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你好……”打电话的还是那个门卫大叔,声音里满是困惑,“沈先生的手机是不是坏了啊,怎么电话一直打不通啊?”

    苏棠转头看了一眼水池里的螃蟹,好气又好笑地嘟囔了一声,“他手机不坏,人挺坏的……”

    电话那头的人没听清楚,“啊?”

    “您有什么事吗?”

    “哦……你还在他家里吗?”

    “在。”

    “刚才那个姑娘放这儿四箱螃蟹,说沈先生一会儿来拿,我这都快换班了,你们什么时候来拿走啊?”

    还有四箱……

    苏棠有点想找人打一架。

    “不要了,您拿去吃吧。”

    苏棠憋着火气,口气多少有点发硬,门卫大叔只当她是被催得不耐烦了,“这不行,不行……你要是不方便来拿,我就找人给你送过去。”

    沈易是不会让她一个去搬四箱螃蟹的,她也不觉得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合适出门去搬螃蟹,苏棠有气无力地叹了一声。

    “那就麻烦您给送一下吧。”

    “好嘞,一会儿就去啊……”

    “谢谢您了。”

    苏棠挂掉电话走出厨房的时候,沈易正窝在客厅的沙发上温柔地安抚那只被螃蟹吓傻了的大毛球,苏棠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把他的目光捉回到自己的身上。

    苏棠苦笑,“沈妍可能是把陈国辉送的蟹券全取成螃蟹给你送来了,还有四箱,在门岗放着呢,一会儿门卫就帮忙送到家里来。”

    沈易微怔了一下,笑着点点头,揉在那只毛球头顶上的手停也没停。

    苏棠被他这过于淡然的反应看得一愣,一时间怀疑是自己说得快了,没让他把重点看清楚,于是又一字一句地解释了一遍。

    “四箱,再加上厨房里那一箱,一共五箱。”

    苏棠说着,伸出五根手指头在他眼前晃了晃,“五箱螃蟹,一箱二十只,你家里马上就要有一百只活螃蟹了,你明白这是什么概念吗?”

    沈易牵着一点饶有兴致的笑意,认真地摇摇头,等待苏棠的解释。

    苏棠垂手指指地板,“就是你把它们全放在地上,给它们一定的扩散时间之后,从理论上来说,在你家里平均每二点四平米的范围内就能找到一只螃蟹了。”

    苏棠说完,又当空比划出了一个大约一米见方的正方形。

    “就是大约两个这么大的面积。”

    沈易带着浓浓的笑意摇摇头,举起空闲的那只手来,曲起手指比了个数字“九”,又比了个数字“四”。

    苏棠噎了一下,没好气地瞪他。

    “对,待会儿要吃掉六只,还剩九十四只活的……九十四只活螃蟹,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沈易依然带笑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发愁的意思,小心地把蜷在他腿上的猫抱起来,放到一旁的沙发坐垫上,又柔柔地安抚了几下,才从茶几下面拿出平板电脑,抿着嘴唇靠回到沙发里,有些愉快地摆弄了起来。

    看他这美滋滋的神情,苏棠猜他大概是在搜“大闸蟹的九十四种吃法”一类的东西。

    反正他具有这些螃蟹的决定性支配权,苏棠懒得管他,转身回厨房继续收拾那些归她处置的螃蟹去了。

    苏棠刚把那六只螃蟹塞进蒸锅里,沈易就走了过来,拍拍她的手臂,把平板电脑递到她面前。

    苏棠一手按着被螃蟹们一个劲儿往上顶的锅盖,低头往屏幕上扫了一眼,愣了一下。

    “这是……鱼缸?”

    沈易点点头,手指在屏幕上轻轻划了一下,切换到另一张网页上,还是一张鱼缸的图片,只是变了个款式。

    沈易有些期待地看着她,好像是要她在两者中评出一个优劣来。

    苏棠一边跟被徐徐升起的热蒸汽吓疯的螃蟹们较劲儿,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他,“你想在家里添个鱼缸吗?”

    沈易点点头。

    “锻炼你那只猫的自主捕食能力?”

    沈易笑着摇头,垂手指了指一旁箱子里那些没能被苏棠翻牌子的螃蟹。

    苏棠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手一抖,锅盖差点儿被螃蟹顶起来。

    “你要把那九十四只螃蟹养起来?!”

    沈易认真地点了点头。

    苏棠直觉得欲哭无泪,这个人还真不熊则已,一熊起来就没完了……

    “你今天吃药了吗?”

    沈易只当这是一句来得莫名其妙的关心,愣愣地点了点头,把苏棠看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苏棠耐着性子叹了一声,“螃蟹确实是一种可以人工饲养的动物,但是打包装进箱子里的阳澄湖大闸蟹是一种食物。”

    苏棠伸手指了指被那几只依然不屈的螃蟹戳得喀拉喀拉直响的锅盖,苦口婆心地教育这个一米八几的熊孩子,“食物也是有尊严的。”

    沈易笑着低下头,在平板电脑上轻快地点击了一阵,然后把一句不带丝毫孩子气的话递到苏棠面前。

    ——这是陈国辉送给我的一个提醒,我应该把它放在一个醒目的地方。

    苏棠怔了一下,心里微微一沉。

    苏棠把目光从平板电脑的屏幕上抬起来,落到这个依然笑得很柔和的人的脸上,抿了抿嘴,“我说句多嘴的话,你别生气。”

    沈易被她突然严肃起来的样子看得愣了一下,柔和的笑容化成了认真,轻轻点头,示意她但说无妨。

    “我知道你脾气好,度量大,不想跟陈国辉一般见识,但是他现在已经欺负到你家门口了,你也不能老是这样躲着他吧。”

    沈易笑起来,干净的笑容里带着他标志性的自信,清晰而不张扬,这张病得发白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光彩。

    沈易笑着打下一句话。

    ——我已经考虑过了,会给他一点警告。

    沈易被人欺负的时候苏棠担心,现在看着他准备去欺负别人了,苏棠担心得更厉害了。

    明明是一句耀武扬威的话,被他写出来还是这么温柔客气,沈易实在不像是个擅长欺负人的人。

    “你打算怎么警告他?”

    沈易像是看出了苏棠的担心,伸手在她肩膀上轻抚了一下,把托在手上的平板电脑递到她面前,让她看着自己打字。

    ——放心,只是打一次很小的心理战。

    但凡带个“战”字,多半都不会是什么好事,苏棠看得更心慌了,“你很有把握吗?”

    沈易笑得更明朗了。

    ——胡思乱想是最具有杀伤力的武器。

    苏棠看出来这句话里有一半的意思是在调侃她,笑着瞪他,“你得给我透露一点核心剧情,我才能决定能不能放弃使用这种杀伤性武器。”

    沈易玩味了一下苏棠的话。

    ——什么算是核心剧情?

    “就是……”苏棠稍作考虑,“对最终结局产生最大影响的那个环节。”

    沈易像是慎重思考了一下,才认真地打下一句话。

    ——我刚才联络了几家媒体,准备在国庆节之后开一场发布会。

    苏棠被“发布会”三个字看得一愣,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你不是说……你们这个行业必须守口如瓶吗?”

    沈易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有些值得守,有些不值得。

    苏棠原本觉得沈易的“守口如瓶”总是让她有些不由自主的心酸,现在才发现,在这个习惯于守口如瓶的人被逼得非发声不可的时候,这种心酸会蓦然加重十倍百倍。

    苏棠咬了咬牙,“我真有点想辞职了。”

    沈易微怔了一下,忙蹙眉摇头,以极快的速度打下几句话。

    ——你放心,华正集团的基础很扎实,很有发展前途,只是现在的经营方式存在一些问题,我从没想过要摧毁它。

    苏棠摇头笑笑,“我不是不想在华正干了,我是不想做土木这一行了。”

    沈易有点不解地看着她。

    “我想去火葬场工作。”

    沈易被她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抬手在空中划了个大大的问号。

    苏棠伸手在他皮肉单薄的腮帮子上捏了捏,“在那里工作可以合法地把欺负你的人都烧成灰。”

    沈易笑着给了她一个饱满的拥抱,然后带着半真半假的委屈轻咬着下嘴唇,在平板电脑上敲下一句话,眨着眼睛看她。

    ——你也欺负过我。

    苏棠挑眉看着这个一转眼又要熊起来的人,“你还想不想吃螃蟹了?”

    沈易若无其事地把目光往天花板上一送,抱着平板电脑乖乖走出了厨房。

    门卫把那四箱螃蟹送来的时候,沈易已经在网上把鱼缸买好了,苏棠把螃蟹端上餐桌的时候,沈易连饲养螃蟹的注意事项都研究清楚了。

    苏棠是按一人三只的量准备的,结果沈易连撒娇带耍赖地折腾了那么半天,到底就只吃了半只,然后就坐在一旁专心帮苏棠剥蟹脚,手艺熟练得像五星级酒店后厨的大师傅一样。

    苏棠挫败感十足地扫了一眼那几只被自己啃了个乱七八糟的蟹脚,吐掉嘴里的蟹壳渣滓,幽怨地看着对面这只既美观又实用的智能剥壳器,“你不是不常吃螃蟹吗,怎么剥得这么利索啊?”

    沈易把手里的那截蟹脚剥好,放进苏棠面前的碟子里,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才把放在桌角的平板电脑拿过来,简单地打了一句话。

    ——我可以吃一点虾。

    苏棠摇头表示不接受这样的理由,“虾和螃蟹根本就不是一套祖宗,长得一点儿也不一样,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沈易摇头否定苏棠的说法。

    ——它们都是甲壳类动物。

    “然后呢?”

    沈易嘴角微弯。

    ——基本的解剖原理是一样的。

    苏棠被“解剖”俩字看得舌头一僵。

    “你是不是嫉妒我可以吃很多只螃蟹还不胃疼?”

    ——是。

    苏棠刚笑出来,手机突然在裤兜里震了起来,不是有电话打来的那种震,而是被接二连三的微信消息轰炸的那种震。

    苏棠忙把手擦干净,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陆小满发来的哭诉。

    前面八条都是那只流着两行眼泪的兔斯基。

    后面几条带字的消息综合起来传达出一个让苏棠精神一绷的消息。

    苏棠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踢那个正在专心低头剥蟹脚的人,等他把抬起头把询问的目光投过来,一字一句地告诉他。

    “陈国辉好像知道你要开发布会的事了。”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