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蜷在被子里面,两手在头顶把被边捂得紧紧的,苏棠跟他拉锯式地拽了好几个来回,到底也没拽过他,一时好气又好笑,隔着被子在那团喘得起起伏伏的凸起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一巴掌。

    “你给我出来!”

    这句纯属自我宣泄,但苏棠有种强烈的感觉,就算沈易能听见这句话,这会儿也一定不会从被子里钻出来。

    她又怎么招他惹他了……

    苏棠正莫名其妙着,突然听到被子里传来一阵闷闷的咳嗽。

    感冒发烧的人本来就容易呼吸不畅,再被一床被子严丝合缝地捂着,肯定舒服不到哪去,捂出点别的毛病来就麻烦了。

    苏棠从床边站起来,简单地分析了一下沈易这个足够憋屈的造型,目光落到床尾,眉毛一挑,气定神闲地走了过去。

    沈易卧室里的被子是不叠的,平时就展开了铺在床上,盖的时候也不掖被角,沈易仓促间只管拽紧了一头,一点也没在其他三边上下力气。

    苏棠笑眯眯地揪住被子垂在床尾的那一头,扬手一掀。

    沈易没料到她会掀另一头,慌乱之间连手里这头也松开了,于是苏棠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被子底下的人从脚到头掀了出来。

    掀完就后悔了。

    被子下面的人通身只穿了一条底裤,全身覆盖面积不足5%。

    被她直愣愣地看着,沈易整个人都红了。

    直到沈易手忙脚乱地夺过被子把自己重新盖严实,通红着脸瞪着她,一条胳膊曲在胸前紧捂被子,一条胳膊直直地伸出去,一根手指直指卧室门的方向,苏棠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欺负了他,赶忙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一下子把他看得这么透彻,苏棠脸上也有点发烫,但看着沈易这副羞愤欲死的模样实在忍不住笑,笑得连气都喘不匀了,以至于道歉的话里听不出一丁点歉意,“对不起,我就是怕你在被子里闷坏了……我也不知道你睡觉不穿睡衣啊……”

    沈易病得一片憔悴的脸上一阵黑一阵红,指向卧室门的手往回缩了缩,改指向了洗手间的门,嘴唇紧绷着,却好像是要申诉些什么。

    苏棠一时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强忍着笑走过去,开门往里扫了一眼。

    里面一干二净,没什么特别之处,唯一可值得注意的就是洗衣机上闪烁的指示灯。

    一桶衣服洗好了,还没来得及取出来。

    苏棠隔着透明的洗衣机门往里看了一眼,里面至少有三套不同颜色的睡衣。

    苏棠愣了一下,回到床边问他,“你昨天一晚上把所有的睡衣全汗湿了?”

    沈易瞪着她点了点头,似乎在理直气壮地等她一句诚恳的道歉。

    沈易的脸还红得厉害,连从被子里探出的手臂都隐隐泛着粉色,苏棠使劲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然后就决定裸/睡了?”

    “……”

    眼看着沈易又要把自己往被子里捂,苏棠赶忙抢先一步压住被角,好声好气地劝哄,“别别别……别闹了啊,乖,躺好,你看你这一头汗,烧还没退呢,别又着凉了。”

    沈易板着脸瞪她,目光里没有一丁点货真价实的愤怒,只有些拼命想要遮掩却没能彻底遮掩住的开心。

    一想到他一个人躺在这儿病着,昨晚汗湿了几件睡衣也没人照顾,苏棠就心疼得难受,笑意不由自主地淡了许多,凑上去轻轻吻了他一下,以示道歉,然后皱起眉头低声问他,“病了几天了?”

    苏棠不笑了,沈易脸上的红晕也退了下去,神色微缓,犹豫了一下,抬起一只手来,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看他脸上的胡茬也不像是三天。

    苏棠眯眼看着他,又问了一遍,“几天?”

    沈易扁了扁发白的嘴唇,慢慢地把捏在一起的那两根手指头也伸直了。

    苏棠翻了个白眼,半跪在床边,一手做出个抓握话筒的姿势,伸到沈易面前,“我采访你一下,我今天要是提前告诉你我要来,你准备编什么话阻止我?”

    沈易只定定地看着她,一时没有回应。

    苏棠以为他病得难受,读唇有些困难,见他的手机放在枕边,就伸手去拿,沈易突然慌了起来,比之前往被子里藏的时候还要慌,伸手想要拦她,奈何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动作不灵活,还没来得及拦,手机已被苏棠拿了起来。

    苏棠刚滑开解锁键就愣住了。

    屏幕上显示出来的不是主页面,而是相册里的一页。

    她的照片。

    那张和他送给她的那盆玻璃海棠的自拍合影。

    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那盆玻璃海棠还是含苞待放的,现在花瓣全掉光了,她对他的戒心也全掉光了。

    苏棠轻笑抬头,又是一愣。

    沈易在她抬头的一刻用手语对她说了句“对不起”,又说了句“对不起”。

    苏棠皱起眉头静静地看了他几秒,又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沈易的目光里有些不安,像犯了错的小学生看着老师一样,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他挂着胡茬俞显成熟的脸上,看得苏棠忍不住又想逗他。

    “你是不是,看着我的照片……”苏棠抿抿嘴唇,往他下三路的方向瞄了一眼,又往他面前凑了凑,几乎整个人趴在了他胸口上,挑着一点坏笑,光张嘴不出声地把话补完,“那什么呢?”

    沈易在片刻的茫然之后突然意识到苏棠说的什么,一瞬间像被按了什么开关似的,整个人一下子又红回去了,睁圆了眼睛连连摇头,头发磨蹭在枕头上,发出暧昧的沙沙声。

    “别摇了别摇了……”苏棠忙伸手抚上他通红发烫的脸颊,止住他上了发条一样的摇头,“开玩笑的,别摇了,再摇脖子就断了……”

    沈易不摇头了,也把脸别到一边不看她了。

    苏棠在他耳廓上轻啄了几下,才把他的视线重新哄回来。

    沈易有些埋怨地看着她,眉眼间却透出一层薄薄的眷恋。

    “对不起……”苏棠心疼地轻抚他的头发,低低地问他,“昨晚难受睡不着,想我了,是吗?”

    沈易缓缓地点了下头。

    “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

    沈易浅浅地抿起嘴唇,犹豫了一下,向她伸出手来,苏棠在手机上点出一页新备忘录,递到他手里。

    沈易只敲了几个字,敲得很慢,敲完之后又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递给了苏棠。

    ——对不起,我昨晚想象过你在床上抱着我。

    苏棠愣了一下,有点想笑,又被心脏处传来的一阵阵揪痛刺激得想哭。

    他在一个万家团圆的节日里难受得无法入睡,宁肯一个人在这里想象她抱着他安慰他,也不肯发条短信把她叫来,还觉得自己这样的想象对她是种冒犯……

    他一看到她就把自己往被子里捂,多半是因为这个觉得不好意思见她吧?

    苏棠把手机递回到他手里,刚从床边站起身来,沈易突然伸手抓在了她的手腕上,慌得把手机都扔了。

    苏棠险险地接住他差点儿坠地的手机,转手放到他枕边,在他发僵的手臂上轻轻拍抚,努力地笑笑,“我没生气……我去换身比较适合直接接触人体肌肤的衣服,回来抱你。”

    苏棠去客房换上那套质地轻软的家居服,回来的时候沈易像是已经睡着了,苏棠没去叫他,轻手轻脚爬上床,掀开被子在他身边躺下来,刚侧过身去,还没来得及伸手抱他,沈易突然翻了下身,把她紧紧抱住了。

    沈易圈着她的腰背,把脸低低的埋在她的胸口,像是在外受了委屈的孩子回到家来寻找一点依靠。

    苏棠蓦然想起那天在医院病房里蒋慧对沈易说的那句话。

    不然真要把医院当自己家了。

    他哪有家啊……

    苏棠轻轻拍抚着他的肩背,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他睡得很安稳,鼻息浅浅的,偶尔在她怀里轻轻磨蹭一下,搂在她腰间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张姨干完活就走了,没有到卧室里来,直到下午将近三点钟,苏棠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苏棠拧着身子去摸手机接电话,才把怀里熟睡的人惊醒。

    来电的是个陌生号码,用座机打来的。

    苏棠按下接听键,把手机贴到耳边,垂下另一只手揉了揉那个还赖在她怀里的脑袋,“喂,您好?”

    “哎,你好,我这儿是小区门岗,你今天早晨在门岗登记,写的是去沈易先生家……”

    苏棠还记得这个中年大叔的声音,“是。”

    “你现在还在他家吗?”

    苏棠低头看了一眼那个好像又要准备入睡的人,“在,您有什么事吗?”

    “有个人来找沈先生,说得出来他的名字,他的工作单位,但是不知道他家的门牌号……沈先生的手机打不通,我想问问沈先生这人他认不认识。”

    “您稍等。”苏棠伸手在他后脑勺上拍了拍,沈易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看她,苏棠用口型问他,“有人来找你,要问问是谁吗?”

    沈易怔了一下,轻轻点头

    “是什么人找沈先生啊?”

    “一个挺年轻的姑娘,叫沈妍,说是沈先生的妹妹,过节来走亲戚的。”

    苏棠愣了愣,突然想起外婆说过沈易的爸爸还有个女儿,赶忙低头告诉沈易,“沈妍,说是你妹妹,来看你的。”

    沈易像是有些意外,却没多犹豫就点了点头。

    苏棠又用口型向他确认了一遍,“让她进来吗?”

    沈易依然点头。

    “您让她进来吧。”

    “哎,好嘞……”

    苏棠挂掉电话,皱起眉头问他,“她是你继母的孩子?”

    沈易松开搂在苏棠腰间的手,慢慢地翻过身,枕回枕头上,轻轻点头。

    苏棠轻笑,“过节还知道来看看你,你俩关系挺好的吗?”

    这个问题似乎不是用点头摇头就能答完的,沈易一时没有回答,掩口打了个浅浅的哈欠,刚想从床上爬起来,突然想起些什么,又往被子里缩了缩,用求助的目光看着苏棠,伸手指指衣橱。

    苏棠笑起来,“我抱都抱了半天了,你还怕我看什么啊?”

    沈易很坚决地摇头。

    苏棠不知道他别扭的什么,但也担心他这样起床会着凉,就下床去顺着他的指点拿给他一条西裤,一件衬衫,看他要穿这么一本正经的衣服,她也不好意思穿一身家居服见人,去客房把衣服换好,刚收拾好出来,连通楼道门禁的对讲电话就响了起来。

    沈易好像早已等在对讲电话前了,看到指示灯亮起来,就拿起听筒,按下了开门键,顺手把家门也打开了。

    这个小区的对讲电话是带视频显示的,苏棠在显示屏幕上看到了一个女人黑白的身影,没来得及看清长相,只看高挑挺拔的身形就像极了他们沈家的人。

    沈易家在11楼,沈妍坐电梯上来花了一点时间,沈易听不到电梯到达的提示音,目光一直定在门口,苏棠陪在沈易身边,清晰地感觉到他对这个妹妹的到来是满怀期待的。

    苏棠突然想起外婆对她说的话。

    他们到底是一家人……

    苏棠心里刚生出一点温热,电梯轻柔地“叮”了一声,电梯门开启的摩擦声响之后,沈妍伴着一阵高跟鞋的脆响走到已经敞开的门前,看着温和微笑的沈易问了一句差点儿把苏棠噎死在当场的话。

    “你就是沈易?”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