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认真地看着她,一直看着她满脸错愕地把这句话说完,既没有表现出意外,也没有表现出不安,只是弯起眼睛温然一笑,好像苏棠说的是一句事不关己的家长里短一样。

    苏棠眼看着他含笑低下头,利落地把他手里那截剥到一半的蟹脚剥好,送到她的碟子里,刚要去拿她掰下来放在小碗里的蟹脚,苏棠就把碗往旁边一拽,沈易落了空,抬起头来不解地看她。

    “你知道陈国辉在干什么吗?”

    沈易笑笑,好像依然没有当回事,安然地把沾着蟹肉香的指尖送到唇边轻吮了一下,又拿纸巾细细擦净,才拉过放在一旁的平板电脑。

    也许是剥蟹脚剥累了,沈易打字时的姿势有些慵懒,手指在触摸屏上跃动的速度并不快,但苏棠隐约觉得,这些句子似乎就是现成的,他只是需要花些时间和力气表达出来而已。

    苏棠猜他大概是想告诉她,他成竹在胸,计划周详,一点也不在乎陈国辉有什么动作。

    沈易在苏棠的注视下把话打完,含着一点笑意举起屏幕给她看。

    ——我猜他刚刚紧急召集了华正集团的整个财务和人事系统,要求他们在过节期间加班整理相关资料。

    苏棠看傻了眼,下巴差点儿掉到桌面上。

    “你、你怎么知道?”

    苏棠十分确定,他从在餐桌边落座之后就只有和她聊天的时候才碰了碰平板电脑,期间完全没有与外界联络,而陆小满作为华正集团如假包换的内部人士,也不过是刚刚才得到消息。

    苏棠强烈的反应在沈易的脸上激出一个饱满的笑容,笑容沿着眉眼的弧线蔓延开来,在傍晚偏暗的光线中一如既往的宁静柔和,一点也不像是一个正在一场自卫反击战中蓄力回击的人。

    沈易低下头无声地打字,夕阳将落未落之际过于倾斜的光线穿过餐桌旁的落地窗落在他的侧脸上,把这张温柔含笑的脸勾勒得格外深邃持重,以至于他依然轻描淡写的句子落在苏棠眼里也是铿锵有力的了。

    ——我看过华正之前几个季度的财务资料,很清楚里面的漏洞,那些漏洞可以反应出华正集团现阶段存在的很多问题。

    “他现在这么干,是不是想要在你开发布会之前把这些漏洞全填补好?”

    沈易安然地笑着,赞许地点点头。

    “那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呀?”

    沈易仍然笑着,笑里带着一点让人捉摸不透的狡黠,点击在平板电脑上的手指却犹豫了几次才敲出一句不算太完整的话来。

    ——中文里有句俗话,说有些人,有些人不急。

    苏棠脱口而出,“皇帝不急太监急?”

    苏棠话音没落,看着沈易眼中蓦然深起来的笑意,一下子回过神来,想瞪他却已经来不及绷脸了,只能笑着在他的小腿上轻轻踢了一下。

    “你说谁是太监!”

    沈易无声地笑弯了眼睛,低头轻快地打下一行字。

    ——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

    苏棠被这突如其来又极尽直白的一句情话看得呆愣了一下,脸上刚一发热,突然想起那天在书房里和他定下的规矩。

    当担心和不要担心不可调和的时候,就用一句“我爱你”来代替一切可能因此而产生的争执。

    苏棠顿时觉得心里温热一片,一点儿也不想再去计较那个太监的问题了。

    苏棠的嘴角刚提起一点柔和的弧度,就见沈易又低头敲下一句话,笑着把平板电脑递了过来。

    ——就算你是太监,我也一样爱你。

    “……”

    苏棠在心里跟他分手了八百回,吃完饭没多久,沈易在洗手间里吐得跪都跪不稳的时候,苏棠隔着一层单薄的衬衣抚着他微微发抖的脊背,清晰地感觉到他再次飙升起来的体温,又觉得心疼得好像是心脏被撕成八百块了。

    沈易一直把该吐的和不该吐的全吐干净才慢慢缓了过来,就着苏棠的手含了几口清水漱口。

    苏棠看着他连漱口都漱得有气无力的样子,忍不住自语似地低声轻责,“让你非要吃什么螃蟹……”

    这句话苏棠没打算让他看到,也没在他的视线范围内说,沈易却好像觉察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她。

    不知道是不是呕吐的过程中牵痛了他本就脆弱不堪的胃,沈易的眼睛里蒙了一层薄薄的水雾,眼眶微微发红,看得苏棠心里又是狠狠一阵揪痛。

    苏棠喉咙一哽,说不出一丁点责怪他的话。

    “疼吗……”

    沈易轻眨了一下眼睛,微微摇头,无力地笑笑,有些吃力地直了直几乎被苏棠半扶半抱着的身子,转头把苏棠从下到上细细地看了一遍,像是在找些什么。

    苏棠被他看得发愣,“怎么了?”

    沈易小心地调整了一下身体的重心,在地板上改跪为坐,把支撑在马桶边缘的双手解放出来,浅浅地笑着,用手语对苏棠说了句很简单的话。

    ——没有脏。

    苏棠一愣,突然明白过来。

    他在庆幸自己这次没有弄脏她的衣服……

    苏棠眼眶一热,忙把脸转向一旁,深呼吸了两下,没等回过头来,手臂就被沈易轻轻地拍了拍。

    沈易有些不安看着她,又用手语说了一句很短的话。

    ——我不疼。

    苏棠抿紧了嘴唇,轻轻点头,刚点过头,突然反应过来他这些隐约的不安是哪里来的。

    她好像对他说过,他要是胃疼,她就不管他了……

    苏棠努力地笑笑,凑过去想要吻他,沈易却皱着眉头偏头躲开了,苏棠愣了一下,就看他抬手要擦抹唇上的水渍,低垂的眉目里有些淡淡的嫌恶。

    苏棠心里掠过一阵辣的刺痛,一股热烈的情绪冲涌上来,一把按住他的手,另一手硬扳过他的脸,执拗地吻上还没来得及被他的手背碰触到的嘴唇。

    沈易被她过于突然也过于激烈的举动惊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苏棠的手已经以近乎于撕扯的力气解开了他领口的第一颗扣子,第二颗扣子……

    沈易急忙把苏棠的手按停在他的胸口。

    苏棠不知道他是哪来的力气,使劲挣了好几下都没能把他的手挣开,还被他一把抱进了怀里。

    苏棠徒劳地挣扎了几下,就在他高得惊人的体温中莫名的平静了下来。

    苏棠伏在他肩上喃喃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沈易像是知道她说了些什么似的,轻柔地抚着她的脊背,抚了许久,才缓缓松开把她禁锢在自己怀里的手,扶着她的肩膀,看着她慢慢抬起头来,伸手掠了掠她微乱的头发,笑得有些勉强。

    “对不起……”

    沈易轻轻摇头,在苏棠的搀扶下从地上站起来,苏棠扶他在床上躺下来,刚要帮他把被子盖上,沈易突然伸手拦了一下。

    苏棠一怔之间,沈易抬手解开了他胸前的第三颗扣子,然后解开位于上腹的第四颗,位于下腹的第五颗……

    最后一颗扣子解开之后,质感柔顺的衬衣料子在重力的作用下顺着沈易胸膛光滑的肌肤向两边滑开来。

    第一眼的惊叹还没过去,苏棠的目光就定在了他的上腹。

    那片区域和其他部分一样紧实而流畅,只是微显苍白的肌肤上爬着几道新旧不一的手术疤,乍看之下虽不丑陋,却也刺眼。

    苏棠怔怔地看了好一阵,才发现沈易的胸腹几乎没有因呼吸而产生的起伏,两手暗暗地攥着身下的床单,好像在苦忍些什么。

    苏棠忙抬头看向他的脸。

    沈易微微绷着血色淡薄的双唇,眉心轻蹙,目光定定地看着她,黯淡得让人揪心。

    苏棠在床边半跪下来,掌心覆上他揪着床单紧攥成拳的手,微微仰头看他,“刚才不让我解,是怕吓着我吗?”

    床上的人有些僵直地躺着,浅浅地点了下头。

    “不肯让我看你换衣服,也是因为这个?”

    沈易把双唇绷紧了些,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苏棠小心地看着他,“我可以碰一下吗?”

    沈易又浅浅地点了下头。

    苏棠又问了一句,“怎么碰都可以吗?”

    沈易怔了一下,依然点头。

    苏棠在床边坐下来,借着床头灯柔和的光线看着那几道深深浅浅的痕迹,指尖刚刚挨上去,就好像一下子触动了这片肌肤有关疼痛的记忆,牵带着整个身躯都颤了一下。

    苏棠把掌心覆了上去,借着掌心的温热轻轻揉开这片肌肤的紧张。

    苏棠轻轻笑着,看着这个渐渐放松下来的人,“说好了,怎么碰都行,不许反悔啊。”

    沈易微怔了一下,突然意识到苏棠要做什么,一下子拧紧了眉头,使劲摇了摇头。

    “反悔也晚了。”

    不等沈易拦她,苏棠身子一低,吻上了那道最新的疤痕。

    沈易的身体剧烈地颤了一下。

    苏棠在一片静寂中听到他深重地倒吸了一口气。

    苏棠抬头看他,目光对上一片有些惊惶的炙热。

    “沈易,我爱你,什么都爱……”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