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棠多花了点时间把小米粥煮得软烂,沈易弄了两个菜,两人就把午饭和早点一块儿解决了,沈易洗过碗去喂猫的时候,徐超就带人把沈易订购的鱼缸连同一些养螃蟹需要的砂石一起送来了。

    鱼缸是沈易在s市一家大商场的网站上买的,材质精良,价值不菲,尺寸惊人,跟徐超一起来送货的商场客服人员一定要沈易现场试用检查一下。

    徐超显然只知道沈易要养螃蟹,不知道沈易要养什么螃蟹,眼看着沈易认真地把鱼缸底铺好,把水蓄到半满,然后兴冲冲地从厨房里抱来两箱大闸蟹,一只一只地仔细解开捆蟹绳子,温柔地丢进去,徐超和商场客服人员一块儿傻在鱼缸前了。

    徐超往苏棠身边凑了凑,“苏姐……”

    不等徐超带着颤音把话说完,苏棠就抱着那只和她一样对这群螃蟹有着深深敌意的大毛球,毫不犹豫地宣明了立场,“我昨天一个人吃了五只半。”

    徐超把剩下的话咽了个干净。

    商场客服人员被沈易微笑着送出门的时候,脸色还有点说不出的复杂。

    鱼缸已经很大了,但还是不足以容下九十四只螃蟹和平共处,沈易只放了两箱,又把昨天吃剩的多半箱放进去,剩下的两箱就让徐超拿走了。

    一箱让他留着自己吃,一箱让他给赵阳送去。

    徐超走之前,沈易还从书房里拿出一张纸给他,好像是一张什么单子,徐超看了一眼就心领神会地点点头,问也没问就收了起来。

    徐超走后,沈易心满意足地在鱼缸前欣赏了一会儿,就被苏棠揪去书房里继续学了。

    也许是退烧之后身体舒服了很多,沈易的心情似乎特别好,精神比心情还要好,偶尔咳嗽一阵,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将近五点的时候沈易回卧室服药,回来的时候顺便给苏棠的那杯茶续了些热水,苏棠看他一时半会儿没有挪窝的意思,不禁问他,“你今天还去上班吗?”

    沈易轻轻地把续满热水的杯子放到苏棠右手边稍远些的地方,腾出手来用手语问她。

    ——有事吗?

    除了沈易为她量身定制的科学有效的手语课之外,苏棠每晚在家也向外婆讨教一点,外婆对她的要求比沈易严格很多,时不时就向她提问一些简单常用的句子,以至于苏棠的进步远远超过了沈易的预期。

    苏棠很喜欢看到她在看懂沈易的手语并作出相关回应时,沈易目光中不由自主地流露出的那种欣喜。

    “没事,我就是问问,你要是去的话咱们就该准备晚饭了,然后你去上班,我蹭你的车回家。”

    苏棠如愿以偿地看到了那抹浅浅的欣喜。

    沈易又用手语问了一句。

    ——如果不去呢?

    苏棠伸手指了指摊放在桌面上的那本,“不去的话我就再住校一天。”

    沈易被“住校”这个比喻逗笑了,毫不犹豫地用手语对她说了一句“不去了”。

    沈易这个决定似乎是在她的诱导下做的,苏棠于心不安,“你这么多天不去上班能行吗?”

    沈易笑着在苏棠肩头安抚地拍了拍,坐回到苏棠旁边的椅子里,伏案在纸上写下一句她暂时还不能通过手语读懂的回答。

    ——已经请过假了,国庆节之后再去上班。

    苏棠有点意外,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明明很有精神头的人,“你之前住院的时候逃也要逃出来工作,怎么现在感冒发烧就要赖半个月啊?”

    苏棠说着,凑近过去眯眼看他,“是我把你惯坏了吗?”

    沈易用一个蓦然浓郁起来的笑容表达了他对苏棠这个猜测的受用,然后摇了摇头,在纸上写起了大实话。

    ——那一次住院是因为胃切除手术,创口偶尔的疼痛具体提神醒脑的作用,但是感冒的时候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很容易出现不必要的情绪波动,做出错误的判断。

    沈易写完,含笑抬头看了看苏棠,又在后面添了一句。

    ——我的客户们从来不会像你一样善解人意。

    苏棠被这句话看得心里软软的。

    她不介意他在胡思乱想之下做出与事实差之千里的错误判断,甚至心疼他因此而产生的自我折磨,但是用利益联系起来的关系都是简单粗暴的,沈易要生存,他的合作伙伴也要生存,这些人里没有谁会像他爸爸一样,心甘情愿地用自己的血汗钱为他购买犯错的权利。

    沈易的话是有道理的,一定程度上,他爸爸确实尽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

    沈妍有句话也是有道理的。

    苏棠伸手揉揉他的头顶,半真半假地叹气,“你还真是你们公司的佛爷。”

    沈易偏了偏头,露出一个不解的表情。

    苏棠托着腮帮子瞻仰他,“说请假就请假,想不去就不去了,你们公司的考勤制度肯定没有这么宽松吧?”

    沈易笑起来,拍拍苏棠的胳膊让她抬起身来,伸手拉开刚刚被她挡住的抽屉,从里面里拿出一沓子表格,递给苏棠。

    沈易拿出来的是一沓子博雅医院的病情证明单,除了时间没填,其余都是填好的,连医院的公章都盖过了。

    从尺寸大小和纸质色泽上看,和他拿给徐超的那张一模一样。

    苏棠看这些单子的时候,沈易又低头写了一句话,笑着递了过来。

    ——我不是我们公司的佛爷,但我是博雅医院的佛爷。

    苏棠装模作样地板起脸,朝他抖抖手里这一叠单子,“你这是假公济私!”

    沈易勉强抿住笑意,委屈地摇摇头。

    ——如果在别的医院开病情证明单,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和我的工作性质,至少可以休两年带薪假,带病坚持工作也算假公济私吗?

    苏棠瞪圆了眼睛,刚想说赵阳怎么敢给他开这样的“健康”证明,才发现在这沓病情证明单上签字的医师不是赵阳。

    签字医师的名字有三个字。

    苏棠努力辨认了一下那个医生感极强的签名。

    “什么……什么……车?”

    沈易哭笑不得地替她在纸上翻译了出来。

    ——沈斯年。

    苏棠对着这个陌生的名字皱了下眉头,目光突然集中在这个姓氏上,不禁一怔,“你爸爸吗?”

    沈易赞许地点点头。

    想也知道这些病情证明单是沈易怎么从他爸爸那里磨来的,作为一名院长,能有耐心亲自给沈易签完这么多病情花样百出的证明单,肯定不是因为沈易每年对博雅医院的捐助。

    苏棠看着这个温文尔雅的名字,心里一热,“这个名字应该是有说法的。”

    沈易在眉心蹙起一点浅浅的困惑,在纸上重复了一下苏棠话里的两个字。

    ——说法?

    苏棠笑笑,“我就是觉得这个名字文绉绉的,可能跟什么诗词有关系。”

    沈易的目光里顿时浮现出一些孩子气十足的期待,苏棠不忍拂了他的兴致,拿过放在一旁的平板电脑,“我查查。”

    苏棠抱着平板电脑摆弄了一阵,抬头看向耐心等在旁边的沈易。

    “好像是里的……别问我什么意思啊,我都多少年没上过语文课了,就只记得一个“关关雎鸠”了。”

    沈易没能完全消化苏棠的话。

    ——什么酒?

    苏棠索性把搜索结果递了过去。

    苏棠看得出来,对于这个连四字词语都理解得有些困难的人,实在太过高深了,但沈易还是很认真地看着,看得很慢很仔细,好像当真在认真研究每字每句的含义。

    苏棠忍不住戳戳他的胳膊,好奇地问他,“你读书的时候是不是成绩特别特别好啊?”

    沈易被她问得怔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摇摇头,放下手里的平板电脑,提笔写字。

    苏棠发现,比起用电子设备打字,只要条件允许,沈易更喜欢在纸上写字,而且是用木质的5b铅笔写字。

    写些重要的句子时力道略深,深重规矩的笔触中带着一种沈易式的坚定果断。

    一般谈话时落笔很轻,柔和的色泽,不太明晰的边界,又会让这些字迹看起来有一种沈易式的温柔。

    ——有些科目还好,有些不太好。

    苏棠一点也不跟他客气,腆着一张满是坏笑的脸问,“什么科目最不好啊?”

    沈易无可奈何地写下三个字。

    ——劳动法。

    苏棠“噗嗤”笑出来,拍拍还放在桌上的那叠病情证明单,“所以你现在不懂得如何行使自己的休假权利吗?”

    沈易提笔为自己伸冤。

    ——这门课并不难学,只是教这门课的老师说话太快,而且总是在早上第一节课,我经常懒得起床,所以被扣掉了所有的出勤分。

    苏棠被这句“懒得起床”逗得更乐了,“所以就没及格吗?”

    沈易挑了挑眉,在笔尖多聚了些力气,写下一个清晰饱满的“b”。

    苏棠泄气,“你就没有过不及格的时候吗?”

    沈易有点自豪地笑着摇头。

    苏棠瞪他,“你的学生时代是不完整的。”

    沈易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笑了起来,在纸上轻快地写了一句。

    ——你有过考试不及格的时候?

    苏棠很坦诚地点头,说得理直气壮,“有啊,读本科的时候有一门选修课,叫中医……养生健康什么的。”

    沈易皱眉。

    ——赵阳对我说过,选修课在国内的大学里是最容易通过。

    苏棠点头,“不是因为那门课有多难,是我在课上多嘴了。”

    沈易微微偏头,专注地看着她,兴致盎然。

    “那位老师上课的时候时说,人是不应该喝动物奶的,还说她只要提出两个问题就能让我们无法反驳。”

    沈易眉目间的兴致又浓了一重。

    “一个问题是自然界中有哪种动物是需要终生喝奶的,还有一个问题是自然界中有哪种动物是需要跨物种喝奶的,她说,会这么干的就只有人类,所以这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事。”

    沈易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

    “大家都没吭声,我没憋住,举手跟老师说,”苏棠说着,一本正经地举起手来,“老师,您知道自然界中除人之外还有哪种动物是会吃火锅的吗?”

    沈易一下子笑弯了眼睛,靠在椅背上笑着连连点头,笑了好一会儿,才提笔写字。

    ——今晚请你吃火锅吧。

    苏棠一愣,“吃火锅?”

    ——敢于挑战权威是一件值得奖励的事,我代替那位老师奖励你的勇气。

    沈易笑着把话写完,就捧起平板电脑,开始搜索附近的火锅店。

    “等会儿……”苏棠拦住他在触屏上轻快点动的手指,担心地问他,“你才刚好一点,能吃火锅吗?”

    沈易点点头,看着苏棠眉眼间毫不掩饰的担心,像是想起了些什么,重新拿起笔来。

    ——如果你真的很想换一份工作,我可以再替你写一封推荐信。

    苏棠笑着瞪他,“你想把我推荐到火锅店吗?”

    沈易摇头。

    ——博雅医院。

    苏棠发愣,“为什么?”

    沈易垂目轻笑,眼底聚起一汪浓浓的温柔。

    ——你的身上有一种用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强大治愈能力。

    苏棠呆愣了三秒,还没来得及不好意思,又见沈易一本正经地添了一句。

    ——具有珍贵的医学研究价值。

    苏棠噎黑了脸,一把夺过沈易手边的平板电脑。

    “我要去最贵的那家吃!”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