚笑出来就看到了后半句,不禁一愣,“说谎?”

    沈易轻轻点头。

    ——赵昌杰应该不是为了看孩子回来的,我猜他们之间刚刚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苏棠刚问出口,就紧接着抛出了一个猜想,“是不是因为秦静瑶跟他说话的口气特别生分啊?”

    沈易轻笑着摇摇头,放下手机,端起一盘肥瘦均匀的羊肉薄片下进已经沸腾起来的火锅汤里,轻轻搅了搅,才搁下筷子盘子,重新拿起手机打字。

    ——她很专业,也很敬业,为我做手语翻译的时候都是这样说话的。我刚才闻到赵昌杰身上有很重的烟味,他应该刚抽过很多支烟,秦静瑶的嗓子不太好,以前有她在的场合,赵昌杰从不抽烟。

    苏棠怔怔地看完沈易这番包公断案一样的分析,抬头看向这个依然若有所思的人,“你刚才就是在思考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吗?”

    沈易认真地点点头。

    苏棠哭笑不得,她还从来没发现这个人居然也有这么强的八卦心,“那你想明白了吗?”

    沈易摇头。

    苏棠拿起筷子从清汤里夹出一筷子已经涮好的羊肉,放进他面前的碟子里,“那就等吃饱了再继续想吧!”

    苏棠对别人的家事向来没有太大的好奇心,直到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不知道已经醒来多久的沈易在枕边告诉她,他要去美国一趟,下午两点的航班,苏棠才再次想起这两口子的事。

    苏棠不太相信沈易对人家的夫妻关系能好奇到这个地步,但一大早刚睁眼,她的脑子里还全都是昨晚沈易的温柔,根本转不出什么更像样的推测。

    苏棠把他递来的手机又递了回去,揉揉惺忪的睡眼,尽量口型清晰地问了一句,“为了秦静瑶和他老公的事吗……”

    沈易再次递来的话里没有一丁点玩笑的意思,把苏棠硬生生看得睡意全无。

    ——对不起,是一些和公司业务有关的事,暂时不太方便告诉你。

    苏棠推开被子坐起来,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个昨天刚请过病假的人,掂量了半天才找到一句他大概可以回答的问题,“要去多久?”

    沈易有些抱歉地摇摇头。

    ——放心,我会把自己照顾好。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