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把平板电脑递到苏棠手中,就站起来走去了厨房。

    沈易的举止依然柔和从容,但苏棠清晰地感觉到,刚才有那么一刻,他一向温和的眉眼间闪过一丝凉凉的厌恶,好像是生气了。

    不知道他气的什么,但陈国辉话里的意思他一定是明白了。

    苏棠到客房的浴室里洗了个澡,裹着浴袍出来的时候,发现客房的床上多了一套叠得整整齐齐的女式家居服,衣服上放着一张纸条,纸条上是沈易的字迹。

    ——我一直在等你。

    苏棠以为是自己洗澡太慢,沈易等急了,赶忙抓起衣服就要换。

    一把拎起那件上衣,看到别在衣领上晃晃悠悠的标牌,苏棠愣了一下,哑然失笑。

    这话是衣服对她说的吧……

    沈易选的尺码比她平时穿的略大了一号,长短合适,只是宽大了一些,不显腰身,却足够舒服。

    苏棠换好衣服找到他的时候,沈易果然没有等着急,只是站在书房里的书橱前静静地翻书,眉头轻轻皱着,苏棠凑过去看了一眼,哭笑不得地拽拽他的胳膊。

    “你打算从开始教我吗?”

    沈易捧着手里的书,认真地点点头。

    苏棠翻了个白眼,一把把他手里的这本仿古装帧的夺了过来,随便翻开比较靠后的一页,扫了一眼,抬头问他,“你告诉我,什么叫“稻粱菽,麦黍稷”?”

    沈易眼底含笑,坦诚地摇头。

    苏棠好气又好笑,把书一合,拍到他胸口上,“你自己都不明白,准备怎么教我啊?”

    沈易似乎是认准了这本教材,抱着书走到写字台前坐下,伸手在打印机纸槽里抽出一张白纸,从笔筒里拿过一支铅笔,伏案写字。

    ——你先教我,我再教你。

    苏棠愣了愣,尝试着理解了一下这短短八个字的含义,“你是说……我给你讲,你再把我讲给你的东西翻译成手语教给我?”

    沈易深深地点了下头。

    苏棠有点想掀桌子,“那谁给我讲啊!”

    高中毕业之后她就再也没上过语文课,高中毕业之前也没有哪个老师教过她,就算这只是古代的顺口溜,那也是文言文的顺口溜啊……

    沈易信心十足地笑着,很轻巧地指了指封面上的“注解”二字。

    苏棠黑着脸把书从他手底下抽出来,一手举书,一手指着书名旁边作者名字上方那个打着中括号的“清”字,睁圆了眼睛瞪着他,“沈大少爷,你这是清朝注释本,你知道什么叫清朝吗,就是皇阿玛万岁万岁万万岁的那个时候,那个时候的注释也是需要注释才能看懂的!”

    苏棠不知道自己说得这么明白的话还有哪里值得他费解,只见沈易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眉头,低头认真地写下一个问题。

    ——不是中国传统教育的启蒙教材吗?

    这一句苏棠没法反驳,“是……”

    不等苏棠说“但是”,沈易又低下头写了一句。

    ——外婆说她对你的教育很传统。

    苏棠张了三次嘴都没想出该怎么跟他解释这两个“传统”有什么区别,憋得脸都绿了。

    被沈易困惑又认真地看着,苏棠发现,在把他的中文彻底教明白之前,有些事是没法跟他讲理的。

    “行……”苏棠咬了咬牙,“我试试。”

    实际操作起来,苏棠才明白沈易为什么选了这样一个九曲十八弯的教学方法。

    她上学上了近二十年,听过国内外很多形式的课,不得不承认,最容易使人产生疲劳感甚至厌烦情绪的,就是单一且持续的知识输入。

    比如一下午的手语课。

    哪怕这个老师是沈易,苏棠也不能保证一小时以上的全神贯注,个人意愿是一回事,身体本能是另外一回事。

    而沈易选的这个方法让她有限的精力在输入与输出的转换之间得到了必要的休整,两人不像是谁在教谁什么,更像是在分工合作一件事情,沈易提出课间休息的时候,苏棠才发现已经过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沈易给她端来一杯热牛奶冲泡的红茶,苏棠抱着杯子喝的时候,沈易看着她若有所思地浅笑了一下,拿过纸笔,慢慢地写了几句话,等苏棠把杯子放下,才推到她的面前。

    ——你很聪明,学习能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很多,我相信你一定很快就能使用手语进行基本的交流,但是能不能请你答应我,学会手语之后也不要使用手语对我说话。

    苏棠看得一愣,抬头问他,“为什么?”

    沈易低头写字之前在唇边抿起了一点绵柔的笑意,连笔尖划过纸页的声音也跟着轻柔了些许。

    ——我很遗憾不能听到你的声音,但是我希望可以和你身边的其他人一样,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能被你的声音包围着,你相信我,我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苏棠轻抿了一下嘴唇,她的唇齿间还有残存着奶茶滋味,清淡柔和里带着不容忽视的香醇,像极了那个为她冲泡奶茶的人。

    “可以,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沈易似乎没料到她会提条件,微怔了一下,轻轻点头。

    “你告诉我,陈国辉为什么会对我说那些话。”苏棠看着有些惊讶的沈易,笃定地补了一句,“你肯定已经知道了。”

    沈易轻轻蹙起眉头,好像有些犹豫,一时没有提笔。

    苏棠在他旁边的椅子里坐得笔直,“我是个工程师,我的工作就是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我不怕出现问题,但是现在明明知道有个问题在那儿,我还不知道这个问题是什么,这种感觉最可怕了,你明白吗?”

    沈易放下手里的笔,用手语对她说了句“对不起”,然后重新拿起笔来,慎重地写了一行字。

    ——我不在场,不能随意下定论,只是有一点猜测。

    “我在场,你还需要什么证据证明你的猜测,我都可以告诉你。”

    苏棠说得平静又坚决,沈易终于点了点头,伸手拿过一张新的白纸,写下一个问题。

    ——陈国辉和你聊天的时候,在他身边的人里有没有谁是你曾经见过的?

    苏棠毫不犹豫地摇摇头,“没有,全都是从集团过来开会的人,不过他们的职务都不高,不是那天请你吃饭的那些人。“

    沈易轻轻点头,又在纸上写下一个问题。

    ——这些人里有没有哪一个是一直在看着你的?

    “有,但不是一个。”苏棠有点无奈地鼓了鼓腮帮子,“他们看到陈国辉跟我这么一个小职员聊天,都挺好奇的。”

    沈易点点头表示理解,又写下一问。

    ——谁在看你的时候最紧张?

    苏棠犹豫了一下,“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

    沈易微怔,依然点头。

    “集团那边财务部门的一个小帅哥。他看我的时候眼神怪怪的,好像很想看我,又不好意思看我,我不看他的时候他就盯着我看,我一看他他就把眼神挪一边去了,感觉好像是……”

    苏棠斟酌了一下词句,还是选了个最好懂的说了出来,“看上我了。”

    沈易一愣,突然仰靠到椅背上笑了起来。

    这事是苏棠自己猜的,无凭无据,她本来就不大好意思说,被沈易这么一笑,脸上顿时有点发烧,恼羞成怒,伸手挠他咯吱窝。

    “你笑什么笑!只许你看上我就不许别人看上我了啊!”

    沈易痒得在椅子里缩成一团,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不能开口求饶,只能可怜巴巴地望着她,举起双手以示投降。

    椅子是红木的,沈易偏瘦,穿得也单薄,苏棠怕硬邦邦的椅背硌疼了他,也就顺坡下驴,收了手。

    沈易在椅子里坐好,顺了顺微乱的呼吸,才带着依然很浓郁的笑意重新提笔写字。

    ——我猜他没有看上你。

    苏棠没好气地瞪他,“你哪儿来的自信啊?”

    沈易轻快地写下回答。

    ——他应该是在观察你。

    苏棠不服,“那不还是对我有意思吗?”

    沈易把话写得更明白了一些。

    ——他想知道你是不是认识他。

    苏棠这才觉得自己的理解好像确实哪里有点不对,“为什么?”

    沈易浅浅地笑着,在纸上写下一段差点儿让苏棠把眼珠子瞪出来的话。

    ——我猜,那天和秦静瑶一起去听音乐会的就是他,陈国辉问你那些话,应该是想知道你那晚有没有看到他和秦静瑶在一起。

    不等苏棠问什么,沈易就在后面补了一行字,笑容里带着一点微苦。

    ——陈国辉劝不动我,开始从我身边的人身上找突破口了。

    苏棠突然意识到,他之前那一闪而过的愤怒,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吧。

    他不介意和陈国辉打太极,但很不愿意看到身边的人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受到为难,对她是这样,对秦静瑶也是这样。

    苏棠皱起眉头,“秦静瑶既然已经跟他的人去听音乐会了,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已经被他说动了啊?”

    沈易摇摇头,可能是字写得多了,手腕有些疲惫,落笔稍见松散,但丝毫不影响字里行间的从容。

    ——应该还只是试探。我猜秦静瑶根本不知道那天陈国辉也在剧院。

    苏棠使劲儿往深处琢磨了一下这句话,“你是说,他让手底下的人约秦静瑶出来,然后自己悄悄跟着,远程指挥?”

    沈易笑意微浓,赞许地点点头。

    ——陈国辉是很谨慎的人,我和他握手的时候感觉到他手心在出汗,他那天很紧张,和我一样。

    沈易看苏棠一时没反应过来,又笑着补了一句。

    ——不过我没有选择逃跑。

    苏棠愣了愣,恍然明白他说的是那晚对她表白的事,不禁想起那晚所有的鬼使神差和阴差阳错,脸上刚有点泛红,蓦然想起秦静瑶在洗手间门口跟她说的另外一句话。

    “不对……”苏棠挺直了腰板,“秦静瑶不想帮陈国辉的话,那为什么骗我说是和她老公一块儿来的啊?”

    沈易轻笑。

    ——她在告诉你之前,有没有问你是跟谁一起来的?

    苏棠点头,“我说跟朋友一起来的。”

    沈易的笑容里蓦然多了一丝甜味。

    ——她认识我,你为什么不对她提我的名字?

    苏棠噎了一下。

    沈易带着这道甜丝丝的笑容替她写下了回答。

    ——你担心她不能理解我作为聋哑人去听音乐会的行为,会说出伤害我的话。

    苏棠抿着嘴轻轻点头。

    沈易微微探身,在她抿起的唇上轻吻了一下,才转回身去伏案写字。

    ——她也担心你不能理解她作为我的助理去和陈国辉身边的人去听音乐会的行为,会说出伤害她的话。

    苏棠看得一愣,“你这么相信她?”

    沈易没点头也没摇头。

    ——就算陈国辉可以打动她,她也不能打动我,我和她谈过这件事,她很清楚我的态度,也在一直帮我想办法拒绝。

    苏棠还是不放心,“那她为什么会赴这个约?”

    ——在处理人际关系的事情上,她比我更有办法。

    沈易写完这句,抬头看了看若有所思的苏棠,有些歉疚地笑了一下,又一笔一划地在后面添上了一句。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